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16

 房內到底發生什麼事沒有人曉得,提米怕席爾斯半夜又把他叫醒弄火盆,於是在睡前就替他先弄好,閃爍的火光讓席爾斯的表情看起來更加陰鬱,提米低著頭,沒發現席爾斯的目光都在他的腰臀一帶移動,他彎著腰,倒退著離開房間:「殿……」
席爾斯重重地咳了聲,提米一抖,最後又省略稱呼:「您請、呃……睡覺。我就在樓下。」
 
提米回到大廳,看著騎士們零零落落的走到二樓的房間休息,發現他們的人數少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守衛什麼的?算了,不管他,說不定只是先進了房間自己沒看到呢?提米到澡堂把供應熱水的水龍頭關緊,又巡視了一下有沒有遺落的髒毛巾,最後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呼……」能躺在自己的房間讓提米放鬆了不少。騎士們也看出尼爾的旅館人手不夠,不管是煮飯還是燒水都是自己來,讓尼爾覺得非常過意不去,但這讓提米輕鬆了許多。
阿薩奇也要提米別守夜,反正整棟旅館都是他們的人,半夜也不會有什麼需要,提米可以好好的睡一晚。提米接受了阿薩奇的好意。整天要提心吊膽的等著席爾斯的吩咐讓提米覺得很累,可以好好休息的話那就要趕快把握機會。
 
兩方相安無事的到了隔天早晨,騎士們還是不知道在忙碌什麼,在旅館內進進出出的,而席爾斯只有在用餐的時候會露面,到大廳拿走屬於他自己的那份餐點之後又躲回房間裡,阿薩奇偶爾會進入席爾斯的房間和他說話,提米、尼爾和多蘿三個人反而像是多出來的人一樣,無所事事的在一旁閒晃。
 
「提米,你去問問他們要不要換床單?」多蘿實在很不習慣其他人佔用著他的廚房,但是那群傭兵的氣勢不容他拒絕,多蘿只好不斷的重複折著床單來打發時間。
 
提米摸摸鼻子,走到其中一間房前面,很有禮貌的敲門,裡頭的騎士衣服解開兩個釦子,露出精壯的胸膛,他慵懶的斜倚著門,看著提米,很不客氣的問道:「幹嘛?」
「對不起!我、我只是想問你房間需不需要打掃?」
「不用不用!太乾淨我還住的不習慣呢哈哈!」那名騎士彷彿覺得提米在跟他開玩笑一般,拍了他一掌,提米踉蹌著倒退了兩步,向騎士點點頭,接著就要去敲隔壁的房間,那騎士又跟他說了:「我們的房間都不用整理,你們待在樓下就好。」
 
提米知道這是不要打擾的意思,於是灰溜溜的回到櫃台:「他們說房間不用打掃。」
「嗯……」尼爾摸著自己的短髭,覺得自己的旅館好像當成什麼總部在使用了?不過傭兵們又不是沒付錢,做生意的還是別管那麼多比較好。
 

 
席爾斯一行人只在旅館待了三天,他們最後住宿的那天晚上提米非常高興,他為了不讓自己露出急著想把他們送走的模樣,他躲到鍋爐室去,在爐火旁邊取暖。
「我們洗完澡了。」阿薩奇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到後頭來,提米急急忙忙的站起,阿薩奇皺眉,不讓提米對他行禮,「你也準備準備。」
「啊?」準備什麼?提米愣愣的看著阿薩奇,阿薩奇這才發現提米根本不知道自己也要跟著上路!他微微嘆了口氣,忽然欺近提米,提米嚇了一跳,正要後退,但是阿薩奇的動作更快,他伸手往提米的後頸捏了一下,提米暈了過去,裡頭的騎士看到阿薩奇抱著暈過去的提米回到大廳,也悄悄的對尼爾的房間放出煙霧。
 

 
「喀噠……喀噠……」規律的馬蹄聲讓提米悠悠地轉醒,他因為後頸的疼痛而嗚咽了聲,舉起手就要摸上自己的脖子,卻被人按住手臂:「風會跑進來。」
「嗚?」提米還迷迷糊糊的,他眨眨眼,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自己的眼睛聚焦,發現他靠在席爾斯肩上,兩人合蓋著一件毯子。
 
「…………」現在是怎麼回事?提米不懂。他乖巧的把手放回毯子裡,轉頭查看身周的環境:一個破舊的車篷,放著一包一包的行李,還有一把劍,前頭有個騎士趕著車,從髮色判斷應該不是阿薩奇;冷風不斷地灌進車篷裡,還夾帶著白色、冰涼的碎片。
 
「……雪?」提米看著那碎片落在毯子上,過沒多久就化為一灘水,發現是他想念很久的雪,自己正在前往皇宮的路上嗎?
想到要回皇宮提米心情很複雜,如果是他單獨自己一個人回去那麼他會很高興,可是現在的情況看來他不得不和席爾斯一起走,而且還直接變成他的活動暖爐。
 
「殿下,快到卡列城了。」前頭趕車的騎士說道。
「嗯。」席爾斯窸窸窣窣的從懷裡拿出一個錢袋,交給提米,「等一下你進城買乾糧,有多少買多少。」又從旁邊拿出幾個水袋:「裝滿。」
「…………」提米這時候才發現席爾斯的精神看起來不太好,他向來烏黑有光澤的頭髮也看起來有點毛躁,臉上更是沾到了髒汙而不自知,這和提米印象中總是神采煥發的王子殿下有所出入,看起來更像是……亡命之徒。
 
提米下意識的抖了抖,也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其他原因。騎士把車停在卡列城的郊區,距離城門還有好一段距離,提米不懂為什麼不在城門口放他下車?他摸摸鼻子,抓著席爾斯給他的斗篷,背起空的水袋,走向城門。
「幹什麼的?」門口的守衛擋住他,提米愣了愣,怯怯地舉著背上的水袋:「我、我來買點食物和水。」
 
或許是因為提米看起來很無辜的模樣,守衛沒有多問話,只是要他如果有看到公佈欄上的那個人,就來通知他們。
公佈欄?提米雖然想去看看那到底是誰,不過人生地不熟的,萬一在城裡迷路就尷尬了。提米拉低帽沿,先打開錢袋確定有多少錢之後,買了自己能夠負重的乾糧,然後再到水池旁裝了水。
 
他這樣大量購買糧食的舉動一度引起守衛的注意,提米直覺不能把真相告訴守衛,於是囁囁嚅嚅的說家裡的人要吃,守衛意外的沒再刁難他,只是拍拍他的肩,說什麼養家很辛苦之類的話語就放他走了。
 
「二王子殿下原來長這個模樣啊……」
「王子殿下居然做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情!」
「果然是帶來災厄的王子啊……」
 
提米在出城的時候看到一群人圍著一塊板子看,那應該就是公佈欄了吧?傳進他耳裡的流言蜚語讓他愣了愣,抬頭看見畫像,是個五官有點變形的席爾斯,不過他那頭烏黑的長髮和藍色的眼睛倒是畫得很逼真。
提米開始猶豫要不要回到馬車上?不過席爾斯派出來接應提米的騎士已經看到他了,對著他招手,提米只好硬著頭皮回去,將補給品都交給騎士。
 
「委屈殿下了。」買來的乾糧堆在車棚內,佔據了大部分的空間,騎士覺得不太好意思,可是又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堆放這些乾糧。
「沒事。」席爾斯往旁邊擠了擠,讓出一個位置給提米,提米雖然覺得很尷尬,可是又不得不上車,和席爾斯擠在一塊。
 
「……你看到了吧。」席爾斯遠遠的就看見提米在公佈欄前面停留了下,知道他已經看見通緝令了,提米嗯了聲,沉默不語,席爾斯也沒有再說話,騎士揮鞭趕車,劃破兩人之間沉默的氣氛。
 
走了好一段路,提米才從懷中拿出錢袋:「殿下。」
「嗯。」席爾斯接過,放進懷裡,提米看到他手上的戒指,想起自己還沒把那枚紅寶石戒指還他,於是在口袋裡摸了摸,卻只摸出那條斷掉的鍊子以及會發光的石頭而已。
「咦、咦?」提米慌了,戒指呢?難道口袋破洞了?他開始翻找著身上所有的口袋,卻找不著戒指。
 
「怎麼?」提米一直亂動讓毯子有了空隙,冷風一直灌入讓席爾斯覺得很冷。
「……戒指不見了。」提米不敢去看席爾斯的表情,只覺得周圍的空氣好像又下降了幾度,不禁打了個哆嗦。
席爾斯只是嘆了口氣,沒再多做回應。提米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來看他,發現他正在閉目養神,看起來完全不想理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