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31


 
好在陽曜德沒發現——或者是懶得拆掉追蹤器,熊海斳可以透過定位儀找到他的行蹤。熊海斳反省著自己是不是玩太過火了,要怎麼才能把他哄回來呢?陽曜德肯刷他的信用卡,證明不是想和他分手,況且他聽見自己求婚時呆愣的模樣看起來更像是害羞而不是反對……是不是進展太快了?熊海斳拿起電話,撥給倪浩凡,電話的那頭是怨念非常重的聲音:「先生,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美國時間下午四點半。」熊海斳回答的問心無愧,倪浩凡惱怒的嘖了聲,熊海斳聽見他小聲安慰身旁的人後,走到一個風聲呼呼的地方——應該是陽台。
 
「怎麼?要緊急動刀?」倪浩凡連續打了好幾個哈欠,熊海斳也不跟他賣關子,開門見山的問道:「你當初怎麼追小戴的?」
「肋骨、肱骨、股骨斷裂,昏迷指數八,再加上我努力不懈的堅持。」
「……」熊海斳無言,想到之前倪浩凡出的車禍,嘆氣,知道他是用苦肉計,自己就算要依樣畫葫蘆,那也必須有對象啊!
「你家小馬怎麼了?」倪浩凡很少見到熊海斳這副患得患失的模樣,果然愛情都會讓人變笨啊——笨得不知道時差!倪浩凡雖然不喜歡被電話吵醒,但能見到熊海斳這副蠢樣也是新奇,於是他耐著性子聽熊海斳描述今天中午發生的事。
 
「……我該把他追回來嗎?」熊海斳怕自己又把陽曜德嚇跑,可是看到追蹤器一直停留在飯店裡面熊海斳就感到不安,雖然陽曜德可能只是在補眠,或是忘了帶手機,不過不能看到畫面就讓熊海斳感到萬分焦躁。
「追是一定要追,不過我覺得你家小馬不喜歡你太黏人,保持一定距離觀察一下?」
「叫他『老婆』太黏人嗎?」熊海斳感到十分受挫,倪浩凡聲音訝異的提高了八度:「你們登記了?」
「還沒。」熊海斳現在也不確定陽曜德到底會不會答應他的求婚了,他狠狠吸了一口菸,「可是他明明答應過我。」
「……是在什麼情況下?」倪浩凡深知熊海斳的劣根性,如果熊海斳是把他綁起來威脅的話,那倪浩凡完全可以理解陽曜德為什麼要逃跑了。
「……趁他神智不清的時候哄的。」說出來熊海斳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倪浩凡翻翻白眼,「你需要好好跟他談談。」
 
熊海斳決定先觀察一下。他忍著立刻打電話叫飯店經理把陽曜德綁起來的衝動,耐心等了幾天:第一天,陽曜德在博物館待了整天,第二天,他沿著海岸線走了很遠,第三天……他怎麼還不回家!熊海斳耐不住性子,抱著魚缸,保持一定距離跟著陽曜德。只是陽曜德發現他的存在了,一直往人多的地方去,熊海斳怕自己跟丟,腳步不禁加快了起來,好在陽曜德買了一顆桃紅色的氣球,像是路標一樣指引著他的位置。
 
陽曜德毫無阻礙的進入了遊樂園,看來早就買好票了,熊海斳焦急的被售票口擋住,不得不耐著性子排隊買票。等他進入遊樂園時,發現陽曜德埋沒在人群當中了,他徬徨無措的四處搜尋著拿著桃紅色氣球的身影;等他找陽曜德時,卻遠遠的看見他手上拿著兩個冰淇淋,似乎在尋找什麼人!難道他跟別人在遊樂場約會嗎!熊海斳顧不得會暴露自己的身形,他怒氣沖沖的朝著陽曜德走去,準備質問他,陽曜德察覺他的存在,轉頭一個燦爛的微笑:「啊,原來你在這裡。」
「……」熊海斳愣愣的接過陽曜德遞給他的冰淇淋,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我們去坐摩天輪。」陽曜德往前走了幾步,發覺熊海斳沒跟上,狐疑的回頭看向他,熊海斳如夢初醒一般快步向前,跟著陽曜德進入同一個摩天輪車廂內。
 
陽曜德沒說話,看著窗外,自顧自的舔著冰淇淋。那豔紅的舌頭沿著手腕,將融化的香草冰淇淋舔去,靈活的舌尖勾起尚未融化的部份捲入口中,津津有味的品嚐著,陽曜德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吃相充滿了性暗示,熊海斳看傻了眼,下體也不自覺的硬了起來,他很想在摩天輪內將陽曜德壓在自己的胯間叫他舔,讓他整個嘴、整個臉都沾滿自己的白濁,但是他不能。
老實說,他還沒弄懂陽曜德生氣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態度太輕浮,引起他反感嗎?熊海斳深深的檢討起自己追求陽曜德的態度,要怎麼做才能讓他感到誠意呢?
「快吃啊!要化了。」陽曜德出聲提醒,熊海斳回過神來,連忙幾口將冰淇淋吞掉,嗆得他連連咳嗽。陽曜德皺著眉頭遞給他紙巾:「……也不用吃這麼快。」熊海斳尷尬的笑了笑,一邊不著痕跡的拉了拉褲子,想掩飾自己高漲的欲望。
 
「……我們再坐第二次吧!」摩天輪繞了一圈,回到地面,工作人員想協助兩人離開車廂,陽曜德婉拒,於是工作人員又關上車廂門,熊海斳感覺出陽曜德有話想跟他說,連忙正襟危坐的看著他,陽曜德抓抓頭,不知道要怎麼開口。他其實很高興熊海斳來找他,也明白自己最終還是得回到熊海斳身邊,只是……他不想讓熊海斳這麼洋洋得意的吃定自己。他看著熊海斳那殷切期盼的目光,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好把話題轉向一旁的金魚:「小P,你這幾天過的好嗎?」
「……!」竟然先問候金魚!熊海斳怒了,他不管車廂內要保持平衡的規定,猛地朝陽曜德撲了過去,陽曜德嚇了一跳,工作人員警告的廣播也立即響起:「請乘客不要在車廂內做出劇烈動作,會影響安全。」
熊海斳抱著陽曜德不肯鬆手,十分委屈的在他耳邊低語道:「不好。非常不好。」
……這是在跟金魚吃醋?陽曜德臉紅了。他看著因為搖晃而濺出的水花,克制著自己想把魚缸拿過來的衝動,他僵硬的拍了拍熊海斳的背,熊海斳報復似的在他頸子上咬了一口,這才回到原本的座位。
 
「……」還好剛剛沒有真的讓陽曜德舔,看來每個車廂都有監視器吧?下次直接包場來玩好了?熊海斳瞇起眼睛盯著陽曜德,見到他一直偷瞄金魚的模樣就生氣!他抱著魚缸,遮掩自己高聳的褲襠,露出「你不跟我回家我就把金魚倒掉」的氣勢,等摩天輪重新回到地面之後,他立刻大步走了出去,陽曜德果然急急忙忙的跟了上來。
 
「那個……熊哥,你是開車來嗎?」陽曜德非常不擅長處理這樣尷尬的氣氛,到底自己為什麼會反過來討好熊海斳啊!陽曜德想不通。
「……」熊海斳回頭,面色不善的盯著陽曜德,等他說出下句話,陽曜德發現熊海斳的眼睛充滿著血絲,內心一陣愧疚……他似乎不用再懷疑熊海斳的心意了?會因為自己跑出來三天而睡不好,肯定不是裝的!陽曜德低著頭,拉著熊海斳的衣角,試探性的問道:「我開車?」
熊海斳挑眉,不置可否,陽曜德察覺自己之前說不會開車,連忙擠出僵硬的笑容:「我開得不好。」熊海斳沒回話,只是將車鑰匙丟給他,往停車場方向走去。
 
陽曜德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熊海斳的神情,發現他緊緊抱著魚缸,沒有要還給他的意思。陽曜德感到十分焦躁:一個是他的家人,一個是他的……愛人,陽曜德從沒想過自己會遇到這種兩難的抉擇,熊海斳擰開收音機,叮嚀道:「看路。」
「喔、喔。」收音機傳來輕快的音樂,將氣氛凝重的車內注入了一絲生氣;陽曜德吁了口氣,載著熊海斳回飯店。他自覺的領著熊海斳來到房間,偷偷瞄著熊海斳的動作,想趁他不注意時將小P拿到身邊來,但熊海斳不給他機會,一手夾著魚缸,一手擰開礦泉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幾口。
 
魚缸裡的水剩下一半,陽曜德心急的想拿來加水,他硬著頭皮開口:「呃、熊哥……」熊海斳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斜睨著陽曜德,賞賜般的將自己喝剩的礦泉水倒進魚缸中,並把魚缸放在玄關處,接著一屁股坐在單人沙發上,翹著腳,有如帝王般倨傲的看著陽曜德。
「熊哥,我……弄熱毛巾給您擦臉?」陽曜德無法正面迎接熊海斳的怒火,只好一直找事情做——雖然他不懂為什麼自己要反過來討好熊海斳?這就是氣勢上的差距嗎?
「嗯。」熊海斳發出一個鼻音,看起來似乎沒那麼生氣了?陽曜德在心中替自己微弱的氣場默哀了下,乖巧的拿了熱毛巾過來,小心翼翼的替熊海斳擦臉。
 
毛巾輕柔的拂過眉角,鼻尖,耳後,頸子,但不能撫平熊海斳心中的煩亂。他似乎理解陽曜德那時候為什麼會對他說:「好喜歡你,怎麼辦?」的含意了,因為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拿陽曜德怎麼辦:喜歡一個人喜歡到想把他揉進骨子裡,卻又怕嚇到他,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又怕化了……到底該拿他如何是好?
在遇到陽曜德之前,熊海斳從來不曉得自己這麼會吃醋!陽曜德討好他的諂媚笑容當中夾雜了一絲謹慎,似乎在評估什麼時候要逃跑……不能再讓他離開了!熊海斳暴躁的走入浴室當中,將剛掛好毛巾的陽曜德扛了起來,丟在床上,陽曜德全身僵硬,以為自己要被熊海斳強暴了,但熊海斳爬上床之後只是手腳並用的抱著他,將臉深深地埋在他的頸窩中。
 
陽曜德不安的扭動,似乎很不能適應這樣的姿勢,熊海斳不滿地加強擁抱陽曜德的力量,陽曜德被他勒得難受,終於忍不住開口:「熊哥……」
「……」熊海斳稍微鬆開了些,怒視著陽曜德,陽曜德怯生生的開口:「我……去拿毯子給您蓋?」
熊海斳聽到他用敬語就感到萬分不爽,因為那讓他聯想到陽曜德剛來嶄新時的謹慎;他瞇了瞇眼,陽曜德無辜的眨著眼睛,不敢妄動,熊海斳煩躁的嘖了聲,伸手一拉,一抱,帶著陽曜德滾了一圈,用壓在身下的棉被將兩人綑成一個繭。
 
「……」緊貼的身軀散發著驚人的熱度,陽曜德可以感覺到熊海斳堅硬的下體,然而他沒有進一步動作,這是……在等待自己許可?陽曜德臉上紅了起來,對熊海斳有些笨拙的撒嬌感到不知所措——他沒被人撒嬌過,更別提一個身高一米九的男人抱著他撒嬌了。不知道為什麼,看見熊海斳因為小P而吃醋讓陽曜德覺得有點……可愛?用可愛一詞來形容熊海斳有點驚悚,但陽曜德就是這麼認為的。
砰砰,砰砰,他可以感覺到熊海斳的心跳,想必自己的心跳也被他聽得一清二楚;陽曜德覺得臉上很熱,內心似乎有什麼被融化了,他伸出手,攬住熊海斳的腰,熊海斳一震,擁抱得更緊了,陽曜德發出難受的嗚咽,熊海斳咬著他的耳朵威脅道:「你再跑試試看。」
「……」知道自己無法逃出熊海斳的手心,陽曜德緊張的一抖,但……這代表不管到哪裡,熊海斳都會跟他在一起嗎?這樣一想,好像又有點開心?陽曜德被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嚇到了,跟熊海斳待在一起思考都變得不正常了啊……這就是戀愛嗎?陽曜德既開心又害羞的依偎在熊海斳的懷裡,覺得自己也有點勃起了,然而耳邊傳來熊海斳平緩的呼吸聲,陽曜德知道他睡著了,於是調整了個放鬆的姿勢,跟著閉上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