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4

 提米渾渾噩噩的睡了一陣,最後被自己身上濃郁的香味激得醒了過來。眼前一片漆黑,提米本能的緊張了一下,但是隨即發現有窗戶,柔和的月光灑了進來,告訴提米這裡並不是完全黑暗的密室。提米鬆了一口氣,趴回原本躺的地方,但是身體底下的布料並不像床單一般平整,而是……提米驚愕的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趴在席爾斯身上!
 
浴巾不知道丟哪兒去了?提米覺得很困窘:先是莫名其妙的被拖去洗澡,然後被殿下拿來當成棉被用?提米知道今天的際遇絕對不能說出去,說了大概就會被滅口了吧?殿下沒懲罰他擅自進入密道就已經寬宏大量了,不可能再原諒他這樣到處亂說話。
 
提米微微起身,席爾斯因為兩人緊貼著的胸膛出現了縫隙,冷空氣流入而倒吸了一口涼氣,提米急忙又趴了回去,深怕席爾斯轉醒。他很有耐心的將棉被焐熱了再蓋到席爾斯身上,接著輕手輕腳的滑下床——提米每個動作只要引起席爾斯的反應都會讓讓他緊張的冷汗直冒。
 
原來浴巾掉到地上了……提米順手撿了起來,然後四處看了看:除了浴巾以外他沒有蔽體的衣物,除非他回到浴室將換下的衣物再穿回去。
……也只能這樣了,他不可能光溜溜的跑出去,那一定會被侍衛們抓起來!提米盡可能保持安靜的穿起衣服,然後將席爾斯丟在地上的也撿了起來,倒退著離開房間。
 
「幹什麼的?」侍衛的斥問害提米嚇了一跳,他囁囁嚅嚅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侍衛看到他手上的衣服,揮揮手,要他離開,還因為他面生,好心的指點他怎麼走到洗衣處。
「呼……」還好有撿衣服!提米有點慶幸侍衛沒發現自己光著腳很奇怪。還留在在洗衣處燙衣服的米蘭娜收下提米拿過來的髒衣服後,順手拿了雙拖鞋讓他穿上,提米感激的點點頭,不打擾他工作,快步回到自己的寢室。
 
「提米……是你嗎?真的是提米!」寢室的同伴看到提米回來都非常開心,因為他們以為提米被「處理」掉了,就像那三個女僕一樣,做得不好就直接被拖出去砍頭了!提米不是笨,只是反應太慢,接觸新的工作都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應付過來,梅拉普也沒說他把提米調去哪裡,只是派人接替原本提米打掃的區域,現在他回來了,得通報梅拉普一聲!
 
「提米回來了!」跑出去的那名同伴在走廊上嚷嚷著,讓更多人來到提米的寢室,亞力克聽到消息也跑過來,重重搥了提米的手臂一拳,罵道:「去哪裡也不講!害我以為你笨死在外面了!」
「對不起……」提米委屈的抓著頭,眼神中閃爍著難以說出口的猶豫,但這種眼神隨即一滅,他的注意力被板著臉出現在房間門口的梅拉普拉過去;提米低著頭,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等著挨罵,梅拉普嘆了口氣,揮手要大家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還順便罵了幾個還沒將拖把放好的人,要他們快點把工作結束。
 
「擔心死我了!」等兩人走到梅拉普的辦公室,梅拉普卸下他身為管家的嚴肅面孔,像個找回走失小孩的母親一樣緊緊抱著提米,還盯著他左瞧又看,深怕他有哪裡受傷。
「對不起。」提米除了道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忽然,梅拉普握住提米的肩膀,吸了吸鼻子,神色凝重的看著他;提米看到他的表情,知道梅拉普已經什麼都曉得了。
在梅拉普面前是無法隱藏秘密的!因為他可以觀察到最細微的角落,迅速的掌握所有的狀況;提米正打算向梅拉普報告這幾天的遭遇,梅拉普卻遮住他的嘴,並壓低聲音說道:「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提米眨眨眼,還不是很懂梅拉普的意思,梅拉普就開始裝模作樣的大罵,說提米外出要報備,皇宮不是一個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提米被罵得一頭霧水,因為梅拉普嘴上雖然罵著,但手上的動作卻是交給他一塊肥皂,並催他去洗澡。
 
……怎麼遇到的每個人都要他洗澡?難道自己真的那麼髒嗎?提米舉起手臂嗅了嗅,被自己身上濃郁的香味激得又連打了好幾個噴嚏,最後才理解梅拉普的用意:把香味洗掉!提米這才想到香味可能會讓人聯想到皇族身上去,印象中古德德島那裡進貢了一種特殊的香料,是不是就是自己身上的這個味道?公主殿下似乎很喜歡,萬一讓人認為自己和公主殿下……雖然德萊曼公國的使者沒有明講,但每個人都知道德萊曼公國的王子對我國的公主有意思!不然何必千里迢迢的在國王陛下生重病時派使者送藥材過來呢?
 
提米一直到現在才開始覺得害怕: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自己身上的香味喔?萬一誰去告個一狀……提米匆匆忙忙的回到寢室,抓起換洗衣物,在公用澡堂洗到皮都皺了,這才安心的去睡覺。
 

 
「哎,提米。」亞力克用手肘頂了頂提米,神秘兮兮的問道:「你這幾天去哪裡了呀?」亞力克的語氣就是想探出一些八卦來,無奈提米遲鈍的沒有聽懂,他按著自己因為趴睡太久而疼痛的頸子,逃避問題。一想到這幾天的經歷就會想到那雙會讓他不寒而慄的藍色眼睛,提米不禁打了個哆嗦,手上動作一頓,把灌木剪了一大叢下來。
 
「啊啊!」亞力克看到那形狀被破壞的灌木,頭痛的皺著臉,提米這才發現自己犯了錯,急急忙忙的道歉,亞力克揮揮手表示沒事,手上拿著花剪,很隨意的又剪了幾下,把那叢灌木修改成其他的形狀。
 
「你去見米蘭娜了對吧?」亞力克還沒死心,持續的追問,提米歪頭想了想:如果說把拖鞋還給米蘭娜的話……「呃,對啊?」
「那進展的怎麼樣了?」亞力克賊兮兮的用手肘頂著提米,害提米又把樹叢剪歪,亞力克後來乾脆把整排的樹叢都剪成幾何造型,他還一邊貼著提米,嗅著不應該出現在提米身上那陌生的香味,露出壞笑。
「……什麼怎麼樣了?」亞力克幹嘛突然笑得那麼奇怪?提米不懂,亞力克看提米不願說,只是嘿嘿笑,讓提米更是一頭霧水,最後乾脆放棄去想它。
 
提米原本的工作被吉德取代了,梅拉普曾經過問提米要不要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上?提米想到那個可怕的機關,連忙搖頭,還特地叮嚀接班的吉德打掃的時候不要太靠近雕像,吉德雖然不懂提米在指什麼,不過他會這樣警告自己大概就是知道了一些不該知道的秘密吧?提米肯冒著被懲罰的危險轉達這消息……
 
「中庭花園好像缺人手?」吉德這樣告訴梅拉普。在花園工作可以說是最安全的地方了,如果是在宮內或者是貴族們的休閒場所——馬球場什麼的——就有很大的機會遇到貴族,像提米那麼笨拙的人肯定會吃虧吧!還是待在花園修修草皮,掃掃落葉就好了。
 
「唰……唰……」提米拿著耙子將落葉集中成一堆,然後再裝進袋子裡準備拿去丟掉,完全不知道有個人正從樓上的窗戶陰森森的盯著他瞧——這小子竟然敢逃跑!當翻身時沒有那份重量與溫度,席爾斯很快的就醒了過來。他看著被收拾的空蕩蕩的房間,心中頓時生出一股不滿:誰叫他收拾的?雖然他有著潔癖沒錯,但是有人收那麼乾淨他還是頭一次見到!
 
看著提米和另一名打掃的僕役打打鬧鬧,玩得不亦樂乎的模樣,讓席爾斯覺得很扎眼,但他無法解釋這莫名其妙的情緒。他揉著眉心,心想要再把提米抓回來就得使用一點手段了,不然可能會被拉斯塔盯上;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必須步步為營,不然一步錯就萬步錯,會無法保護好自己的妹妹。
 
拉斯塔或許沒想到,其實他並不是王位的競爭者,而只是個煙霧彈吧?和自己同父同母的妹妹從小也偷偷地學習著如何成為一位君主的課程,只是拉斯塔的注意力都被自己拉走了,完全沒料到那個外表看起來恬靜可人、還和德萊曼公國公國的王子搞曖昧、幾乎要遠嫁他國的人,才是拉斯塔真正的敵手吧?
 
說到玩手段,妹妹或許還略勝自己一籌?他可以善用自己柔弱的外表達到混淆視聽的效果——完全學自於他們的的母親。女人真是可怕……席爾斯難得的表現出他真實的情緒——他嘆了口氣。
「殿下,愛琳娜夫人發了邀請函過來,請您去他的邸宅參加沙龍。」
「知道了。」席爾斯撇了一眼窗外,最後揮手要阿薩奇下去準備馬車,一邊收拾好情緒,先把可以籠絡的人心抓住了再說。至於那名僕役……不能叫阿薩奇半夜抓來,那只好另想他法。
 
提米沒來由的覺得冷,他打了個哆嗦,心想應該是秋天逐漸變涼的天氣害的。他揉揉鼻子,和亞力克合力將落葉堆在空地之後,點了把火,打算把它燒乾淨。
「慢著慢著慢著!」一個滿臉鬍渣的大叔兜裡裝著不知道什麼,頗為艱難的朝提米奔來,提米見狀,連忙上前幫忙,發現潘尼大叔帶著一堆地瓜來找他們。
 
「不利用一下太浪費了!」潘尼大叔熟練的聚攏落葉,點火,等落葉燒得差不多了之後才將他帶來的地瓜丟進灰燼裡悶熟,還要提米去招呼米蘭娜他們過來一起吃。
「大叔……這樣好嗎?」廚房的食材是不能偷吃的!萬一被抓到了要被懲罰,甚至還有可能因此送命!這樣大方的聚在空地上悶地瓜可以嗎?提米滿臉疑惑,潘尼大叔揮揮手,表示這是多餘的食材,不吃也是得丟掉,上頭賞給他們這些下人加菜,最近可能要連續吃好幾天的地瓜料理了。
 
「吶,女士優先!」亞力克將剛熟的地瓜從灰燼裡挖出來,甩到了米蘭娜他們那裡去,但是因為太燙,他們拿不住,直覺的閃躲開來,讓地瓜掉落在地,但是米蘭娜也不以為意,一邊笑一邊尖叫,用自己的圍裙將地瓜兜起來,說要帶去河邊泡著冷卻一下,讓潘尼大叔直罵暴殄天物。
 
「欸欸,快點過去展現紳士風度啊!」亞力克又用手肘頂了提米一下,提米愣愣的回望他,不知道該幹嘛,亞力克用眼神示意了好幾次,見提米還是看不懂,乾脆推了他一把,要他去幫米蘭娜他們剝地瓜。
「燙、燙!」提米無奈,只得照做。但是他沒辦法像長期掌管鍋爐的潘尼大叔那樣抓起來就吃,潘尼大叔好心的替每個人剝開地瓜,卻只是讓裡頭能吃的部份掉在地上而已。
 
「嘖!你們這群小子怎麼搞的?」潘尼大叔對著地瓜吹了兩口,唏哩呼嚕的又吃了一個,看提米燙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不斷搖頭嘆氣,說多虧提米還在廚房幫忙那麼多次,怎麼會那麼怕燙呢?
「嗚……吃嘎幫麻又播一樣(吃跟幫忙又不一樣)……」提米含糊不清的抗議,讓大夥兒笑成一團,亞力克拿出水瓶給提米喝水降溫,提米迫不及待的接了過來,灌下一大口冷水才覺得嘴裡的燒灼感緩了些。
 
「好了好了!」清脆的拍手聲在眾人背後響起,見到是梅拉普,大家恢復原本恭謹的模樣,只是手上拿著吃到一半的地瓜怎麼看怎麼滑稽,梅拉普看到那些地瓜,知道是庫薩克給他們的,也不責怪,只是要他們快點吃完之後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工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