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30


他漱洗完畢,聽到客廳有雜亂的腳步聲,狐疑的開門查看:幾個工人正在測量著牆壁,而熊海斳和工頭討論著什麼。這是要裝修房子嗎?陽曜德大驚,他連忙往熊海斳的方向跑去,但腳下突然一個踉蹌,朝著熊海斳飛撲而去;熊海斳皺著眉頭接住他,替他拉上了滑落肩頭的睡袍,故意調侃道:「這麼熱情?」陽曜德沒理會他的揶揄,緊張的抓著他的手臂道:「熊哥,這不是我的房子!」
「我知道啊?」熊海斳莫名其妙的眨眨眼,陽曜德發現熊海斳沒聽懂他的意思,急道:「隨便動工的話我不好跟醫生交代啊!」就算熊海斳跟倪浩凡是朋友,裝修房子之前也應該先打個招呼吧?
醫生?熊海斳愣了一下,隨即想到什麼,露出狡黠的笑容,理所當然的模樣說道:「我裝潢我的房子幹嘛跟倪浩凡交代?」
 
「……欸?」陽曜德愣住,他剛剛聽到了什麼?熊海斳被他呆愣的模樣逗樂了,寵膩的捏了捏他的鼻子,轉頭要工人先回去:「今天先這樣吧,我得先跟我老婆討論一下。」工人們理解的笑了笑,收拾好工具離開。
陽曜德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憤怒的推著熊海斳,卻因為肌肉酸痛無力而讓動作看起來更像是調情的推攘:「誰是你老婆!」
「啾!」熊海斳親暱的在他鼻尖上親了一下,在他耳邊情色的低喃道:「我們都睡過了,你當然是我老婆。」
「你、你……!」見過無賴,沒見過這麼無賴的!熊海斳對「老婆」的定義讓陽曜德感到非常反感,那讓他認為熊海斳只是需要一個「女人」——用來當炮友的那種。他漲紅了臉,大叫:「還不是你偷襲!」
 
熊海斳挑眉,眼前一戳就炸毛的小東西太有趣了!熊海斳不禁更想捉弄他,於是壞笑道:「明明是你躺在我的床上勾引我。」
「我哪有!」陽曜德一秒反駁,他伸出手,指著房間的方向,「我昨天明明睡在那……」熊海斳捏著他的下巴,要他轉頭看自己指的方向,陽曜德錯愕的發現他正指著熊海斳的房間!他像吞了蒼蠅似的說不出話來,覺得自己的臉已經熱得可以煎蛋了!他昨天看完紀錄片之後帶著小P走……陽曜德用視線模擬著自己昨天走的路徑,發現由於熊海斳的房門離客廳比較近,於是自己就順勢進去了嘛!陽曜德懊惱的抱著自己的頭,熊海斳強硬的拉開他的手,抬起他的下巴,要他直視自己:「你該不會反悔了吧?」
 
「……呃?」熊海斳突然咄咄逼人的語氣讓陽曜德膽怯,腦袋一時之間轉不過來;其實做了就做了,還能怎麼樣?他也不是討厭和熊海斳做愛,就是討厭他那理所當然的語氣。然而熊海斳說出「老婆」這稱呼的口吻帶了幾分寵膩,好像……又有那麼點開心?陽曜德弄不懂自己微妙的情緒,皺著眉頭苦思,熊海斳在這時候乘勝追擊:「嫁給我的事。」
 
「嫁……?」陽曜德噎了下,腦袋又打結了,他錯愕的看著眼前執著又專注,深情款款盯著自己的熊海斳,愣了足足十秒才反應過來,臉「騰」地一下紅到脖子去;他突生怪力,掙開熊海斳的懷抱,跌跌撞撞的躲進房間裡;熊海斳看著衝進房間,過五秒發現走錯,惱羞成怒的甩門,回到自己房間的陽曜德,覺得好笑:這小傢伙實在太可愛了!
 
腦袋混亂的無法思考,陽曜德焦躁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不行!要冷靜!他深呼吸了幾次,把他得到的訊息條列出來:一、這間房子是熊海斳的,二、熊海斳說他答應了他的求婚。……這都什麼跟什麼啊!為什麼自己完全不曉得?陽曜德感到無端的憤怒,尤其是第一點!他去面試的那天下午轉帳交房租的時候沒見到熊海斳有什麼表示,是因為這點房租在他眼裡看來根本就不算什麼?還是單純想看自己跟個笨蛋似的為了生活忙得團團轉?
本來以為可以憑借著自己的能力好好地在美國生活,到最後卻像是熊海斳的情婦一樣被包養著!陽曜德無法接受倪浩凡和熊海斳聯手欺騙他的這件事,那讓他覺得自己目前的成就有如茅草蓋的房子般一吹就垮,實際上他能得到這麼舒適的生活還是靠著他的身體換來的……身為一個男人,他希望自己能夠因為自身的能力而被注意,而不是靠著肉體來換取。但他非常清楚對熊海斳來說,自己也就這個身體有些利用價值,等他玩膩了八成就會被拋棄……
 
越想心越痛,陽曜德覺得快窒息了!他不想繼續待在這裡,他煩躁的離開房間,無視眼睛一亮的熊海斳,跺著腳到儲藏室把自己的行李箱翻出來,熊海斳見狀,心覺不對,聲音低了八度問他:「你要幹什麼?」
陽曜德紅著眼眶,頭也不回的說道:「離家出走!」腦袋一片混亂,陽曜德只想逃離這個充滿熊海斳氣息的地方。他暴躁的把衣物丟進行李箱內,熊海斳抱著胸,倚著門框看陽曜德胡亂的收拾著行李……糟糕,好像玩得太過火了?他默默的走回客廳,從自己包裡翻出一隻手機和一張信用卡,然後回到陽曜德的房間。
 
陽曜德正憤怒的壓著蓋不起來的行李箱,熊海斳看不下去,開口說道:「衣服捲起來體積比較小。」
「要你管!」陽曜德想阻止熊海斳幫他收拾行李,但被熊海斳擠開,熊海斳趁機把手機和信用卡塞進行李箱內,替陽曜德蓋上行李箱。陽曜德幾乎下一秒就拉著行李箱走,熊海斳看著他的背影嘆氣,知道這匹小馬脾氣倔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動,也只能任由他去。
 
陽曜德走到門口穿鞋,發現自己身上還穿著睡袍,他頓了一下,想回去換身衣服,但熊海斳還站在他背後看著他呢!陽曜德賭氣的穿上球鞋,就這樣拉著行李箱出門。
「陽,你還好嗎?」鄰居看到陽曜德衣衫不整、拖著行李箱的模樣,吃驚的問道:「需要我幫忙嗎?」
「約翰,能跟你借地方換衣服嗎?」陽曜德看起來很沮喪,約翰也不好意思問太多,他帶著陽曜德回到自己家換衣服,並趁陽曜德換衣服的期間,準備了茶點,想留他坐下好好聊一聊,但陽曜德換好衣服後向他借了點錢,逕自朝著公車站牌而去。
 
陽曜德不知道自己上了哪班公車,他也不在乎,他找了個靠窗的位置,憂鬱的看著窗外飛逝的風景。明明是自己要出來,為什麼好像被拋棄一樣啊?熊海斳甚至還替他蓋行李箱,完全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是不是根本不在乎他呢?自己為什麼彆扭的像個女人似的,發了脾氣又希望人來安慰?陽曜德煩躁的用頭抵著前方的椅背,抱著頭嗚咽:「怎麼辦啊小P?」……不對!自己忘了帶小P出來!陽曜德這才發現自己匆匆忙忙出門的後果,現在回家拿小P一定會被笑!陽曜德拉不下那個臉,但是小P又是他最重要的家人,他不能這樣放著牠不管。陽曜德咬牙,按了鈴下車,打算找個地方借電話打給金——唐朝荔枝的老闆。
 
自己走得太衝動了,陽曜德有點後悔,他蹲在路邊打開行李箱,檢查自己到底帶了些什麼出來:一堆亂七八糟的衣服和……手機?他剛剛有抓到手機嗎?陽曜德狐疑的拿起那隻手機查看:外型非常相像,但不是他使用的型號……一定是熊海斳塞進來的!陽曜德癟癟嘴,默默把行李箱內的衣物折好,重新放回去。
「噠啦。」一個細小的落地聲,陽曜德撿起那個物品——一張光看製作材質就知道額度很高的信用卡,這絕對不可能是他的。陽曜德嘆氣,不想使用這張信用卡,但轉念一想:自己都交那麼多房租給熊海斳了,用他的卡只是把房租拿回來而已!況且剛才走得匆忙,身上除了衣服之外什麼也沒帶,有這張卡好過很多。
 
陽曜德重新蓋上行李箱,用公共電話拜託金照顧他的金魚,然後又換了幾班公車,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這是個頗熱鬧的觀光區,飯店也很多,陽曜德用那張信用卡刷了一個禮拜的房間,然後跟櫃台借了些工具,將那支手機拆開。
……果然有追蹤器!陽曜德拿著螺絲起子,猶豫了半天,還是沒把那個追蹤器拆掉,他嘆了口氣,不懂自己到底想不想被熊海斳找到?在刷信用卡的時候熊海斳應該就知道他的位置了吧?有沒有這顆追蹤器應該都沒差?陽曜德默默將手機拼了回去,決定先不想那些,就當作自己是出來渡假的吧!
 
他跟路邊小販買了一台傻瓜相機、墨鏡、大草帽和飲料,和其他觀光客一樣到處亂逛,看到任何新奇的東西就拍照,還買了一些紀念品寄給戴亦祺。他用飯店提供的電腦檢查了下自己幫忙製作的網頁,確定沒有太大問題後,持續著他到處拍照的觀光客生活。
 
離家出走後第四天的早晨,陽曜德悠閒的在飯店附設自助餐廳內吃早餐,一旁的侍者走向他,神色凝重的遞給他一張卡片,陽曜德訝異的看著上頭的字:「先生,有人一直在盯著你,需要協助報警嗎?」陽曜德抬頭看著侍者,侍者用眼神示意他看向一個角落,陽曜德發現一個慌慌張張拿起報紙遮住臉的傢伙,桌上還擺著一個球狀魚缸!偽裝的也太假了吧?報紙還拿反!陽曜德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向侍者搖搖頭,裝作不知情的模樣,優雅的擦了嘴之後離開餐廳。
 
今天去哪裡好呢?看到路過的小孩拿著一個氫氣球,陽曜德決定去飯店附設的遊樂場玩。他也買了個氣球,方便熊海斳找到他;熊海斳果然找過來了!他心裡有點高興,但又覺得有點彆扭,他知道自己這樣鬧脾氣不應該,可是他討厭熊海斳把他當成情婦的態度……不過自己又有什麼資格要求熊海斳平等對待他呢?想到這點陽曜德就嘆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