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Owner-3

 「轟隆隆——」靠近床的那面牆露出一扇門,提米驚呆了,原來那裡也有門嗎?這房間裡還有多少門?不過更讓他吃驚的是,進來的人有著黑色及腰長髮,以及那雙如同冰山般寒冷的藍色眼睛,竟然是……二王子殿下!提米僵在原地,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因為他從來沒有直接接觸過皇家成員——就連那些分封出去,和國王血緣淡的幾乎快要不見的某某伯爵還是男爵都沒見過。
 
提米呆愣愣的看著席爾斯步行到他面前,見到席爾斯皺眉頭,這才想起自己竟然這麼大不敬的盯著王子的臉瞧!想起外界對二王子的那些可怕傳言,提米後知後覺的害怕起來;他急忙匍伏在地,向席爾斯請罪,但只是惹得席爾斯更加不快而已:不是早就要阿薩奇把這僕役弄乾淨了嗎?為什麼有好好的床他不睡,偏偏要蜷縮在地上?
席爾斯動手解開提米手腕上的鎖鏈,一把將他拉了起來,提米不知所措的被席爾斯拉著走,直到走出小房間,來到外頭王子的寢室。提米從來沒看過那麼豪華的房間,一時看呆了:王子的房間竟然比四間僕役的房間加起來還要大!精雕的梁柱,彩繪的天花板,還有那張可以五個成人並排躺在一起的床!如果王子的房間就是這種大小了,那國王的寢室該是怎樣的一個規模啊?
 
「你還要我動手嗎?」席爾斯冷聲道,提米這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被帶到房間內附設的浴室中,他困惑的眨眼,不解的看著席爾斯,席爾斯嘆了口氣,突然能夠瞭解這名僕役很乖的原因了:太笨不懂得去惹事,而不是為求自保才保持低調。
 
「洗澡,快點。」席爾斯又推了他一下,提米反應過來,略覺得尷尬的低下頭,怯怯地伸手要替席爾斯脫衣服,席爾斯抹臉,重重地嘆了口氣,提米嚇得趴在地上,不住的磕頭:「對不起!對不起!小的……小的沒有……」
「我說,你,洗澡。」這名僕役的反應還能遲鈍到什麼程度啊?席爾斯隨手抓了條浴巾丟在提米頭上,提米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回頭望了望那有著誇張雕刻的浴缸,然後呆呆的看著席爾斯,似乎是在等他允許。
 
席爾斯將蓋在提米頭上的浴巾拿開,決定自己來。不然等這名僕役理解他的意思會等到天荒地老!他扭開水龍頭,開始放水,提米完全不懂二王子要他幹嘛?要洗澡的話為什麼不讓自己脫他的衣服?提米維持匍伏在地的姿勢,等著席爾斯吩咐,但是席爾斯見他完全沒有要脫衣服的動作不禁覺得有點火大,開始去扯提米的衣服:「你連脫衣服都不會嗎?」梅拉普到底怎麼挑的?竟然挑一個那麼笨的僕役進宮!
 
「會、會!」為什麼自己保持乖乖的不動反而招來王子不快?提米紅著臉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扭捏的站在一旁——雖然僕役們有公共的澡堂,但提米總是挑人最少的時候去洗澡,因為他不太習慣身體被人看光的感覺。席爾斯雙手插腰,看著浴缸的水位差不多了之後,一把將提米推了下去。
 
「噗!咳、咳……!」提米撲騰了一會兒才爬起來,抹去臉上的水,然後笨手笨腳的拿起擱在一旁的沐浴球,看了看席爾斯,困惑道:「呃……殿下?」不是要自己幫他刷背嗎?那為什麼殿下不脫衣服?
席爾斯放棄跟這名僕役溝通,他直接捲起袖子,拿起洗髮精,往提米頭上倒,提米這才發現洗澡的主體竟然是他自己!他慌慌張張的想拿開席爾斯的手,結巴道:「殿下……殿下!我自己……」
「閉嘴。」笨得要死就算了,講話還不清不楚的……席爾斯拿掉了提米綁頭髮的繩子,很隨意的扔在地上,看他被泡沫迷了眼睛卻又不敢抹掉的樣子,一臉無辜的模樣,覺得好笑,伸手替他抹了去,提米努力眨著發紅的眼睛,想道謝卻又怕自己說話會惹惱王子,只好照著梅拉普教的:低著頭,沒吩咐不要出聲。
 
嗯,稍微罵一下就那麼乖,這僕役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好控制,就是太笨了點。席爾斯看提米理解要洗澡之後便放手讓他自己去做,提米不敢泡在這豪華的浴缸裡,他離開浴缸,笨拙的拿著水杓替自己沖洗乾淨,等洗好之後也不敢拿浴巾把自己擦乾,就只是怯怯地站在原地等著席爾斯的指令。
「喏。」席爾斯把浴巾丟給提米,然後嘆了口氣,覺得很疲累,一邊脫下自己沾溼的衣服一邊往床的方向前進。提米包著浴巾,不太能適應這種高級沐浴精的香味,因為那害他很想打噴嚏。
 
洗完澡然後呢?提米看席爾斯躺在床上,心想自己是不是該過去幫他按摩什麼的?不過自己沒學過按摩,會不會搞砸啊?
「過來。」席爾斯對悄悄從浴室探出頭來觀察他的提米招手,提米一顫,連忙小跑步到席爾斯面前,正要跪下去等候他吩咐時,席爾斯不悅嘖了一聲:「你還想再洗一次澡是不是?」雖然房間天天有人打掃,但在席爾斯的認知裡,地面是用腳踩的,無論擦幾次都還是髒。
「……不、不是的,殿下。」提米終於發現席爾斯不喜歡他趴在地上,恢復站姿,但是低著頭不敢直視席爾斯,緊張的扯著身上的浴巾,不知道該怎麼做?
 
聽說二王子很喜歡聽慘叫的聲音,所以會虐待奴僕,以前還聽說他叫人把一隻狗吊起來,一刀一刀慢慢割去牠身上的皮肉,那狗悽慘的哀號迴盪在花園裡,讓提米整個星期沒睡好……現在是不是輪到自己了?
 
提米紅了眼眶,但是席爾斯沒發現,他一把拉過提米,讓他跌在床上,然後手腳並用的抱著他,讓他把臉靠著自己的頸窩,接著在他髮間深吸了一口氣:溼潤而帶著溫度,這就是人類的味道啊……席爾斯放鬆的將那口氣給嘆了出來,自己孤獨太久了,竟然得這樣尋求慰藉?連席爾斯都覺得自己的行為很可笑,不過他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好打起精神來應付拉斯塔下一波的算計,以保護……
 
「…………」提米完全傻眼,這是到底怎麼回事?他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從頭頂上逐漸沉緩的呼吸聲可以研判:殿下睡著了。提米想抬頭看一看,但又怕自己的動作驚醒了席爾斯,只能僵硬的維持原姿勢,打算等殿下翻身之後快點離開這張床!自己一個卑賤的僕役竟然躺在殿下的床上?被梅拉普知道了肯定直接送到懲戒處那邊去吧!提米想到懲戒處那邊是使用鞭刑,不禁抖了抖:只要不傷到骨頭就沒事,可以達到懲罰的效果又不會太快把僕役弄死……就是皮開肉綻的看起來非常可怕。
 
可是這令人安心的淡淡檸檬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自己身上用的沐浴精嗎?提米勉強挪了挪,想聞聞看自己身上的味道,不過席爾斯一把又將提米按了回去,就是要他靠著自己的頸窩;提米覺得很尷尬,因為這樣一來香味更明顯了,難道說……不可能!之前那在黑暗中溫柔安撫著自己的人怎麼可能是殿下?但若不這麼解釋的話又該怎麼解釋這熟悉的香味?幻覺嗎?提米努力的回想剛剛浴室中是不是有其他的沐浴精?把每罐都拿起來聞一聞就能知道答案了,只是現在的情況並不允許提米四處亂走。
 
快點睡著吧……快點睡著吧……提米在心中默念著。他看不見席爾斯的臉,只能看見他烏黑的頭髮;他很小心的呼吸著,深怕自己的動作太大會吵醒席爾斯,可是自己身上過於濃郁的香味像是吸入鼻腔的胡椒粉一樣不斷不斷的刺激著黏膜,呼吸的時候殿下的長髮也會往自己的臉貼過來,讓他好想……
 
「哈啾!」提米雖然極力憋住,但還是打了個噴嚏,而且是在席爾斯的耳邊。
「…………」提米感覺到抱著自己的手僵了一下,接著兩人分開了點距離,提米緊張的看著一臉不悅的席爾斯,連道歉都忘了說,只是膽顫心驚的望著他。
「你……」席爾斯揉了揉耳朵,他可以感覺到那夾帶著唾沫的噴嚏全都噴在自己的耳邊,雖然說這傢伙洗過澡了,但是剛才沒幫他刷牙!
「殿下對不起!」提米反應過來,連忙用自己身上的浴巾替席爾斯擦拭,也沒想到這動作是讓王子使用自己用過的浴巾這個問題;他慌慌張張的擦了一陣之後還怕席爾斯不肯閉上眼,用自己的手掌蓋住席爾斯的眼睛,彷彿希望他就此睡著。
 
「…………」眼睛被溫熱的手掌覆蓋住讓席爾斯呆了一下,不過他隨即覺得好笑,心中也有股說不出的情緒在躁動著;他隨手拉了棉被過來,為兩人蓋上,然後心滿意足的蹭了蹭提米,沒想到這傢伙會這麼適合這種沐浴精啊?或許他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可愛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