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5


 
陽曜德用近視很深看不清楚的藉口堅持戴著眼鏡泡溫泉,他彆扭的圍著浴巾和熊海斳泡進同一個池子裡,阿遠和另一個染著橘色頭髮的人也下來了,不過這並不代表熊海斳放下戒備:門口站著的服務生肯定都是金龍幫的人吧!哪家服務員殺氣這麼重的?
陽曜德眨著眼睛,想把每個人的臉孔都拍清楚,但是他這頻繁眨眼的動作讓阿遠起疑了:「小馬,你眼睛怎麼了?」
「哎……」陽曜德驚覺自己動作太明顯,他摘掉眼鏡,揉著眼睛,「眼睛不知道為什麼很癢。」
「誰叫你一直玩踩地雷。」熊海斳這時候調侃道:「十一個地雷怎麼回事啊?」
「哈哈!」陽曜德打哈哈過去,不太想暴露自己修改程式的能力:「原本的太簡單了嘛!」
「小馬你會玩CS嗎?我白天都找不到人玩。」橘色頭髮的那人說話了,陽曜德有點訝異的看著他,又看了看熊海斳:上班時間玩踩地雷就已經不應該了,現在是直接約戰來著?
 
「那有什麼好玩的?直接去打靶不是更有趣?」身為電腦白痴的熊海斳不以為然的說著,「蝦球,你也沒少摸真槍吧?」
「但我拿不動啊熊哥!」蝦球看起來有點懊惱,陽曜德不敢答話,只是無辜的看熊海斳,熊海斳嘆了口氣:「算了算了,小馬,你有空就跟蝦球切磋一下吧!」
「……好。」嘖!上班時間不好意思玩太兇,但下班之後才是他真正的工作時間好嘛!陽曜德暗自嘆氣。
 
雖然不知道海棠需不需要這些照片,陽曜德還是盡可能的把招待所的戒備跟設施都拍清楚,但是阿遠不像熊海斳那麼放鬆,他狐疑的看著陽曜德:「小馬,我帶你去看眼科?」
「……!」陽曜德聽到這句話,連忙揉眼睛掩飾他拍照的舉動,「麻煩遠哥了。」
 
泡完溫泉,阿遠帶著陽曜德去市區看醫生,而熊海斳看著他們兩個離去的背影:「蝦球,你覺得他怎樣?」
「還不知道。」蝦球雖然很高興有人可以跟他一起玩遊戲,但是陽曜德頻繁眨眼的動作不只阿遠,連蝦球都注意到了。他會不會是個間諜?蝦球還不敢肯定。
「唉!」這年頭,反而要對人才起疑心真是夠累人的啊!熊海斳瞇著眼讓小姐替他按摩,一邊懶洋洋的對蝦球說道:「堂裡的電腦如果有問題讓小馬去看看。」
「好。」這是個測試,蝦球本身是個駭客,如果小馬有問題,他第一時間能反應過來。
 
「鈴……」過了一會兒,電話響了,熊海斳示意蝦球接電話,蝦球一接起來臉色大變:「阿遠遇到攻擊!好像是海棠幫的人!」
「什麼?」熊海斳緊皺著眉頭,披衣而起,「清風堂來得及過去嗎?」這個海棠幫……也太大膽!熊海斳不怕幫派火拼,然而他不喜歡引起警察注意。在沒什麼人的地方他會和海棠幫對著幹,但是在市區……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關係可不能這麼被打破,他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靠白道幫忙呢!
「在路上了。」
「保護阿遠跟小馬,撤。」熊海斳果斷下令。
 

 
靠!海棠幫來真的!陽曜德趁阿遠不注意的時候發出:「拍到部份實驗室和熊海斳私人招待所的照片,但疑似被懷疑」的訊息給童琳,童琳回覆是:自己小心。
……然後他就派了殺手出來!這做法會不會太豪邁?雖然把阿遠殺掉的話就會少一個懷疑他的人,但是他在槍戰中生存的機率比阿遠還低啊!陽曜德抱頭鼠竄的跟著阿遠一起逃命,阿遠神情凝重的掏出槍,一邊找掩護一邊回擊,陽曜德嚇得摀住耳朵,阿遠皺著眉頭問道:「你到底偷了什麼數據……」讓海棠幫不顧一切的跨縣市追殺?
「桌上那疊抓了就……哎唷!」陽曜德被流彈打中小腿,他齜牙咧嘴的跳到阿遠背後,他開始懷疑海棠幫是真的要殺掉他了!
 
「砰砰砰!」十點鐘方向有人朝著海棠幫的殺手們開槍,阿遠趁機一把抓著陽曜德的手臂:「走!」
他們貼著路邊停放的車輛低姿態移動,車窗碎裂的玻璃掉得他們滿頭滿臉,但陽曜德也顧不得拍掉玻璃碎屑了,他慌張的隨著阿遠的腳步前進,走到某個街口,阿遠突然一用力,將陽曜德甩進一台麵包車,而那台車的司機很快的就用不可思議的技術蛇行離開現場。
 
「誰受傷了?」阿遠聞到血腥味,先是確認前面開車弟兄的安危,接著轉頭看到臉色慘白的陽曜德,「……我。」陽曜德很鬱悶,他一定要跟童琳討傷害加給!
「嘖!」阿遠拿起電話,先打給熊海斳報平安後,又打給另外一個人:「倪醫生,我是阿遠。現在有空嗎?」
 

 
「馬路太糟,大街太亂,走到哪裡,都有鐵板;沒事不要,出門閒晃,為何我連躺著也中槍~」幫陽曜德縫合傷口的醫生在過程中非常欠扁的唱著這首歌,重點是他歌喉還不錯,讓陽曜德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好啦!」那位姓倪的醫生拍拍陽曜德的小腿,還對他拋媚眼:「底迪注意傷口不要碰水,過幾天葛格再來幫你拆線。」
「我二十五歲了!」陽曜德終於忍無可忍的吼出來,倪醫生有點訝異的看著他:「哦?你看起來比我家小玫瑰年紀還小啊!」
 
「……你縫好了就收一收。」熊海斳頭痛的把倪浩凡請出去,「醫藥費月結?」
「診所多抽一成就夠了。」倪浩凡奸詐的對著熊海斳笑,熊海斳沒好氣的一拳把他搥出門:「你這個吸血鬼!」
「哈哈!好啦,再聯絡!」倪浩凡動作靈活的跳上來接他的黑頭車,熊海斳看著他的背影,不禁嘆氣。
 
因為這次的突襲事件,陽曜德獲得童琳的一筆賠償,但是這金額還是不足以在黑市買一顆心臟!等器官捐贈太慢了,不然陽曜德也不會用這麼極端的手法籌措醫藥費……那位倪醫生不知道會不會心臟移植手術呢?敢跟熊海斳討價還價的醫生收費肯定不便宜吧?陽曜德感到胃痛了。
 
由於陽曜德受傷的關係,熊海斳天天帶著補品來慰問他,讓陽曜德受寵若驚。
「熊哥不用這麼客氣啦!」童琳這簡單粗暴的方法似乎讓熊海斳打消對陽曜德的疑慮,他也安心的整天待在宿舍養傷,有更多時間過濾有用的資訊出來。
那個貝蒂的電腦不用他放就一堆病毒了!陽曜德對於盜刷他的信用卡沒興趣,甚至還好心的幫他清理了幾隻木馬,然後翻看著他電腦裡的資料。
 
因為貝蒂是業務部的人,所以陽曜德獲得的資訊大部分都跟客戶有關,客戶名單或許也有用處吧?陽曜德隨手整理著名單,然而此時貝蒂的電腦傳來了另外一個人連線的訊號。有別的駭客!陽曜德連忙隱匿自己的蹤跡。是資訊部的人嗎?陽曜德膽顫心驚將自己偽裝成一個購物網站,任由那名入侵者檢查他的資訊。
 
那名入侵者到處翻看了一下之後就離開了,沒有修改或上傳什麼資料。陽曜德想了想,壓縮了自己讀取貝蒂電腦的流量:流量太大會引起注意!貝蒂和米妮還蠻常通信的,陽曜德接下來要檢查的就是米妮的電腦。
「購物、指示、聚餐……行程?」陽曜德留意了一下:熊海斳過幾個月要飛到國外簽約,這是他的機會!依照目前病毒傳播的速度,陽曜德要掌握嶄新的資訊不過幾天內的事,接下來比較麻煩的是分析哪些資料有用。
 
陽曜德設定了信件關鍵字,讓電腦自行篩選。
「小P,我們就快成功了!」金魚彷彿理解他的興奮一般,搖了搖尾巴。
「叮咚!」此時,門鈴響了,陽曜德連忙把目前正在工作的畫面都關閉,仔細檢查確認沒有紕漏後才跳著去開門。
「哎唷!」他才轉動門把,來人就逕自開門,害他重心一個不穩,往外跌了出去。
「小心啊!」一雙結實的手臂接住他,陽曜德抬頭,發現是熊海斳,兩人的姿勢非常的曖昧,好像戀人般親暱的抱在一起,正準備接吻一樣。
「呃……熊哥你來了。」陽曜德默默掙脫熊海斳的懷抱,領著他到沙發坐下。
 
「你今天沒玩電腦?」熊海斳有點訝異電腦居然關機了。蝦球說陽曜德玩起遊戲來瘋狂的程度可不輸他,現在居然沒開電腦?
「咳,眼科醫生說要多休息,我剛關機。」陽曜德不著痕跡的把爬回來充電的機械蜘蛛丟進自己的口袋內。「晚餐吃什麼呀熊哥?」熊海斳的個性十分自來熟,就算不熟的人幾杯黃湯下肚之後他也有辦法和對方稱兄道弟,「熊哥」這個稱呼更像是暱稱而不是尊稱,因為就連嶄新的工讀生都敢這麼叫他;陽曜德以為黑幫老大都應該是看人不爽就拖出去打一頓的那種?
 
「豬肝湯、醬爆小捲……炒山蘇你吃不吃?」熊海斳把餐盒一一擺開,陽曜德發現熊海斳非常喜歡那間「進來坐熱炒」的東西,或許也是金龍幫的據點之一?
「吃、吃!熊哥帶的我都吃!」陽曜德的晚餐最近都仰賴熊海斳,有時候阿遠還是幾個金龍幫的兄弟也會一起過來吃,不過礙於明傑的命令,晚餐不能搭配啤酒是非常遺憾的一件事。
「明天說不定就能解禁了。」熊海斳鬱悶的喝著湯,陽曜德讀出另一層含意:明天是再度進入實驗室的日子!「測試真是辛苦啊。」
「還要抽好幾次的血,你多補補。」熊海斳夾了一大塊豬肝到陽曜德碗裡,陽曜德雖然不愛吃豬肝,但還是笑著說道:「謝謝熊哥!」熊海斳看著陽曜德吃得很滿足的模樣,覺得心中好像某一塊跟著暖起來了。
 
那天倪浩凡幫陽曜德縫合傷口的時候將他的小腿放在診療台上,陽曜德配合的翹著腳,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姿勢非常像產婦。他修長的雙腿擺出M字型,再加上他自欺欺人的遮著眼睛……熊海斳有點訝異自己竟然想撲上去狠狠幹他!明明比起這隻瘦巴巴的白斬雞,溫柔鄉的女人奶子更好揉啊不是嗎?熊海斳不是沒幹過男人,只是那些男人粉抹的比女人還誇張,他從來沒把他們當作男人看待。
 
「嗝!」陽曜德打了個飽嗝,開始收拾桌子,然後用跳的到後面丟垃圾去了。嗯,屁股看起來挺翹的,穴應該很緊吧?熊海斳瞇起眼來意淫著陽曜德的背影,心裡計畫著要怎麼把這個人搞到手。
「熊哥?」陽曜德丟完垃圾回來了,見熊海斳還坐著,以為他有什麼事要吩咐,熊海斳回過神來,搖搖頭:「沒事早點睡。我走了。」
「熊哥慢走。」陽曜德跳到門口送客,熊海斳朝他揮揮手,離開宿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