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15

 提米並不喜歡守著櫃台,因為那會害他睡不好。雖然通常夜裡都沒有什麼重大的事——每個房間門上都貼了個「廚房裡有水喝,廁所在澡堂外面,半夜不提供熱水以及餐點。人手不足,請多擔待。」的字條,所以大部分住宿的旅客都會自己解決問題,很少會有人到櫃台把他叫醒。
但是客滿的旅館就不一樣了,只要人一多起來,問題也就多了很多;總會有那麼幾個粗心的傢伙沒看到字條,到櫃台把好不容易睡著的提米叫醒,要他幫忙把水瓶裝滿之類的。
 
只是今晚也睡得太安穩了一點?提米揉揉眼睛,發現自己是平躺在床上而不是趴在櫃台!他嚇了一跳,以為是尼爾接替了他的位置,而自己睡過頭了!他急急忙忙的想下床,卻發現自己耳邊有個沉穩的呼吸聲,胸前還有隻不屬於他的手,那手指又白又長,看起來像是……
「……!」床本來就不寬,提米這樣一動,直接摔下床,還弄翻了已經熄滅很久的火盆。
「哐噹——」火盆翻倒後發出巨大的聲響,讓外頭守著的騎士連忙來敲門,提米緊張的縮在原地,看著席爾斯一臉惱怒的醒來。
「馮拉?裡面還好嗎?」
 
席爾斯在床上坐著好一會兒才完全清醒,他清了清喉嚨,回道:「沒事。你們先去用餐。」
「那您……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嗎?我去買?」
「不用。」席爾斯開始慢吞吞的披上外衣,提米本來想過去幫忙,但看到自己的手上沾到木炭餘灰,黑漆漆的,十分骯髒,連忙用手盡可能的抹起灰燼,裝進盆子裡,「我、我去打水給您洗臉。」
 
在席爾斯發脾氣之前提米就帶著盆子跑了。
他一進到廚房就看到多蘿正忙著準備早餐,他匆忙的漱洗一番,還來不及跟多蘿說早安又抓著毛巾跟水盆走到席爾斯的房門口。
「叩叩。」提米本來想打開門把毛巾丟進去就跑,不過隨即想到這樣非常失禮,萬一又惹惱席爾斯那他就完了!
「進來。」席爾斯穿上鞋子,抱著胸看提米低著頭端著水盆,不知所措的站在門口,他嘆了口氣,隨意指著桌子:「放那裡。再給我另一盆水。」提米唯唯諾諾的去了,席爾斯則是想著應該要去哪裡犒賞一下騎士們?連日的奔波最好的犒賞地點不是澡堂就是妓院,這個小鎮不知道有沒有喔?
 
「你們這裡有沒有『好玩』的地方?」提米送水進來時沒想到席爾斯會問他話,嚇得手一抖,讓水灑了出來,不過他隨身帶著抹布,很快的把桌子擦乾之後收走用過的髒水,保持著鞠躬的角度,一邊回答一邊後退:「有、有的。等……呃,吃飽我就帶您去。」雖然說席爾斯要提米直接稱呼他為席德,可是這種稱呼方式太過於親暱,讓提米覺得很奇怪,最後只好含糊帶過。
「…………」還沒問他第二句呢,他就跑了?有人這樣回話的嗎?席爾斯翻翻白眼,也不期待提米能聽懂他的問題,隨性的將頭髮紮起來後便走出房間。
 
大廳熙熙攘攘的很多人,席爾斯覺得被吵得有點頭痛,不過商人們都是今天要離開,也不知道是本能的想遠離危險還是阿薩奇給他們暗示過了?算了,不管他,反正這旅館的小老頭看起來就一副不管事的模樣,應該不會是拉斯塔的眼線,要提防的反而是那個做菜的女人。
 
提米在人群裡面穿梭,一下上菜一下收盤子的,非常忙碌。
等到他忙完,旅館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那女人和小老頭開始在二樓收床單,準備拿去洗,而提米則是低頭站在席爾斯面前,準備帶他出去。
「馮拉?」席爾斯要所有的騎士都跟他走,阿薩奇有點困惑的把旅館外的那幾個暗哨也叫了進來,尼爾和多蘿都是暗暗一驚:他們人數原來有這麼多!看來不是簡單的角色!
而提米因為知道席爾斯的真實身份,對於他帶出來的人數早就見怪不怪,他和從二樓欄杆張望的尼爾打招呼:「爺爺,我帶他們去小屋那邊喔!」
「好。」
 
商人們也是會召妓,提米雖然對於這檔子事不是很懂,但是也隱隱約約知道妓女就是用來洩慾用的,那麼多男人聚集在一起,如果不快點把他們帶到小屋那邊去,等一下說不定……提米惡寒的抖了抖,拉了拉身上的斗篷,領著席爾斯等人來到了小屋前。
 
「提米,你今天怎麼那麼早來!」老鴇看到提米帶著那麼多人來,樂呵呵的讓裡頭的妓女出來迎接,而席爾斯則是挑眉:提米怎麼會和這種地方混熟?騎士們都是一愣:雖然席爾斯會讓他們有自由時間去發洩一下,但可沒這樣大大方方的帶著他們來啊!提米心裡只想著趕快把這燙手山芋丟給老鴇去處理,自己好回旅館幫忙整理房間!
 
妓女們身上的庸俗的脂粉味讓席爾斯很不舒服,不過如果他現在掉頭就走,那騎士們一定沒人敢進去,於是他只好虛應了一番,要騎士們自己去玩,不用管他。
「那個……」提米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席爾斯才好,想了一下才接著說道:「祝您玩得愉快!我先回旅館了。」
 
……又是一溜煙的跑了。席爾斯嘆氣,一把推開一直黏上來用胸部蹭他的女人,要他乖乖倒酒就好。那妓女討了個沒趣,開始用餵水果的方式想挑逗席爾斯,席爾斯看到妓女唇上鮮艷的唇膏就本能覺得反胃,又推開他,把老鴇叫了過來,先替騎士們付了錢之後,很勉強的待在小屋裡等騎士們享樂結束。
 

 
提米把席爾斯領到小屋那邊之後鬆了口氣,希望他能帶著騎士們在那裡過夜,不要回來了!由於尼爾的旅館隔音並不好,所以尼爾不讓商人們把妓女帶回旅館,想召妓的人就由提米帶著去小屋那邊,也可以幫忙分擔一點住宿的旅客。
 
現在旅館是空的,提米也好進行大規模的打掃,尼爾和多蘿正忙著曬床單,而提米自己一個人打掃著所有的房間。
「呼!」提米擦擦汗,到廚房換了桶水,打算回到二樓繼續剛剛的工作,卻發現騎士們都回來了,他連忙放下水桶,乖乖的站在門口迎接他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提米覺得騎士們身上的殺氣沒有那麼重了?反倒是席爾斯看起來一臉不滿,難道是玩得不夠盡興?
 
「尼爾,下午有沒有點心呀?」一個騎士嚷嚷著,其他的騎士則是像一般粗漢一樣懶洋洋的抖著腳,聊著剛剛的妞兒有多騷之類的話題,不像昨天晚上那樣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提米摸不清這群騎士的想法,他只知道席爾斯氣勢洶洶的朝他走來,並一把將他拖進房裡。
 
「…………」提米嚇得差點哭出來,但是他知道席爾斯不喜歡聽到他的哭聲,只好硬把眼淚吞下去,哽咽的問道:「呃、嗯……那個、那個,您玩得不愉快嗎?」
這小子倒是看出自己的狀態?席爾斯挑眉,他俯視著幾乎快折成九十度的提米,想到之前進入他身體的美好,那股邪火「蹭」的就往下腹竄去,只是外頭那麼多人,在這房間內要了他難保他不會哭著跑出去求救?
 
雖然有欲望要解決,不過現在是必須保持低調的時候,席爾斯努力壓下想把提米按在床上狠幹一番的衝動,冷冷的說道:「他們很髒。」想到妓女們那過於妖艷的妝扮,席爾斯稍微退火了點,但眼前瑟瑟發抖的提米又讓他的衝動升起,席爾斯轉過身去,背對提米,不再看他,怕自己忍不住的話那場面會很難看。
 
「呃?」提米愣了一下,那些女人每天都香噴噴的啊?怎麼還會被嫌髒?提米可以感覺到席爾斯身周那竄起的慾火,他嚇得寒毛直豎,他知道自己最好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不然接下來遭殃的肯定是他。
「那我去……我去……找個乾淨的。」提米看準門口的位置,還不等席爾斯反應過來,很快的閃身出去。
 
尼爾跟多蘿正忙著給騎士們準備茶水,看到提米從房間出來,要他直接去街上買點心回來比較快,提米哭喪著臉,拉著尼爾到廚房去,猶豫不決的問道:「爺爺,那個、那個……」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席爾斯,尼爾知道當提米這種說話方式就是有求於他,也耐心的等提米想好措辭,「我是說、我可以讓他們過來嗎?有人……不太高興。」
「嗯?」尼爾大概猜出提米想表示什麼了,雖然那群傭兵看來很放鬆的休息著,但是沒有看到他們的團長,提米所說的那個人,應該就是團長吧?
如果在平常時候,尼爾不會答應這個要求,只是現在整棟旅館都被傭兵們包下了,他們應該是不會介意這種事,只是希望他們不要在大廳進行……
 
「爺爺,可以嗎?」提米看起來快哭了,尼爾慈祥的笑了笑,伸手揉亂提米的頭髮:「在房間裡的話沒關係。」
提米點點頭,很快的跑出去,來到妓女們的小屋前。
 
「唷?提米?你也想來玩嗎?我可以招待你一次唷!」老鴇用絲巾鉤著提米,提米連忙後退,擺擺手:「不是我不是我!」
老鴇看提米慌張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不要那麼緊張嘛!裡面的姊姊都很有經驗,會讓你很舒服的!」
 
「不是我啦!」提米真的快哭了,他躲開老鴇的糾纏,說出他的要求:「我、我想找個『乾淨』的,剛剛的、的……大人不太高興。」
「哦——」老鴇拖長了尾音,知道提米說的是誰。那俊俏的年輕人連碰都不碰雅緹,原來是不喜歡這種類型的啊!他妖嬈的笑著,掐了提米的臉蛋一把,扭著屁股進屋:「你還真識貨!」
 
「…………」提米不懂老鴇指的是什麼,只知道後來芮妮出來了;提米見到芮妮不同以往豔麗的打扮,看傻了眼,因為他看起來就像個鄰家女孩一般清純,稍微露出一點的鎖骨比直接露出半個胸部還性感,尤其是他的皮膚很白,露出的頸子到鎖骨這段線條像天鵝一般優美,非常漂亮,提米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芮妮看到他的模樣,笑了,用手指點著提米的鼻子,湊到他耳旁曖昧的說道:「真的不做一次試試?」
「我、我……」提米的緊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芮妮露出接客時的風騷笑容,像個大姊姊一般,主動拉著提米的手,在街上買了些點心之後往旅館的方向前進。
 
提米低著頭跟在芮妮身後,沒注意到芮妮接近旅館的時候又變了一個模樣,他怯生生的站在原地,提米不解的看著他,芮妮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讓提米又看傻了眼,而裡頭的騎士看到提米帶著女人回來,也知道是替席爾斯準備的,給了芮妮一個銀幣,指著席爾斯所在的房間,要他進去。
 
「提米……」芮妮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發出悲鳴,讓提米覺得自己帶他回來是不是反而害了他?席爾斯的粗暴提米不是沒有領教過,他伸手想拉住芮妮,但是一旁的騎士們卻半架著芮妮把他帶到席爾斯的房間去。
「…………」提米第一次覺得那麼內疚,尼爾拍拍他,要他繼續拖地。提米三步一回頭的看著席爾斯的房門,而一旁的騎士們也非常期待向來潔身自好的王子能讓這個妓女發出什麼聲音?
 
不過等了許久,房內並沒有傳出眾人所想的聲音,騎士們感到有點失望,而提米則是非常擔心芮妮的下場。
「碰!」突然,門猛地被打開,芮妮從裡頭跌了出來,衣著看起來還算整齊,只是因為跌倒的關係而露出了半邊肩膀,他一邊用手背抹著嘴,一邊撿起掉落的高跟鞋,套上,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罵道:「我呸!裝什麼清高!老娘肯和你玩就不錯了,誰稀罕你這個臭錢!」說著就把剛才騎士給他的銀幣往席爾斯臉上丟,然後提起自己的裙子,氣沖沖的蹬著高跟鞋,離開旅館。
 
「…………」每個人都愣住,尼爾第一個反應過來,連忙陪笑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鎮的人沒讀什麼書,說話比較難聽。要不我讓提米去港口那邊找幾個比較好的過來?」
「不用。」席爾斯的聲音從房內傳來,提米看不見他的表情,不過從他甩上門的舉動研判他非常生氣,提米覺得自己的頭皮發麻,而騎士們有點想笑又不敢笑出來,最後是阿薩奇開口把話題挑開:「葛瑞、布萊克,你們去買必需品,我們不會在這裡待很久,還有任務呢!」
「是!」聽到阿薩奇的命令,騎士們精神都來了,馬上著手準備接下來的工作,把席爾斯召妓卻被妓女辱罵這件事拋在腦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