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番外:Teatime-1


提米窘迫的看著眼前的湯匙,不曉得該怎麼辦。席爾斯在提米倒好紅茶後一把將他抓了過來,讓他坐在自己大腿上,戳破了提米好不容易才建立出來的管家形象。
「張嘴。」席爾斯的語氣不容否定,提米皺著臉,猶豫著該怎麼拒絕才不會失禮,但席爾斯顯然不給他那麼多思考時間,「快點。」
「殿……唔!」一開口,那香甜綿密的蛋糕就被送入自己的口中,提米還不及細嚼,一個滑溜靈活的東西就跟著闖了進來。
 
「嗯!啾!嗚……」提米瞪大了眼,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臉龐,慌張的想後退,然而他的腰被席爾斯扣著,席爾斯放下湯匙後按著提米的後腦杓,不讓他離開;口中的蛋糕在這樣的翻攪之下化了開來,提米品嚐到的是不同以往,夾帶著曖昧與情慾的甜味。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和殿下並肩同坐享用下午茶就已經十分踰矩了,現在直接坐在殿下的大腿上又是怎麼回事?
 
提米感覺到席爾斯因為這種進食方式而十分興奮,兩人的唇情色的磨蹭著,自己的身體好像也因此熱了起來,但是……不行!提米好不容易才在慌亂之中騰出自己的雙手,按著席爾斯的肩膀將他推開。
「呼、呼……」提米不敢看席爾斯那湛藍的讓人無法直視的眼睛,主動拿起湯匙,囁嚅的說道:「我、我餵……」
「哦?」席爾斯玩味的看著提米,提米的臉紅了,他端起盤子,用湯匙挖了一小塊蛋糕,顫抖著送向席爾斯:「殿下,啊……」
 
席爾斯並沒有如他所料的生氣,而是笑咪咪的含住提米遞出的湯匙,並咬著不放。
「欸?」提米看著眼前的笑顏,又感到不知所措。席爾斯從提米手中接過湯匙,慢條斯理的吃著蛋糕。提米暗自鬆了口氣,見席爾斯很正常的進食,便打算起身,但,腰再度被扣住了。
「你呢?」席爾斯對著提米眨眼:「不吃?」
 
席爾斯很喜歡和提米一起吃下午茶,但是這個小笨蛋又不知道在躲什麼了,一連幾天都只有送來一套餐具,甜點也都剛好是一人份,這還不打緊,他倒出紅茶的那瞬間就會一個滑步,站得遠遠的,跟帕德凱一樣安靜的候在一旁,恭敬到令人生厭,突顯出坐在沙發上的自己是多麼的孤單!今天看好時機,一手將他抓了來,可不能那麼快放手。
 
「我、我不用……謝謝殿下。」提米的聲音隨著席爾斯彎起的嘴角而弱了下去,他到現在還是無法分辨席爾斯情緒:有時候他笑是真的感到開心,可是有時候他的笑容帶著不容忤逆的意思,現在到底是哪種呢?提米呆呆的望著逐漸靠近的嘴唇,知道他這次猜錯了,正要道歉,香甜的蛋糕又隨著靈活的舌頭頂進他的喉嚨,讓他不得不迎接這足以令人窒息的深吻。
 
兩人舌頭上絨毛摩擦的細緻觸感使提米全身的毛孔都在顫慄,啾啾的水聲迴盪在耳邊,這樣曖昧的氣氛讓提米很想逃,但為了緩解席爾斯的怒氣他必須繼續……只是蛋糕都已經吞下去了,殿下怎麼還不離開呢!
 
「啾、嗯……」提米好幾次想換氣,但因為嘴唇被席爾斯咬著而辦不到,席爾斯選擇性的忽略提米拒絕的句子,於是那句話變成了「我……謝謝殿下。」他興奮的一抖,完全無視提米想逃離的意思,用舌頭在他的口腔內舔弄了好一會兒後,才心滿意足的放開。
「呼……」提米大口的喘著氣,席爾斯微笑著看他,等他緩過氣來後才問道:「你想喝茶嗎?」
「…………」令人難以回答的問題。提米不曉得會不會因為答錯而被懲罰?他發現最近在書房和席爾斯做愛的頻率越來越高了!他下意識的想避開這種場面,以免又被要向席爾斯稟告公事的騎士給撞見!
 
席爾斯見他沒有回答,於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先含著蛋糕,再用嘴餵給提米。提米覺得舌頭已經有點麻掉了,但是席爾斯正在興頭上,他沒辦法打斷他,只能被動的配合著他的吻,兩人糾纏的分食著蛋糕。
「嗯、嗯……」席爾斯每一口蛋糕都要吻個五分鐘以上,這種纏人的吻讓提米快暈過去了,他下意識的推拒著席爾斯,但軟弱無力的雙手看起來更像是遇拒還迎的那樣愛撫著席爾斯的胸口,席爾斯的眼眸深沉了下去,撩起提米的衣服,開始撫摸著他觸感極佳的肌膚。
 
只是吃個下午茶,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提米再度在心裡吶喊,但席爾斯聽不見。提米對於這樣窘迫難當的狀況感到十分困擾,身體因為接觸到熟悉的觸碰也逐漸有了反應……但絕對不能在殿下面前失禮!提米扭了扭,席爾斯以為他想做了,便順勢將他壓倒在沙發上,寬大的手掌毫不客氣的探入提米的衣服內,沿著腹部往上尋找那兩個敏感的小點。
 
被殿下摸到那裡就回不去了!下襠緊繃的感覺逐漸明顯,席爾斯壓下來的身體又刻意的蹭著那裡,提米尋找空隙呼吸,呻吟不經意的流出,他急得快要哭了:梅拉普明明不是這樣教他服侍殿下的啊!為什麼殿下不讓他好好服侍一次呢?他真的很想像帕德凱那般禮貌又得體的……「咿!」
 
胸口的敏感處被修長的手指揪住了,提米反射性的拱起背,席爾斯隔著衣服咬住另一邊,悶悶的笑了起來,衣衫逐漸解開,溼潤搔癢的感覺一點一點的出現在胸口,提米非常清楚接下來他會怎麼做,因為兩人有過太多次的性愛,可是、可是……現在還沒晚上啊!
 
席爾斯的大手慢慢的往下滑,逐漸覆蓋住欲望的中心,提米猛地震了一下,下意識的拒絕在書房內和席爾斯親熱,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推開席爾斯,迅速退到一旁的單人沙發上。
被拒絕的席爾斯不滿的瞇起眼來,提米扭捏的整理著衣服,揉著衣角,試圖掩蓋那高聳的地方,怯聲說道:「對、對不起,我失禮了……」提米想到上次股間被塗滿奶油的情景,臉上不自覺的紅了,後庭不知道是期待還是緊張的縮了縮,想逃離,卻又被席爾斯不滿的氣場壓制得無法動彈。
 
席爾斯抱著胸,等著提米給他一個解釋,提米都快將衣服揉破了,最後才說出一個不算理由的理由:「我、我還沒洗澡……」提米通常都是等席爾斯用過下午茶,還沒吃晚餐前抽空去沐浴,只是席爾斯最近非常喜歡和他分享下午茶,兩人吃著吃著,常常就滾到床上去了,等提米清醒,見到的都是隔天的太陽,這讓他既害羞又困擾,只是他還沒想出解決的辦法。
 
「哦。」席爾斯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提米讀出這笑容當中的不悅,不禁抖了抖,他觀察著席爾斯的表情,思考著應該先去洗澡?還是繼續陪著席爾斯吃下午茶?或者……乾脆邀請他共浴?提米發覺自己並沒有太多選項,因為無論是哪一個,席爾斯都有理由和提米膩在一起,然後照著他想要的意思做。
「那走吧。」提米被席爾斯甩上肩,他乖巧的不敢亂動,像隻被捕獲的鹿一般,任由席爾斯扛著走。
 
走廊上值班的騎士以為是阿薩奇帶著蘭卡又要趕到某個地方去,便向前詢問是否需要幫忙,只不過來者並非阿薩奇,而是脾氣捉摸不定的席爾斯。
「殿下,需要替您效勞嗎?」基於禮貌,騎士還是問了,雖然他們都知道提米這樣被扛著走,接下來不會太好過。
「讓帕德凱把還沒吃完的點心送到提米房內。還有,要一碗鮮奶油。」席爾斯笑得燦爛,但提米聽到「鮮奶油」這個關鍵字時開始掙扎,屁股很快的被席爾斯拍了一掌:「不要亂動。」
「嗚……」完蛋了!又要被「懲罰」!提米緊緊夾著臀肉,但席爾斯總是有辦法讓他渾身發軟:例如含著他的前端大力吸吮,或是揉著他的乳頭等等;在眾多方法中,席爾斯最喜歡看見提米被自己幹到雙腿發軟的模樣。
提米現在不配合沒關係,反正他有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可以和提米「吃點心」,席爾斯帶著深意的笑了。

--

這篇其實有投稿給出版社,不過字數太多,出版社看來好像不要(大爆笑)
番外基本上都是我想寫可是沒辦法加入正文的H橋段,在情節方面應該不至於難以理解,反正只是H(欸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