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6

 席爾斯從愛琳娜夫人的沙龍回來之後只覺得疲憊不堪,但是這點社交活動還是必要的。席爾斯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一塵不染——已經有人打掃過了。但他沒看到是哪個僕役來打掃的,也沒理由把梅拉普叫過來刁難。這個難纏的女人啊……席爾斯將脫下來的衣服隨手亂扔,替自己放了水,打算泡個澡。
 
「…………」這是什麼?一條黑色的繩子突兀的擺在洗臉台上,席爾斯本來想借此找梅拉普麻煩,但這長度感覺有點熟悉?席爾斯皺著眉頭回想,發現這繩子長度拿來綁頭髮差不多,自己不會用那麼粗糙的繩子,是哪個僕役留下的嗎?
浴缸的水滿了出來,漫到席爾斯腳邊,席爾斯回過神來,想起了除了打掃的人之外還有個人來過這裡:提米。該死……不想到他還好,一想到他就火大!
 
席爾斯很怕冷,才剛入秋,房間內就必須放置暖爐,他的被子雖然已經是來自東方、保暖效果十分良好的高級蠶絲被,但他還是討厭剛躺到床上去那種冷冰冰的感覺,他很希望有個人能替他暖被;現在找到一個好控制的,卻讓他跑了,那感覺……席爾斯鬱悶的泡進浴缸裡。
他的生活整天草木皆兵的,讓他連找個女僕過來替他刷背都不敢,只好一切都親力親為……哪個王子活得這麼辛苦的?席爾斯真的覺得累了。
 

 
「這是給帕倫的、這是給萊辛的……」桑頓讓提米送洗乾淨的床單到負責內務的處所去,因為皇宮很大,所以內務分為好幾個管家管理,這樣效率比較高。
提米努力地背誦著要送過去的人名及數量,就怕自己送錯,桑頓要他不要太擔心,因為那邊還會再清點一次數量,提米只要負責把推車推過去就行了,他們會自己拿所需的床單。
 
「嘿咻!」提米在皇宮內轉了一圈,繞到亞力克所在的位置——席爾斯的房間。亞力克挑了挑,拿起一條他認為最乾淨的床單,接著向提米提醒道:「這禮拜六別偷跑啊!說好要去約克酒館的。」
「好。」很多人一起出去玩是無所謂,提米有點害怕和米蘭娜獨處。也不是因為他長得多恐怖或是脾氣多壞……提米就是無法承受米蘭娜每次看到他就顯得很開心的這份熱情,那讓他感到不知所措。
 
提米送完床單之後推著空的車子要回洗衣處,路上撞見了正要回房間的席爾斯,他保持著梅拉普交給他的標準動作:問好,低頭,停下來等待殿下通過。
「…………」席爾斯一眼就認出提米那醒目的栗色頭髮,但這裡是走廊,是個公共區域,他沒辦法將提米帶走,而提米戰戰兢兢的維持低頭的動作,他看到席爾斯的影子在他面前停留了一下,但很快的就離去——席爾斯不想引起拉斯塔的注意,那會很麻煩,只能想辦法讓提米過來了。
 
在梅拉普的暗示以及提米自己的直覺之下,提米知道席爾斯基於某種理由想把自己帶走;他非常的害怕,因為那意味著看不到大家了——無論是死是活。今天得知要送床單的區域有席爾斯的房間時,提米很恐慌,但是聽亞力克說,他這幾天出去了,並不在皇宮內,提米這才放心的推著推車來到這裡;不過席爾斯彷彿感應到提米會過來一樣,還是讓他給遇上了。
 
殿下應該只是一時興起覺得好玩才要抓自己吧?就跟上次把他當棉被一樣;皇宮的僕役那麼多,他沒必要執著在反應遲鈍的自己身上。而且皇宮內也有養著漂亮的舞姬還是馬戲團之類的團體,殿下大可找他們打發時間去。提米這樣想,覺得心安許多,對自己點點頭,鼓勵一番,之後慢吞吞的離開,完全不知道席爾斯正用一種深邃的目光盯著他的背影瞧。
 

 
「提米!快點快點!」亞力克掀開提米的棉被,慌慌張張的拉著他往外奔。
「…………」提米還沒完全睡醒,渾渾噩噩的跟著亞力克跑了一段路之後才反應過來:「我們……哈嗯……要去哪裡?」
大半夜的,什麼事情那麼緊急?就算是皇后難產也輪不到他們來忙啊!提米皺眉辨認著四周,發現他們正在往皇宮正殿的方向邁進,他愣愣的看著矗立在黑暗中的城堡,像怪獸一樣對著天空張牙舞爪,讓提米本能的感到不祥。
 
「啟稟殿下,人都到齊了。」說話的人是梅拉普,除了亞力克和提米之外,還有好幾個僕役也被叫了過來,所有人都是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模樣,除了無論發生什麼事看起來都會從容不迫的梅拉普之外。
 
「嗯……」席爾斯瞇起眼來,一一打量著眼前的僕役,每個人被他冰冷的眼神掃到時都不禁打了個寒顫,尤其是提米。
席爾斯用眼神給眾人施加壓力之後接著緩緩開口:「你們誰今天到過我的房間?」幾名僕役怯怯地舉手,包含亞力克。他們這幾天以來一直替席爾斯打掃房間,當然去過他的房間,席爾斯會這麼問肯定不會有好事,因為通常都是丟了東西才會那麼聲勢浩大的在大半夜叫他們過來——雖然大半夜的突然想到要找東西這件事本身不太符合常理。
 
「……那麼有看到我的紅寶石戒指嗎?」聽到這個問句,每個人心中都是一懍:偷竊皇族的東西最輕的懲罰是砍掉一隻手!雖然席爾斯的聲音聽起來很溫和,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個王子的想法深不可測,他可以像是閒聊那樣輕鬆的命令守衛把人拖出去處決,也曾經大怒過後賞賜物品給僕役……他現在這樣輕描淡寫的態度,抓不準他到底是生氣還是怎麼樣?
 
「啟稟殿下,小的沒看見戒指。」席爾斯懶洋洋的看了說話的亞力克一眼,接著直勾勾的盯著提米,問道:「你呢?」
「殿下,提米他沒……」
「閉嘴!」席爾斯嚴厲的瞪著亞力克,看來十分的不高興,梅拉普扯著亞力克的衣服,用眼神示意讓提米自己回答問題。
「…………」提米呆住,剛剛自己沒舉手啊!今天只是在走廊上把床單遞給亞力克而已,根本沒有進入過房間。
「提米,殿下在問話呢。」梅拉普催道,心中暗暗嘆了口氣,終究沒能把提米保護好,席爾斯用遺失戒指把大家叫過來只是混淆視聽罷了,如果席爾斯真的要,他可以派他身邊的騎士把提米偷偷抓走還不留痕跡!
 
「沒、沒有。」提米完全不敢迎上席爾斯的視線,他覺得頭皮被瞪得發麻,冷汗也不受控制的滴了下來。提米在說了沒有之後才想到好像該加個尊稱,但席爾斯隨即幽幽地的一個嘆氣,招手要僕役們進入房間幫他找戒指,沒時間讓提米補上那個尊稱;梅拉普也跟著進了房間,希望真的能找到那該死的戒指!
 
提米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是自己的好朋友都在裡面,自己一個不可能說走就走。他翻找著地毯,底下什麼也沒有,櫃子下面呢?提米趴下去看。
嘖!這傢伙怎麼老是愛趴在地上?席爾斯看到提米的動作皺了皺眉,咳了聲,看向梅拉普,梅拉普很快的會意過來,要僕役們停止搜尋的動作。
 
「很抱歉打擾殿下的休息,等明日老身再派更多人手過來搜尋。」梅拉普微微欠身,完美的向席爾斯行禮,席爾斯慵懶的點頭,揮手要他們離開,僕役們一個接著一個排隊離開王子的房間,提米想跟上隊伍,卻被一個力道拽著手臂,只能絕望的看著房門在他眼前關上。
 
提米驚恐的回頭望,對上席爾斯湛藍的眼睛,他知道大事不妙,但也只能顫抖著保持著他身為僕役應有的禮節,低下頭,問道:「殿…殿、殿……下,請、請問……」
「你拿了我的戒指。」席爾斯打斷提米的結巴,抓著他的手,接著從口袋掏出戒指,套在提米的無名指上,提米驚愕的瞪大了眼,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種狀況:如果王子說是他拿的,那就是他拿的,只要知道自己確實沒有就好了;但席爾斯直接把戒指套在他手上!這根本就是栽贓啊!提米覺得既驚嚇又委屈,蠕動著嘴唇,最終擠出了一句:「……對不起。」
「哼。」席爾斯拖著提米,就往浴室去,提米踉踉蹌蹌的跟在後頭,很怕等一下王子殿下就把自己淹死在浴缸裡!
 
到了浴室,席爾斯開始放水,提米的恐懼更甚,牙齒不禁喀喀的發出碰撞聲,但席爾斯似乎沒看到提米的這種反應,只是抓著提米戴著戒指的手欣賞起來:提米因為長期工作的關係,指關節很大,剛剛那枚戒指無法完全套入,卡在關節處,席爾斯歪頭想了想,又把提米扯出浴室,接著從櫃子裡拿出上鎖的珠寶盒,慢條斯理的挑選起戒指。
 
「嗯……」席爾斯拿掉原先提米手上的那個戒指,拿起另一個,看了看上頭鑲嵌的寶石顏色,再看了看提米的眼睛顏色,覺得不好,又拿了別款,等挑到滿意的樣式就往提米的手指上套,但是會有尺寸不合的問題;席爾斯試完這個珠寶盒之後又拿出其他的珠寶盒,很有耐心的挑選適合提米的戒指。
「…………」看來王子殿下就是要讓自己「偷」一個戒指,提米只覺得想哭,他苦著臉,想收手卻又不敢,只好強迫自己聽著浴室裡那嘩啦嘩啦的水聲。
 
「嗯。」席爾斯發出一個鼻音,抓著提米的手擺弄一番,覺得可以了之後又把他拖到浴室去。提米發現又要洗澡!他很想跟王子殿下講他洗過了,但是席爾斯扒掉提米的衣服之後就挑選了幾罐沐浴精加到水裡,沒有時間讓提米辯駁。
 
果然養寵物就是要留意一點……色彩繽紛的沐浴精混合成香氣濃郁的泡泡,害提米連打了好幾個噴嚏,而噴嚏提醒了席爾斯待會兒要幫他刷牙的這件事。席爾斯把提米全身上下弄到他覺得乾淨的程度後,自己也洗了個澡,接著抱著溼漉漉的提米走到床舖去,提米整個嚇呆,愣愣的讓席爾斯幫他擦頭。
 
等一切處理完畢,席爾斯放鬆的嘆了口氣,抱著提米就沉沉的睡去。提米腦袋一片空白,席爾斯身上淡淡的檸檬香味稍微讓提米靜下心來,但是想到自己以後的命運提米又十分的害怕:殿下是打算把自己砍掉一隻手呢?還是吊起來鞭打?提米腦袋的思緒飛轉,但就是猜不出殿下會對他做什麼?畢竟每個人給席爾斯的評價都是「陰晴不定」……如果是梅拉普的話肯定知道該如何得體的應對吧?




--

下章有強迫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