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盜墓瓶邪】Bryllupsreise-13

 








當我睡醒打算去飯店樓下吃晚餐的時候才發現一堆記者居然守在這兒!我嚇了一跳,反射性想躲記者,不過後來發現記者居然是問我清不清楚悶油瓶跟康柔瑟的關係!
……焦點成功的被移轉了。我傻笑,表示不知道,沒人發現為什麼我這個「好久不見」的友人會跟悶油瓶住在同一個飯店內,我唬弄了一陣後,把那些跟蒼蠅沒兩樣的記者交給高加索人打發去了。
 
我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回到房間,打開娛樂新聞看,發現悶油瓶帶著花去探望康柔瑟!他還沒有送過我花呢!我咬著被單洩忿,聽到有人打開房門的瞬間我把電視關掉,用被單把自己捲起來,來個相應不理。
「吳邪……」悶油瓶可憐兮兮的用食指戳著我的背,我哼了聲,吃醋道:「你從來沒有送過我花!」
「……我還要一陣子才會開花。」悶油瓶回答的非常無辜。
「…………」忘記他是植物,所以不喜歡我接觸其他的植物——樹精吃醋的方向跟人類不一樣。
 
「哼!」心裡雖然好受了點,不過還是不高興,悶油瓶不敢爬上床,只是坐在地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扯著我的被單,希望我跟他說幾句話。
「記者跟過來了。」我轉身,瞇起眼瞪著他,看他打算怎麼處理?
「嗶——全體都給我注意——!」這時候,非常突兀的鈴聲響起,我連忙像供奉祖先牌位那樣捧著手機,接了起來:「喂?二叔?」
「小邪,今天走秀怎麼樣?」二叔那邊好像還在忙,我聽見他唰唰唰地翻著紙張,「應該……還可以吧?」如果康柔瑟的跌倒是刻意安排的話,那就是完美的按照二叔的計畫進行。
 
「抱歉現在才跟你商量,小齊有跟你說過了嗎?他最近會跟康柔瑟演個戲。」
「哼哼!」我故意不滿的哼了幾聲,二叔跟我說了接下來的安排:遇到記者一律沉默裝傻,等康柔瑟的腳好了,他們先前一起拍的廣告照片才會釋出。媽的,竟然算到這一步!想到那些照片可能是趁我去剪綵的時候拍的我就不高興,二叔說那牛仔褲的照片很好看,會直接把母片給我。
 
……可惡,我被收買了。「那我只要悶……小哥的部份。」差點就在二叔面前叫他悶油瓶,二叔答應下來,還說今天給我的金項鍊跟手錶就收好,以後還可以拿出來裝闊。唉唉!遇到二叔這個老狐狸,大家都只能當他掌中的棋子!心想二叔也是為我好,於是把那份不愉快稍微壓了下去,然而跟悶油瓶吃個醋還是要的。
 
「哼。」講完電話我又用被單把自己裹著,只是哼聲,不理悶油瓶,悶油瓶見裝可憐沒效果,於是低聲下氣的問道:「吳邪……你想要什麼禮物?我去買給你?」
「我不要用買的禮物。」老子也有錢!才不稀罕用買的禮物呢!我知道我是故意刁難悶油瓶,不過我想看他苦惱的樣子。
「唔。」悶油瓶抓頭,想了想,不太確定的眨眨眼,然後飛快的在我唇上啄了一下。「那你要我嗎?」
 
……慢著。是不是跳過了什麼步驟?換我愣住。悶油瓶討好似的在我面前跳著脫衣舞——其實也就只是慢條斯理的將衣服脫掉而已,不過他的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誘惑的味道,他媽的脫個褲子在小腹上摸來摸去的幹嘛?我臉「騰」的一下紅了,心想自己真的是被他吃得死死的了!不行,不能那麼快投降!
「吳邪……」悶油瓶身上的襯衫半開,他俯身在我耳邊低喃,我彆扭的用被單遮住耳朵,不想承認自己光看悶油瓶半裸的樣子就開始興奮了。「我幫你舔到射,原諒我好不好?」
 
「……!」下體突然傳來一陣搔癢,我這才發現自己用被單作繭自縛,造成悶油瓶想摸哪兒就可以摸哪兒,我空不出手來阻止他。他曖昧的揉著我的屁股,隔著床單吻了吻,把臉埋在我的股縫之間發出嗚咽聲,聲音的震動從尾椎直竄腦門,讓我一時之間竟然無法思考!
 
該死!我開始掙脫被單的束縛,不過悶油瓶很開心的以為我願意跟他做了,撲上來一把就揪住了我的乳頭開始揉,我準備罵他的句子瞬間變成軟弱的呻吟:「啊……你、你這個……唔嗯……」嘴也被堵上了,他柔軟香甜的舌……不對!香甜?現在幾月啊?他不會這時候給我發情吧!我大驚,想推開他,然而悶油瓶只是努力的舔著我的上顎和牙齦,讓我不得不嚥下他給我的津液。
 
「嗯咕、哈……啾、嘖……你、唔……」我想說話就會被他吻住,我開口的舉動只是讓他趁隙而入而已,乳頭被玩弄的快感迅速的累積在小腹,我知道我硬了,可是又討厭悶油瓶這種用做的溝通方式,讓我說個話會怎樣嗎!
大概我的憤怒透過腦波傳遞給悶油瓶了,他深邃的雙眼染上情慾的朦朧,還帶著點困惑,迷茫的看著我;我喘了一陣子才有辦法開口:「你、你……!」本來想罵他,可是悶油瓶無辜的模樣太惹人憐愛了,我重重地嘆了口氣:誰叫我不收他一般的禮物呢?他只能把自己送給我了。
 
「……以後走秀完都陪我看影片。」這是我唯一想到可能的補償方式,我不要我的男人工作下檔了去陪別人,還送什麼花啊!真是!想到悶油瓶帶著花去探望他的緋聞對象我就不痛快,我噘著嘴等待悶油瓶答應,他該死的猶豫了下之後才說好,我對於他這樣的反應更不滿了,狠狠咬了他一口之後說道:「不想陪我看影片就不用勉強!我自己也……」
「……對不起。」悶油瓶口拙,我這樣連珠砲似的句子讓他沒辦法辯解,他只是抱著我,我腦中突然浮現二叔的辦公室,我愣了一下,才發現悶油瓶在把他的想法傳輸給我。
……這或許是我倆特殊的溝通方式吧?
 
「小齊,我知道你為了小邪做了很多,可是身為叔叔我還是要偏袒他一點。他只要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他跟你的關係;可是你在這個圈子不一樣,會有很多記者刺探你的隱私。叔叔雖然接受你跟小邪在一起,可是這世界上的壞人太多了,我很難隨時隨地照看小邪,你能幫我照顧他嗎?」
 
……這就是悶油瓶那時候點頭的原因嗎?想到悶油瓶這麼努力都是為了保護我心中有點暖暖的,酸酸的。當初選擇走這條路其實就已經決定要承受外界異樣的眼光了不是嗎?到最後還是躲在二叔的羽翼下?不過演藝圈比我想得太複雜了,不是大方的出櫃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搞不好哪個反同的記者就在等待機會抹黑悶油瓶,然後把他貼上雜交、愛滋病等等等標籤呢?
心中明明知道二叔的作法才是對的,不過就是有點不甘心吶……什麼時候換我保護悶油瓶?我嘆氣,抱著他不再說話,他感覺到我的情緒了,拍著我的背安撫我:「還要一陣子,所以……」
 
「啾!」我給悶油瓶一個吻,笑得燦爛:「所以說忙完要陪我呀!不然我會吃醋。」我拿起房間鑰匙,要悶油瓶等我,我去租個好看的片子回來。
……只能躲在家裡看影片也是我覺得很鬱悶的一個地方。情侶不就該手牽手、一起吃著一桶爆米花看電影嗎?先不提悶油瓶不用吃東西這點了,我倆連在街上手牽手都得小心翼翼的……悶油瓶如果不夠紅我也不用這樣躲,該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