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28

 這樣糾結的情緒一直持續到隔天早上。
提米來到蘭卡的庭院,看著他把藥過濾好,倒進碗裡。
「你難得那麼早?」蘭卡一邊倒著藥,一邊頭也不抬的跟來人打招呼。
「哼。」席爾斯氣勢洶洶的走到提米面前,看到他又嚇得縮成一團,心中覺得有點痛;他不敢直視提米那膽怯的眼睛,從懷中掏出一個今天清晨剛買來的蘋果,握住提米的手腕,將蘋果塞給他,然後又氣勢洶洶的走了。
 
「…………」提米愣愣的看著手中的蘋果,再摸摸自己的手腕,上頭還殘留著席爾斯微涼的體溫,不懂他這是什麼意思?幫他拿著?蘭卡見狀,大笑起來,笑了好一陣子之後才抹去自己眼角的眼淚,喘著氣跟提米說道:「沒事了,你端藥過去給他吧。」
「可是這個……」提米舉了舉手上的蘋果,困惑的看著蘭卡,蘭卡忍著笑,說道:「彆扭鬼給你的。」
「咦、咦?」提米愣住,蘭卡不讓他再多想,只是催促他快點將藥送到席爾斯那邊去。
 
「叩叩。」提米來到會議室外,席爾斯正在裡頭和幾個工程師正在開著會,提米怕自己打擾到他,本來不想來的,但席爾斯不但讓他進去,還現場把藥喝完再讓他把空碗收走。
……所以殿下看來是真的消氣了?提米困惑的抓抓頭。他後來又去了會議室一次,替眾人送茶水,接著就是等他們開完會,中午服侍席爾斯吃中餐了。
 
提米趁著這個空檔,提筆寫信。
 
親愛的梅拉普:
我這禮拜過得不太好,因為我惹殿下生氣了。我還是不太會拿捏什麼時候應該要主動詢問、什麼時候不用?這次自作主張的要殿下吃下午茶他對我兇了一頓,真的把我嚇壞了!不過蘭卡說他氣個一天就沒事了?今天殿下忙著開會,沒時間叫我,我看不出他不說話時候的情緒,你能教我嗎?……喔對了,殿下這禮拜給了我兩個蘋果,我好開心!
另外,皮雪林這裡的水蜜桃節很有趣,希望明年你能過來看看!
愛你的提米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提米把信放進信封裡,抹抹臉,經過大廳的時候想抬頭看時間,卻發現一直放在這裡的座鐘不見了,他眨眨眼,想問人,可是女僕們都對他十分的不友善,而亞伯已經忙完工作回家去了,他沒有人可以詢問。
「這樣要多注意呢……」提米都是靠座鐘的聲響來判斷時間,現在只能憑他的感覺來猜測幾點了……廚房那邊應該準備好了吧?
 

 
下午書房的氣氛很沉悶,席爾斯跟一個工程師嘀嘀咕咕的說著什麼,一邊在紙上比來比去的,提米焦躁的看著窗外的太陽,晚餐前席爾斯還要喝一次藥,如果可以,提米還會洗個澡,只是他現在不知道幾點了!他不敢擅自離開。
 
「到外面看看你應該會比較懂我在說什麼。」席爾斯對著提米招手,提米連忙跑過去,席爾斯舉起手,提米想了下,扶著席爾斯,三個人走到露天溫泉的地方查看。
「管線連到那邊,然後用植物遮住。這樣可行嗎?」
工程師說出他的意見,席爾斯點點頭,提米聽不懂他們在討論什麼,只知道原本是自己扶著席爾斯,後來變成席爾斯握著他的手腕跑來跑去。
 
除了露天溫泉,席爾斯和工程師在前後花園也繞了繞,還走到賓客及僕役們住的地方去,把整個皮雪林宮有水管線路的地方都走了個遍,大概是要改善這裡的衛浴設備吧?提米知道席爾斯很喜歡泡澡,在這方面會特別講究。不過工程師已經離開了,席爾斯還是在到處亂走?
 
提米不懂席爾斯想幹嘛,只是沉默的陪他在花園裡面逛。
「咦?」提米感覺到席爾斯搔了搔他的手腕,然後手指從他的手腕滑到他的掌心,提米愣了一下,因為席爾斯保養得當的雙手讓他感到非常不自在——從小到大他只有跟梅拉普牽過手,而梅拉普的手掌是長滿厚繭的,不像席爾斯這般細膩。
提米怕自己手上的繭會刮傷席爾斯,想縮手,但是席爾斯手指一轉,和提米的扣住了,提米又愣了一下,抬頭看著席爾斯,卻發現席爾斯似乎沒注意到兩人變成十指交扣的狀態,只是悠哉的看著花園中的造景。
 
「…………」正常扶著貴族走會變成這樣嗎?提米不知道。他覺得很彆扭,可是席爾斯散步的興致很高,他也不敢違逆他的意思說要進屋休息,只是……
「殿下您會冷嗎?」提米鼓起勇氣問道,席爾斯「嗯?」了聲,提米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是說、您的手有點涼,我去……我去拿手套給您戴上?」
「進去吧。」席爾斯和提米牽到手了,他心情很好,嘴角不自覺的翹起,提米看到他的笑容,臉上紅了紅,一進入大廳就用準備熱茶的藉口跑掉了。
 

 
席爾斯最近很喜歡在花園裡散步。
提米不知道原因,只知道自己總是和殿下兩個人手牽著手一起散步,這感覺非常奇怪,可是提米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裡奇怪?他想問問看梅拉普,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問?怎麼扶著貴族走這種問題應該要親身示範比較容易理解吧?只是他沒有空到皇宮一趟請教梅拉普,因為這樣一去就是幾天的時間,席爾斯會沒有人照顧。
 
另外,提米總覺得席爾斯好像越來越黏……呃、不對,自己本來就應該跟在他身邊的喔?提米煩躁的抓著頭,因為他實在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整天黏在一起感覺不太對,可是陪著席爾斯本來就是自己的工作呀?提米放下筆,放棄寫信,因為梅拉普肯定看不懂他想表示什麼,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種感覺……還是等自己摸清楚了再請教梅拉普好了。
 
提米擦了擦頭髮,綁上,換好衣服,準備陪席爾斯散步。
他先在席爾斯的衣櫃拿了件斗篷,才到會議室去找他。工程師帶著工人們來了,看來近期會有大工程。
「那一切就麻煩你們了。」會議剛好告一段落,工程師們跟席爾斯行禮,席爾斯讓提米替他穿上斗篷之後,兩人手牽著手走到花園去。
 
「哈啾!」提米吸到花粉,打了個噴嚏,席爾斯解開自己的斗篷,將提米裹了進去。
「哎?」身旁突然加重的檸檬香味讓提米愣住,因為席爾斯突然一手攬著自己的肩膀,讓提米站不穩,他反射性的抱住席爾斯,可是這樣的姿勢……
「殿、殿……唔!」他抬頭想說話,唇上就傳來柔軟而潮溼的感覺,提米的臉瞬間紅到耳朵去,他掙扎著想離開,可是後腦被席爾斯托住了,他掙脫不了;這樣真的好奇怪!提米非常害怕,因為那不知名的熱流又在他身體裡亂竄,他想到上次在書房的情景,明白了席爾斯一直對他有欲望,可是、可是……
 
提米想到之前被席爾斯粗魯對待的場景,眼淚流了下來,那非常痛,提米不喜歡,可是這樣是不是不聽殿下的話,算嚴重失職?提米既困惑又害怕,現在想問梅拉普也來不及;席爾斯感覺到提米的眼淚,他離開他的唇,嘆了口氣,瞇眼看著他;提米知道席爾斯不高興了,可是他實在沒辦法控制自己的眼淚,他想跪下去道歉,可是席爾斯扣著他的手腕,拖著他就走。
 
「殿下……嗚嗚……對不、對不起……」提米不知道自己會受到什麼懲罰,他非常恐懼,卻發現自己來到蘭卡的庭院當中。
「……怎麼了?」蘭卡放下手中的香草幼苗,站了起來,席爾斯將提米推向他,淡淡地說了句:「他哭了。」
「…………」蘭卡瞪大眼,看看提米又看看席爾斯,張口想說什麼,可是看到席爾斯那向來不認輸的眼神當中有著少見的挫敗,他知道提米哭的原因並不單純,他頭痛的揉了揉額角,讓兩人都先進屋再說。
 
「噗嚕噗嚕……」蘭卡煮著水,在他的藥櫃前拉開好幾個抽屜,各捏了點乾燥花草出來,丟進茶壺裡,提米還在哭,而席爾斯只是抱著胸,悶聲不吭的坐在一旁
「你嚇到他了。」蘭卡把熱水倒進茶壺裡,一股清新好聞的香味散發出來,他各倒了一杯茶給提米和席爾斯,席爾斯沒動,而提米則是抽抽噎噎的接過,但在摸到茶杯的溫度時縮手,吸著鼻涕,搖頭道:「沒、沒有。」
 
「嘖!」都哭成這樣了最好沒嚇到!蘭卡拿了張紙巾給提米,然後轉頭看著一臉鬱悶的席爾斯,知道勢必跟他好好聊聊,提米也是,這兩個笨蛋啊……一個是死要面子,一個是反應遲鈍,怎麼的就湊在一起了?
「蘭卡我帶了……」阿薩奇這時候闖入,看到席爾斯也在這兒,便恭謹了起來:「殿下。」
「啊你來的正好,我們三個人沒辦法玩牌!」蘭卡要阿薩奇坐下,也倒了一杯茶給他,還找出一副紙牌,動作非常熟練的發牌給每個人。
「…………」阿薩奇還沒進入狀況,而提米停止哭泣,看著自己眼前的紙牌,弱弱的說了句:「我、我不會玩……」
「我跟你一組。」蘭卡擠到提米身旁,指著坐在對面的席爾斯和阿薩奇,「他們兩個一組。我教你怎麼玩。」
 
席爾斯沒說什麼,只是拿起紙牌,神色凝重的盯著桌面。阿薩奇看了看蘭卡,蘭卡卻用眼神示意他玩牌就是了,不要問那麼多;阿薩奇聳聳肩,知道這牌局自己要拿捏得當——不能贏席爾斯跟提米,但是也不能表現的太明顯。
「你這張丟出去,就贏了。」蘭卡指導著提米出牌,而阿薩奇每次出牌都要看蘭卡跟席爾斯的臉色,搞得他十分的胃痛,到後來他乾脆放棄出牌的機會,只有在最後一輪的時候才把手上的牌丟出去,所以總是他洗牌。
 
紙牌遊戲讓提米分散注意力,不再哭泣,而席爾斯的臉色看起來也好了點;遊戲到一段落後,蘭卡要阿薩奇把今天去市集買來的蛋塔拿到後頭去,他好準備下午茶。
阿薩奇跟著蘭卡跑到後頭,悄聲問道:「他們兩個怎麼了?」
「問你啊。」蘭卡拍掉手上的糖粉,打開幾個存放餅乾的罐子,嗅了嗅,挑出幾樣他喜歡的,放進盤子裡。
「……怎麼又問我了?」阿薩奇只覺得莫名其妙,蘭卡對他眨眨眼,說道:「你不是整天跟在他們身旁?總會知道什麼吧?」
「…………」這算是席爾斯的隱私,稱職的貼身侍衛是不應該說出來的,不過蘭卡早就知道席爾斯和提米的那些事了,說出來或許有助於他判斷吧?
 
「殿下一大清早跑去市集買蘋果,還只買一顆,天天如此……這個算嗎?」騎士都會輪班,只是席爾斯特別要求阿薩奇固定清晨到中午這個時間,以便他出門的時候可以跟著他;阿薩奇不懂為什麼不一次買多一點蘋果就好了,省得天天跑?席爾斯卻只是看著遠方,不願回答。
「……真的是笨蛋。」就連蘭卡也看出席爾斯想要討好提米的心思了,提米本人還沒有察覺嗎?會讓他單方面這樣討好的人還真是沒見過,蘭卡跟阿薩奇無言的相望,最後兩人都嘆了口氣,端著準備好的甜點出去。
 
在阿薩奇跟著蘭卡到後頭之後席爾斯就覺得很尷尬,因為提米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自己真的長得那麼凶神惡煞嗎?席爾斯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臉,鬍子刮了啊?還是……?席爾斯揉著鼻樑,感到十分頭痛。是不是該再多花一點時間觀察噴水池旁的那對小情侶了?
 
「殿下,請用。」阿薩奇把屬於席爾斯的那份甜點送到他面前,而蘭卡又泡了一壺茶,四個人圍成一桌,沉默的吃著下午茶。
「提米,明天再過來玩牌呀!」蘭卡對席爾斯和阿薩奇眨眨眼,阿薩奇胃痛的答應了,而席爾斯只是微微點頭,然後帶著提米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