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18

 ……成功了。
這是席爾斯睜開眼第一秒的反應。
他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到胸前傷口緊繃的疼痛,他有種心安的感覺,因為抵達理瓦多獲救,代表接下來都會按照克莉絲汀的計畫走,自己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席爾斯緩緩吐出那口氣,忍著胸口的痛,撐起上半身,他覺得頭還有點暈,而自己的左手牽著一條軟管,連接一旁的點滴,正在輸入營養藥劑給他,提米趴在他的床邊,睡得很熟。
席爾斯看著提米的睡臉,心中百感交集,他伸手抹去了提米嘴角流下來的口水,用拇指摩挲著提米的臉。
 
這個僕役最後居然從樹叢裡跳出來救他?席爾斯沒有想到。為什麼要救他?席爾斯知道自己對提米並沒有好到讓他甘願犧牲生命來拯救自己的程度,在理瓦多前的那段路時,提米不想騎馬他可以理解,畢竟這件事跟提米完全無關,就算他在中途跑掉席爾斯也是可以預料到的。
提米不是布萊克,也不是葛瑞,更不是阿薩奇……那為什麼在看到通緝令的之後還願意留在他身邊,甚至還替他牽制住拉斯塔、背著他跑到理瓦多?
 
被拉斯塔的劍劃過胸口的當下其實席爾斯是閉著眼睛的,怎麼樣都好,他不過是克莉絲汀的棋子,而且已經盡力了,他好想好想休息……是提米那聲快走才席爾斯恢復意識,燃起求生的欲望,跟著他走;途中席爾斯的意識開始渙散,也是提米的聲音讓他知道不能就這樣睡過去,必須撐到理瓦多公爵的援兵出來。
 
……為什麼?即使經過這樣的思緒剖析,席爾斯還是想不出提米救他的理由。席爾斯用手指輕輕梳著提米的頭髮,又軟又滑,不像逃命時那樣油膩膩的,看來他也得到了妥善的照顧吧?席爾斯想到提米被拉斯塔重擊了好幾下,不知道有沒有傷到骨頭?他伸手搖醒提米,提米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席爾斯半坐臥在他面前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大叫著跑出去,隨後蘭卡就進來了。
 
「你還真是命大啊。」蘭卡用針筒往點滴裡又加了幾種藥劑,掀開席爾斯胸口的紗布查看了一下傷口,說道:「很深,不過沒有傷到肺。」
席爾斯皺著眉頭讓蘭卡和提米扶起,拆掉包紮的繃帶。
「慢著。」動作大一點就會牽扯到傷口,席爾斯只好極為緩慢的向後靠著枕頭:「我想洗澡。」
 
「你不能碰水,只能擦澡。」蘭卡當然知道這個吩咐會讓席爾斯非常不滿,不過他可不想讓自己精心縫合的傷口還搞到發炎。提米很快的就拿了溫水和毛巾進來,低著頭默默的將毛巾沾溼,從席爾斯的小腿開始擦起。
「…………」席爾斯發現他身上什麼都沒穿,蘭卡知道他在想什麼,雙手一攤:「這樣比較方便。」
 
提米看來已經替席爾斯擦過很多次澡了,他熟練的抬起席爾斯的腿,目不斜視的擦著席爾斯的重要部位,然後是腹部、手臂,最後來到胸口。
「先擦背。」背上發癢,不知道是不是沒有更換床單的原因?提米臉上紅了紅,拿著毛巾在床邊轉來轉去的,不知道該用什麼角度替席爾斯擦背,席爾斯見狀,挑眉:「就跟之前一樣。」提米大概是顧慮到接下來的動作接近擁抱,所以不好意思吧?
 
「……好。」提米聽到這句話更尷尬了,因為席爾斯昏迷了好幾天,一直躺著,蘭卡又說不要碰到他的傷口,導致提米擦到席爾斯的上半身時都草草帶過。提米一手握著席爾斯的肩膀支撐他,另一手擦著他的背,而胸口的部份則是由蘭卡來處理,順便換藥。
 
「幫我叫阿薩奇過來。」好不容易擦完澡、重新包紮好傷口,席爾斯躺回床上,雖然他很想洗個頭,可是他的身體狀況實在是不允許。
「是、是。」蘭卡敷衍了幾聲,要提米幫忙他收拾,兩人一起出去了。
席爾斯看著理瓦多公爵的客房,忽然覺得能躺在床上睡覺是一件幸福的事……自己什麼時候連這種小小的事都可以深受感動了?席爾斯嘆了口氣,出了聲,讓候在外頭的阿薩奇進來。
 
「事情怎麼樣了?」如果克莉絲汀不能好好利用那張契約,那麼他的辛苦就白費了。不過有理瓦多公爵的支持,過沒多久,弗雷德、雷格夫等中立派系就會支持克莉絲汀,拉斯塔肯定沒料到克莉絲汀會這樣韜光養晦的取得王位吧?想到拉斯塔錯愕的表情席爾斯就想笑,不過他現在一笑胸口就痛,只好保持鎮定的聽著阿薩奇的報告。
 
「雷格夫將軍表態了。」阿薩奇也不用多說,理瓦多公爵協同皇家禁衛軍追捕拉斯塔、雷格夫將軍嚴厲譴責拉斯塔和辛莫克王國簽下契約的行為,表態支持克莉絲汀,而弗雷德家族或許會在克莉絲汀拿出先王的遺囑之後才表態支持……其他人看這兩大中立家族都表態了也會跟進,這一切……席爾斯早就計算好了,所以阿薩奇這一句話已經讓他充分瞭解目前的局勢。
「你辛苦了。」阿薩奇聽到這句話準備退下,席爾斯又把他叫住:「等情況穩定一點再替布萊克他們舉辦風光的葬禮。」
「……謝謝殿下。」阿薩奇低頭,忍住即將流下的淚水,離開房間。
 
席爾斯閉上眼睛,想好好睡一下,卻發現房間安靜得過份,他被自己的呼吸聲吵得不能入眠;他撐起身體,勉強搆到了安裝在一旁的呼叫鈴,呼叫管家進來。
進入房間的是提米,而不是理瓦多公爵的人,讓席爾斯微微感到意外,不過他對於這樣的安排也感到放心:在兵荒馬亂之後身邊能有個自己認識的人總是好過一切。
 
「殿下?」提米看起來不像以前那麼怕他,只是瞪著圓溜溜的眼睛,深怕席爾斯又有什麼突發狀況。
「……我餓了。」席爾斯只是想找個人陪,可是看提米殷切的希望他有什麼吩咐的樣子,席爾斯才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閒適的吃一頓飯了。提米點點頭,退下準備餐點,最後他端著一碗粥來到房間。
 
席爾斯本來想自己進食,不過提米自動自發的捧著碗,舀了一匙粥,吹涼,送到席爾斯嘴邊。
「…………」席爾斯愣住:上次被這樣餵食是幾歲?三歲?還是更小?席爾斯心中有股不明的情緒騷動著,他張口,想說些什麼,卻發現喉嚨乾啞的發不出任何聲音,而提米也就順著他張口的動作將粥餵了進去。
 
席爾斯後來才想到那種情緒叫尷尬,還夾雜著很多害羞。會把他當成小孩看待的人除了他母親以外就沒有其他人了,即使是保母也都是必恭必敬的替他穿衣服,不會用那種關切的眼神看著他。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席爾斯停頓了一會兒,看著提米連忙抬頭等著吩咐的模樣,問不出口,又或者說,他害怕聽到提米的答案。
最後他移轉話題:「……的背有沒有怎樣?」拉斯塔的力道不小,提米就算沒骨折還是會有瘀青的吧?
 
「沒、沒事。謝謝殿下關心。」提米沒想到尊貴的王子殿下居然會關心他,臉上紅了起來;他急匆匆的收拾空碗,服侍席爾斯漱口之後拿了他要的毯子,正準備替席爾斯蓋上時他卻搖頭,指著房間內的沙發,要提米帶著毯子過去睡。
「鈴太遠了。」提米愣了一下聽懂了席爾斯的意思,慌慌張張的道歉,扳著呼叫鈴,希望能調整位置,不過鈴是鑲嵌在牆壁上的,又豈會因為這樣移動?
既然鈴不能移動那提米只好調整沙發位置,讓自己離席爾斯近一些,方便他呼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