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盜墓瓶邪】Bryllupsreise-12

 


「該死……」我腰酸背痛的起身,縱慾這種事果然還是不要太常做的好!我脫下身上皺巴巴的襯衫,看到電話旁邊悶油瓶給我留了字條:「吳邪,我先出門準備了,九點開始。」
……現在幾點?我揉了揉眼,看向電話液晶螢幕上的時間,他媽的!八點四十了!我還沒沖澡啊!
 
我急急忙忙又踉踉蹌蹌的滾下床,隨便沖了澡,頭髮都還沒擦乾就套上了乾淨的襯衫,然後隨手在箱子裡抓了條領帶,一邊綁一邊打電話給高加索人,要他開車過來載我。不知道能不能趕上啊?這次悶油瓶會上台三次,有兩次穿冬裝!
「大哥,能快點嗎?」我看著那越是心急就越是跟我作對紅綠燈,高加索人看了看錶,說道:「小哥大概快九點半才會登場。不過我們是最前排位置,還是早點過去比較好。」
 
「……對不起我睡過頭了。」我不好意思的抓頭,低頭看見自己抓了條有著錢幣圖案的領帶,覺得太市儈,於是拿掉,將釦子打開兩三個,打算今天走雅痞風。不過高加索人看到我的舉動,便給我個曖昧的笑容,拉了拉領子,我扳過後照鏡檢查:媽的,悶油瓶吻的位置太高了!怎麼辦?領帶圖案太醜我不想用,可是帶著吻痕過去也太囂張!高加索人在手煞車附近摸了摸,丟給我一個粉餅,我皺眉,也只能這樣了?我盡可能的把粉抹在我脖子和鎖骨上,心想會場那麼暗,應該不會有人去注意到我才對?
 
我們還在外頭就聽到震耳欲聾的音樂,咚吱咚吱的震得我的太陽穴在抽痛。二叔今天還有其他的事要忙,他把他的位置讓給我,我和高加索人不斷的說著「借過」,承受一堆眼刀後,好不容易才擠到最前面記者們專屬的位置旁。
「你來了。」是個看起來跟熊貓沒兩樣的女人,我愣了一會兒發現是那個什麼康柔瑟……他上次拍筆電廣告的時候不是清純的像個學生嗎?怎麼現在感覺就是風塵女子?我驚嘆著化妝技術帶給人的影響,一邊心情複雜的向他點頭,坐在他旁邊。我不曉得康柔瑟對於我跟悶油瓶的關係知道了多少,不過從他可以認出我的這點看來,他應該也是接到二叔指令,先過來跟我打招呼吧?
 
「嗨,我要跟你男人搞外遇了!」……對我來說就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康柔瑟的煙燻妝太重了,我讀不出他的眼神在想什麼,只見他盯著台上的人看,或許他其實很羨慕可以走上伸展台的那些人吧?悶油瓶說他只是新人,二叔要漸漸給他曝光率,順便轉移注意力,因此有了這場……戲。就希望不要假戲真做了。
 
今天展出的主題似乎跟皮革有關,悶油瓶第一次登台的時候穿著有著流蘇的黑色皮褲,頭髮用髮蠟往上抓了個賽亞人頭,還挑染了幾搓,上身套著件咖啡色皮外套,看起來有點破爛,裡頭什麼也沒穿。不過悶油瓶就是悶油瓶,當他走到伸展台盡頭準備迴轉的時候,底下的閃光燈啪啪啪的讓會場都快變成白天了!先是男模特兒走完才換女模特兒,也有設計師的服裝是情侶裝,所以會有同時兩個模特兒並肩走在一起。
 
我沒注意到康柔瑟什麼時候溜到後台去做準備了,只知道台上每個設計都帶著頹廢的龐克風格:模特兒展出的服裝一個比一個破爛,我搞不懂這樣就是流行?那模特兒身上掛的布看起來就像一床沾著尿漬的破棉被,真的好看嗎?皮衣展示完畢是中場休息時間,我忍著想到後台找悶油瓶的衝動,無聊的待在會場裡面看一些評論家和設計師交頭接耳的談著話,不會有人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我看起來就是個贊助的金主罷了,多虧高加索人在車上硬塞給我的金錶和金項鍊,沉甸甸的,非常老氣。
 
……這肯定是二叔怕我行頭不夠撐場面,故意留下來給我的吧?我抹臉,走到休息區去拿了杯水喝,過沒多久,司儀就開始介紹接下來展出的主題,是軍裝!我好像還沒跟悶油瓶玩……咳嗯!我拍拍臉,非常期待悶油瓶展出的服裝!
悶油瓶走出來的瞬間我看呆了,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伸展台上,聽不見那震耳欲聾的音樂。他穿著有點像是軍裝,又有點像是獵裝的毛呢大衣,領子附近有毛邊設計……應該算是獵裝?不對,俄羅斯軍服也有毛啊!算了,好看就好。
他腿上穿著綁腿軍靴,裡頭是看起來很簡單,可是穿在悶油瓶身上就是好看的V領毛衣和改良過後的軍便服,刻意做出墊肩的大衣讓他的身形看起來更加挺拔,當他轉身走回去的時候我好想蹭上那寬厚的背!
 
我看得口水幾乎都要流下來了,真希望這套衣服他能夠帶回家……臉上不自覺的紅了起來,女模穿的是有著墊肩元素的……那算軍裝嗎?我想可能會被軍方抗議吧!悶油瓶回去之後我就興趣缺缺的觀察著四周,主要光源都打在伸展台上,底下幾乎一片漆黑,只有接近舞台邊緣有幾盞小燈,襯托舞台的質感。
「大哥,他下一次什麼時候出場?」我打了個哈欠,強迫自己提起精神——看展示看到睡著多失禮!
「唔……」高加索人調整了好幾次角度才藉由舞台旁微弱的光芒看到錶面,「十一點吧?」
「嗯。」悶油瓶會穿什麼衣服其實我問高加索人就知道了,不過我想讓他給我個驚喜,所以刻意不去拿節目表。
 
配合軍裝的肅穆音樂在中場休息過後切換成鬼氣森森的背景音樂,會場冷氣好像有點強?我哆嗦著搓著手臂,心想應該帶件背心出門的?音樂突然傳出嘎嘎嘎的乾笑,嚇了我一跳,接下來登台的模特兒讓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把椅子砸上去的衝動:娘的!一個跟水鬼一樣的白衣女人動作緩慢的從後台爬出來是怎麼回事!模特兒需要這樣展示嗎?
 
司儀的聲音這時候響起:「接下來為您展出的是『鬼才』伊克絲.耶耶馬魯的最新作品——屍魂的派對。」
我操,大牌設計師就是不一樣,這整個時段都是他的!那個水鬼好不容易爬完了之後,接下來上場的女模幾乎沒穿,身上掛著幾條看起來像是蜘蛛絲加上灰塵的東西就說是服裝設計了……我真的不懂啊!主題既然叫什麼屍的,那悶油瓶該不會等一下抱著一塊墓碑出來就說是服裝吧?我想到都覺得好笑。
 
康柔瑟居然登台了?他本來就畫好的慘白妝容再加上燈光的效果,讓他的臉頰看起來非常的凹陷與病態,他身上的衣服隨著他走路的步伐看起來就像是有幾千萬隻蛆在上頭扭動一樣,讓我看得非常不舒服。
這次是女模先走,然後才是男模,還好悶油瓶的服裝看起來像吸血鬼公爵……讓我有點感激那個設計師沒給他太奇怪的服裝。
 
康柔瑟或許緊張,或許不小心,在他走回去,跟悶油瓶交錯的那瞬間,他居然扭到腳!還扭得不輕,差點就要滑下舞台,底下的人一陣驚呼,悶油瓶也不顧自己正在走秀,轉頭拉了他一把,康柔瑟一瘸一拐的跟悶油瓶道了謝,幾乎是用跳的回到後台。
……忽然覺得這太巧了。心中隱隱覺得這不是意外,我看悶油瓶裝腔作勢的甩著披風,雖然非常的帥氣,可是心情卻好不起來。
 
展示結束之後當然是採訪時間,模特兒很少會被採訪,除非非常知名的那幾位——悶油瓶還不夠格!不過就算記者真的去採訪他,他也不會對這些服裝有什麼感想吧?他只想著……我臉上紅了紅。
康柔瑟的那一跤成功的獲取媒體的關注,有人對他的失誤嗤之以鼻,也有人把重點放在悶油瓶的那一扶——通常走秀的模特兒跌倒要自己站起來,之前看別的秀場還有人連續跌個三次爬不起來,硬是咬著牙走回去,經過的模特兒才不會幫忙呢!
 
……其實讓設計師不要設計那麼奇怪的高跟鞋就好了啊!每次看那些女模踩著奇形怪狀的高跟鞋我都替他們感到腳痛。康柔瑟的狀況似乎非常糟糕,現場人員替他做緊急處理之後就有救護車來了。突然覺得他很可憐:萬一他把自己的韌帶弄斷那就虧大了!模特兒圈只要一陣子不露面,其他人就會後浪推前浪的把你蓋過去,這也是為什麼二叔一次就讓悶油瓶接那麼多廣告的原因,他要讓悶油瓶在市場上保有一定曝光率。
 
唉!看起來就像——事實上也的確是二叔佈的局,那接下來會怎麼發展我幾乎可以料到了。反正最近也沒什麼工作,我看我躲起來一陣子好了?小花好像說他要在薩沃伊劇院演出那個……戴面具,一直躲在劇院裡的角色?心情低落的有了訂機票去英國看小花表演的念頭,不過我知道比我更鬱卒的應該是悶油瓶吧?他接下來放假,如果我在這時候沒有陪著他的話他肯定又要鬧脾氣了。
我默默的回到飯店,脫下二叔塞給我的金錶和金項鍊,躺在房務人員已經整理乾淨的床上,嘆了口氣,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