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25

 到了第三天,席爾斯對於提米的生活作息非常不滿,因為看到他的時間他一直打掃!席爾斯終於忍不住把提米叫了過來,他看起來非常緊張,席爾斯嘆了口氣,指著自己對面的沙發,要提米坐下。
只是讓提米坐下的指令似乎沒有緩解他的情緒,提米急促的呼吸著,還緊抓著自己的衣角,看起來快要昏過去的樣子……自己就那麼可怕嗎?席爾斯為了不讓自己的口氣看起來像在質詢,他一邊翻著設計草圖,一邊盡可能的用和善的語氣問道:「你這幾天有發現什麼好玩的地方嗎?」
 
「……好玩的地方?」提米愣了一下,最後弱弱的道歉:「對不起殿下,我沒有出門。」
「…………」這傢伙,到底懂不懂放假的意義啊?席爾斯抹了抹臉,又問道:「那你放假在做什麼?」
「對、對不起!」提米以為席爾斯在責怪他,急忙想跪下去,還是席爾斯用手中的草圖輕拍了提米的頭一下,阻止他的動作,接著慵懶的說道:「沒事,只是問問。」
「…………」提米猶豫了許久,才低著頭說道:「我幫、我幫亞伯整理花園,還有打掃了儲物間跟客房,也有幫忙洗碗。」
席爾斯無言,又問道:「那你在皇宮放假的時候呢?」提米據實稟告,聽得席爾斯又是一陣無言:只是幫忙的對象換了而已,他還是在打掃!這傢伙,潔癖居然比自己還嚴重嗎?
 
「……那你平常工作在幹嘛?」席爾斯已經問得有點無力了,提米歪頭想了想,說了他之前在皇宮打掃的範圍,完全沒發現這和他「放假」的工作內容大同小異。
「……你明天跟我出門一趟。」如果不帶他出門逛街,提米該不會就這樣一直待在宮裡打掃到老死?
「是、是的。」自己是不是又說錯什麼話了?怎麼殿下的表情看起來不太開心?
 

 
皮雪林這裡有著冬日祭典的習慣,農民們會把釀造完成的水蜜桃酒拿出來奉獻給神,祈求明年可以一樣豐收,因此水蜜桃酒是祭典中很重要的一個項目;皮雪林這裡幾乎家家戶戶都會釀造水蜜桃酒,因此冬日祭典的這天空氣中充斥著水蜜桃特有的甜味。
 
而席爾斯是皮雪林城的新主人,自然會受邀來主持祭典的進行——拿著槌子把酒桶敲破,讓酒流出來,獻給大地之神的儀式。提米覺得這種祭典很新鮮,在席爾斯敲破酒桶後,拿著手帕給他擦手,接下來就是席爾斯到處巡察的時間了。
 
皮雪林這裡的居民雖然沒有像北方的居民一樣畏懼著席爾斯,但也是或多或少聽過他「兇殘」的事蹟,在皇宮裡席爾斯是無所謂,只是這裡的人民直接受他管轄,他可不希望都已經到了自己的領地還要頂著這種壞名聲;因此他表現出非常親民的形象,一下詢問農作物生長情形,一下子又津津有味的看著居民們跳著祭典的舞蹈。
 
提米覺得街上的多的東西讓他眼花撩亂,而席爾斯為了表現親民,沒有讓太多騎士跟在他身邊,民眾可以非常接近席爾斯,提米因此被人群沖散了,但是他沒有發現這點,只是樂呵呵的逛著街。
 
提米來到一個攤位前,看到小販賣著顏色非常漂亮的蘋果,他很想吃吃看,只是他身上沒有錢,只好嘴饞的看著蘋果嘆氣,這種高級水果果然不是自己能夠負擔得起的啊!提米放棄,正打算繼續走的時候,身旁伸出了一隻修長好看的手,遞給小販一個金幣,接著清冷的聲音在提米耳邊響起:「我要兩個蘋果。剩的不用找了。」
「謝謝殿下!」小販笑開了花,連忙挑選兩個最大最好的蘋果,遞了過去。
 
「殿、殿下?」看到席爾斯提米這才想到自己應該跟在他身邊的!怎麼自顧自的逛了起來呢?提米感到非常羞愧,只是席爾斯似乎沒注意到這點,他把手中的蘋果交給提米,提米默默的拿著,接著低頭走在席爾斯身旁。
由於席爾斯的大方,讓小販爭相著把東西賣給他,席爾斯來者不拒,很快的,提米手上又多了好幾樣水果,甚至還有攤販給了提米籃子,好讓他裝水果。
 
席爾斯後來也發現只要小販擠上來,提米就會自動後退,多來幾個人他就會走散;於是他握著提米的手腕,若無其事的繼續逛街。提米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只是他不敢甩開席爾斯的手,默默的讓他牽著走。
 
「到那裡坐一下吧。」席爾斯指著城中央的噴水池。提米先用袖子替席爾斯擦了擦即將要坐下的地方,席爾斯讚賞的看著他,提米躬身行禮,拿著滿手的水果候在一旁。
「坐。」席爾斯指著自己身旁,提米受寵若驚的道謝,坐在距離席爾斯有一個人寬度的地方。
 
嘖!都這樣了還是會害怕自己嗎?席爾斯開始檢討自己之前是不是對提米太兇了?他主動拿起蘋果,在噴水池當中清洗過後交給提米,提米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幫他拿著?提米準備等席爾斯忙完之後再把蘋果遞給他。
不過席爾斯又洗了一個蘋果,咬了一口,這才發現提米手中依舊拿著蘋果,完全沒有要動的意思,他不禁皺眉催道:「吃啊?」
「呃、呃!」蘋果竟然是給他的嗎?提米慌慌張張的跟席爾斯道謝,雖然覺得在殿下面前吃東西非常的失禮,但他還是小口小口的咬著這香甜多汁的水果。
 
提米偷偷樂在心裡的表情讓席爾斯覺得心情很好,以後沒事就拿個水果賞賜他好了?席爾斯發現提米專注在一件事情當中就會沒注意到身周的情況,這樣也好,只要讓提米專注著吃蘋果,自己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觀察他了。
 
「哥——!」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席爾斯覺得聲音有點耳熟,他狐疑的轉頭,就被一個充滿活力的女孩給撲上了;蘋果代替了席爾斯,摔進噴水池裡,而女孩的身後則是追得滿頭大汗的阿薩奇和女官們。
「克莉絲汀?你怎麼會在這裡!」貴為女王卻穿著民女的衣服,還甩開護衛在街上亂跑?席爾斯不禁皺了皺眉,看到克莉絲汀毫不怕冷的穿著短袖,便把自己的披風脫下來給他。
 
「聽說這裡有很好玩的活動,我就來了。哥,你剛剛有看到我跳舞嗎?」
「真是胡鬧!」席爾斯忙著幫克莉絲汀繫上披風,但是克莉絲汀掙扎著越過席爾斯,向提米討了一個梨子。
「…………」提米從剛剛就愣在現場,那女孩叫殿下哥哥?提米眨眨眼,看著眼前樸素打扮的女孩,他的頭髮是深棕色的,但是和席爾斯有著一樣的藍眼睛……兩人都看著提米,瞧他到底要不要把梨子遞過來。這樣一比對下來,兩人的眼睛和鼻子很像……
提米眨眨眼,又眨眨眼,這女孩……似乎、真的、有點面熟?克莉絲汀被提米的傻樣給逗樂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提米,不認得我了?」
 
克莉絲汀說著,便把自己的頭髮攏了攏,提米終於反應過來原來在典禮上見過這女孩,他大驚,連忙丟開手上的蘋果,就要跪下去,卻被後來追上的阿薩奇給攔住,並悄聲在他耳邊說道:「不要暴露陛下的身份。」
「對、對不起……」提米手足無措的坐在噴水池旁,看著克莉絲汀拉著席爾斯的手說話。
 
阿薩奇似乎很習慣這樣和席爾斯平起平坐,他坐在提米身旁,也跟他要了個水果,悠哉的吃了起來,一行人就像一般的居民一樣坐在噴水池旁聊天,不存在著位階關係。
 
後來在席爾斯的強迫之下,克莉絲汀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到皮雪林宮,臨走之前還不忘叫女官多買幾桶水蜜桃酒送回皇宮,看得席爾斯連連搖頭:「你要什麼我給你送去就是了,何必自己跑來?」
「哥,宮裡好悶……」席爾斯當然知道在皇宮裡就必須整天裝腔作勢的痛苦,他拍拍克莉絲汀的肩,要他去泡溫泉,克莉絲汀歡天喜地的去了,讓席爾斯覺得這裡似乎已經變成女王陛下避寒的別宮了吧?
 
晚餐時間,席爾斯只留下提米一個人服侍,讓提米緊張的快要昏過去:自己一個人面對兩個高高在上的皇族?提米光想就覺得胃痛。他將注意力放在兩人的酒杯當中,只要少於一半,他就會立刻添上,至於上餐順序或是菜餚名稱,他完全不曉得——那是莫魯在處理的,而席爾斯似乎也不介意吃了什麼下去,不用莫魯做介紹。
 
「皇家商會啊?聽起來不錯。」克莉絲汀看來很喜歡主餐的醬汁,他用叉子沾了點醬汁,含進嘴裡,開心地瞇起眼睛來,享受著那味道,過了許久才道:「哥,你這裡的廚師不錯。」
「你要嗎?」席爾斯喝了口酒,放下,提米連忙倒酒,克莉絲汀微笑著搖頭,這背後的含意席爾斯懂:王位我已經拿走了,剩的就給你吧。
 
「是說,提米,你去波多爾看過了嗎?」克莉絲汀忽然把談話的對象轉移到提米身上,提米呆呆的「啊?」了聲,席爾斯不太高興的看著克莉絲汀,克莉絲汀笑了笑,已經看出自己哥哥對這名僕役——喔不對,自己已經把他封為白楊騎士——的態度,克莉絲汀為了化解這尷尬的場面,便拿了個空杯子,提米很快的倒了酒,克莉絲汀把酒杯遞給他,提米嚇了一跳,不知道該不該接過,席爾斯提醒道:「女王陛下給你的賞賜。」
「謝、謝謝陛下!」提米連忙接過,一口把酒飲盡,但是喝得太快反而嗆到,咳得滿臉通紅。
 
「呵呵!」克莉絲汀掩著嘴輕笑,席爾斯則是無奈的拿了手帕給提米,提米驚慌的接過,一邊道歉一邊退下,等咳嗽停止了才回來。
接下來兩人的聊天內容就是皮雪林宮的改造還有皇家商會成立的事項,提米依舊把注意力放在兩人的酒杯上,怕聽到太多他不該知道的消息。
 
「提米好像很想喝酒?」克莉絲汀看提米一直虎視眈眈的盯著他的酒杯,便又賞賜他一杯,提米這次不敢喝那麼快了,他小口小口的品嚐著這香甜,又微微帶著刺激的飲料。
「味道怎樣?」席爾斯看提米咂巴著嘴,似乎意猶未盡的樣子,心想如果他喜歡,那就叫城裡多送一點過來。
「很、很好。感謝……感謝陛下。」提米覺得肚子開始有點熱熱的,很奇怪,他抹抹臉,收拾著桌上的空盤子,要外頭的侍者送上飯後點心。
 
提米好像醉了?克莉絲汀不動聲色的觀察著提米,在談話過程中想到就給提米一杯酒,而席爾斯沒注意到站在自己身旁的人臉越來越紅,只是覺得克莉絲汀這樣一直灌酒的行為別有居心,不禁皺眉。
「啊啊,好像喝多了呢!哥,我先去睡了。」在席爾斯表達出他的不滿之前,克莉絲汀就要女僕帶他到客房,而席爾斯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轉頭正要吩咐提米去鋪床,卻發現提米一直在揉著自己的臉,還發出意味不明的咕噥。
 
「提米?」席爾斯關切的上前查看,但是提米在席爾斯的手碰到他之前就反射性的退了一步,一邊抹臉一邊搖頭,一副把席爾斯拒絕在千里之外的模樣;席爾斯心中狠狠揪了一下,他調節了下呼吸,鼓起勇氣再度接近提米,但獲得一樣的結果:提米又後退了一步。
 
「…………」席爾斯實在不會敘述心中那種痛到無法忍受的感覺,他焦躁的一把握住提米的手,將他拉近自己。
「唔……」視線開始模糊,眼睛是不是生病了?提米還在揉臉,他感覺到手腕被一雙冰冷的手抓住,嚇得倒抽了口涼氣,抬起頭來,便看到那雙蔚藍的眼睛,不像之前那樣寒冷,而帶著另一種提米說不出來的情緒。
 
「…………」提米愣愣的看著席爾斯的臉,忽然覺得他的眼睛不再令人害怕,像是放晴的天空那樣讓人想親近,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席爾斯發現提米想伸手觸摸他,便小心翼翼的屏著呼吸,深怕自己又有什麼動作讓提米躲開。席爾斯心臟跳得很快,他非常害怕提米又拒絕他;提米粗糙的手指劃過他的眼瞼,席爾斯順從的閉上眼睛,然後是顴骨,接下來粗糙的感覺停留在嘴角。
 
「好漂亮……」提米略帶香甜氣息的呼吸吐在席爾斯鼻前,讓他覺得有點口渴,他不禁吞了吞口水,而提米的鼻尖碰著他的,兩人臉上的汗毛輕輕的摩挲著,像小貓撓心似的,癢癢的,柔柔的,但又搔不到重點;耳朵裡聽到的都是自己咚咚的心跳聲,這種既期待又緊張的感覺讓席爾斯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會這麼期待一個吻!他很想嘟嘴湊上去,卻又怕嚇著提米,只好難受著忍耐著這看起來很短,但實際上卻很長的距離。
「唔……」提米又咕噥了聲,雙腿一軟,就要跪下去,席爾斯下意識的伸手環住了他的腰,接住他,睜開眼一看,卻發現提米這該死的傢伙竟然睡著了!
 
「…………」席爾斯感到錯愕,因為剛才那怦然心動的感覺讓自己看起來好像傻子一般,說不定提米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席爾斯不禁惱羞成怒的戳了戳提米的額頭,提米只是皺著眉頭,看起來睡得很不舒服的模樣;席爾斯重重地哼了聲,在飯廳內來回踱步了好一會兒,發現還是沒辦法平復自己這莫名其妙的情緒;他氣憤的扛起提米,將他丟回他的房間,又非常大力的戳了他的額頭好幾下洩忿,這才悶悶不樂的洗澡睡覺。

--

這兩個超彆扭的救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