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8

 提米睜開眼睛,發現眼前一片漆黑,他大驚,整個人彈坐起來,卻帶動了扣在手腕上的鐵鍊,叮叮噹噹的作響。
「不要不要不要……」提米哭了出來,他不顧全身上下喧囂的疼痛,踉踉蹌蹌的滾下床,走到他可以接觸到的牆前,瘋狂的撓著牆壁,希望能打開出去的道路。
「嗚嗚嗚……我不要……」好不容易才離開密室,怎麼又被關了回來?這次手上還被銬了鐵鍊,肯定出不去了吧?自己又沒做錯什麼事,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對待?那個戒指是王子殿下硬要塞過來的,又不是他去偷!怎麼可以這樣誣賴他?
 
逐漸聚攏的黑暗讓提米覺得快要被吞噬、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他既驚恐又歇斯底里的抓著牆,指甲都翻開了他也沒感覺,只是持續著抓牆這個動作,希望能抓出一個通往外界的道路。
親自前來送飯的阿薩奇聽到了房間內的動靜,嘆了口氣,從窗口勸道:「你就乖乖待著,殿下不會虧待你。」既然決定養著了,席爾斯就不會把提米弄死,只是他那異常執著的個性可能會做出一些令人無法理解的行為。這些話阿薩奇沒說,將餐盤推了進去之後怕提米看不見,便開門進入房間,替他點了盞燈。
 
「嗚嗚嗚……」提米看到燈光之後停止抓牆這個動作,只是抱著自己的膝蓋哭泣,阿薩奇看了不忍心,拿起床上的毯子替赤身裸體的提米披上;提米只是哭,因為他知道就算求眼前這名騎士放他出去也沒用,他不可能違背王子殿下的命令,而提米更不可能打贏這名騎士逃出去,因為他根本就沒打過架。
 
「……為、為什麼是我?」提米淚眼汪汪的看著阿薩奇,阿薩奇撇開視線不敢和提米互望,這個問題他也很想問啊!如果席爾斯真的想養男寵的話,宮裡漂亮可愛的人多的是,為什麼偏偏是這個笨拙的……啊,阿薩奇突然懂了:殿下需要的是容易控制又忠心的人,就像自己一樣。
 
因為席爾斯多次在拉斯塔欺負較為年幼的他時挺身而出,後來阿薩奇知道席爾斯跟拉斯塔不合,讓他決定一定要努力鍛鍊自己、成為席爾斯的劍來對付拉斯塔——他也不喜歡那個裝模作樣又陰險的傢伙。雖然席爾斯有些時候脾氣古怪了點,但基本上跟著他沒有什麼壞處。
「為什麼?」提米看阿薩奇沒回答,吸了吸鼻子,又問了一次,阿薩奇沒回答,只是抓起提米血淋淋的雙手,面不改色的拿出鉗子將他翻起的指甲一一拔掉,提米以為這是不乖的懲罰,連吭都不敢吭,痛得又昏了過去;阿薩奇嘆氣,仔細的替提米上藥包紮,並解開了他的鐵鍊。
 
整個手掌都包了起來,這傢伙應該不會再自殘了吧?至於殿下那邊自己再過去跟他說說,殿下似乎沒注意到提米非常的怕黑和密閉空間?或許是他上次誤闖密道帶來的後遺症吧?阿薩奇收拾好東西,離開房間,準備替席爾斯安排前往古德德島的船隻。
 

 
這幾天提米都在昏睡,阿薩奇看著他開始化膿的傷口,不禁皺了皺眉。這樣的人一定會被席爾斯判定為「很髒」,不會想留在身邊;只是現在聯絡席爾斯有點困難,阿薩奇不敢自作主張的將提米放走,更何況,拉斯塔的眼線肯定知道席爾斯將提米留在身邊,現在放他出去根本只是讓他送死罷了。阿薩奇無奈,只好找蘭卡過來為提米診療。
 
「唔。」因為指甲受傷而將整片指甲拔掉在醫療上非常常見,只是一次拔掉全部的手指甲相當於酷刑了。蘭卡略為責怪的瞪了阿薩奇一眼,阿薩奇挑眉:「不對嗎?」
「對、對。我們偉大的騎士大人做什麼都對。」蘭卡敷衍了幾句,抱著提米,餵他吞了個藥粒,接著叮嚀阿薩奇多多注意清潔,不然提米的傷口再繼續惡化下去可能要截肢。
 
「……好。」阿薩奇解開扣在提米手腕上的手銬——他一直昏迷著,根本就不需要,協助蘭卡檢查提米的身體;席爾斯動作是粗暴了點,但是沒有凌虐提米,除了後庭有點發炎以外,提米身上沒有太多外傷——除了他十根沒有指甲的手指之外。
蘭卡身為御醫,看多了各種慘不忍睹的傷口,現在席爾斯還肯讓這名僕役接受醫療算是不錯的了,更多時候是直接把僕役丟到「牧場」去等死,如果有僕役幸運的活下來,即使逃跑了皇宮也不會追究;但那種機率實在太低了,因為「牧場」的衛生環境實在非常糟糕,那裡的管理者只是盡量控制在不會爆發瘟疫的程度而已。
 
「又要出去了?」蘭卡抓著提米的手指,替他擠去膿汁,並用酒精清洗消毒,提米反射性的一顫,仍然昏迷著。阿薩奇盯著提米瞧,見他沒有清醒的跡象,便應了聲;蘭卡看起來隨意,但十分熟練的替提米包紮。他不是很能理解席爾斯一直前往古德德島的理由:現在國王病危,他不是更應該陪在國王身邊以免其他人說話嗎?阿薩奇知道席爾斯只是找藉口出去避寒罷了,他非常怕冷,不喜歡北方的天氣,而這次出去的藉口是要替國王找傳說中的天使花。
 
「呵,天使花嗎?」蘭卡笑了。他行醫那麼多年,從來都沒見過這種草藥,席爾斯竟然想拿神話中才有的植物來堵住拉斯塔的嘴嗎?一個去神廟裡祈福,一個去海外找靈藥……怎麼就沒人像克莉絲汀一樣腳踏實地的照顧病人呢?
「咳。」阿薩奇不太自然的咳了聲,蘭卡知道自己的態度讓他不悅,隨即收起不屑的表情,正經八百、公事公辦的對阿薩奇吩咐關於提米的照顧事項之後,拎著他的藥箱離去。
 

 
「帶著。」在虛情假意的和神父們以及自己討人厭的哥哥進行冗長又繁雜的祈福儀式過後,席爾斯隨即要動身前往古德德島;拉斯塔表面上和藹的祝席爾斯成功找到天使花,但席爾斯知道他一定又派人躲在哪個角落準備暗算他;不過無所謂,克莉絲汀已經成功的弄到遺囑,現在正在勸誘父親拿出國王專用的印鑑蓋上去生效;只要他能成功,自己的未來至少可以保證能有安穩的生活……吧。
 
阿薩奇聽到席爾斯的吩咐,微微皺眉:他還沒有機會和席爾斯提到提米怕黑這件事,就又得想辦法將提米偷偷帶上他們前往港口的馬車?除了偽裝成貨物以外阿薩奇想不到其他方法;現在提米已經退燒了,不像之前那樣一直昏迷不醒,要讓他進入箱子裡勢必又得迷昏他,但是當提米醒來發現自己又陷入一片黑暗中他會不會發瘋?一名瘋瘋癲癲的僕役可能危及到殿下的安全啊……
 
「阿薩奇?」席爾斯有點意外阿薩奇竟然也會發呆?通常讓他去做什麼他就非常乾脆的動身了,是什麼原因讓他猶豫不決?
「在!」阿薩奇回神,對自己的走神感到不好意思,席爾斯用挑眉代替詢問,阿薩奇大著膽子向席爾斯借一枚夜明珠,席爾斯略感訝異:原來阿薩奇對珠寶有興趣嗎?他還以為他只是個樸拙的騎士罷了,下次除了女人之外是不是賞賜他一點珠寶?
 
「殿下,那名僕役怕黑,屬下想放個夜明珠在箱子內,代替燈火。」燃燒的燈油或是火把可能會讓箱子內的空氣非常糟糕,而且路上一個顛簸可能就燒起來了,用冷光源會安全一點。
「哦?」席爾斯倒是沒想到提米需要燈光這點,阿薩奇從他上揚的語調讀出疑問,於是繼續解釋道:「他上次在黑暗的小房間裡情緒崩潰了。」阿薩奇斟酌著自己的用詞,他可不想讓席爾斯認為他對提米有興趣!
「嗯?」提米怕黑?自從上次在他身上發洩完之後席爾斯還沒有機會和提米接觸,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怕黑的?阿薩奇稟告了提米待在小房間內不斷地抓牆讓自己指甲受傷的詳細狀況,聽得席爾斯頻頻皺眉——他可沒允許提米弄傷自己。
 
席爾斯要阿薩奇跟著他進入藏寶室,挑了個鵪鶉蛋大小的夜明珠給阿薩奇,還順手塞了個金杯給他做為賞賜,阿薩奇恭敬地謝過,知道這顆夜明珠可能太小,散發出來的光芒很微弱,但是真正品質優良的夜明珠都在國王手上,席爾斯無法取得。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吧!阿薩奇拱手告退,去準備出航的事宜,而席爾斯離開藏寶室,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看提米。


--

下章有強迫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