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盜墓瓶邪】Bryllupsreise-10

 我揉著眼,提振精神之後打著領帶,今天的天氣非常好,落成典禮我想應該會很順利的進行吧?我對著鏡中的自己鼓勵一番:吳邪,加油!悶油瓶都那麼認真的工作了,你也不能輸!朝著鏡子笑了笑,覺得充滿了活力。我到樓下坐上客戶派來的專車,雖然有點緊張,不過自己總算能獨當一面了呢!
 
開車的是個戴著墨鏡的大哥,我本來還想跟他搭個話的——二叔吩咐我要跟這個客戶親近!不過他非常專心的開著車,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樣,我也就摸摸鼻子,沒有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等我到了會場,看著這棟建築物,好像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一般,心中有說不出的成就感,臉上不禁露出微笑。一下車,客戶的秘書就迎了上來,跟我說明接下來典禮的流程,還給了我一朵胸花,要我別上。
 
在不安的時候習慣性的就會往人群裡面瞧有沒有我認識的人,來來回回看了幾次,確定我老闆沒有過來之後我有點灰心,禮貌性的讓司儀帶領我到準備位置,等待典禮的開始。
「今天非常榮幸邀請到各位嘉賓來到雷爾普提集團大廈的落成典禮……」我手中拿著金色的剪刀,和一旁的大老闆們一起站在門口的紅彩前,在司儀的指示下進行剪綵,旁邊有人開了禮花和香檳,集團老闆拿了一瓶,替那個高腳杯塔注入香檳。我臉上維持著客套的笑容,讓工作人員把剪刀收回去後瞄了一眼他們遞給我接下來的指示,我差點沒暈過去:為什麼我是第一個致詞!我只是個來插花的角色,打頭陣未免也太刺激了點?
 
我緊張的從懷中拿出小抄來看,不過那邊司儀已經開始進行下個程序了。
「讓我們邀請本棟建築物的設計師——吳邪上來說幾句話。」
我連忙把小抄塞回懷中,在眾人的掌聲中走向演講台。我踏上去的那瞬間掌聲停止,大家都殷殷期盼著我的發言,我深吸了口氣,再緩緩吐出:不過說個吉祥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底下的人都是西瓜!這樣想後突然覺得有底氣了,我先跟來賓問好,簡短的介紹幾句建築物的建造過程,最後搭上我先前準備好的祝賀詞……第一關過了,很順利!
 
接下來是雷爾普提集團的老闆說話,這就跟以前集會的時候聽校長訓話一般,坐的直挺挺地,在結束的時候鼓掌就可以了,不用理他們說話的內容是什麼。我不太喜歡這種場合的原因就是地位越是高的人就越是話嘮!老闆講完後是總經理,然後是其他有的沒的人……連議員還是區長之類的都來了!所謂政商名流,大概就是這樣吧?
 
我思緒放空大概繞了地球一圈回來,那些話嘮的傢伙們總算把話說完了,接下來就是客套的應酬時間。這棟建築物我設計成凹字形,兩邊延伸出來的部份比較低,中間主體部份比較高,像是一塊拼到一半的樂高積木一樣,這種帶有稜角的設計意外的獲得集團老闆的喜愛。
 
典禮的場景在「凹」的中間噴水池那邊進行,擺出了餐點讓來賓享用。我悲哀的發現這裡我最熟的人居然就是那個集團老闆,於是先過去跟他打招呼;他拍著我的肩膀,很高興的說我是青年才俊之類的,還把我介紹給其他的老闆認識,我禮貌的跟他們問好,突然有個老闆問了我一句:「你跟懷特吳長得有點像,你們是親戚嗎?」
 
我靠……懷特是我二叔的英文名字,我已經是和他最不像的一個子姪了,這樣都認得出來?
「是啊,他是我二叔。」否認大概回去會被我二叔一腳踹死,而且這也不是什麼不名譽的事,我也不是空降的富二代,我是實紮實打的自己爬上來的!
「難怪這麼優秀!」那位老闆笑得很開心,我知道大概也是二叔生意上的夥伴,和他客套了幾句;和幾位大老闆斡旋了一番後,他們找別人說話去了,我鬆了口氣,知道自己第二關過了!
 
我隨意的拿了幾種點心吃,和不認識的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我向那名不知道是哪個老闆的女兒道了歉,走到角落去接電話。
是悶油瓶打給我!我有點開心。「小哥,典禮進行得很順利,你那邊還好嗎?」
「嗯。」悶油瓶一樣很簡短的回答我,然後開始對著話筒呼氣。我心中甜蜜的一笑,知道他想聽我的聲音……真的是、很任性啊!
 
我走向廁所,避免我那五音不全的歌聲嚇到人;等確定周遭都沒人之後,我開始哼著我自己亂編的曲子,我可以感覺到話筒的另一端悶油瓶臉上的笑容,心中也覺得暖洋洋的,正想說些什麼讓悶油瓶回饋我一下,悶油瓶突如其然來了一句:「吳邪,你看到了嗎?」
我愣住,終止歌聲,想了會兒才跟上他跳躍的思維:「新的廣告嗎?」
「嗯。」……又是一個音節,沒有其他解釋,悶油瓶的缺點就是話太少!我腦中轉了幾下,想不起來他所謂「新的廣告」是哪一個,高加索人給我的照片太多了!除了西裝之外,還有銀飾、鋼筆等等,悶油瓶彷彿讀取到我的疑惑一般,出聲要我走到某個街口。
 
偷溜出去會場一下應該不要緊?我心想重要的人物我都去說過話了,神隱一下不會怎樣,於是帶著種和悶油瓶幽會的興奮心情悄悄的從後門偷溜出去——這棟樓是我設計的,哪裡有門我最清楚!我按照悶油瓶的指示走到街口,見到了他的巨幅廣告,嘖嘖嘖!這好色的傢伙穿上西裝還真是人模人樣的!
「看到了,很帥啊!」我都懷疑對面樓層的人有辦法專心辦公嗎?要是我一定整天對著那幅廣告發花癡!
 
「呵。」悶油瓶笑了,他的笑聲讓我有種他在我耳邊吹氣的錯覺,我不禁縮了縮脖子,他彷彿感覺到我的想法,語調低沉的像是在我耳邊呢喃著情話那般:「吳邪……等你回家之後我有禮物要送你。」
「…………」明明是大白天的我突然覺得背上發冷,我噎好一會兒才罵道:「不、不跟你說了!我要回去工作了!」
 
我用趕火車的速度奔回雷爾普提大廈,在角落等呼吸平緩一點才裝模作樣的拿著一杯香檳不著痕跡的回到現場。
「吳,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你好久!」雷爾普提的老闆叫住我,我連忙擠出笑容面對,拋開那因為跟悶油瓶講電話而從尾椎竄上來酥麻,打起精神準備和大老闆們打交道。
……忽然很佩服二叔那過目不忘的本事!這麼繞一圈下來我都快搞不清楚誰是誰了!


--

過渡劇情。
接下來又是H(?)
有人發現這是第二集後面的銜接嗎?
這篇的時間軸大概是這樣:
        第一集                                                        第三集
|--------------------|                                    |--------------------------| 
                            |----------------------|--------|
                                     第二集           番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