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26

 自己一定哪裡做錯了,提米不懂。他揉著額頭,覺得很痛,他很努力的回想著那天女王陛下和殿下吃飯的場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最後是怎麼結束的,只知道這幾天殿下一直待在書房裡翻書,並且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盯著他看,但是當自己問起怎麼了的時候,殿下就會非常生氣,拼命的戳他額頭。
 
「蘭卡……你知道殿下最近怎麼了嗎?」提米心不在焉的掘著土,把另一種香草的幼苗放進坑洞裡,蘭卡也在做著一樣的工作,他聳聳肩:「那個彆扭鬼,不說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說誰是彆扭鬼?」席爾斯氣勢洶洶的來到蘭卡的庭院,蘭卡把手拍乾淨,站起,躬身行禮,一邊敷衍的答道:「您聽錯了,我尊敬的殿下。」
「哼!」席爾斯先是不滿的又戳了提米幾下額頭,然後扣住他的手腕,就把他往書房的方向拖。
 
「對、對不起……殿下、真的對不起!」提米簡直快嚇哭了,聽到他哽咽的聲音,席爾斯慢下腳步,嘆了口氣,說道:「你來幫我整理書。」指了指堆在門口的書籍,還有房間內堆的亂七八糟的書,「放到這排書架上。」席爾斯指了指高度非常可觀的書架,後頭還有可以活動的儲藏空間,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而已。
 
「好、好的。」提米抹抹臉,開始進行工作,而席爾斯只是一邊皺著眉頭一邊將他不要的書丟在地上,把整個書房弄得都是灰塵。
「哈啾!」提米猛地打了個噴嚏,差點從階梯上摔下來,席爾斯連忙托住他,提米感覺到臀部被人捧著,略為尷尬的回頭,看到是席爾斯,僵硬的道謝之後委婉的要席爾斯先去別的地方休息,這裡交給他打掃就可以了。
 
席爾斯看著自己的雙手,上面還殘留提米臀部柔軟的觸覺,他呼吸一滯,咬咬牙,回到自己的座位翻找著什麼,提米好心的要幫忙找,卻被他屏退,提米以為這裡不需要他,正要離去時又被叫住,提米不知道席爾斯在想什麼,只能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等候吩咐。
 
「嘖!」之前房中術的筆記到哪裡去了?席爾斯懊惱著翻著書堆。記得前面有一段是關於調情的記載,自己不過想跟提米親熱一下為什麼要暗示他那麼多次?重點是這傢伙完全不懂!而自己也沒有跟人接吻的經驗,萬一做錯了嚇到提米怎麼辦?那天晚上提米的退卻傷到席爾斯了,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心痛,然而他又對有這樣反應的自己感到惱怒:為什麼貴為親王的他要奢求別人給他一個吻啊?這種心情無法對他人述說,只好一個人生著悶氣。
 
……又來了。就是這種眼神!殿下不知道在看什麼書,看個兩行就會抬頭,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自己,害提米覺得全身發毛,但是又不能離開書房;提米被席爾斯看得心慌,只好低頭整理著散架的書頁,盡可能的把它攏成一疊,等會兒問殿下還要不要好了?
 
「嗯……」前幾天找到了專門介紹男子之間性愛的書籍,席爾斯很認真的看完了,發現先前那個老妓女跟他說得並不完全,用後穴代替陰道使用沒錯,而自己也發現了不夠潤滑這個問題,不過老妓女沒跟他說要擴張!雖然席爾斯知道那個部位本來就不是那樣用,然而那時候他沒想那麼多,只想解決自己突然升起的欲望,現在他才意識到提米為什麼那麼害怕他了……因為那根本就是粗魯的強暴!
 
性愛並不是單方面的洩慾而已,要兩人都感到舒服才是令人愉悅的互動,只是現在要怎麼樣讓提米感到舒服呢?席爾斯盯著書中提到的可能的敏感部位:耳背,然後是頸子,接下來是……
提米不太自在的搓了搓手臂,硬著頭皮打斷席爾斯的目光,出聲問道:「殿下,請問這幾本書您還要嗎?」
 
「…………」席爾斯瞇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提米實在很想逃跑,可是席爾斯的氣勢壓得他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席爾斯來到他身旁,拉著他坐下,並且抽走他手上的書頁,隨手放在桌上。
提米緊張的嚥了口唾沫,但其實席爾斯也很緊張,因為提米看起來就快哭了……書裡沒寫這時候該怎麼辦啊!
席爾斯試探性的靠近提米,提米困惑的眨眼,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他下意識的往後退,不過沙發並不大,一下就到邊了,提米只能慢慢的往扶手上躺,好拉開他和席爾斯之間的距離。
 
席爾斯的臉逐漸在眼前放大,而提米的呼吸也不自覺的加快,他可以感覺到席爾斯的呼吸噴在自己臉上。殿下這是要幹嘛?梅拉普怎麼跟他說來著?觀察主人的……眼睛?
「……!」一個微涼、溼潤又柔軟的東西碰在自己唇上,提米驚愕的倒抽了一口氣,卻吸進另一個軟軟的東西,他張嘴想喊叫,但只是讓那軟軟的東西更加深入自己的口腔罷了。
 
提米的嘴唇有些乾燥,那掀起來的嘴唇皮剛親下去有點扎人,但是隨著觸碰的次數變多,他的嘴唇也漸漸溼潤起來。讓席爾斯沒料到的是:提米竟然那麼主動的迎接他的吻?席爾斯本來沒打算進行舌吻的——那章節他還沒看熟,沒把握做的好,只是提米都主動含住他的舌頭了,那只能趕鴨子上架,憑印象中的步驟來做了……是先舔再吸?還是先吸再舔?
 
席爾斯用舌頭攪拌著提米的口腔,兩人舌頭糾纏在一起那種酥麻的感覺讓他很興奮,原來接吻是這樣舒服的一件事嗎?席爾斯本能的索取著提米,而提米害怕的想把席爾斯推開,卻又被他完全壓制在沙發上,動彈不得。
「唔、啾……咕嗯!」提米嚥下了許多席爾斯的津液,他感到不知所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提米掙扎著,可是席爾斯的深吻讓他頭昏腦脹,無法呼吸;他越是想把頭撇開,席爾斯箝制他雙手的力道就越大,他甚至覺得自己的舌頭快要被席爾斯咬掉了,更是焦急的想脫離目前的狀況。
 
「呵——」席爾斯終於放開提米,提米連忙深吸了一口氣,調節自己紊亂的呼吸,「呼、呼……」席爾斯看來也有點喘,他沒料到只是一個吻竟然會讓他那麼投入,早知道就先吻提米再跟他做愛,這樣或許他比較不會反感?
「呼哈、哈、哈……嗚!」提米還沒緩過勁兒,席爾斯又撲上來了,提米覺得有股燥熱在他身上四處流竄著,這種陌生的感覺讓提米很害怕,而席爾斯向來冰涼的手也變得溫暖起來,提米直覺不太對勁,因為席爾斯好像……
 
「噹、噹、噹——」大廳的座鐘敲了三響,提米一驚,咬破了席爾斯的唇,席爾斯吃痛,不滿的坐起,瞪視著提米,提米嚐到了血腥味,一時也不確定到底是自己的還是席爾斯的?因為他整個舌頭都麻了!
「呼、呼、呼……」提米頂著席爾斯凌厲的視線喘著氣,等到呼吸終於恢復正常,舌頭也恢復知覺的時候才膽怯的問道:「殿、殿下……我、我去準備下午茶?」
 
「…………」自己看起來很想吃下午茶嗎?席爾斯瞇眼瞪著提米,過了一會兒才說道:「不吃。」
「……為什麼?」提米愣住,廚房準備好的東西就是要吃掉不是嗎?席爾斯被他這個反問噎住,不吃就是不吃,哪有為什麼的?他被提米無辜的大眼睛瞪得受不了,嘆了口氣,拉起提米就往廚房的方向前進。
 
提米踉踉蹌蹌的跟在席爾斯身後,幾乎是被席爾斯甩進廚房的。他連忙跟席爾斯行了個禮,還沒說出「稍後給您送去」的話,席爾斯就自顧自的在廚房找了個位置坐下。
「殿下!」廚師們沒料到席爾斯會突然造訪,紛紛停下手邊的工作向他行禮,席爾斯懶洋洋的揮揮手,要他們繼續工作,而提米轉頭看廚師們忙著準備晚餐的材料,愣了一會兒才想到自己應該要做的事。
 
他向廚師們討已經灑上糖粉的鬆餅,然後拿了小碗裝了蜂蜜、草莓果醬、桔子果醬、藍莓果醬和楓糖,戰戰兢兢的端著鬆餅走到席爾斯面前,放下,又轉頭拿了餐具,還沒將餐具遞給席爾斯,就被他推了回來。
……這大概是要自己餵他的意思吧?提米歪了歪頭,想猜測席爾斯喜歡哪種果醬?他眨眼看著席爾斯,席爾斯看看鬆餅,又看看他,提米困擾的抓抓頭,揣測他的意思。剛剛他的視線應該是停留在……楓糖上面?提米拿起楓糖,淋在鬆餅上,然後切了一小塊,送到席爾斯面前。
 
「不吃。」席爾斯把頭撇開。
「哎?」提米愣住,難道自己猜錯了?提米慌張的想拿另一種果醬,但是席爾斯握住提米叉著鬆餅的那隻手,往提米的嘴裡送。
「咦、咦?」提米嚇了一跳,往後退開,席爾斯因為他後退的舉動而皺眉:「不是你要吃?」
……什麼時候變成自己要吃了?提米傻住,「我、我沒有……」
「那還準備?」因為鐘聲打斷自己和提米接吻,席爾斯一肚子火,無處發洩,偏偏眼前這個人還堅持要吃下午茶!現在準備了他又不吃,這怎能讓他不生氣!
 
「我、我……」席爾斯嚴厲的口吻讓提米紅了眼眶,但是他又想到席爾斯不喜歡他哭泣的樣子,於是極力忍著眼淚不讓眼淚落下,「我是說殿下……」
「我剛才就說不吃了!」席爾斯雖然知道自己這樣遷怒提米沒用,可是他就是忍不住對著他發脾氣。
「我……」提米終於意識到自己哪裡錯了,眼淚在眼眶裡轉呀轉的,被他長長的眼睫毛盛著,像是荷葉上的露珠一樣滾來滾去,就是不落下;提米那可憐兮兮的把鬆餅送進嘴裡的模樣讓席爾斯看了心煩,他粗魯的奪走提米的叉子,「啪」的一下按在桌上,「不想吃就不要吃。」席爾斯拂袖而去,而提米的眼淚也在那瞬間滴落。

--

這兩個真的超彆扭的救命(咳血)←到底誰設定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