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番外:Teatime-5

他吃力的起身,此時後頭一陣搔癢,黏稠的液體即將衝破禁錮,他連忙收緊肌肉,以免弄髒了席爾斯的床,他仔細摸著自己剛才坐著的地方,確認沒有弄髒,便小心翼翼的挪到床舖邊緣去。
「嘶……」一離開床舖就沒有了支撐,提米瞬間跪倒下去,席爾斯「恰巧」出現,二話不說,鉤著提米的腋下就將他帶到浴室去洗浴。
 
提米全身酸痛的不想移動,席爾斯自然樂得幫他洗澡,雖然覺得不太妥當,但是如果殿下想要,那就必須配合他?提米覺得梅拉普教導他的知識似乎在某種程度上被扭曲了?下次再寫信問問看好了?
 
提米渾渾噩噩的讓席爾斯抱著,兩人親暱的來到蘭卡的庭院。
提米一看到蘭卡就害羞的想逃跑,不過蘭卡似乎習以為常的拿出藥膏,遞給席爾斯,然後若無其事的忙著自己的事,不去關心席爾斯到底在屏風後面對提米做了些什麼。
 
「還需要什麼就吩咐帕德凱出去買。」今天的下午茶讓席爾斯非常滿意,他愉悅的心情全寫在臉上,蘭卡敷衍的點頭,見席爾斯沒有其他吩咐,就轉身到後頭去分裝那不知名的液體了。
「蘭卡不陪我們吃晚餐,那我們自己吃。」席爾斯在提米臉上啄了一下,讓他瞬間紅了臉,但席爾斯就是喜歡提米害羞的反應,提米越是躲,他越是想捉弄他。
 
好在晚餐時間兩人很正常的用餐,提米想到自己的房間不知道亂成什麼德性就坐立難安,他見席爾斯的心情不錯,便試探性的問道:「呃……殿下?」
「嗯?」席爾斯皺眉,語調中帶著威脅,提米嚇得一縮脖子,連忙改口:「席德……我、我可以回房間嗎?」
「好。」本來以為還會被刁難,但席爾斯意外爽快的答應了提米的請求,提米暗自鬆了口氣,步履蹣跚的拿了乾淨的床單和抹布,就往自己的房間去。
 
「提米,下次跟我說一聲就好了,不用客氣。」途中遇到帕德凱,他見提米這麼晚了還要自己打掃房間,不禁微微皺眉:如果不懂的怎麼指揮女僕工作,那是沒有辦法在僕役間建立起管家形象的!但提米頗得席爾斯寵愛,或許是另一種立威方式?
「不、不用了謝謝!」提米紅著臉,低頭,用咕噥的音量說道:「我……房間很亂,不好意思讓別人幫我整理。」
「嗯。」帕德凱理解的笑了笑,「沒關係。」
「謝謝你。」提米靦腆的笑了笑。
 
房間果然和下午一樣,只是少了餐車!門一打開就有股情色的腥羶氣息,讓提米還沒消退的紅暈更上一層樓。這種情景要他怎麼麻煩別人!桌子上、椅子上、床上,甚至是鏡子前,都沾滿了不明液體……他不記得自己有射在鏡子上呀?
提米首先打掃的就是書桌,因為屬於席爾斯的頭髮精靈住在裡面呢!他誠惶誠恐的跪在書桌前,用力將污穢擦去後,對著那被自己弄髒的抽屜手把深刻的懺悔,這一切都被席爾斯透過雙面鏡看見了,他微微訝異,但是他不想打擾提米的禱告,提米有自己的宗教信仰的話,那他會尊重他。
 
「嗚……對不起,我、我沒辦法阻止殿下……」提米認真的擦拭著抽屜的手把,「因為他想在這邊,所以我、所以我……希望祢們還是可以保護殿下喔!我下次會用漂亮的緞帶把頭髮紮起來的!」
提米整整用了二十分鐘擦書桌,然後是椅子,換過床單後他原本想將地上擦乾淨,但是呼叫鈴響了,是書房的那個;提米用最快的速度換了衣服,趕到席爾斯身邊。
 
「請問殿……」提米話還沒說完,就被席爾斯的一聲「嗯?」給逼了回去,他不知所措的抓臉,糾結著「席德」這個稱謂,席爾斯非常有耐心的抱著胸看他,他知道提米體力已經到了極限,不會支持太久。
「…………」書房的空氣沉靜了兩分鐘,但提米覺得好像兩年那麼久,席爾斯給的壓力大得讓他想逃,但是身為一個好管家那是絕對不能在這時候退縮的!「席德……殿下,請問您有什麼吩咐?」提米採取折衷的稱呼,席爾斯不太滿意,他氣勢洶洶的緩步到提米面前,提米低著頭不敢看他,席爾斯用手指抬起提米的下巴,果然見到皺成一團的臉,席爾斯用即將吻到提米的距離,低聲說道:「叫我席德。」
 
「我、在下……咕嗚!」才想起帕德凱都是用「在下」自稱,就被席爾斯強勢的吻住了,本來就僵硬的腰被席爾斯精準的一捏,提米瞬間腿軟,落入席爾斯的懷抱當中,「抓到了。」席爾斯戲謔的在提米耳邊說道。
 
提米下意識的一抖,不知道應該配合掙扎一下還是乖巧的讓席爾斯抱著?他記得上次席爾斯在花園抱住他,過沒多久就放開了,然後說:「再給你一次逃跑的機會。」
……那現在他要跑嗎?提米的腦筋轉不過來,他困惑的表情取悅了席爾斯,席爾斯用手指點了點提米的眉心:「我們去睡覺。」
 
「啊、那個……」剛才看床單雖然沒弄髒,但還是換一下比較好。提米掙了兩下,發現席爾斯完全沒有要放開的意思,他滿臉通紅的說道:「殿……席德……唔!」席爾斯抓準時機,不讓提米說出「殿下」兩個字;席爾斯靈活的舌頭舔過提米的上顎,蹭過他的牙齦,害提米想到下午的瘋狂,整個頭皮發麻;雖然兩人口中沒有蛋糕,但是這樣糾纏的親吻方式會讓提米覺得席爾斯的津液帶著甜味的錯覺。
 
「咿、咕嗚……」提米過沒多久就雙眼溼潤的看著席爾斯,他知道自己沒力了,但如果殿下想要的話……
「啾!」席爾斯心滿意足的啄了提米的嘴唇一下當作結束,他發現要控制提米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陷入呆滯,無論是使用薰香還是故意用困難的問題考他,不過席爾斯還是最喜歡提米被他吻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軟綿綿的,可以任他揉捏。
走回寢室的路上只要提米一掙扎,席爾斯就停下來吻他,吻到第三次後提米終於有了逃不掉的覺悟,乖乖的讓席爾斯帶回房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