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12

 「呼……」提米吐著白煙,揉著自己凍僵的鼻子,抬頭仰望著天空:灰撲撲的一片,但是不會下雪。他本來還期待看到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然而尼爾說冷風都被擋在山脈的北面了,克洛斯鎮是不會有雪的。
這個回答讓提米略感失望,也再度提醒了他已經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這點。不過提米並不後悔待在這裡,因為他每天還是像在皇宮一樣,把大廳打掃好,等旅客退房之後整理房間就好了。
 
提米很快的就上手新的工作;有事情可以忙碌使提米覺得生活過得非常充實,再加上尼爾、多蘿以及早就認識的傑士納都對他很好,讓提米離開皇宮的不安和緊張也因此淡去。
 
尼爾給的薪水雖然不算多,但是也足夠應付生活了——這裡的商人賣的東西意外的便宜,因為只是路過順便做生意,主要的交易地區並不是在克洛斯鎮,而且如果克洛斯鎮的鎮民如果覺得商品好,還會向來往的旅客推薦,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宣傳的效果可能還比商人自己沿街叫賣要來的好;於是商人們也樂於克洛斯鎮的鎮民價格上的優惠,而有些人為了買便宜的東西也會在克洛斯鎮等候商人們的到來,所以尼爾的旅館一直都很熱鬧。
 
「這是東方來的茶葉,先生您可真識貨!」旅館大廳擺放的飯桌往往兼任著小型市集的攤位功能,商人們也不用特別叫賣,只要把物品往桌上一擺,自然會有生意上門。
提米今天的工作已經忙完了,只好無聊的看著旅館大廳忙著交易的眾人們,他打了個呵欠,尼爾見狀,端了碗熱湯給他,要他進來坐,別老是坐在門口吹風。
 
「今年快結束了呢……」提米待在尼爾的旅館也有一兩個月了,尼爾本來還很怕他存到足夠的旅費之後就會想離開,但是提米似乎也沒有要回家鄉的意思;尼爾向傑士納打聽過他們家鄉的情況,不過傑士納看起來雖然侃侃而談,但只是用花言巧語胡扯一通,並沒有實際說出他們的家鄉到底在哪裡、為什麼情況糟到年輕人都要出來工作?
 
「對啊。」提米沒有聽出尼爾其實在試探他要不要回家過年的意思,只是小心翼翼的試探湯的溫度,最後小小的啜了一口,幸福的瞇起眼睛,並滿足的嘆了口氣。
「那你要回家過年嗎?」尼爾在經過這幾個月的相處之下,知道提米個性很單純,聽不懂一些彎彎繞繞的話語,有事直接跟他說會比暗示效果要好得多。
 
「過年?」提米想起之前皇宮過年的時候每個僕役都可以提早休息,晚餐還特別加菜就讓他覺得很期待,只是現在……提米眼前突然浮現那雙冰冷的藍色眼睛,不禁一顫,他連忙搖頭想甩開腦中的印象,尼爾以為他很冷,於是把旅館的門給關了起來,反正現在北方下大雪,貨物也過不來,是一年當中的淡季,不會有客人了。
 
提米抹抹臉,覺得情緒比較穩定下來之後才吞吞吐吐的說道:「我、我沒有家。」不知道自己出身於哪裡讓提米感到困窘,尼爾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抱歉的拍了拍提米的背,提米擠出一個笑容回應,他放下湯碗,替收拾貨物的商人幫忙把貨品提到樓上的房間去,不願再提這個話題。
 
「嗯……」尼爾和多蘿討論過,多蘿也覺得收提米當作乾兒子,陪伴尼爾這個主意不錯,就不知道提米怎麼想?如果他真的想回科辛城,那麼等春天雪融了,就買頭驢子,再請路克打造個簡易的車棚出來送給提米好了?尼爾是真心喜歡這個孩子,尤其在知道他沒有其他家人之後更是覺得應該要多照顧他一點。
 
「提米,過來幫我一下。」是傑士納的聲音,有個壯漢醉倒在大廳,傑士納一個人很難將他搬回房間去。
「好。」提米剛剛從房間出來,就連忙衝下樓,因為傑士納看起來快跌倒了。
「嘿!」兩人都憋紅了臉,好不容易才將壯漢拖到樓梯口,就累得走不動了。
「呼、呼、呼……」提米和傑士納抬頭看著階梯,都感到力不從心,尼爾笑了,要提米替他收拾房間,他今天晚上待在櫃台就可以了。
 
「爺爺,那怎麼行!」提米聽到尼爾要把房間讓出來給這個壯漢,馬上反對,「讓他睡我的房間吧!」尼爾年紀大了,還要他在櫃台吹冷風那提米會非常內疚——因為自己沒地方去,所以才佔了尼爾原本睡覺的位置;後來提米硬是把儲物間整理出來使用,說什麼也不肯睡在尼爾的房間。
 
「唔……」正當提米和傑士納要讓壯漢先倚著牆坐下時,那名壯漢咕噥一聲轉醒,看到提米開始傻嘻嘻的笑,含糊的說了句「寶貝」還什麼的,攬住提米的脖子就要往他臉上親,提米嚇了一跳,連忙後退,但還是被抓住了項鍊,清脆的「噹啷」一聲,鍊子竟然被壯漢扯斷!
「……!」脖子被勒得很痛就不說了,提米一直藏著的紅寶石戒指和會發光的石頭從他的衣服裡骨碌骨碌的滾了出來,提米著急的撲了出去——完了,一個看起來寒酸的小子卻有一枚價值連城的紅寶石戒指,而這次住宿的商人裡面正好有個珠寶商!會被怎麼聯想?
「…………」傑士納替提米踩住了那個石頭,而提米自己撿起戒指,但是傑士納的眼神都在提米的手上:哼哼,原來提米這個小子是因為這樣逃跑出來的!看不出他一副乖巧的模樣,居然也會偷東西!還懂得要來克洛斯鎮尋找買主,看來不能小看他啊!
 
提米完全不知道傑士納這些心思,只是低頭向他道謝,然後撿起他的石頭。
「啊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啦!」那名壯漢看著自己手中斷掉的項鍊,試著把它接起來,但斷掉的是扣環,沒那麼好修理。
「沒關係。」提米困擾著抓抓頭,收下斷掉的鍊子,尼爾要他去廚房幫忙多蘿準備晚餐,而傑士納則是扶著搖搖晃晃的壯漢到樓上去。
 
「嘖!」尼爾看到傑士納那個貪婪的眼神了,心裡有種不好的感覺,他想去問問提米怎麼拿到那個戒指的,但又怕自己措辭不當傷害了他。提米是個心事重重而且愛哭的孩子,尼爾好幾次看他窩在旅館後的大樹旁哭泣,問他怎麼了也不說,只是抹掉眼淚,繼續接著工作。
 
「欸欸,二王子殿下毒死國王陛下是真的嗎?你不是剛從古德德島回來?」
「呿!古德德島有多大你知道嗎?我哪那麼容易遇到二王子殿下!」
「哎唷!至少你離消息比較近嘛!」
「近也沒近到我知道二王子殿下送了什麼藥回來啊!」
 
在大廳的商人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最近的八卦——在席爾斯託人從古德德島送回藥品之後過沒多久國王陛下就駕崩了!
雖然說這中間還有著很多不確定因素——席爾斯不是親自送藥,這藥中途有沒有可能被人調包?還有國王陛下本來就病危了,是不是真的因為服藥死亡的呢?而且一口咬定國王陛下是被毒死的人是向來和他敵對的大王子拉斯塔,即便沒有這個事端,他還是會想辦法說席爾斯的不是,這點大部分的民眾都有體悟,只是不想點破罷了——對他們來說,誰當國王都不重要,只要不要多給他們課稅就好了。
 
國王陛下在臨死之前似乎有一份遺囑,但是沒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這份文件,在這種疑雲重重的狀況下,即便有遺囑也可能是造假的。
而拉斯塔已經對席爾斯發出了通緝令,打算先把他抓起來再說。大家都心知肚明接下來會有場王位爭奪戰的上演,於是最近能跑到國外的商人都盡量往國外跑,避免被將來一打就不知道是多久的戰爭波及,尼爾的旅館也因此聚集著比往年還要多的商人。
 
尼爾搖搖頭,他活得太久了,知道王位爭奪戰向來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也有點慶幸自己的旅館在克洛斯鎮——一個交通重鎮,只要不要打得太激烈,不會有軍隊想破壞這裡,因為如果克洛斯鎮毀了,要通往北方就只能繞著米塔希芙娜山走了。
 
「其實我覺得大王子殿下說的有道理耶?二王子殿下不是從小就會虐殺動物之類的嗎?做出弒父這種大逆不道的事也很有可能吧?如果讓他當上國王那我們還有沒有好日子過啊?」
「可是大王子殿下虛有其表,腦袋空的跟被蟲蛀過的木頭似的!若不是二王子殿下和古德德島打好關係,我們現在哪那麼容易買到香料啊?二王子殿下一定是被冤枉的!」
「……什麼蟲蛀過的木頭!你也說得太難聽了吧?」
 
一提到支持哪個王子大家就要吵架,尼爾早就見怪不怪了。他適時的端著托盤,打斷對話:「來來來!別談那麼傷感情的事了。天氣那麼冷,喝點湯暖暖身子吧!」
「尼爾,抱歉啊!」支持拉斯塔的商人知道自己剛才衝動了,在尼爾的旅館打起來那他明年就很難找到歇腳的地方了,而支持席爾斯的商人癟癟嘴,不想承認自己剛才的言論說的過火,只是接過尼爾端來的湯,向他點點頭道謝。
 
「嘛,能做生意都好,別再加關稅倒是真的。」一名從外國來的商人明白自己沒有什麼說話的立場,但是他點出了眾多商人們的心聲,紛紛有人附和他,「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嘛!」賣東方茶葉的商人搓著手,也拿了一碗湯,於是話題便轉向商人們的生意經了。
 
尼爾看大廳搞定,便走向澡堂查看。旅館沒辦法像皇宮那樣把管線牽到每個房間去,只能集中把熱水導向澡堂而已;而熱水還要靠鍋爐煮出來,這也就是為什麼旅館那麼缺柴火的原因了。
傑士納把那名醉漢扶到房間之後就去澡堂收拾髒毛巾;澡堂附近就是廚房、柴房以及鍋爐室,尼爾有預感提米絕對會被傑士納找出來說話。
 
果不其然,他在柴房的一角發現他們兩個,正在討論著什麼,提米只是低著頭,不肯答應傑士納。
「……不然三七?」這小子,裝愣,其實挺精的啊!還是他自己有管道可以賣掉那枚戒指?這樣不行啊,一定要讓他相信自己可以賣出高價!再不然就只好……
 
正當傑士納要喊出二八分成的時候,尼爾故意走得遠了些才呼喚提米:「提米!你在哪裡?熱水不夠了!提米?」
「這、這邊!」提米急急忙忙的從柴房轉出來,尼爾拿出水桶和扁擔給他,提米固定好水桶之後便往旅館後方的小河走去;傑士納知道自己躲在柴房也沒用,只好悻悻然的走出來,尼爾用警告的眼神盯著他,傑士納暗暗嘖了聲,知道尼爾看穿他的詭計了,那接下來要偷提米的戒指可能就沒那麼容易。
 
「毛巾明天早上再洗吧,晚上太冷了。」尼爾表面上還是裝作和氣的樣子,他只是不想現在和傑士納撕破臉——至少在他僱用到新的幫手之前都不能。
傑士納當然知道尼爾在戒備他,而他其實一直在打探尼爾把住宿費收在哪裡,等找到那個錢箱後他就要到海外逍遙去,誰還要留在這裡工作呀!
 
「好。尼爾爺爺,那我先回去了?」傑士納在鎮上有租一間小屋子,並不像提米和尼爾一樣住在旅館裡;尼爾點點頭,吩咐他明天早上可以不用那麼早來,因為商人們不太喜歡在住宿期間有人進到他們的房間去——貨品會有被偷的可能性——所以不需要那麼多人手來整理房間,傑士納點點頭表示聽到,心中估算著要怎麼接近提米好竊取那枚紅寶石戒指。
 
提米挑著木桶,走到了河邊。他走到容易汲水的位置,彎下腰,把木桶放進河裡。突然,不遠處傳來噗通一聲,有什麼掉進水裡,提米眨眨眼,往聲音的來源一看——有個人站在那裡,正在把細長形的東西收起來——那是劍,劍身摩擦著劍鞘的尖銳金屬聲提米不會認錯,旁邊還有個什麼慢慢的往水裡倒……
 
提米心臟突地一跳,有個不好的預感,因為他聞到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味道:血腥味!他知道自己目睹了一場不得了的兇殺案,他緊張的維持著將木桶放進河裡的動作,希望那個殺人兇手快點走開,不要發現他,但是面孔猙獰的人頭好巧不巧的漂過他面前,提米還是嚇得大叫出來,他連忙摀住自己的嘴,不過太遲了,那名兇手聽到提米的聲音,快步的朝著他走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