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20

 到了進宮那天,提米很興奮,而席爾斯則是百感交集。這個他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地方,以後就再也不是他的家了,他會被分封到哪裡去完全看克莉絲汀的心情,而提米則是罕見的向他提出了要求:「殿下……等一下、等一下我可以去找梅拉普嗎?」
 
這次和他見面之後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提米先前是不想跟著席爾斯沒錯,但後來看到他命危的樣子動了惻隱之心,心想至少把他照顧到內傷痊癒再離開吧?不然蘭卡走路那麼不方便,每次都要麻煩蘭卡過來替殿下換藥那也太麻煩了!
 
「嗯。」在皇宮裡能有個掛念的人嗎?席爾斯看著外頭歡慶的隊伍,微微嘆了口氣,有點羨慕提米能夠不用心機、單純的和人交往。
馬車很快就到了皇宮內,席爾斯一行人下車就被禮官引導至廣場去,那裡已經來了很多賓客,分為觀禮和受封的兩區。席爾斯因為是克莉絲汀的哥哥,所以坐在最前面的位置,提米雖然是席爾斯的僕役,但是他也要被受封,於是被引至另一個座位,而不是站在旁邊觀禮。
 
提米很少見到這樣的大場面,就算有這種場面也不是他該來的地方——他是在典禮開始之前就要把會場佈置好的人,而不是參加典禮的那個。他緊張的手心冒汗,不斷的四處張望,希望能夠看到自己認識的人。但是每個管家都穿著十分正式的衣服,板著臉孔,恭敬的引導賓客入座,提米一時之間也不太能確定哪個是梅拉普。
 
「喂,沒事吧?」阿薩奇坐在提米旁邊,看他又快要過度換氣的模樣,掐了他的手臂一把,提米因為疼痛而回到現實,他在大腿上擦著手汗,小聲的問道:「受封是怎樣啊?」
「聽陛下唸完祝詞,然後宣誓,差不多就是那麼一回事吧?」阿薩奇回想起他十七歲那年正式受封為騎士的時光,不禁有點走神,提米看到他的模樣以為宣誓的誓詞很長,又緊張的直冒汗。
「咳!」阿薩奇回過神來,拍拍提米,要他照著之前彩排的那樣就好了,剩的禮官會引導他。
「……好。」提米還是很緊張。
 
接著,號角響起,全部的人都站起來迎接女王陛下。克莉絲汀面帶微笑,對著所有的人點頭,緩緩的從皇宮裡頭走出來;他穿著一套金色滾白邊的禮服,剪裁適當的襯托出他優雅的身段以及美麗,但又不會流於俗艷。
 
克莉絲汀走向中間的王座,沒有坐下,而是先環顧了在場所有的人,讓每個人都覺得女王陛下正在看著自己之後,才開始說話。他先是說了一段感謝大家以及激勵士氣的演講,接下來就是受封的時間了。
 
一旁的司儀朗誦著各個有功的人,席爾斯被封為紫荊親王,克莉絲汀把位在東方的皮雪林宮給了他,席爾斯頂著他俐落的短髮,在克莉絲汀面前恭敬地單膝跪下,讓克莉絲汀將劍點在他的肩上,然後把勳章別在他的胸口,還給了他一條紅緞帶斜掛在肩上。
 
然後是阿薩奇等人受封,提米這才發現他們早就是騎士了!現在只是追加勳章給他們而已,連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蘭卡都有山櫻草騎士的稱號,讓提米覺得非常自卑——自己什麼都不是還坐在這裡!
「提米.席爾斯.瑟里耶索林。」當這個名字被唸出來的時候每個人都愣了一下,包含提米自己。他還沒適應他那一長串的名字,而克莉絲汀聽到這名字則是笑了笑,往席爾斯的所在位置看去。
禮官引導著提米走到定點位置,還特別叮嚀他單膝跪下就可以了,不用整個人趴下去。
 
提米克制著自己想對尊貴的女王五體投地的衝動,顫抖著跪下,一隻手放在胸前行禮,克莉絲汀說了什麼提米不知道,他緊張的腦中一片空白,一直到禮官暗示他起來,讓克莉絲汀別上勳章之後把他帶回座位他才開始正常呼吸。
「恭喜。」蘭卡對著提米微笑,提米僵硬又恍惚的點了個頭回禮,接著司儀又喊了提米的名字,提米嚇了一跳,正準備衝出去時被一旁的阿薩奇攔下,這才發現克莉絲汀給了提米一座葡萄園!
 
「…………」剛才司儀說了什麼?提米還沒從女王親手替他別勳章的震驚當中回神,只發現大家都在替他鼓掌,他不知所措的傻笑回應。而席爾斯聽到這個獎賞則是覺得有根刺卡在他的胸口一般難受,但是他也不能怪克莉絲汀讓提米脫離奴隸這個階層,那是提米應得的,只是這樣還有辦法把提米留在他身邊嗎?
 
分封完畢,接下來皇宮裡面擺出了餐點,讓賓客們可以享用。蘭卡似乎很習慣這種場面,他自得的和人說話,而阿薩奇則是很快的回到席爾斯身邊進行護衛,至於提米,他則是溜到後面去找亞力克他們。
 
「恭喜!」亞力克不用在會場幫忙,他看到提米時臉上都笑得開花了,提米也很開心能夠再見到他,還有潘尼大叔、蒂安、桑頓等人也都抽空跑來跟提米祝賀,亞力克本來提議要找點酒來替提米慶祝一下,不過席爾斯那邊在呼喚提米了,他不趕快回去不行。
「記得寫信給我們啊提米!」這次回皇宮沒有看到梅普拉讓提米有點失望,不過他和潘尼大叔學到了怎麼寫信的方法,以後也可以常常寫信回來,讓提米覺得心裡好過了一點。
 
席爾斯當然看到了提米離開會場,他心中嘆了口氣,因為他無法打入提米的圈子,像他的朋友一樣跟他有說有笑。席爾斯用身上還有傷的藉口推拒了所有的邀約,連香檳也沒有喝幾口就打算回去。
「殿下,是回理瓦多還是去皮雪林宮?」駕車的葛瑞問道。
「理瓦多。準備好了再過去。」東方嗎?就希望氣候不要太冷。
 

 
又要搬家了。
皮雪林宮無論對提米還是席爾斯來說都是個陌生的地方,不過對席爾斯來說,住在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因為他為了管理生意上的事經常到處跑,但是對提米來說,一個陌生的環境就足以造成恐慌了。
「蘭卡你也會過去嗎?」認識很久的亞力克還是待在皇宮裡面,看來是不太可能再跟他一起工作了,而在理瓦多認識的幾名僕役都是理瓦多公爵的人,也不可能跟著來到皮雪林宮,提米只好把希望寄放在一直照顧席爾斯的蘭卡身上。
 
「會呀。」蘭卡其實不用像阿薩奇一樣整天待在席爾斯身邊,不過他也是席爾斯的屬下,必須跟著移動。當然,他要辭掉這個職位也不是不行,只是他最近在研究草藥,而聽說皮雪林那裡有很多賣草藥的市集,對於他的研究很有幫助,所以他也跟著過去了。
「呼……」提米鬆了口氣。至少還有蘭卡跟阿薩奇兩個認識的人,其他像是葛瑞還是提米叫不出名字的騎士也會跟著去,只是他們不常過來跟席爾斯講話,提米遇到他們的機率沒有蘭卡和阿薩奇那麼高。
「呵呵。你在緊張嗎?」蘭卡知道提米是個容易緊張的人,在端了席爾斯的藥給他之後還另外給了他一杯茶,「喝下去會好一點。」
「謝謝。」提米知道蘭卡在安撫他,喝完茶後對他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接著就匆匆忙忙的端藥跑走了。
 
而席爾斯這邊則是非常介意那個葡萄園的位置。
提米如果真的要離開皮雪林,去那個……叫波什麼爾的葡萄園的話,自己會讓他離開嗎?在受封結束後席爾斯問了自己這個問題很多次,不過答案都是否定的!但是如果是蘭卡或是阿薩奇,他會大方的讓他們去自己的領地,為什麼提米不一樣呢?
……大概是被他服侍習慣了,不能沒有他吧?席爾斯對於自己這種想法感到非常焦躁,明明還可以培養出一群屬於自己的僕人,為什麼非提米不可?席爾斯看到離開的提米後頸那隱約露出來的刺青,更是想把他關起來據為己有。
 
席爾斯這才發現他最近對提米的衝動從下半身的性慾移轉到精神層面,他現在沒有看著提米的睡臉會睡不著;在理瓦多的時候提米為了就近照顧他,都是睡在他身旁的沙發上,席爾斯聽著他的呼吸聲才能夠安心入眠。
自己真的那麼怕孤單嗎?席爾斯抹抹臉,一旁的提米以為他又不舒服了,擔心的看著他,他擺擺手,要提米先上車鋪好毯子,接著自己才跟著上車。
 
皮雪林宮原先的主人已經過世很久,但由於老國王生病了,也沒辦法指定接管的人手,於是就一直這麼空著。
席爾斯一想到那裡可能髒亂不堪就覺得頭痛,他讓阿薩奇先帶著一批人過去整理也不知道整理的怎麼樣?阿薩奇不是專職的管家,肯定不能顧慮到一些小細節吧?
 
「喀噠……喀噠……」提米趴在馬車的窗戶上,瞪大著眼睛看窗外的風景,席爾斯看著他的背影,猜不透他的想法。
車程會花掉一整天的時間,席爾斯覺得有點胸悶,便要提米幫他揉揉。
「殿下,很難受嗎?」提米先把藥膏在自己的手上焐熱了之後才推到席爾斯的胸口上,當接近那條猙獰的疤痕的時候就小心翼翼的繞開,然後用食指盡可能的把藥膏抹在附近,然後用手掌替席爾斯揉著胸口。
 
「把藥膏抹上去。」記得蘭卡說這藥膏也有生肌的作用,現在傷口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正是發癢的時期,席爾斯想抓又會痛,只能靠輕拍來止癢。
「…………」提米看看疤痕,又抬頭看看他,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席爾斯嘆了口氣,自己拿過藥膏,揉著胸口,提米知道這是嫌棄他做的不夠好,默默的退開準備挨罵。
 
席爾斯知道提米被自己那時候渾身是血的模樣嚇到了,看到這條疤痕就會想到那時候和拉斯塔對決的場景,所以在害怕。席爾斯不禁瞇了瞇眼,又開始憎恨起拉斯塔:誰允許你讓我的僕役害怕的?
但是提米不知道席爾斯在想什麼,只看到他的臉色不佳,繃緊了皮,低聲道:「……殿下對不起。」
 
「嗯?」席爾斯回過神來,發現提米雖然是坐著,但是他的腰彎的跟趴在地上沒兩樣,挑眉,「為什麼道歉?」這個僕役不管大事小事都會道歉,席爾斯已經搞不清楚提米是真的做錯了,還是只是反射性的在道歉?
「我……那個……」提米吞吞吐吐的,怕自己回答的不對:「沒幫您抹好藥。」
「嗯。」席爾斯抓著提米已經沾到藥膏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接下來調整抱枕的位置,懶洋洋的躺下,「幫我揉揉。」
「……遵命。」提米看不出席爾斯到底有沒有生氣,他動作輕柔的揉著席爾斯的胸口,搔得席爾斯心癢難耐,只覺得有股熱流直往小腹去。
 
「好了。」再揉下去他真的會直接在馬車裡上了提米,但是他一看到提米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就覺得揪心,好像什麼事都是他的錯一樣。
「嗯。」提米替席爾斯拉了拉毯子,還把暖爐推近了一點,然後安安靜靜的坐在一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