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盜墓瓶邪】Bryllupsreise-7

 






悶油瓶鬧脾氣這件事最終還是傳到我二叔那邊去了,他只是打了通電話,要悶油瓶跟高加索人到紐約的總公司去開會;我正好順路回我公司看一下,所以也跟著去了,不過他們不讓我進會議室,我只好像手術室外面的家屬一樣焦急的走來走去,深怕二叔一個不高興,悶油瓶就被他整掉了——就跟之前捅二叔的那幾個生意人一樣,後來根本直接消失在商場上!
 
「怎麼樣怎麼樣?」櫃台招待客人的茶水都被我喝完了,高加索人才離開會議室,我著急的詢問他們開會的結果,但高加索人只是朝我笑了下就快步走開,還一邊嚷嚷著:「接下來有得忙囉!」我心中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因為如果真的要公佈悶油瓶已婚,可能會影響到他的人氣……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心中有點內疚。見悶油瓶跟二叔還沒出來,我從門縫瞧進去,二叔正拍著他的肩膀不知道在吩咐什麼,悶油瓶頻頻點頭,然後二叔起身到一旁的櫃子,拉開抽屜,摸出……一盒綠豆糕!
 
「小邪,進來吧!」
我有種做壞事被抓包的心虛感,摸摸鼻子,踏入會議室。二叔慢條斯理的泡著茶,悶油瓶很認真的看著,二叔見他有興趣,便教他怎麼泡茶,心中實在很好奇他們剛才在聊什麼,不過二叔老是把話題帶開,不讓我問。
「小邪,最近過的怎樣?」二叔悠哉的喝著茶,悶油瓶學著他的樣捧著茶杯,不過被燙的一縮,我怕茶水對他不好於是說道:「等冷一點再喝。」
 
「呵呵。」二叔笑了,默默的看著我檢查悶油瓶手掌的動作……我被二叔的視線盯得發毛,這才反應過來我竟然先關心悶油瓶而不是回答二叔的問題!臉瞬間紅到脖子去,急急忙忙的把悶油瓶的手甩開之後不自然的乾笑:「還、還可以。二叔您呢?忙不忙?」
「沒事。」二叔揮手要我不用那麼緊張,然後說他接下來會把悶油瓶的檔期排開一點,省得整天拆散我們這對結了婚才開始熱戀的小情侶,說得我又是面紅耳赤的。
 
比論文口試還緊張的閒談結束了,悶油瓶在車上等我,而我回到公司繳交最近畫的圖。老闆丟了幾個建材樣品過來要我看看,說是最近接觸到的建材廠商,我點頭,隨手就抄起桌上的榔頭往那小塊水泥敲下去;老闆大笑,說他們早就測試過這種水泥的強度了,絕對沒問題,就是價格方面有差異——標榜綠建材的價格通常都不會便宜到哪兒去,不過建築成本可以反應到後續的效用上面,就看客戶要不要使用而已。
 
我摸了一些材料回家玩,心想既然是講求環保,說不定可以讓悶油瓶來挑選呢?
「小哥,你喜歡哪一個?」我把剛剛拿到的建材樣品都丟給他,悶油瓶第一個反應居然是拿起來咬!我連忙拍開他,罵道:「那不能吃啊!你還在口腔期嗎?」
「……什麼是口腔期?」果然是這句,我抹臉,替他繫上安全帶之後發動車子,說道:「小孩子在發育的時候有一陣子看到東西都會往嘴裡塞,那就叫做口腔期。」想到接下來的發展期是肛門期,我臉上紅了紅,問道:「你對這些材料有什麼特殊感覺嗎?」
 
「唔……」悶油瓶很認真的皺著眉頭盯著材料看,看來還是很想放到嘴裡咬,我嘆了口氣,隨便他去,反正他沒辦法把那些水泥或是螺絲咬壞!他嘎吱嘎吱的每個都咬過之後得出結論:「你的比較好吃。」
「……我靠!」我方向盤一偏,差點撞到隔壁車道的車,急忙轉回來,被那台車的車主比了個中指,我做了個道歉的手勢,把注意力放回路面上。
「不要把我跟這些比啊!這些是拿來蓋房子的……」悶油瓶的判斷標準只有好吃跟不好吃嗎?他明明就是植物!
 
「這個吧。」悶油瓶丟了一小塊材料過來,我稍微瞄了一下,發現是太陽能板的樣品,心想還真的有直覺咧!我要悶油瓶把樣品都收進包裡,然後吩咐他明天乖一點待在飯店裡看影片,我晚上就會回來。
「我不能去嗎?」悶油瓶之前就一直想跟我到工地去,不過我不想讓人看出我跟他走在一起——天知道那些狗仔隊躲在什麼角落!雜誌都已經開始猜測悶油瓶的日常習慣了——雖然高加索人幫他掰了一套什麼天蠍座AB型之類的東西,不過悶油瓶在拍攝現場據說就是那個悶樣,只有在用手機的時候會露出溫柔的讓人融化的笑容……
 
八卦就是這麼來的。我幾乎可以想到下一期的八卦雜誌裡面一定會報導悶油瓶的緋聞對象,想到我有可能被狗仔隊追上就覺得有點胃痛,我沉重的嘆了口氣,心想雖然跟悶油瓶解釋過了,但是他大概不知道人類有多險惡,於是換了個方式說道:「我、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睡著的照片……」
我垂著眼瞼,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因為高加索人說悶油瓶工作無聊的時候就會把手機拿出來看著我的照片傻笑!天啊!還真是難為情!比起神秘的另一半,悶油瓶直接出櫃帶來的震撼會更大,我還是小心點好,省得二叔又把他叫去罵。
 
「……!」悶油瓶突然懂我的意思了,他非常慎重的點頭,答應下來,我另外又跟他說如果照片要存在電腦裡,那那台電腦絕對不能連接網路!手機要維修之前也要把照片都刪除——徹底的刪除,用軟體都救不回來的那種,這樣我跟他的親密照片才不會流出去。
「對了,你可以吃東西嗎?」想到那些照片的內容,我臉上有點熱,連忙把話題帶開,悶油瓶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我指了指那裝著材料的包:「不然你怎麼看到就想咬?」
 
「……只是好奇。」好吧,他真的是口腔期。我抹臉,想到之前我們回家過年的時候他還是正常吃飯啊?怎麼在高加索人面前就不會裝一下?
「因為你不在。」這回答讓我愣住,他吃飯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把車停進飯店的地下停車場,跟悶油瓶兩人一前一後的到櫃台拿鑰匙,悶油瓶一直到進入房間後才示範給我看。
 
他把電話旁的留言紙條揉成一球,就往嘴裡塞,我大驚,想要阻止他,不過他揮手表示要我看著電話旁,隨著他窸窸窣窣咬著紙張的聲音,我發現電話旁竟然慢慢浮現出紙球的影像,等悶油瓶「吞下去」了,那紙球就完好無缺的出現在電話旁。
「哇塞……」原來悶油瓶可以讓物品瞬間移動!所以……「難怪我吃飯吃那麼久!」總覺得碗裡的菜吃不完,原來是悶油瓶的那一份都移轉給我了……
「高加索人那天問我你怎麼只喝水,我說你在減肥。」我要悶油瓶在其他人面前表現很注重身材的模樣,這樣他們才不會覺得悶油瓶只喝水很奇怪。
悶油瓶應了聲,悶悶不樂的抱著我躺在床上,對於明天不能跟我一起出門感到鬱悶,我心頭覺得暖暖的,被人這樣強烈依賴的感覺真是不錯。



--

場次結束了,感謝大家來玩//
網路開始連載,番外因為爆字的關係所以確定另外出小冊,將在12月CWT(如果有報名上的話)出現//
如果看完實體書的人歡迎給我心得喔!(匿名表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