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24

 「喜歡種花?」筆記本上寫下了這句。
席爾斯想了想,又寫下「蔬菜吃的比較多?(待測試)」
席爾斯是故意把提米支開的,好讓他可以觀察他的生活作息。只是提米被宮裡的僕役們排擠——席爾斯看來也沒有要替他改善的意思——所以他整天往蘭卡那邊跑……這樣觀察到的就不是他「正常的作息」了啊!席爾斯嘆了口氣,將筆記本收在懷中,起身到蘭卡那裡。
 
「你終於來了。」蘭卡正在幫他種下去的薰衣草澆水,看到席爾斯來一點也不驚訝,悠哉的領著他進入屋內。
「提米呢?」不在蘭卡這邊的話他會去哪裡?
「他說他要去洗澡。」席爾斯抬頭看了看鐘,默默拿出筆記本寫下提米洗澡的時間,蘭卡知道他這幾天一直在暗處觀察提米,只是不點破他的舉動而已。「你來找我有事嗎?薰香用完了?」
 
「我聽說城裡有個蕾格夫人,擅長使用精油療法,你或許可以過去跟他討教討教?」
「呵!」蘭卡當然知道席爾斯希望他離開宮中一會兒,不然提米整天黏著他,席爾斯沒懷疑兩人關係不單純就不錯了。「我明天就出發,今天有點晚了。」
「蘭卡要去哪裡?我可以跟著去嗎?」提米這時候從外頭走進來,頭髮看起來還有點溼,他興奮的等待蘭卡的回答,蘭卡咳了聲,眼神往旁邊瞥,提米這才看到席爾斯一臉不悅的坐在一旁。
「殿下!」提米連忙彎腰行禮,蘭卡這才回答:「你還要服侍殿下,恐怕是不適合跟我一起出門的吧?」
「……嗯。」提米有點失望,這些情緒全被席爾斯看在眼裡,心想哪天找個理由帶他出門好了?
「快吃晚餐了。提米,去準備。」席爾斯向蘭卡點點頭,順便又跟他拿了些薰香,這才領著提米回到飯廳去。
 
「主人,今天幫您準備的餐前酒是波多爾的紅酒,湯是南瓜濃湯,主餐是紅酒牛肉燉飯,飯後甜點是水果塔。」一到飯廳,提米所能做的就只有幫席爾斯拉開椅子,其他的莫魯都打點好了,根本就不需要他幫忙。
聽到波多爾這名詞,席爾斯的眼皮跳了一下,他轉頭看了看提米,見他毫無任何反應,這才對莫魯點點頭,沒有對餐點表示任何意見;他優雅的將餐巾鋪在自己的大腿上,緩慢的用餐。
 
由於席爾斯沒說讓莫魯和提米退下,於是他們兩個只好站在一旁等候傳喚。等席爾斯開始用甜點了,他才讓他們去用餐——他當然知道提米還沒吃飯,只是不處罰他一下心裡就不痛快,誰叫他整天往蘭卡那裡跑!至於莫魯,那單純是下馬威用。
 
等吃飽了心情也好了,席爾斯回到自己的書房畫設計圖。他想提米今天應該也會在差不多的時間過來提醒他就寢,裝睡那招用多了提米就懂得防範:他會拉開棉被等自己爬上床睡覺,而不像之前一樣牽著手帶他到床邊。那今天應該用什麼方式接近他呢?長時間盯著設計圖看,脖子有點僵硬,席爾斯轉了轉頭,轉到一半,他笑了,按下呼叫鈴,提米慌慌張張的來到書房,進門的時候還做了個吞嚥的動作——大概是他最後一口的晚餐。
 
「很酸。」席爾斯指著自己的肩膀,提米愣了一下之後才怯怯地走到他背後,手法非常不熟練的替席爾斯按摩。席爾斯只是閉上眼,放鬆的靠著椅背,但這樣一來,提米能夠按摩到的範圍就變小了,以至於到後來他根本在扯席爾斯的衣服而不是搥肩。
 
「……你明天開始放假三天。」席爾斯突然睜眼,對上提米的眼睛,提米被那湛藍到令人發寒的雙眼一瞪,下意識的抖了抖,沒能反應過來;席爾斯看他呆愣的模樣,知道他沒有理解自己的話,於是又重複了一遍,提米這才回過神來:「……放假?」一個對提米來說很陌生的名詞。
「對,放假。」席爾斯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轉移話題:「床鋪好了嗎?」
「好、好了。殿下。」提米急忙替席爾斯開門,像之前一樣替他蓋上棉被後才離開房間。
不能對提米說太多,才不會限制他的活動。席爾斯自己點上薰香之後非常期待明天可以見到什麼樣的提米?
 

 
第二天,提米在生理時鐘的作用之下,清晨五點就醒了。他本來想準備去打掃,但隨即想到自己已經不是在皇宮了,沒有走廊可以打掃,那準備席爾斯的洗臉水呢?還沒,他沒有那麼早起。提米呆坐在床上好一會兒之後決定還是起床,看看有什麼事可以做的。
 
清晨的皮雪林宮很安靜,只有園丁在整理著庭院,提米不太確定的接近那正在修剪花木的老頭,向他問早。
「早安!我是提米,最近才剛來,請多多指教。」提米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露出他招牌的燦爛笑容,希望那個老伯不要像女僕們一樣看到他就露出厭惡的表情。
「早安!我是亞伯。」老頭笑了,似乎還不知道關於提米的流言,非常熱心的指點他各個建築物的位置,要他多去逛逛。提米之前就跟著莫魯逛過一圈了,該讓他知道的他已經記熟了,不該讓他知道的他也沒興趣知道。
 
提米突然想起那面把他拍進密道裡的牆,不禁抖了抖;他看廚房那邊開始有動靜,連忙前往,希望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要回想起那恐怖的記憶。
廚房的大叔們正忙碌著,看不出對提米是不是友善的;提米一樣禮貌性的問早之後拿走屬於自己的餐點,默默的坐在角落吃完之後看了看大廳的座鐘,還很早,席爾斯大概要八九點才會醒。於是他前往庭院幫亞伯的忙。
 
「你做的很熟練?以前也是園丁嗎?」還有幾個小伙子跟亞伯一起工作,只是他們是後來才僱用的,對於工作並不上手。
「不是園丁,不過有整理過花園。」能有個說話的對象讓提米很開心,他向亞伯說了他之前在皇宮的時候和亞力克相處的情形,聽得亞伯樂呵呵的直笑。
「他拿毛毛蟲嚇你也太頑皮了!應該沒害你被毛毛蟲螫到吧?」
「那沒有毒他才敢用手抓啦!只是長得有點恐怖我才嚇得跳起來……」
 
提米一邊和亞伯聊天一邊修剪著草皮,直到聽見大廳那個古老的座鐘響起,才想到應該替席爾斯準備洗臉水這件事。
「亞伯,改天有空我再過來幫你忙喔!我先走了。」提米向亞伯揮揮手,亞伯也跟他揮揮手,和其他的園丁們一起收拾著工具。
 
提米要前往準備席爾斯盥洗的用具時,才發現莫魯已經都做好了。
「你今天不是休假?」莫魯的臉上看不出情緒,提米無法判斷莫魯是不是也討厭他?他只是愣了一下,才想到席爾斯昨天晚上跟他說他放假三天的事。提米看來有點困擾的抓抓頭,反問道:「那我要做什麼?」
「…………」莫魯被這個反問噎住,他微微皺眉,隨即又恢復面無表情的模樣,「做你平常做的事啊?」
「平常做的事……」提米還是很困惑,他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走到打掃間。
 
打掃間已經充滿了很多女僕,提米才剛踏入,就可以感覺到許多扎人的目光刺過來,他硬著頭皮拿了兩條抹布和水桶,提了水,回到自己的房間。所謂平常做的事應該就是指打掃吧!只是大部分的區域都有女僕在打掃了,最是重點的打掃區域——席爾斯的房間,也看到女僕們拿著床單去更換了,那麼所能打掃的範圍只有這裡了?
 
提米從桌子開始擦起,他把抹布擰得非常乾才放到桌上,而且擦得很慢、很仔細,深怕桌面會留下水漬的痕跡。等溼抹布擦過一次之後,他換成乾抹布,用一樣的方式把桌子又擦了一次,接著是櫃子、床頭、窗戶等家具。
天花板……提米抬頭看了看,管家的房間比僕役的好,天花板也高了許多,不好打掃,然而莫魯之前一直在管理皮雪林宮,不可能讓這裡長滿蜘蛛絲的。
「唔……」提米又去拿了別條抹布,換了水,還拿了掃把。等掃完地後,他跪在地上一點一點的擦起地板。
 
「噹、噹、噹……」大廳的鐘敲了十二下,提米嚇了一跳,停止動作,走出房間,正準備洗手替席爾斯準備中餐時,看到莫魯正指揮著女僕們上菜,這才想起今天自己放假。
「…………」提米忽然覺得自己的時間多的發慌,之前亞力克他們放假的時候在幹嘛啊?寫信?啊對!寫信!
 
提米想到自己答應潘尼大叔要寫信回去的!提米找到事情可以做了讓他非常的開心,他到收信的地方跟他們要了信封還有信紙,又回到自己的房間。
應該寫給潘尼大叔嗎?每個人都要寫一封的話提米寫不出那麼多內容,還是寫給梅拉普報告近況好了?上次沒有看到他,而自己也有很多事情想跟他請教。
 
親愛的梅拉普:
我寫這封信的時候已經來皮雪林兩個禮拜了。這裡非常暖和,即使冬天了還是有水果吃!我好高興!只是這裡不會下雪,有點可惜。
殿下似乎要我當他的隨身侍僕,我非常不適應,因為我還是猜不到殿下想要什麼……這樣是不是很糟糕?
 
殿下的身體康復的很快,真是太好了!不過這樣代表我的工作就會減少了,不知道該做什麼讓我有點害怕……皮雪林這裡的打掃工作都是由女僕姊姊們進行,指揮的工作由原本的管家——莫魯來做,我似乎顯得有點多餘?喔對了,我好像不小心惹惱女僕姊姊們了……他們對我有點兇,我應該去跟他們道歉嗎?
大家都還好嗎?希望下次有機會回去看你!
愛你的提米
 
然後在信封上寫上收件人跟地址,再交給處理信件的地方,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梅拉普不知道過多久之後會回信給他呢?提米很期待。
寫完信之後提米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幹嘛了,花園也整理好了,房間也打掃完了,蘭卡不在他的庭院裡面,他的薰衣草不知道澆過水了沒有哦?萬一蘭卡已經澆水,而自己又澆一次可能會害幼苗死掉,提米不敢亂動。
 
亞力克他們好像還會去街上逛逛,只是殿下好像沒允許自己離開皮雪林宮?提米不太確定。而且就算走到街上,還非常有可能迷路,因為以前都是跟著梅拉普一起進城採買,或是跟亞力克一起去酒吧喝果汁——梅拉普不讓他喝酒。現在沒有人帶他出門提米不敢到處亂走,因為亂走惹事的下場他非常清楚……
 
提米覺得有點想睡覺,他也就順應自己的心意去睡午覺,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他不知道的是,等他睡著之後,席爾斯悄悄來到他的房間,在不驚醒提米的情況下開始查看著他房間內的擺設。
非常乾淨,果然提著水桶進來就是在打掃吧?席爾斯拉開抽屜,發現有個精緻的小盒子,他挑眉,不知道誰送提米禮物?他拿出盒子,打開,愣住。因為裡頭裝著的是他先前拿劍削掉的斷髮,被提米找了條緞帶紮起來,很整齊的放在盒子裡面。
 
「喜歡長髮?」席爾斯拿出筆記本,寫下這句。抽屜裡其他的東西都不是什麼重要的物品,不過席爾斯還是一一記錄下來。接著他從懷中拿出一疊信——他用檢查的理由拿走今天預備送出的所有信件,先是瞅了瞅提米的狀態:大字形躺在床上,睡得很熟。確認在看完信件之前他都不會醒之後,席爾斯先是拿出一個備份信封,照著提米的筆跡寫了一個新的,然後就將提米的信拆開閱讀。
 
……水果!原來他喜歡吃水果!席爾斯有點振奮。皮雪林這裡或許因為有溫泉的關係,即使冬天了還是能栽種植物,也因此比北方有著更多種類的蔬果,有些甚至還能透過賽菲亞港外銷出去呢!還有雪?原來他一路坐車看著窗外就是在等著下雪嗎?席爾斯又寫了筆記。
 
他小心翼翼的把信紙按照原來的痕跡折好,放進預先仿製筆跡的信封裡,然後又隨機抽看了幾封信,發現似乎有幾個女僕需要注意一下,他的宮裡可不需要會到處亂說話的人!
今天的收穫不錯。就是還不知道提米早上幾點會醒來?席爾斯看了看懷錶,知道待會兒提米就會清醒,接著是去洗澡……然後晚上時間他不知道會做什麼?席爾斯雖然不想讓人知道提米的生活作息,只是自己沒有辦法一直監視著他——密道還沒打造好,還是麻煩阿薩……不對,他去送信了還沒回來,叫葛瑞多盯著提米一點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