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19

 接下來的日子都在全國通緝拉斯塔的氣氛當中度過。席爾斯聽到哪裡似乎傳來拉斯塔的消息就會有一群人追過去時不禁冷笑:換你了吧?拉斯塔。
被追捕的日子不好過席爾斯知道,也因此更加珍惜能夠安逸的躺在床上的時間;只是現在不能盡情的泡澡讓他很鬱悶,在提米某一次的擦澡之後席爾斯跟站在一旁彙報的阿薩奇要了劍,阿薩奇滿臉狐疑的解下佩劍,遞了過去。
 
「殿下!」劍鏘哴一聲出鞘,阿薩奇和提米都驚慌了一下,一個是不知道席爾斯在想什麼不敢奪劍,而另一個則是動作太慢沒能阻止席爾斯的動作,「唰」的一聲,席爾斯的長髮被他自己俐落的削掉,阿薩奇明白席爾斯的舉動後,非常無奈的收回佩劍,說道:「殿下,理瓦多公爵府上有很不錯的理髮師。」
 
「嗯。」席爾斯應了聲,躺回床上,閉上眼睛不再回應,阿薩奇摸摸鼻子,離開,而提米則是被席爾斯幾乎是往自己脖子上抹劍的動作嚇到了,他愣愣地看著地上烏黑,但是失去生命力的長髮,用帶著點哭腔的聲音呢喃著:「頭髮……頭髮……」
 
「處理掉吧。」既然不能洗頭,那就剪短頭髮會清爽一點。席爾斯原本以為接下來會吸入提米掃地時揚起的灰塵,卻發現提米並沒有拿掃把進來,而是用一種虔誠的態度蹲在地上,一絲一絲的拾起他的斷髮,並且非常謹慎的找了條方巾將頭髮包裹起來。
「殿下……」提米可憐兮兮的拿著包著頭髮的方巾,看起來快哭了,席爾斯略感詫異,也不怕提米會不會利用他的斷髮去施行黑魔法,只是揮揮手要提米離開,默許了他拿走斷髮的行為。
 

 
拉斯塔最後失去蹤跡,而他的騎士——或者說傭兵們在沒有了主人之後也很快的倒戈,被納入軍隊當中,少數幾個死忠不願投降的人則是被關起來,克莉絲汀沒有殺他們,好展現他仁慈的一面。
 
席爾斯的身份不再是個王子了,而他未來的頭銜則由克莉絲汀決定。既然不是王子,那就不能住在皇宮當中,在決定他的身份之前他只能寄住在理瓦多公爵府上。
 
「提米,你叫什麼名字?」席爾斯的傷勢好了很多,克莉絲汀特別等到他的狀況比較好了之後才舉行即位典禮,看來這個妹妹打算在即位典禮上替他洗刷之前的污名吧?而提米因為護主有功,也一併受邀參加,成為克莉絲汀即位後第一批被授勛的人。
 
「…………」提米舉起手來讓裁縫量尺寸,聽到這問題愣住,不懂席爾斯怎麼會這麼問?而席爾斯只是看著他,要他回答,提米只好硬著頭皮回答:「……提米。」
「提米什麼?」席爾斯也在丈量衣服尺寸,要參加女王的即位典禮可不能穿舊的衣服過去呢!
什麼什麼?提米不懂,只是呆呆的看著席爾斯,席爾斯見到提米那副傻樣,嘆了口氣,補充道:「姓氏,你的姓氏。典禮上司儀要朗讀全名。」
姓氏?梅拉普沒和他說啊!這很重要嗎?提米歪著頭想了老半天,還是想不出答案:「啟稟殿下……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怎麼會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姓氏?這下換席爾斯愣住;提米很不好意思的抓抓頭,手卻被裁縫拍掉,要他站直,提米只好維持僵硬的姿勢回答:「呃、那個……或許跟梅拉普一樣?」自己是他撿來的,那應該跟著他的姓吧?
「或許?你怎麼會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弗雷德家族的人?」席爾斯皺眉,提米聽到他降八度的語調,以為自己惹惱席爾斯了,連忙道歉:「對、對不起!殿下!我、我……」提米被席爾斯的藍色眼睛盯著看就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只好低下頭去避開席爾斯疑問的視線,小聲的說道:「……是他撿來的。他沒帶我回去過,所以、所以……」
 
「…………」原來如此。看來梅拉普也沒打算給提米一個身份,就只是把他撫養長大而已,「那你以後叫提米.席爾斯.瑟里耶索林。」
「殿下,等、等一下!」提米被這一大串字繞暈了,根本記不住席爾斯剛剛說了什麼,只聽到殿下的名字和一個很拗口的單字,「……什麼什麼林?」
「跟我同姓氏就對了。」席爾斯站久了覺得有點累,擺擺手要女僕們去拿湯藥過來,然後愜意的坐在沙發上享受著冬天的陽光。
 
提米理解那串字的含意之後先是呆了三秒,後來才反應過來王子殿下賞賜姓氏給他!而且還是皇家姓氏!他興奮的紅了臉,想跪下去道謝,卻被席爾斯用腳尖踢了一下,「端藥過來。」這小子,跟著自己也有一個多月了,怎麼還老是愛往地上趴?
 
提米難掩臉上的興奮之情,端著藥一口一口的餵席爾斯喝下之後喜孜孜的離去。
他喜悅的表情都被席爾斯看在眼裡,讓席爾斯覺得有點焦躁:他忽然發現他很喜歡看提米高興的樣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看見提米微笑心情就跟著好了起來,可是又不知道在什麼情況下提米才會高興?
 
席爾斯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根本一點都不瞭解提米,就算要送禮物讓他開心也不知道該送什麼……阿薩奇和蘭卡到底喜不喜歡他送的東西席爾斯其實也沒那麼肯定,因為他們不是屬於需要調查的對象,所以席爾斯是憑著直覺賞賜的。
 
提米在自己削掉頭髮那時用一種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著他,連後來請理髮師過來替他修剪頭髮,提米的表情也是痛得彷彿那剪刀剪在他的神經上一般難受,除此之外,席爾斯看到提米大部分的情緒似乎都是恐懼?
 
……為什麼自己會開始考慮這種問題?席爾斯抹臉。他接過提米拿來的熱水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熱敷。其實外傷沒有很嚴重,胸前的傷口在蘭卡的縫合之後癒合得很快,但不免留下疤痕,而肩膀因為摔下馬有點脫臼,在蘭卡接回去之後也不怎麼礙事,比較麻煩的反而是內傷,要花很多時間調養。
 
「去趴著。」席爾斯要提米趴在另一張沙發上,要將熱水袋放在他的背上。提米背上那瘀青的程度讓席爾斯又把拉斯塔的仇恨增添了一筆:居然敢這樣動他的人?提米不知道什麼原因不讓蘭卡幫他推拿背上的瘀青,只好靠每天的熱敷來消腫。
提米這次不聽話了,他沒有照著席爾斯的指令做,只是把熱水袋牢牢的按在席爾斯肩上,並恭敬的說道:「殿下,我過一陣子再來取熱水袋。」
 
……席爾斯以為自己跟提米近一點了,但提米似乎從骨子裡就怕著他,除了換藥或是擦背等動作之外都不肯和他多有接觸。先前因為傷口的疼痛席爾斯沒想對提米做什麼,但現在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每次提米替他擦澡的時候席爾斯都會很想撲倒他,只是他不想嚇到他。
 
席爾斯嘆了口氣,他發現輔佐克莉絲汀即位之後自己似乎沒什麼事可以做,老是在想雞毛蒜皮的問題,不過拉斯塔留下來的眾多皇家產業還等著他去管理呢!糾結於這種小事可不是他的作風!他叫了阿薩奇過來,讓他去聯絡各個處所,先整理一份帳務報表出來再說……剩的,他還有很多時間慢慢處理。


--

雖然根據wiki說,英國女王根本不需要姓氏,不過這是個架空的國家就(ry)
啊然後我數過了,現在大概是全文第7萬9千字的地方,要在第11萬字的時候席爾斯才會跟提米H.......(咳血)
所以等那次H之後再開始收費好了XDDD←到底怎麼設定故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