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盜墓瓶邪】Bryllupsreise-8

 






本來以為經過這個婚戒事件後會對悶油瓶有負面的影響,不過令我意外的是,悶油瓶竟然因此得到溫柔好男人的稱號!還因此獲得了另一個銀飾的代言!除了悶油瓶表現出的那份執著外,我想二叔在背後操控媒體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吧?不過不管怎樣,我的身份還不會曝光,就讓悶油瓶當個低調的已婚者也不錯——當然,媒體只能猜出悶油瓶死會,還不知道他的對象到底是男是女。
 
銀飾的照片拍攝很理所當然的要跟女模搭配,悶油瓶事先跟我報備過了,我知道他的合作夥伴是誰,所以也很放心。不過高加索人說拍了一堆底片就是拍不出甜蜜的感覺——悶油瓶的臉太臭了!拜託我到現場一趟。
我耳根子發熱的混進拍攝現場,問高加索人我能怎麼幫悶油瓶?高加索人安排我站在攝影師後面,假裝拿著反光板一類的物品。悶油瓶看向鏡頭的瞬間發現我了,笑得超級溫柔,看得每個人心中都暖了起來,攝影師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啪啪啪」的連拍好幾張,然後大喊一聲「OK!」
 
只見原本笑得非常甜美的女模瞬間垮下臉,揉著自己的臉頰,還伸著懶腰到後台卸妝去了;悶油瓶有點著急的等著工作人員回收他身上的飾品,等飾品拿掉後,也不管其他人的眼光,就朝我飛撲而來!
「嗨!齊,好久不見!」我故作鎮定的搥了悶油瓶的肩膀一拳,一邊眨著眼要他配合,他讀取到我腦海中的想法,也搥了我一拳,「好久不見。怎麼有空來?」
 
……還好他肯配合。悶油瓶不再像之前一樣急著向其他人證明我倆的關係,他懂得有時候低調反而是一種保護了。我一邊和他演著戲,一邊勾肩搭背的說要好好「敘舊」一番,不過其他的工作人員開始對我感到好奇,我倆拗不過他們,只好跟著大家到酒吧小酌一番。
 
因為有其他人在的關係,我不好干涉悶油瓶點的飲料,腦中雖然一直要他點水或是牛奶,不過大家都點啤酒,悶油瓶大概也感覺到只喝水就是不給人面子了,於是他學我點了一杯黑麥啤酒。糟糕,啤酒不知道能不能跟一般食物一樣移轉?我腦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問題,但是太遲了,一聲「乾杯——」悶油瓶已經喝下去了。
 
希望他酒量還不錯?我一邊跟工作人員胡亂哈拉,一邊注意著悶油瓶的狀況,只見他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工作人員的問題,偶爾啜一口啤酒,眼神越來越渙散,然後……有什麼從他腰間冒了出來!完了!他要露出原形了!
我急忙跟高加索人眨眼,他也發覺悶油瓶的不對勁兒,我用時差當作藉口要早退,而高加索人說悶油瓶明天還有其他的工作也該回去了,他攙扶著悶油瓶,我主動接過來——我還不想讓胖子他們以外的人知道悶油瓶是樹精!我假裝好心的要幫忙,一邊問高加索人悶油瓶的房號,高加索人報出我早就知道的房間,我這才帶著搖搖晃晃的悶油瓶回去。
 
「吳邪…吳邪……」悶油瓶無意義的用臉蹭著我的頸窩,越來越多葉子從他的皮膚冒出來,我有點嚇到,拍拍他的臉,要他覺得難受的話先去廁所吐,我去拿冷毛巾給他擦臉,不過他只想吻我……這隻酒品超級差的樹精!我被他按倒在地上,我掙扎著拿毛巾抽他的臉,不過乾燥的毛巾一點攻擊力都沒有……現在悶油瓶這種神智不清的狀況一定會害我受傷!
 
我不願意配合他,只好一邊朝浴室爬行一邊推開悶油瓶,不過我爬行的動作讓他順勢脫掉我的褲子,我覺得菊花一緊,連忙翻回正面,悶油瓶像個活屍一樣動作古怪的爬到我身上,只是把臉埋在我的頸窩,哽咽的喊著我的名字。
「小哥,身體很難過嗎?」他不知道能不能喝茶或是吃解酒藥?我心中那個不讓悶油瓶得逞的念頭竟然因為他這樣嗚咽而軟化了下來,我嘆氣,拍著他的背,協助他脫掉衣服。
 
冒出葉子的悶油瓶非常敏感,我每次碰到葉片他都會劇烈的一抖,我一面安撫他的情緒,一面拿水給他喝,希望水喝多了就會把酒精代謝出來……不對,植物會代謝嗎?我也不管悶油瓶喝那麼多水是不是會對身體不好,灌了他五大杯水之後就把他拉到廁所催吐,不過我用手指在他喉頭摳了半天,他就是不會乾嘔,還以為我想要口交,很熱切的吸吮著我的手。
 
……天!這隻樹精的反射神經都長到下面去了嗎?眼見用手挖不成,我奮力扳開悶油瓶的嘴,好收回我的手,接著走到他的背後抱住他,把手握拳,放在他的肋骨下,然後猛地一壓,一提,悶油瓶終於哇的一聲吐在馬桶裡,他對於嘔吐的反應感到非常困惑,不過我知道如果會吐就好了。嘔吐這種東西只要吐了第一口,接著就會吐到連膽汁都出來為止。
 
悶油瓶胃裡(如果他有胃的話)的東西完全沒變化,怎麼進去的就怎麼出來,啤酒被水稀釋的非常淡了,悶油瓶好幾次想回頭問我事情,不過又因為噁心的感覺低下頭去,我拍著他的背讓他吐乾淨一點;悶油瓶吐到後來沒東西可以吐了,開始咳嗽,我拿毛巾給他擦臉,他這才艱難的喊了我一聲:「……吳邪。」
 
「我在。」我引導著他進入淋浴間,扭開蓮蓬頭,讓微溫的水灑在他身上,去除他身上的酒臭味。他看起來非常虛弱,雖然已經恢復神智了,不過葉片還是收不回去,我皺著眉頭看著只差腳沒有變回根的悶油瓶,說道:「以後不准再碰酒!人家要你喝的話你就說你會對酒精過敏。」
 
「…………」悶油瓶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低著頭讓我罵,從頭頂灑下來的水在悶油瓶身上的葉片跳躍著,我看著就心疼,我拍拍他的頭,緩和了語氣:「你怎麼不把啤酒轉給我?」
「……好奇。」嘖!結果竟然是他自己選擇要喝的嗎?我彈了他的額頭一下,罵道:「等你確定可以了再吃人類的食物!」……不過那時候我大概已經不在他的身邊了吧?
 
我壓下那突如其來的鼻酸感覺,有點粗暴的拿起浴巾替悶油瓶擦乾,悶油瓶也看得出來我心情不好,不過他以為我是因為他喝酒而生氣,不曉得其實我是想到我沒辦法陪他多久的這件事而情緒暴躁。
「睡覺。明天乖乖給我待在這裡曬太陽,我去買新的花盆跟土。」悶油瓶吐出啤酒了沒錯,不過他本體花盆的土應該也換一下比較好?我神色凝重的拉著悶油瓶坐在床舖上,說道:「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
 
「嗯?」悶油瓶眨眼,不懂我的意思,我咬著嘴唇,心裡一部分相信悶油瓶不會藉由吸取我的精氣來修煉,可是另一部分又認為如果他真的這麼做可以提昇修為的話……那也沒關係。像現在這樣人不人、樹精不樹精的,我看著就難受!
我握著他的肩膀,很認真的跟他說:「如果你需要我的『氣』才能恢復原狀的話,就跟我說,我不會害怕。」
 
「吳邪!」悶油瓶聽懂了,他瞪大了眼,非常生氣的拍開我,「你不相信我嗎?我不會那麼做的!」
被他這麼一吼我也矇了……我到底把悶油瓶當成什麼了?一隻不斷吸取別人精氣的妖怪?跟他在一起的這幾年我體能只有越來越好,沒有變差啊!說出這種話讓悶油瓶難過我也非常過意不去,我垂著眼瞼道歉:「對不起……我只是想幫你。」
「……嘖!」悶油瓶煩躁的抓著頭,看來也在懊惱今天不該好奇的喝酒,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他顫抖著身上的葉子,說道:「我明天會好好曬太陽。」
「嗯!」希望飯店附近有園藝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