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11

 痛苦的感覺減輕了,提米知道有一雙溫柔手在照顧他,他依戀的想多接觸那雙手一點,但是手只是替他擦完臉、蓋上毯子之後就離開了。眼前所見不再是一片黑暗,有個會發光的石頭在保護著他,雖然那光線並不耀眼,但是這幽幽的綠光讓提米感到很寧靜。
「唔……」提米翻了個身,他可以感覺到自己正躺在一堆蓬鬆的稻草上面,雖然有點扎人,但是這種確切的感覺讓提米不禁將臉埋在稻草堆裡深深的吸了口氣,汲取著這經過日曬的溫暖香味。
 
「醒了?」有個像是清泉一般令人心曠神怡的嗓音響起,提米馬上就把他和那雙溫柔的手連結在一起,他睜開眼,看到的是先前照顧他的那名銀髮醫生,他露出靦腆的笑容:「謝謝。」
「呵。」蘭卡伸手揉了揉提米的頭髮,他喜歡這個純真的傢伙,也認為和席爾斯在一起是委屈了提米,不過這不是他能干涉的事,他所能夠做的只有……
「吃點東西吧。」
 
一個看起來有點硬的麵包遞了過來,蘭卡一臉歉疚,正想和提米說明他找不到更好的麵包了,但是提米卻毫不介意,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蘭卡挑了挑眉,默默的替提米倒了杯牛奶,並順便檢查了下他指甲的生長情況。
「我沒事。」提米滿口塞著麵包,向蘭卡露出憨厚的笑容。他喝了口牛奶,將嘴裡的麵包沖了下去之後,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們……在哪裡?」
先前這名醫生一直不肯和他說話,或許是殿下吩咐的吧?現在兩個人雖然處在一個黑暗的空間當中,但是有點燈,還有一堆木箱以及稻草,並不是之前那個冷冰冰的密室,提米研判這是「安全」的環境,不然醫生也不會和他說話。
 
「吃飽了嗎?」蘭卡沒有正面回覆提米的問題,只問他能不能走動,提米點點頭,蘭卡帶著他走到「房間」的邊緣,伸手一推,牆——正確來說應該是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提米瞪大了眼:因為門外竟然是一座市鎮!熙熙攘攘的人聲讓提米震驚了,他到底在哪裡?
「這裡是賽菲亞港,北面是米塔希芙娜山脈,往東是……」蘭卡一邊向提米說明目前的地理位置,一邊像導遊般解說著哪裡有車可以坐、哪裡有城鎮可以休息等等,提米感到困惑,隱隱覺得蘭卡這種熱心好像哪裡不太對?因為以前他問梅拉普他們在哪裡的時候,梅拉普只會跟他回答一個地名,然後就帶著他到處逛,並不會像蘭卡這樣細心的解說,是個性的問題嗎?
 
「呃……」提米被大量的地理資訊繞得頭暈,蘭卡看他甩著頭,以為他又哪裡不舒服了,關切的看著他,提米連忙擠出笑容,試著問道:「你能帶我去逛逛嗎?」人生地不熟的,能有這個溫柔又博學多聞的夥伴令人安心。但蘭卡露出抱歉的微笑,看了看自己的腳,接著說道:「可能不太方便陪你,你得自己去逛街了。」
 
提米這時候才注意到蘭卡拄著手杖,雙腿看起來還頗正常,但仔細一瞧就會發現他右腿的褲管稍微寬鬆了點,提米對於提出這種無理要求的自己感到羞赧,連忙道歉,蘭卡揮揮手表示沒事,並從懷中摸出一個小囊袋,交給提米,「去吧!記住,要躲開騎士們,到了巴克村再休息。」
「…………」提米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著蘭卡:躲開騎士?他要讓自己走?這樣萬一害他被殿下懲罰怎麼辦?提米蠕動著嘴唇想說些什麼,無奈他心拙口笨的,一時之間擠不出適當的話語;蘭卡拿起一件斗篷罩著他,還將自己的手杖交給他,催促道:「好了,快去吧!」
 
「謝謝。」提米知道不把握時間快點走的話就走不了了,只能對蘭卡點點頭,揣著蘭卡給他的小囊袋,笨手笨腳的離開「房間」——其實那是一輛馬車,從構造來看應該是運輸貨物的,裡面被改建成房間可供人休息。
 
提米四處走了走,發現除了這輛馬車之外,周圍也停著許多馬車,一些壯漢正忙著馬車上的箱子搬下來,並運送到船上去……提米不禁惡寒了一下,因為自己原本也是在馬車上,是不是會跟那些貨物一樣被送到船上去?提米抹抹臉,握緊手杖,心中萬分感激那名醫生讓他離開……對了,還沒問他的名字呢!
 
提米回頭想找自己待著的那輛馬車,不過忙碌的港口太多人在走來走去了,提米已經無法辨認馬車的所在位置,他只能在心中暗暗感激醫生的幫助,接著快步朝著……呃,巴克村是哪個方向來著?提米腦中一片空白,看著遠方的山脈,茫然的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他從小在皇宮長大,活動範圍都在皇宮內,偶爾出門採買的時候才會到附近的科辛城逛逛,不像亞力克他們假日的時候會回到老家去。提米是梅拉普撿到的,沒有所謂的「老家」,提米也曾經央求梅拉普帶他回弗雷德家族看看,但梅拉普總是說他很忙,沒有空回去,導致提米的生活範圍非常的狹小,就僅限於皇宮到科辛城這段範圍。
 
……果然還是想往北邊走呢?提米相信自己就是出身於科辛城,即使那非常靠近皇宮,可能會有危險,但是能接近他熟悉的環境會讓他比較安心。提米回頭望了望船隻所在的位置,那裡燈火通明,水手們吆喝著,或是解開纜繩準備啟航,或是忙著搬運貨物等等……提米微微嘆了口氣,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自由感到不適應,也替自己有限的生活範圍和思考方式感到悲哀。
 
不管怎樣,快點離開賽菲亞港就對了!騎士們雖然都換上了一般平民的衣服,但是一般平民並不會有能力攜帶那麼好的佩劍!提米拉了拉斗篷的帽沿,企圖低調的離開,卻被附近一個騎士搭話:「蘭卡,那麼晚了還要去買東西?」
「呃、嗯。」提米含糊的回答,心中恍然大悟:原來醫生叫蘭卡!騎士肯定是看到手杖把自己當成醫生了吧?提米再度感激蘭卡的恩情,一邊走向港口北面的道路。
 

 
賽菲亞港口位於普里巴王國的南方,是個重要的對外交通樞紐,而其北方有米塔希芙娜山脈屏障,所以冬天並不會太冷。
提米只是朝著山脈的方向走去,那樣感覺就離他的「家鄉」近一點了。越往米塔希芙娜山走,樹木就越多,好在道路只有一條,只要沿著走就能離開這片森林了吧?而且今天晚上月光很明亮,提米並不會因此感到害怕。
 
四周是寂靜的森林,偶爾草叢會被不明生物擾動,提米緊張的握著手杖,警戒的等草叢沒有動靜了才會繼續往前走。走了好一段路,提米覺得有點渴,這才想到剛才忘記在港口買補給品了!這樣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喔?離開道路去尋找水源嗎?有點冒險。再走一下好了?
 
提米帶著這種想法又走了他感覺中的半個小時,但實在渴得受不了,他還是決定離開道路去找找看附近有沒有小河還是果實可以補充水分?提米每走三步就要回頭看一次,確認道路的位置,他緊緊握著胸口那顆會發光的石頭,希望它能保佑自己平安的找到水源。
 
黑漆漆的森林讓提米感到非常不安,月光不知道是被樹葉還是雲朵遮住了,從提米偏離道路後就逐漸黯淡下去,提米緊張的握著胸口的石頭,希望它可以指明一個方向。
或許是他的祈禱奏效了,提米發現森林裡有火光——這附近有人!提米欣喜的打算前往火光所在的位置要點水喝,不過他忽然覺得視線被什麼光芒刺了一下,他眨眨眼,看向光芒的所在位置——自己手上的紅寶石戒指。
 
「…………」那讓提米回想起被席爾斯強暴的記憶,他惡寒了下,在手上吐了點唾沫潤滑,好不容易才將戒指摘下來;本來想丟棄戒指,但是又立刻想到這是席爾斯的所有物,萬一他後來向自己討怎麼辦?提米準備將戒指扔出去的手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自己還有機會見到殿下嗎?提米愣住。
 
他當然是不希望再度見到席爾斯,不然他幹嘛逃跑!可是就這樣把戒指丟掉他又捨不得,因為這枚戒指的設計很漂亮,丟掉很可惜……只是這種想法是不是就承認自己偷了戒指?提米混亂的揉著臉,無意間看到胸前那顆會發光的石頭,決定把它跟石頭一起當成吊墜帶著,蘭卡給的石頭會讓提米心平氣和,或許能掩蓋那莫名其妙的罪惡感吧?
 
提米重新扣上項鍊之後將石頭和戒指都放進衣服裡,這是梅拉普教他的:有好東西一定要藏起來,僕役們之間雖然看起來都很和氣,但是就是會有那幾個愛勾心鬥角,看不慣別人得到賞賜,甚至還有手腳不乾淨的傢伙會偷別人的東西!提米按著胸口冰涼的感覺,呼了口氣,慢慢的朝著火光前進。
 
火堆附近沒有人,提米愣了一下,他走向前,發現旁邊擱置著行囊,或許剛好那人離開了?提米看著放在地上的水壺,吞了吞口水,焦急的左右看了看,最後還是決定先喝水再說!
 
「咕嚕…咕嚕……」冰涼的水緩解了提米燒灼的喉嚨,他心滿意足的嘆了口氣,用袖子抹抹嘴,看著手上的空水壺,想趁水壺的主人還沒回來之前替他把水裝滿,只是這附近好像沒有河流喔?
 
「嘿咻、嘿咻……」步伐和喘氣的聲音,有人回來了,提米緊張的捏著水壺,深怕來者是個凶悍的人,自己偷喝他的水可能會讓他生氣。只是提米多慮了,來者是個背著一大捆柴的老人,看到拿著水壺的提米時呆了一下,不過隨即露出和藹的笑容說道:「小伙子,既然喝了我的水,那來幫我一把吧!」
「對不起!」提米急急忙忙的向前替老人將背上的那捆柴放下,還替老人搥肩膀。
 
「呼……果然老了啊!」老人從懷裡拿出一條手帕擦汗,然後問道:「小伙子,你怎麼會在這裡?」
「呃……」他也不知道答案,提米抓抓頭,決定跳過這個問題,問道:「爺爺,這裡離科辛城有多遠啊?」
「科辛城?」老人聽到這個字挑了挑眉,「很遠很遠啊!坐馬車也要兩天時間。怎麼?小伙子要到那裡去?」
「兩天……」提米愣住,他沒想到自己會離科辛城那麼遠!他拿出蘭卡交給他的小囊袋,看了看,裡頭的錢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僱用到馬車載他回去喔?
 
老人注意到了提米的動作,一邊從行囊中拿出麵包分給提米,一邊問道:「旅費不夠嗎?」
「……我也不清楚。」提米沒有僱用過馬車,不知道行情價是多少。他困擾的抓抓頭,用求助的眼神看著老人,老人見狀,心想自己也需要個人手來幫忙砍柴,否則這體力真的吃不消,便試探性的問道:「你很急著回去嗎?」提米微微一愣,搖搖頭,知道老人還有話要說,「要不要來我的旅館打工?一星期二十個銅幣。」
「…………」一星期二十個銅幣,那一個月就是八十個銅幣,這比皇宮的薪水少了很多,可是出門在外人生地不熟的,能有個地方工作似乎也不錯?提米看著老人背回來的那捆柴,這才想到一個問題:為什麼老人要在三更半夜砍柴?
老人看出提米的疑問,一邊搥著腰一邊嘆氣:「人老了,動作太慢,不早點出門柴會不夠用啊……」
早點出門?提米眨眨眼,抬頭望向天空,依舊一片漆黑,不過是黎明前最黑的時刻,因為月亮已經西沉了!看來老人開設的旅館真的很需要人幫忙啊?提米忽然覺得自己必須接下這個工作。他吞下最後一口麵包,背起柴,問道:「爺爺,旅館怎麼去?」
 
「那邊。」老人起身帶路,提米看著他佝僂的身影,覺得他更可憐了,乾脆一直留在旅館幫他忙好了?反正自己本來就沒有地方去。
提米默默的跟在老人身後,老人主動跟提米搭話,但是提米實在不想讓人知道他出身於皇宮——一般老百姓向皇宮檢舉逃跑的奴僕會有獎金,而被抓到的奴僕通常都是處死,只好隨便跟他胡謅;老人或許有聽出提米的回答並不是真話,但是他也不想戳破他,因為在克洛斯鎮來來往往的人太多了,什麼樣背景的人都有,和那些曾經殺人越貨的角色比起來,提米的身世根本不值得一提。
 
「提米,辛苦你了。」提米按照老人的指示將柴放進柴房裡,休息了一會兒之後主動去清掃店門口,老人對於提米的勤快略為感到訝異,但是也十分欣慰能夠找到這樣的幫手,因為傑士納小偷小摸的行徑實在讓尼爾很想把他開除。
 
「尼爾爺爺,我來了。」等提米把旅館大廳打掃乾淨,天也完全亮了,房客陸陸續續的清醒,原本死寂的旅館開始有了生氣,而其他旅館的員工也開始工作。提米聽到來人的聲音,不可置信的抬起頭,傻愣愣的望著他:那是傑士納嗎?原來他是逃跑,而不是「消失」了?
 
尼爾和傑士納說了幾句話,正要把提米介紹給他,傑士納就先一步看到提米,兩人心中都是一份驚訝,但是都保留著不說——都是逃跑出來的人不要互相扯後腿。傑士納開心的拍著提米的肩膀,說道:「『家鄉』的情況那麼不好嗎?你也出來工作了?」
「呃、呃,對呀。」提米聽懂他的意思,只是點頭,而尼爾一個恍然大悟:「原來你們認識呀!那傑士納你多關照提米一點啊!」
 
「好!」能陌生的地方遇到認識的人讓提米很開心,傑士納也善盡地主之責,在工作忙完之後帶著提米到鎮上逛了一圈。
克洛斯鎮是米塔希芙娜山的一個山隘,和賽菲亞港口一樣,因為位置的關係而成為交通重鎮;很多往來的商人都會先在克洛斯鎮休息整備,而鎮上也因為這些商人而繁榮起來。因此,克洛斯鎮雖然在山裡,但是它的繁榮程度並不輸中原的城市。
 
「這邊蔬果鋪,那邊是肉鋪,旅館要的東西都是從這邊進的。」傑士納詳細的和提米介紹鎮裡的設施,而提米也很用心的記憶,因為自己以後大概就要在這裡生活了,不好好瞭解這個城鎮不行呢!
 
尼爾的旅館除了住宿以外,也提供餐點的服務,真的要形容的話,就是餐館結合旅館的感覺吧?多蘿是旅館的廚師,是個爽朗的大媽,在知道提米沒有地方住的時候非常熱情的邀他到自己家裡住,說家裡人口本來就多,不差提米一個,而且他兒子年紀跟提米一樣大什麼的,提米可以穿他兒子的衣服。
提米對於這樣盛情難卻的邀約感到尷尬,尼爾看出來了,最後讓提米住在旅館裡面,說一個老頭子還要守夜很累,讓提米接替他的位置,多蘿知道尼爾其實一直想找個人來管理旅館,也十分同意這個提議,於是提米在克洛斯鎮住下的事就這麼確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