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盜墓瓶邪】Bryllupsreise-9

 
在經歷啤酒事件之後我跟悶油瓶都更加謹慎了,悶油瓶在模特兒界變成一個除了工作之外,私生活也非常神秘的人——除非一些不得不去的應酬場面之外,他能不出席就不出席,以避免觥籌交錯的場面。我二叔似乎覺得這樣對他的名聲不太好,於是幫他接了一個慈善活動的廣告拍攝。
 
前陣子我們這裡又有颶風了,情況非常嚴重,幾個州都泡在水裡——當然也包含我居住的那個。不過非常慶幸的是我們家沒有太嚴重的損害,不過鎮上的對外道路都因為水災中斷,出入非常不方便。現在有一個成衣廠商要為災民募款,二叔讓悶油瓶參加這場募款平面廣告拍攝,好建立他關懷公益的形象。
 
我鼓勵悶油瓶去,但他不懂為什麼這次工作沒有酬勞?我跟他說這就是「慈善」,如果他的照片可以幫助其他人,那麼偶爾做幾次沒有酬勞的工作也沒關係。悶油瓶聽我這麼說,似乎想通了什麼,問道:「我如果去免費拍照,那鎮上的路就可以修好?」
「對,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能提供自己的能力幫助大家讓我覺得非常光榮,我自己也捐了一筆錢給鎮上,我老闆擔心我沒地方住,還另外找了個臨時居所給我,讓我非常感謝他的大方。
 
「那我要去。」悶油瓶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收拾著行李,我微笑著看他,能做件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想必悶油瓶跟我一樣覺得與有榮焉吧?他還是第一次這麼主動的說要出門呢!我也收拾著我的行李,打算和他一起去。能夠參與這樣的盛事又能看到許多明星,當然要跟啊!而且我現在也算是災民,老闆不會要求我上班。
 
到了拍攝現場,我有點訝異不是在攝影棚內,而是一片花海。工作人員正在發給每個參與的明星這次的服裝——純白的棉質上衣和藍色牛仔褲。我和二叔站在一旁看大家忙碌,不過那些發衣服的工作人員竟然跑過來問我們的衣服尺寸;我看了二叔一眼,只見他微笑著說出他的尺寸,於是我也跟著說出我的。
 
等大家都換完衣服——明星、工作人員以及贊助商,所有現場人員都換上了白色棉質上衣和牛仔褲,這種制服的感覺讓我有種參與感,看導演指示著每個人的動作:什麼時候該回頭、走到哪裡、手牽手說出「某某賑災基金會,需要您的幫助」,因為人很多,所以幾乎每個人的鏡頭都只有五秒。
 
我不懂那些攝影機到處拍到底在拍什麼,只希望我家悶油瓶的鏡頭可以多一點。聽說募款廣告會分成好幾個版本,二叔替悶油瓶爭取到了除了電視廣告之外,還有平面廣告的拍攝,讓我非常感激他。
「那小子頗上相啊。」二叔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看著花田中的悶油瓶,我紅著臉,驕傲的挺胸說道:「那、那當然!」
「呵呵。」二叔笑了,我不太好意思的找了張椅子給他老人家坐,然後拿了罐瓶裝水給他。
 
「小邪,最近應該沒被騷擾吧?」二叔在說什麼我知道,因為越是知名的藝人就非常容易引來狗仔隊的覬覦,悶油瓶現在也算有點知名度了,行為又非常的神秘,說他沒被狗仔隊追蹤我才不相信呢!
「沒有。我有裝保全,平常上班也沒什麼好跟蹤的。」有開放式的院子雖然能夠提昇生活品質,不過安全是個疑慮。然而我不知道的是,我家的院子在狗仔界裡面已經被列入黑名單了,因為草皮會主動攻擊人!
 
「嗯。如果遇到他們不要慌,交給我處理。」二叔開始跟我說幾種應對方式,最好當然是讓身高兩米的保鑣把狗仔隊趕走,不過我不習慣有人整天跟在我身邊的感覺,於是婉拒了二叔的好意。
 
導演刻意要營造溫暖的氛圍,所以選在傍晚了才開拍。西下的太陽讓整個場景都變成金色的,還沒輪到悶油瓶的鏡頭,他站在指定位置等攝影師的暗示;突然一陣微風拂來,整個花海像是海浪那樣溫柔的搖曳著,我看著因為陽光而鑲了金邊的悶油瓶,心中覺得被那些搖曳的花拂過一般,軟軟的,癢癢的,臉上不自覺的露出幸福的笑容,看得我二叔也跟著微笑。
 
由於我和他們有些距離,我聽不清悶油瓶的台詞,不過沒關係,反正後來就有宣傳片可以看了,不急於一時。幾個藝人被鏡頭照過之後開始往中心走,手牽著手說出「某某賑災基金會,需要您的協助」,等導演喊「卡」,全部的人員都在鼓掌,悶油瓶也和他旁邊的藝人握手道謝,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他跟他的工作夥伴互動呢!不然平常在攝影棚他大部份都是躲到一旁喝水,真不知道怎麼還會有人送他那麼多領帶……
 
二叔找那個成衣贊助商說話去了,我猜二叔應該也會捐一筆錢出來吧?剛才二叔在換衣服的時候叫我幫他拿著原本的衣服,我看到他帶了支票簿出門!他捐出的金額肯定比我多好幾個零吧?不過這是理所當然的事!要等我像二叔那樣有錢,我可能努力個四十年都還追不上!
 
「辛苦了。」過了一會兒,悶油瓶回來了,我拿水給他喝,他對著我微笑,然後遞給我一個筆記本,說道:「我幫你要了簽名。」
「欸、欸?」我愣了一下,翻開筆記本看了一下,發現是我很喜歡的幾個演員跟歌手的簽名!
「謝謝你!」會跟種子吃醋的悶油瓶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我開心的給了他一個大擁抱,完全忘記這樣的行為在外人看來太過於親暱了——畢竟悶油瓶在業界已經有「冰山好男人」的奇妙綽號,如果不是他的熟人,他只會擺出冰山臉,現在大家都好奇到底誰能讓他露出那罕見的溫暖笑容……我今天的舉動替未來埋下了一顆炸彈,但我當下毫無感覺,只是忙著遞水遞毛巾給悶油瓶。
 
高加索人跑到二叔那邊去了,二叔正在和另一個微禿的男人在說話,看到悶油瓶忙完了還招手要他過去,悶油瓶馬上擺出「孺子可教也」的模樣乖巧的跟那男人行禮……看來他就是成衣廠商吧?如果能這樣給人家一個好印象也不錯,我笑著看他們談話,不禁感嘆到哪裡都得營造出好的人脈啊……像現在我手邊也不是幾個建材商想跟我搭關係嗎?
 
我甩甩頭,構思著下一個要接的案子:老闆說他還在跟客戶談,不一定能拿下那豪宅的案子,不過他要我們有心理準備接下來會被百般刁難,畢竟有錢人的品味不是我們這種小老百姓能夠理解的。
「吳,走吧!」高加索人喊我,把我從思緒中拉回來,我小跑步追上他們,二叔還在帶著悶油瓶跟其他人寒暄,我先上了保母車,他們後來才跟上。
 
「小邪,接下來你有行程嗎?」我拿出我的手機查看,「二十號那天我要去剪綵。」我設計的那棟商業大樓終於完工了,我有點緊張,不過二叔問我是哪個老闆的商業大樓後,說他人很好,要我多跟他親近親近,我點頭,二叔接著說在我剪綵後兩天悶油瓶要在那附近的會場走秀,問我要不要去?
「要!」我幾乎一秒回答,二叔被我心急的樣子逗笑了,我這才發現中了他的招,有點不滿的嘟著嘴,二叔自己笑著笑著突然嘆氣:「能這麼單純真是好啊……」
 
「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我不太好意思的抓頭。因為我知道如果我要去那個時裝展,那麼二叔就得想辦法幫我弄到入場資格,我習以為常的覺得我想去那就一定可以去,完全忘記後面二叔給我打通了多少關節。
「沒事。」二叔不在意的揮揮手,「以後你給我蓋個樓就是了。」
「遵命!」我對二叔行軍禮,二叔笑著回了我一個,然後保母車將我送到我的飯店,我依依不捨的看著還要去拍別的廣告的悶油瓶一眼,但因為二叔就在旁邊的關係,我也不敢留戀太久,連忙上樓準備我的剪綵致詞。
 
建築物落成剪綵的重點向來都不是建築師,就如同動土典禮鏟起第一抔土的那人後來絕對不會過來蓋房子一樣,我找了些吉祥話,想辦法讓它們串起來唸得通順,那我的致詞就算結束了。悶油瓶那邊不知道是什麼廣告呢?我不太會區別他到底是試鏡還是真的開拍——因為他試鏡從來沒有失敗過!有時候跟我說試鏡,後來高加索人卻給我一堆母片……嘛!我似乎被悶油瓶追過去了啊?
 
雖然有點不甘心,但是另一方面又覺得很驕傲:悶油瓶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樹精被我培養成超模了呢!心中不免沾沾自喜——忽視其實他背後是我二叔在栽培他的話。我隨手連上網頁,看有關悶油瓶的報導。
「傳說中神秘的一笑!究竟是誰能讓冰山王子——齊露出那溫暖的笑容呢?以下是記者的分析……」
 
嘖!我果然變成神秘友人A了!怎麼不是讓悶油瓶跟銀飾廣告那女人傳緋聞呢?還是因為悶油瓶臉太臭?不過他上次也是這表情,香水的那女模……不對,那時候他還沒有這麼紅!我看到那篇報導的分析,居然把我放到最後才說,而且篇幅還不小!
報導中隱約的暗示悶油瓶可能是同性戀的事,不過不敢寫太明——悶油瓶的老闆可是二叔呢!誰都不會想招惹一個擁有自己船隊和報社的人!終究還是被猜出來了啊……我感到有點焦躁,不過二叔說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或許他已經看過報導了?不是我不信任二叔,而是這個圈子太亂了!
 
心中一個聲音要我照著二叔的指示做——保持沉默,什麼都不要說;另一個聲音很想跳出來否認我和悶油瓶的關係,避免影響了他的人氣……結婚就算了,還是個同性戀!該讓多少粉絲哭泣啊……我鬱悶的關上電腦,躺在床上自我厭惡。明明當初早就下定決心要走這條路的不是嗎?那就該勇敢面對這一切!
 
況且什麼事情都還沒發生呢!記者只是捕風捉影罷了,很多明星沒有傳出緋聞的就說他是同性戀,而且……就算真的被揭穿了又怎樣?又不是沒有明星公開出櫃過!二叔擔心我人身安全的部份……記者會有個默契不去報導圈外人,除非是我刻意要露面。
 
呼!這樣想一想思緒清爽多了!我提振精神繼續上網看悶油瓶粉絲團的討論,看到我被嫌得一無是處的言論還真是讓我心情微妙啊……或許悶油瓶是刻意去親近其他的明星,好轉移焦點?腦中浮現了上次二叔在會議室裡吩咐他的模樣,心想真是委屈悶油瓶了。
 
他是個任性的傢伙我非常清楚,現在竟然要為了保護我而去做他討厭的事嗎?我一方面替他心疼,一方面決定以後出入要更加謹慎!我先保護好我自己才不用讓人擔心不是嗎?想到這裡,我看了看右手無名指上的婚戒,咬咬牙,拿了下來。手指沒有被拘束的感覺空虛的讓我慌張,不過我和悶油瓶走在一起,兩人手上都有婚戒太招搖了!改……掛在脖子上吧!
 
我隨意找了條棉線,弄了個可以讓戒指藏在衣服裡的長度,掛了起來。戒指冰涼的感覺在胸前晃盪,讓我很不能適應,不過這樣才可以低調的在外閒晃吧?……雖然我戒指戴的是右手而不是左手,一般人不會聯想到我已婚這點。心情還是有點低落,我看了看其他幾個和悶油瓶傳緋聞的對象,覺得就這樣模糊焦點也不錯?上次跟他一起拍筆記型電腦宣傳照的那個女模氣質不錯,真的在一起的話……
 
嘖!我又在胡思亂想什麼!我拍拍臉,離開電腦,到浴室沖了個澡,然後把老闆給我的資料拿出來翻閱。首先第一張看到的就是地形圖,一看到是山上我就皺眉:有錢人怎麼老愛在山上蓋別墅?容易影響水土保持就算了,還要花很多時間整地、打地基什麼的……而且萬一有斷層的話那就非常麻煩!我繼續往下翻,翻翻白眼,好極了,那個豪宅預定地是順向坡!旁邊還一個山谷,萬一下個豪雨什麼的,房子可以直接玩溜滑梯有沒有!
 
我皺眉思考可能的解決方式,如果是堅硬的地盤的話順向坡倒也不會影響那麼大,這一切還得等老闆跟客戶敲定了再說——一定不只我們一個建築事務所在評估這個案件!我又回到電腦前,用通訊軟體和雷恩搭上線,看來他也發現順向坡的問題了,他跟我一起詛咒那個有錢人一番後才開始進行公事。我倆擬出初步結果後等待專精地質的同事上線,幾個人一直討論到深夜才就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