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27

 ……糟透了。
自己不但搞砸人生當中第一次的接吻,而且還讓提米更加懼怕自己了。
這個爛鐘!席爾斯站在庭院裡面,憤恨的拿著斧頭將這座具有百年歷史的鐘劈得稀巴爛,女僕們知道席爾斯心情非常不好,早就遠遠地躲開了,沒人敢來打擾他破壞座鐘,而莫魯則是默默的候在一旁,準備替席爾斯收拾善後。
「呼、呼、呼……」席爾斯的頭髮上沾到了噴起的木屑,他丟下斧頭,又踢了那已經不成樣的鐘兩腳,接著說道:「燒了。」
「遵命。」莫魯揮揮手,幾名僕役前來聚攏座鐘的殘骸,一把火點著,木頭燃燒的氣味瀰漫在庭院當中,席爾斯看著鐘逐漸化為灰燼這才一甩袖,要莫魯準備沐浴用品。
 
這是席爾斯今天第二次泡澡,莫魯默默記下席爾斯平均泡澡的次數,好替他備妥數量足夠的浴巾。
席爾斯自己一個人獨自泡在露天的溫泉內,溫暖的泉水並不能舒緩他心中的焦躁,他焦躁的抓著頭髮,不知道該怎麼挽回這段關係?向提米道歉?他說不出口。席爾斯從來沒有正式和人道歉過,即便是阿薩奇和蘭卡,他也是用委婉的方式來表達他的歉意——送禮物。
 
可是提米根本躲著他啊!怎麼送禮物?席爾斯煩躁的拍打著水面,自己不過想接近他,怎麼會搞成這副德性?明明遇上拉斯塔的時候都能壓抑住對他的厭惡,在旁人面前演出兄友弟恭的模樣,為什麼遇到提米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讓憤怒張牙舞爪的嚇到提米?他並不是那個意思啊!
 
「噗嚕噗嚕噗嚕……」席爾斯潛進水裡,吐出肺部所有的空氣,再猛地浮出水面,胸口鬱悶難當,大概泡太久了?席爾斯穿上浴袍,自己換好衣服之後頂著溼淋淋的頭髮,來到練武場找阿薩奇。
 
「殿下,您先將頭髮擦乾吧?」阿薩奇這幾天變成席爾斯洩忿的對象,不過他常常和席爾斯練劍,倒也覺得還好,然而席爾斯最近只會攻擊,並不防守。
「不用。」反正待會兒流汗還是會溼。席爾斯紮起自己已經可以綁成小馬尾的頭髮,拿起練習用的木劍,就往阿薩奇身上刺去,阿薩奇非常熟稔的防守著,這卻又惹得席爾斯不快:「阿薩奇,出劍!」
「是。」阿薩奇手腕一轉,橫在胸前的劍用一個刁鑽的角度刺向席爾斯,席爾斯往後一跳,閃開了,阿薩奇看出他的腳步有點虛浮,收劍,不再攻擊,問道:「殿下您有喝水嗎?」蘭卡特別吩咐席爾斯泡完澡要多補充水分的,但是看來他沒有。
 
「不用,繼續!」阿薩奇無奈,只好跟席爾斯繼續對打,直到他把席爾斯的劍震開。
「呼、呼、呼……」席爾斯擦掉額上的汗,接過阿薩奇遞來的水瓶,喝了幾口,突然覺得有點頭暈,阿薩奇知道他太過勞累了——他身上的內傷還沒痊癒——便扶著他坐下。
「殿下,我叫蘭卡過來幫您看看?」蘭卡最近也很忙,因為除了不愛惜自己身體的席爾斯,連提米也都往他那裡跑,讓他捲入兩人尷尬的氣氛當中。
「嗯。」席爾斯用鼻子應了聲,阿薩奇得令,轉身離去。
 

 
「他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蘭卡聽到席爾斯把座鐘破壞掉的事,知道他在發洩情緒,而提米沉默不語的拼命挖著洞,把蘭卡的庭院裡面種滿了各式各樣的香草,現在正在加工擋風的棚架,就是不拿藥給席爾斯。原本跟連體嬰一樣黏在一起的兩個人都在鬧脾氣,這絕對有問題。
「……我不知道。」阿薩奇不像蘭卡一樣會去關心提米的狀態,而至於席爾斯,阿薩奇只要知道他需不需要把人拖出去解決掉就好了。
「嘖!」蘭卡走進小屋內,端了一碗藥出來,要阿薩奇接手,然後提著他的醫藥箱跟著阿薩奇來到練武場。
 
「殿下,再怎麼生氣還是要記得喝藥。」提米不過來端藥,就沒人拿藥給席爾斯了,因為不管是莫魯還是其他女僕端過去,席爾斯都會把藥打翻,不想讓他們服侍。
席爾斯接過藥,皺著眉頭喝完,用袖子抹抹嘴,又想去泡澡了,蘭卡知道他在想什麼,即時按住了他:「席、爾、斯!你給我沖澡就好,泡溫泉也要適可而止!」
當蘭卡一字一頓的喊出席爾斯的名字時就代表他生氣了,席爾斯煩躁的嘖了聲,揮揮手表示知道,便直接在練武場的淋浴間沖澡。
 

 
問題大概出在提米這裡。蘭卡頭痛的揉著眉心,才剛從練武場回到自己的庭院,又見到提米蹲在地上拼命的挖著洞。他抹抹臉,拍拍提米的肩膀要他休息一下,提米看起來不太開心的答應了;蘭卡看得出提米因為某些原因跟席爾斯鬧翻了,不然他今天不會拒絕端藥過去。
 
「你……跟殿下怎麼啦?」蘭卡小心翼翼的問,但是提米就如同他所料,在那瞬間紅了眼眶,蘭卡嘆了口氣,端了杯花茶給他要他慢慢說,提米掉了好幾滴眼淚之後才斷斷續續的把他跟席爾斯在書房內的那些事說了出來——他當然隱去了席爾斯吻他的這部份,只提到下午茶的那段,蘭卡知道提米沒有完全說出來,因為席爾斯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發那麼大的脾氣,真的要說的話,自己惹火席爾斯的次數多得更多,也不見他有什麼表示。
 
「沒事、沒事。」蘭卡歪頭想了一下措辭才說道:「他氣個一天就好了,你明天過去他絕對不會生氣,我保證!」
「……真的?」提米也聽到了莫魯他們端過去的藥都被席爾斯打翻的消息,他嚇到了,很怕自己也會被這麼對待,畢竟之前他可是差一點就被席爾斯殺掉的人吶!他果然不適合當個隨身侍僕吧?是不是該寫信再跟梅拉普討教討教呢?
「真的!」席爾斯那邊現在是阿薩奇在顧著,那個彆扭鬼看來什麼也不想說,如果不是從提米這邊問出一點端倪的話,這兩個笨蛋估計還要這樣僵持很久。
 
至於席爾斯這邊,在阿薩奇強迫他喝下兩大杯水之後他回到書房,又開始在書架上找書——他希望能找到一點修復人際關係的知識。他是有找到幾本,只不過一看到作者名稱他就把書丟開了:蘭卡.崔密特。要是讓蘭卡知道他躲在書房看他寫的書,肯定又要被笑話很久了吧!
 
「這種事,你為什麼不直接問我本人呢?」
 
想到蘭卡那總是漫不經心語調席爾斯就覺得頭痛,他也知道蘭卡會加入他的陣營並不是因為他本人有多崇高的威望,而是阿薩奇曾經幫助過蘭卡。
「嘖!」又想到過去那些令人不愉快的回憶了。席爾斯推開書櫃,露出隱藏在其中的空間:裡頭跟外頭一樣,整面牆都是書櫃,但是空間寬敞的可以放下一張長桌,還有窗戶可以眺望著皮雪林城。席爾斯在發現這個地點之後很喜歡到這裡沉思,因為不會有人來打擾他。
 
「噹、噹、噹……」城裡教堂的鐘響了,席爾斯瞇起眼,看著鐘響的方向。那裡是城中心的噴水池,辛勞工作一天的人們紛紛要回家,有個女孩坐在噴水池旁,看起來在等人。他打扮得並不特別顯眼,只是席爾斯無意間看到他那個羞怯的玩著自己衣角神情而好奇的盯著他瞧罷了。
 
過沒多久,一個背著柴的男孩來到噴水池旁,女孩開心的站了起來,男孩笑了,放下柴,從懷中掏出一個什麼送給女孩,女孩看到那物品之後給了男孩一個擁抱,並在他臉頰上親了親,男孩在他耳邊說著悄悄話,女孩咯咯的笑著,兩人坐在噴水池旁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一直到天完全黑了才離去。
 
「…………」席爾斯忽然覺得很嫉妒他們,因為他們兩人聊天說話的時候氣氛非常的自在,而且手從頭到尾都是牽著的!但是……席爾斯舔了舔自己被提米咬破的傷口,嘆了口氣,他瞭解胸口那陣不明所以的騷動是什麼了,因為他也想和提米這樣牽著手逛街,看他因為自己送出的禮物而喜悅;他想到那天在噴水池旁提米喜孜孜的吃著蘋果的模樣,臉上不禁發熱,然而隨即想到昨天自己那樣對提米,他肯定嚇壞了吧?
「唉!」席爾斯又嘆了口氣,不知道該怎麼修復他和提米之間的關係?送蘋果給他?感覺沒什麼誠意,可是除了蘋果之外席爾斯不曉得他喜歡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