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23

 在看過皮雪林宮的建築平面圖之後,席爾斯決定要打造很多監視提米的密道。只有這樣才能瞭解提米平常在做什麼吧?席爾斯非常肯定克莉絲汀一定會借他那幾個工程師,既然都借來了,那麼不好好利用一下那就說不過去了。
 
莫魯或許知道皮雪林宮的密道存在,席爾斯不喜歡那種被人握著把柄的感覺,他在原有的密道上面又設計了好幾條道路,連接著空的客房等等,也順便設計了露天浴池改造的樣式等等。
 
「呼啊——」席爾斯伸了個懶腰,聽到大廳的鐘聲響起,知道時間差不多了,便坐在沙發上假裝打盹。
「殿下?」過沒多久,提米輕輕的推開門,看到席爾斯在打瞌睡,便躡手躡腳的走到他身邊,試探性的又叫了一次:「殿下?」
「呼……」席爾斯只是撐著自己的臉,看起來睡得很不舒服的模樣,提米盡可能輕柔的把手上的毯子蓋在席爾斯身上,但席爾斯的臉卻偏偏在提米靠近他的時候滑開,醒了過來。
「唔……」席爾斯「睡眼惺忪」的看著提米,提米緊張的看著他,怕被責罵,不過席爾斯只是懶洋洋的往提米身上靠,提米一震,不知道該怎麼辦,還是席爾斯提醒他:「床鋪好了嗎?」
「好、好了殿下。」席爾斯說話的氣息吐在頸邊,提米覺得很癢,可是他不敢躲開,「……回房。」
 
「是、是的。」提米猶豫了一下,先把毯子蓋在席爾斯肩上,接著才抱著他站起,只是由於兩人是面對面的擁抱,這樣走路勢必有個人是倒著走的。
「…………」不可能讓席爾斯倒著走,可是如果是自己倒著走的話看不見路啊!提米最後選擇橫向移動,席爾斯暗暗覺得好笑,又假借伸懶腰的動作趴到提米背上去,這樣一來就比較好行走了。
 
「殿下,我背您回房?」提米微微蹲下,但是身後的席爾斯也跟著蹲下,當他站起,席爾斯又跟著站起,就像個牛皮糖似的黏在他身後,完全沒有要讓提米背的意思。
席爾斯只是用臉蹭了蹭提米的耳朵,要他往前走,提米無奈,只好用這奇怪的姿勢帶著席爾斯回他的房間。
 
「殿下,到了。」提米走到床邊,又發現了另一個問題:他沒辦法把席爾斯放下。
「……嗯。」席爾斯不動,提米看著床舖,伸手往後摸了摸,想把席爾斯轉移到前面來,好讓他躺在床上,但是他被席爾斯的腰帶刮到手,這才想到應該幫他更衣?
於是提米帶著席爾斯移動到衣櫃前,席爾斯在他挑選睡衣的時候將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在提米背上,害他一個踉蹌,差點就栽在衣櫃裡;提米後來只好一手扶著席爾斯的腰,另一手拿著睡袍,又回到床前。
 
「殿下我幫您更衣?」這次席爾斯總算沒有黏在提米的背上了,他像夢遊一樣站著,讓提米換上睡袍,提米怕他跌倒,牽著他的手引導他到床邊;等衣服換好,席爾斯像是沒看到提米一樣,整個人直接往床上撲,把提米一併撲倒了。
「欸?欸?」現在是怎麼回事?提米眨眨眼,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席爾斯,覺得有點尷尬,想離開,可是這種姿勢他根本無法動彈啊!
 
提米勉強伸手搆到棉被,蓋在席爾斯身上,想等他睡著,翻身了,就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間。不過席爾斯覺得睡得不舒服,他一邊踢掉提米的鞋子,一邊抱著他往床的中間移動。
「殿下!」提米終於發現席爾斯要抱著他睡覺的事實,他掙扎著,卻換來席斯不滿的一句:「閉嘴。」
「…………」被罵了。可是這樣躺在殿下的床上不符合禮節啊!提米努力的想睜開眼保持清醒,只是今天他點了蘭卡給的薰香,淡淡的檸檬香味非常的安定心神,再加上自己的睡覺時間也到了,提米實在克制不了自己的睡意,先睡一下下……應該沒關係的吧?
 

 
「你竟然敢睡在殿下的床上!」提米被一聲嚴厲的斥責嚇醒,他驚坐起來,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睡在席爾斯的床上。
「對不起!」提米慌慌張張的尋找著自己的衣服,而前來更換床單的女僕很不客氣的直接把衣服丟在提米臉上,提米手忙腳亂的穿上去之後連忙退出房間。他先花了點時間漱洗之後確認席爾斯的位置,然後端著早餐的藥過去給他。
 
「醒了?」席爾斯露出親切的微笑,提米不敢去看他的笑容,只是低著頭應了聲,然後把藥端過去。
「很燙。」席爾斯淡淡地說,要看提米的反應。
「對、對不起!」真是!果然不能鬆懈!先是睡在殿下的床上,接下來又沒顧慮到湯藥的溫度。提米舀了一匙,小心的吹涼,送到席爾斯嘴邊。
 
「早餐吃過了嗎?」席爾斯知道這時間女僕們正在打掃,八成在他的房間內見到了提米。看提米那悶悶不樂的樣子就知道他被罵了,待會兒自己再過去替他出氣。席爾斯是故意讓提米睡在他的床上的,他要讓這些下人們知道他和提米的關係——雖然提米似乎沒有自覺。
提米搖搖頭,席爾斯揮手要他退下,讓他今天沒有吩咐都不用過來。提米摸摸鼻子,離開席爾斯的書房。
 
席爾斯一邊畫著設計圖,一邊把莫魯叫過來詢問皮雪林宮的狀況,還厲聲斥責他不該亂動他房裡的「東西」,莫魯明白了他在指提米——女僕們已經跟他回報過情況了——彎腰敬禮表示知道,一邊暗暗看不起提米這種靠著身體來獲取地位的人。
 

 
提米覺得皮雪林宮的人都很不友善,看著他的眼神都很奇怪;提米知道那種眼神叫做鄙視,因為他在皇宮的時候也被某些來參訪的貴族們那樣看過。只是大家都是僕役,為什麼他們要用那種眼神看待自己呢?
 
提米想不透,他鬱悶的跑去找蘭卡想問清楚。
蘭卡正在他的庭院裡忙著栽種植物,提米見狀,好奇的湊了過去。
「我可以幫忙嗎?」提米不想和那些不友善的僕役們一起工作,而席爾斯那邊又說沒吩咐不用過去,導致他現在無事可做,閒得發慌。
 
「好啊。」蘭卡指著一旁的地,要提米幫他挖出坑洞,然後再把幼苗放進去。
「這是什麼?」提米一邊將幼苗放進洞裡,讓它保持直立,一邊將土覆蓋上去。
「薰衣草。」這裡的市集有很多香草,蘭卡買了一點回來看看能不能種活,如果可以,以後他要製作薰香也比較方便,不用整天出去採買材料。
「這樣養得活嗎?」現在是冬天,提米很怕這些幼苗會冷死。
「還沒呢。」蘭卡指著一旁的材料,要提米協助他搭起一個棚架替薰衣草遮風,「這裡沒有北方那麼冷,應該可以吧?」在加上這裡的水是溫泉,比一般的區域還暖和,很適合栽種植物。
「嗯!」
 
薰衣草種完,提米扶著蘭卡進入他的屋子。蘭卡看出提米有心事,也不催,只是泡了一杯茶給提米,等他自己開口。
「蘭卡……我好像被討厭了。」過了一會兒,提米悶悶不樂的說著。
「為什麼?」才來這裡沒幾天,提米那麼快就被排擠?蘭卡挑眉,心想自己是不是該利用一下自己的地位去干涉僕人之間的相處情況?
「大概是我不小心睡在殿下的床上吧……」提米想來想去,也只有這件事。
這裡的僕役除了莫魯,其他人他都還不知道名字,而今天早上斥責他的那個女僕在回到休息區的時候一定會跟其他的人說,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很快的全部的人都會知道他犯下了這個錯誤。
 
「蘭卡,我會被送到懲戒處嗎?」提米小時候因為偷吃廚房的東西,被梅拉普送過去一次,那次雖然只打了他兩鞭,可是讓他痛得好久不能正常工作。
提米看起來快要哭了,蘭卡溫柔的揉了揉他的頭髮:「這裡沒有懲戒處。」
「可是、可是……」明明知道犯了錯卻沒被懲罰,怪不得會被人看不起了。提米就算想解釋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因為他的確是睡在席爾斯的床上,毫無辯解的餘地。
 
「席爾斯沒說什麼就沒事。」蘭卡大概知道是席爾斯搞的鬼:昨天提米才過來拿薰香,今天就發生這種事?那薰香一點上,連大象都會睡著,提米這種完全沒有抗藥性的人怎麼可能保持清醒?蘭卡為了讓提米不再胡思亂想,起身要到後頭的廚房準備中餐,問提米要不要留下來吃?
「啊、啊!」自己應該要給殿下送飯的!這邊聽不到鐘聲,差點就忘了這件事!提米從椅子上彈坐起來,蘭卡擺擺手,要他坐下,「席爾斯那邊……」蘭卡瞥了一眼窗外那有點眼熟的黑色人影,「有人會去照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