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17

 馬車不斷的前進,不知道要去哪裡。
又走了好一段路,隨著天色暗下,氣溫更是降低了;席爾斯抖了抖,伸手攬住提米的腰,讓他趴在自己身上,提米緊張的不敢妄動,任由席爾斯把手放進他的衣服裡。
「…………」席爾斯用提米的體溫暖手,提米被他冰冷的手指凍得直打哆嗦,但又不敢推開他,只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開口問道:「殿下……」
「嗯?」席爾斯的眼睛沒有睜開,「……我們要去哪裡?」
 
席爾斯沉默了很久,提米頭皮一麻,擔心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緊張的準備道歉,席爾斯這才緩緩開口:「安全的地方。」
「…………」問了等於沒問,提米輕輕地嘆了口氣。突然間,騎士猛地一勒馬,讓馬車停了下來。
「什麼事?」席爾斯皺眉,看趕車的騎士跳下馬車,蹲在地上不知道在觀察著什麼。
「啟稟殿下,前方有個死人。」
「哦?」席爾斯挑眉,冬天無家可歸,凍死在路旁的可憐人不是沒有,繞過去就是了?
 
「……被凌虐致死的死人。」
「…………」席爾斯皺著眉頭跳下馬車,也蹲在地上,翻開那名死者的衣服,看了看他的傷口,喃喃道:「……艾洛德。」
「殿下?」騎士又發現了什麼,拿給席爾斯看。是那枚他送給提米的戒指,為什麼會在這個死人身上?席爾斯拿起戒指,走到馬車旁,質問提米:「你把我的戒指給了別人?」
「沒……沒有!殿下,我真的沒有!」提米猛搖頭,席爾斯二話不說,拉著他下車,提米以為他會被懲罰,皺著一張臉不敢吭聲,席爾斯推了他一把,「那你看這是誰?」
 
提米知道席爾斯要他認屍,可是他怕見到血,只好勉強睜開眼睛,但一看到那被血染紅的雪地,就一陣反胃,轉過頭去乾嘔;最後還是騎士從死者的衣著認出他的身份:「殿下,這好像是旅館裡的人啊?」
「……旅館?」提米聽到關鍵字,忍著噁心的感覺,上前查看,「傑士納!」他不是先走了嗎?怎麼會死在這裡?
 
「嘖!」席爾斯瞇起眼睛查看著四周,接著催道:「快點上車,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遵命!」騎士明白席爾斯的話:死者的血還沒有完全乾涸,代表拉斯塔的人一定還在附近!布萊克的偽裝可能沒有成功。
提米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推上馬車,而原本還會讓馬匹保留體力的騎士彷彿發了瘋似的抽著馬,急速的奔馳讓本來就不是很穩固的車篷搖晃的很嚴重,提米緊張的抓著毯子,而席爾斯也沒時間去顧慮提米的感受,只是握著劍柄備戰。
 
「嘶——」趕車的騎士又是緊急勒馬,後頭有很多馬的聲音趕上來,還有咻咻的飛箭聲,提米知道追兵殺過來了,直接哭了出來,果然是帶來災厄的王子啊!而席爾斯則是露出意謂不明的冷笑:「終於來了嗎?」
「保護好殿下!」外頭的人大喊,提米認出那人的聲音,不禁瞪大了眼:原來阿薩奇一直跟著他們嗎?
 
「喔!」是眾多騎士回答的聲音,而趕車的那個騎士讓席爾斯和提米趴在車內,他好用盾牌護著他們。三個人才剛趴下,就一枝箭射入車篷內,插在行李上面。
「殿下沒事吧?」其中一個人大喊,刀劍相交的聲音掩蓋了回答,提米嚇得不敢亂動,外頭的戰況聽起來很激烈,射入車篷內的弓箭也越來越多,有的甚至點了火。
 
「走!」趕車的騎士看車篷撐不住了,一腳踹爛車篷的後座,用盾牌護著席爾斯準備逃離,但席爾斯手上卻拉著提米,騎士嘖了聲,要提米抱緊席爾斯,以減少露出來的體積,其他的騎士見狀,掩護著三人到別的地方去。
 
大夥兒且戰且退,最後躲在森林深處。一直到天完全黑了打鬥聲才停止。
阿薩奇渾身都是血,帶著搶救出來的乾糧,來到席爾斯的身邊:「殿下很抱歉,沒能殺死艾洛德。」
「嗯。」席爾斯口氣淡淡的,聽不出什麼情緒,他要阿薩奇放下乾糧,先去處理傷口,提米縮在一旁,看到騎士們都在互相包紮,自己好像也應該做點什麼?
 
他默默的找了幾根樹枝,串起乾糧,在火堆旁烤著;一聞到食物的味道大家都餓了,提米把乾糧遞給每個人,而騎士們則是想辦法煮化了一些雪來補充水分。
「布萊克那邊怎樣?」席爾斯問道,負責傳訊的騎士搖搖頭:「還沒傳來消息。」
「嘖!」誘敵的計畫失敗,讓艾洛德逃回去的意思是很快的就會有下一波攻擊。
眾人休息沒有多久,又要準備出發,對於要不要留下提米大夥兒意見不同,最後不知道是誰說了句理瓦多快到了,讓席爾斯決定帶著他走。
 

 
越接近理瓦多所遇到的攻擊就越多,讓席爾斯等人前進的路線越來越迂迴,也有很多騎士在路上受傷,甚至有的騎士在留下來殿後之後就再也沒追上來過了。
提米的反應就算再怎麼遲鈍也知道有人要阻止他們到理瓦多去,而席爾斯的表情則是從頭到尾都比冰雪還寒冷。
 
後來阿薩奇不知道從哪裡找了幾匹馬過來,提米看著阿薩奇交給他的韁繩,這才反應過來他也要騎馬!
「我…我……不會。」提米覺得很累了,想藉此脫隊,不要跟著走的時候,阿薩奇卻惡狠狠地罵道:「不會就學!你想死嗎?」
提米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著一路上只擔心王子殿下安危的阿薩奇竟然會兇他?阿薩奇目光凶狠的推著他:「快點!踩著馬鐙給我上去!」
 
提米被他的態度嚇到了,一副就要哭出來的模樣,席爾斯看不下去,嘖了聲,跳下馬來,一把摟著提米的腰,阿薩奇會意,協助席爾斯把提米推到另一匹馬上面,讓他和席爾斯共乘一騎。
提米緊張的抓著席爾斯的衣服,深怕自己會摔下去,席爾斯拉過提米的手,要他環住自己的腰,接著雙腿一夾,馬匹咻的像風一般飛奔出去,其他騎士也跟上,提米可以看到在雪霧濛濛的地平線上隱隱約約有個黑影,是理瓦多嗎?終於到了?
 
馬匹奔得很急,因為後方又有追兵過來了!嗖的一聲,一枝箭從提米的耳旁擦過,提米嚇傻了,而騎士們有的停下來反擊,有的舉起盾牌護著提米——正確來說是席爾斯的後背。席爾斯知道在這種寬廣的平原上奔跑非常容易成為狙擊的目標,於是縱馬朝一旁的森林奔去。
 
看著身旁騎士的馬一匹一匹的倒下,提米這才意識過來原來要自己跟著走的用途就是分散攻擊!他頭一次為自己卑賤的命運感到悲哀,但是他沒有時間哭泣了,他所能做的只有抱緊席爾斯,避免自己摔下馬去直接被馬踩死——又或者說,把自己當成席爾斯的盾牌,替他擋下從背後射過來的箭。
 
「咻——碰!」不知道誰放了個煙火出去,在這個煙火之後攻擊更是加劇了;有幾個衣著和阿薩奇他們明顯不同的騎士來到席爾斯身邊,提米發現自己居然可以把他們打鬥的動作看的十分的清楚:敵方的劍是如何砍過來,而阿薩奇是怎麼回擊,所有的一切都用慢動作在提米眼前上演。
騎士們受傷而濺出的鮮血畫了一個漂亮的弧線,滴在提米臉上,熱熱的,但是很快的就被馬匹狂奔帶來的冷風吹涼。席爾斯縱馬狂奔讓他束髮的髮帶鬆開,在提米眼中,席爾斯黑色的長髮像墨汁一樣溶在風中,鉤勒出美麗的線條,讓一切看起來那麼地不真實。
 
「嘶——」馬匹尖銳的悲鳴讓提米回過神來,因為席爾斯的緊急勒馬,讓馬匹整個人立起來,坐在後方的提米沒料到席爾斯會這麼駕馬,一時沒抓穩,摔下馬去;提米原以為席爾斯要用這種方式拋棄自己,卻發現有個巨大的陰影朝他覆蓋過來,提米嚇得連忙打滾,勉強避開了倒地的馬匹,他看到席爾斯跌在地上,想上前攙扶他,沒想到席爾斯卻奮力踹了他一腳,害他跌進一旁的樹叢裡。
 
「哼哼哼……」過沒多久,一個男人冷笑著,沙沙的踩著雪,從容不迫的接近席爾斯,提米從樹叢的縫隙中偷偷往外看去,發現是一個金髮的男子,他露出的笑容讓提米本能的感到不舒服,而席爾斯一手按著右肩,嘴角還帶著血,想必是受了傷。
 
「哼。」席爾斯冷哼一聲當作回應,他拾起對方拋過來的劍,用劍當作拐杖一般吃力的將自己撐起,並抓著劍柄,甩掉劍鞘,用劍尖指著那人的臉,喘著氣,臉上的髒汙和散亂的頭髮讓他看起來有點狼狽,但是席爾斯還是露出他身為王子才有的那份尊貴,高傲說道:「果然還是要親手解決我比較痛快是吧?我想想……『席爾斯拒捕,頑劣抵抗,不得不當場處決?』」
 
「啪!啪!啪!」男人拍著手,笑得更討人厭了,「真不虧是我的弟弟,跟蛔蟲一樣,把我的計畫都摸清楚了。」男人抽出他的佩劍,擺出架式,也不再廢話,大喝一聲就往席爾斯身上砍去,席爾斯看來有點虛弱的雙手持劍,勉強招架住男人的攻勢,讓躲在一旁的提米看得傻眼:弟弟?那男人叫席爾斯殿下弟弟?
 
提米往那發出狠戾氣息的男人臉上看去,發現他和傳說中親切和藹,被譽為有如太陽般燦爛的大王子實在有所出入!
雖然他有著一樣的金髮,不過據說見到受傷小動物都會帶回皇宮照料的溫柔王子會露出那麼可怕的笑容嗎?他雖然笑著,可是眼神死死盯著席爾斯,彷彿巴不得把他生吞活剝一般,帶著嗜血的獰笑,看得提米不禁膽寒。
 
由於席爾斯負傷,他在和拉斯塔的決鬥當中處於劣勢,提米著急的想幫忙,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幫——他根本就不懂打架!而他忽然懂得席爾斯踹他那腳的用意了:他不要提米在這裡礙事!提米著急的四處張望,卻看到阿薩奇等人被拉斯塔的騎士們牽制住了,無法顧及席爾斯這邊的狀況。
怎麼辦!怎麼辦!提米不斷地走來走去,希望自己能想出一點辦法。耳邊不斷傳來劍刃碰在一起的聲音,讓提米覺得頭皮發麻,提米雖然不懂劍術,但是用看的也知道這場對決席爾斯必敗無疑——他正在節節後退,無法反擊!提米知道再這樣拖下去席爾斯肯定會被殺死的!
 
「噗!」一聲悶響,席爾斯撐不住拉斯塔逼近的力道,跌坐在雪地上,倚著一棵倒在地上的枯木喘氣,而他的劍也被拉斯塔擊落,遠遠地踢開了;席爾斯努力的撐起上半身,用傲慢的眼神看著拉斯塔,他擦掉嘴角的血跡,喘了好幾口氣之後露出自負的冷笑,道:「恭喜啊,拉斯塔。」
「你……!」拉斯塔雖然獲勝,但是在他的臉上看不出喜悅,他最討厭席爾斯每次都用那種高高在上的眼神看著他,彷彿他只是一隻螻蟻一般的不值得一顧。
 
「受死吧!」拉斯塔說著,提起劍就往席爾斯的胸口刺去,而一旁的提米見狀,大驚,也沒想那麼多,整個人從樹叢裡飛撲出來,死死抱著拉斯塔的腰,大喊著:「殿下快走!」
「……!」拉斯塔沒料到樹叢裡會有席爾斯的人,嚇了一跳,他的那劍因為提米的動作而刺歪了,只有在席爾斯的胸口劃出一道很長的傷口,而沒能刺穿他的胸膛。
 
「快走啊殿下!」從席爾斯胸口冒出來的豔紅渲染了提米的視野,他雖然被拉斯塔用劍柄瘋狂敲擊著,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手,因為那樣席爾斯一定會死!他不能讓尊貴的王子被這個瘋狂的男人給殺死!
「呃!」拉斯塔擊中提米的後腰,他痛得鬆開了手,正打算再度撲上去時,阿薩奇趕到了,「你快帶著殿下走!」阿薩奇身上雖然也受了傷,但是沒有席爾斯那麼嚴重,更不用提他的劍術本來就比拉斯塔好很多,要拖延時間根本不是問題。
 
提米忍著痛爬到席爾斯身邊,拉著他的手環過自己的肩膀,勉強扶著他站起來,步履蹣跚的逃離拉斯塔所在的位置。
席爾斯的血不斷地滴落在雪地上,還滲進提米的衣服裡,讓提米知道原來血的溫度是這麼的高,燙得令人心慌。他可以感覺到席爾斯的手越來越冷,而步伐也越來越沉重,快要跟不上自己的腳步了;提米一咬牙,微微蹲下,把席爾斯過到自己的背上,這時候,後頭傳來腳步聲,有人追了上來,提米沒時間回頭看,他知道自己必須努力的往前跑,席爾斯才有獲救的機會;好在騎士們很快的從一旁奔來,替他擋下攻擊。
 
提米也不知道自己從哪來的力氣,他開始拔腿狂奔,希望能跑到一個有醫生的地方,救治席爾斯。
「殿下!你不能死啊!」提米可以感覺到席爾斯的體溫正隨著血液快速的流失,他的背上全部都是席爾斯的血,被風吹過之後寒冷的讓提米心臟一緊,忍不住哭了出來;席爾斯的生命正在隨著風逝去,提米抓不住;他拼命朝著地平線那個朦朧的黑影奔跑,希望那是一座城鎮,而且最好有醫生能夠拯救席爾斯。
前方來了一群人馬,提米也不管那到底是不是敵人,用盡力氣的大喊著:「救、救命!殿下快死了!救救他!」
來者很快的跳下馬,還有人拿出醫藥箱,提米知道得救了,整個人脫力昏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