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28


 
他不是很願意讓米妮出席,萬一到時候一言不合打了起來,米妮一定會第一個受傷!米妮是金龍幫裡少數的女性,那時候差點被人口販子擄走,被自己救了下來。在幫裡大家都非常照顧他,熊海斳也送他去唸書;等米妮畢業後,發揮所長,買下一間生技公司,這才漸漸有嶄新生技的雛型。熊海斳思考再三,決定讓威凱也跟著去,他必須把風向導向自己這方,作為前線的威凱應該可以幫上不少忙。
 
飛虎幫、雲豹幫以及雷霆幫是主要被他牽連的幾個幫派,龍欽武將大家聚集在一起,要熊海斳親自解釋。熊海斳帶著威凱和米妮向眾人敬酒:「小弟最近比較忙,拖到現在才向幾位大哥說明,不好意思啊!」
「熊哥你別來這套!要動白無垢之前也該跟兄弟們商量商量吧?我胡某人是這麼難說話的嗎?」飛虎幫幫主不吃這套,單刀直入的就要熊海斳給個解釋,其他幫派的人點頭稱是,他們其實不介意自己到底損失了多少人,只想知道在這次的協商上可以拿到多少的好處。米妮當然知道這些貪婪的傢伙在想什麼,和威凱互看了一眼,威凱點頭,於是米妮插入對話:「在座的諸位應該也吃了不少白無垢的虧吧?胡大哥,你的電子遊樂場最近是不是一直被找麻煩?」
 
熊海斳沒有阻止米妮說話,讓他把各幫派跟白無垢來往的情形都一一說了出來,暗示他們其實都有眼線,只差要不要向警方抖出來而已,威凱在各幫主被米妮說得臉色鐵青後嘆了口氣:「我們這次已經拿了五千萬不連號現鈔給白警官了,他還不幫我們『疏通』一下,胡大哥,檢舉他只是剛好而已啦!」
「……我們上次給了錢他也沒辦事,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雷霆幫的幫主將手指骨拗出霹靂啪啦的聲響,看來還對那件事十分的耿耿於懷,龍欽武這時候介入對話:「阿海,你說你們幫派出了內鬼,怎麼回事?」龍欽武私心當然還是偏向熊海斳,上次他也沒說明清楚就走了,龍欽武趁機提起這件事,讓熊海斳能夠順利導風向。
 
「『安寧專案』負責人大家都知道吧?」終於輪到熊海斳說話了,「這次輪到金龍幫『交業績』,不過最近我們跟海棠幫槓上了,童琳那囂張的女人跑來我的地盤撒尿,我已經交了幾個人,白無垢還是嫌沒達到『業績』目標,派人攔截我的貨,想整批抄了交上去……已經拿了錢還做這種事,太沒有道義了!我本來想暗殺他的。」熊海斳故意擺出吊兒郎當的態度說出這句話,換來龍欽武的喝斥:「阿海,不能壞了道上規矩!」
金龍跟海棠的火拼大家都知道,但他們不知道詳情,再加上自己的幫派也被白無垢勒索了不少,讓他們逐漸相信熊海斳的說法;米妮這時候在一旁加油添醋的報告那批貨的數量跟種類,聽得大家眼睛一亮,米妮這時候淡淡的說了句:「還好退運了,被交上去大家都不好過。」
「嘖!」最近在擴張地盤的雲豹幫幫主嘆息,雲豹幫沒有自己的運輸管道,只能向其他幫派購買槍械,熊海斳給他的價格向來不錯,這次這樣一鬧,小弟們只能暫時拿著西瓜刀跟人拼了。「你們怎麼不挑個好說話的檢察官?那個仇什麼跟糞坑裡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章老闆』萬一也被他揪出來怎麼辦?」
 
「章老闆」是監獄的典獄長,大家進去之後都會向他打招呼,讓自己的小弟好過一點,熊海斳當然不會讓仇嫉惡查到這方面來,他用眼神示意,威凱接話:「各位大哥,這是我明天要交給仇檢察官的名單,您們看看有沒有問題。」威凱拿出討論好的名單放在桌上傳閱;雷霆幫沒什麼意見,飛虎幫皺眉,而雲豹幫因為和熊海斳有利益關係,在熊海斳答應給他槍械的優惠價格之後也對名單沒意見,龍欽武居中協調,要熊海斳將某幾個夜店的保護權交給飛虎幫之後,飛虎幫才勉為其難的答應出幾個人「交業績」。
 
熊海斳知道白無垢待在裡頭肯定不安份,絕對會抖出一些超出他們協商範圍的內幕,他瞇起眼思考著要怎麼銷毀證據,讓檢察官因為罪證不足而不起訴,眾人又討論了一番,雷霆幫非常義氣的表示願意動用他們的資源,熊海斳為了感謝他,答應祥和醫院會預留幾個位置給雷霆幫的幫眾,讓雲豹幫有點懊惱自己沒有早點出頭。
 
一場筵席就在有驚無險的氣氛當中度過了,熊海斳如釋重負的回到公司,見到阿遠心急詢問的目光,覺得有點對不起他,但讓出一部分的地盤能夠換來大家的平安,熊海斳還是覺得很值得。
「阿遠,閃亮夜店之後交給飛龍幫管。」熊海斳伸手制止了阿遠即將脫口而出的抱怨,接著說道:「你去問問,有誰願意跟熊哥到美國發展的,明天開始上英文課。米妮,你去安排教室跟老師。」
「……」大部分過來混的幫眾都是不喜歡讀書的人,英文程度實在不怎麼樣,但熊海斳或多或少被自己老爸影響,認為幫派必須要有一些高階知識份子來打理,才能更企業化的經營;在他老爸身亡、他被龍欽武送到美國唸大學之後更加深這種想法,等他回國後他也將米妮送去讀書。美國那邊他有認識幾個擔任傭兵的朋友,他想將阿遠送過去受訓,之後就可以用合法的管道直接進口武器。
 
阿遠雖然存有疑慮,不過還是摸摸鼻子去了,而熊海斳要求米妮調查成立偵探社需要的設備。阿遠這小子其實很聰明,學習能力也很強,就是不喜歡讀書,熊海斳對他要求的也不多,只希望他能學會一般的英語對話,更重要的是接受正規的刑事偵查訓練,以後這間偵探社就要靠他了。
米妮接到命令之後也離開辦公室,這個綠意盎然的空間裡頓時只剩下熊海斳一個,熊海斳看著一旁小桌上的電腦,嘆氣,因為再也不會有人來打開它了。熊海斳頭一次發現自己原來是這麼的孤單,連晚上睡覺想找個床伴都找不到人……他已經很久沒有去溫柔鄉了,今天才從龍爺的邸宅回來,他暫時不想接觸有關黑龍幫的人事物。
 
他沉默的抽完一根煙,往員工宿舍走去;新來的警衛看到他戰戰兢兢的問好,熊海斳向他要了陽曜德房間的鑰匙,一進房間就像是暈倒似的倒在床上。房間內乾淨的像是沒有人使用,熊海斳記得之前來他房間的時候還擺著幾盆仙人掌的啊?熊海斳開始搜尋著房間內有關陽曜德的東西,但除了一些尚未開封的日用品之外,熊海斳什麼也沒找到……這小子,計畫很久了吧?放過他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呢?熊海斳一直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他躺在陽曜德的床上好一陣子,決定將他的枕頭帶走作為留念。浪花拍擊在岸上後就會消失,或許陽曜德只是他生命當中的一朵浪花,而不是值得他停靠的島嶼吧?熊海斳自嘲的笑了笑,拎著枕頭回家。
 
接下來光是和仇檢察官周旋就沒時間讓熊海斳悲秋傷春的了,他覺得阿遠用「胃痛臉」來形容那個檢察官真是再適合不過!他帶領仇嫉惡參觀嶄新生技,明傑故意用大量艱澀難懂的專業術語介紹他們的研發,那檢察官一直皺著眉頭,熊海斳好心的拿了兩片止痛藥給他,但被婉拒了。
參觀完實驗室,熊海斳帶著仇嫉惡去員工餐廳:「我們百分之百按照衛生標準來處理食材。」仇嫉惡知道熊海斳看似熱心的在說明公司狀況,但實則在轉移他的注意力,他才不想了解嶄新員工一天究竟吃了多少高麗菜!不過在嶄新找了整個早上,也沒發現他要的資料,那批麻黃素又已經退運了,現在完全沒有證據可以指控熊海斳走私軍火,看來那個白無垢只是狗急跳牆,想隨便拉個人陪葬?
「哎仇檢要走啦?不先吃個飯再走嗎?」阿遠難得對仇嫉惡露出笑容,一直要拉著他坐下,熊海斳在一旁看著好笑,用眼神示意廚房打包餐點,並強硬的塞給所有前來嶄新的檢調人員,仇嫉惡依然皺著眉,最後想了想,從錢包掏出幾張鈔票,拍在櫃台上,頭也不回的走了。
 
「阿遠,通知倪院長,給仇檢肉毒桿菌的優惠,我看他那個臉實在很需要一點。」
「噗哈哈哈!」阿遠陰鬱的心情因為看到仇嫉惡吃鱉的模樣一掃而空,米妮這時候出現了:「老師已經到了,他說要先測試大家的程度。」
「……熊哥,唐人街不是說中文嗎?」阿遠一聽到要上課,立刻苦著臉,熊海斳毫不客氣的往他後腦杓拍下去:「溝通都有問題我怎麼找人教你們更難的東西!」
阿遠唉聲嘆氣的通知金龍幫願意前往美國受訓的幫眾,熊海斳看了看名單,還頗訝異有那麼多人願意跟隨他——在他對全幫發表為了避風頭,必須縮減嶄新貨運的「事業」,以及需要用幾年的時間才能重新建立起新的公司,將大家聚集起來的宣言之後,他讓幫眾自由決定去處,不會因為想離開金龍幫而遭到報復。
 
幫眾看著他的眼神很茫然,有人發出失望的嘆息之後轉頭就走。熊海斳回想起他那時候剛從美國回來,整個幫派幾乎成為黑龍幫之下的一個分堂,若不是龍爺將他推舉出來,沒有人知道他這毛頭小子就是前任幫主熊金旺的獨生子,當然很多人質疑過他的能力,而他用努力來說明一切。
 
漸漸的,大老閉嘴了,新人加入了,幫派壯盛了;他用他老爸遺留給他的遺產買了間生技公司,並招募到好人才,幫派因此改頭換面;從逞兇鬥狠的地痞流氓提升到企業的層次,如今因為熊海斳的一個決定,金龍幫再度面臨解散的窘境,熊海斳語重心長的向大家說明,這次的避讓並不是退縮,而是轉型,所謂「幫派」不是「壞人」,只是另一個生活的家而已。
 
他原先不太期待有多少幫眾能夠理解他想自行闖出一番事業、擺脫黑龍幫陰影的理念,但最後不知道誰率先喊出一句:「熊哥想拼,那當然要支持啊!」熊海斳熱淚盈眶的感謝願意留下來的人,並詳細說明了他想開一家偵探社的構想;部份幫眾一聽到要去美國受訓,內心十分動搖,熊海斳不要求他們馬上做出決定,要阿遠統計願意去上課的人數後,就先行離去。
 
如今算起來,金龍幫有一半以上的資深幫眾願意先低調幾年,等待熊海斳正式成立偵探社再復出,熊海斳非常感激他們的信任,便聯絡他在美國認識的傭兵朋友,要他幫忙規劃課程;至於偵探社常用到的檢驗報告,可以和倪浩凡即將開幕的健檢中心合作,業務上必備的竊聽設備等可以合法的用偵探社的名義申請,他還要蝦球訓練一批駭客出來……光是安排這些就讓熊海斳忙得焦頭爛額;好在阿遠等人的學習狀況不錯,熊海斳甚至考慮之後要設立一個獎學金來吸引優秀的人才。
 
為了避免大批金龍幫幫眾出國被仇嫉惡認為是畏罪潛逃,熊海斳安排好受訓的梯次,而他跟著最後一梯來到美國。他老爸在他讀大學以前就已經在美國買了房子,還離學區很近,或許本來就打算將他送來讀書,只是後來先走一步,才由龍爺替他完成這個願望吧?熊海斳拖著行李,回到這個他年輕時候住的房子,一打開門,就訝異的看到他早該遺忘的人站在門口。
陽曜德斗大的淚珠直接落下:「對不起……可以不要打臉嗎?」他哭得泣不成聲,似乎非常害怕自己。造成他的陰影了啊……熊海斳嘆了口氣。即使他不理解陽曜德為什麼會在他的房子裡,不過用想的也知道八成和倪浩凡有關。
 
隨著兩人的互動,熊海斳可以感覺得出來陽曜德並非不能接受他,只是因為某個緣故,讓陽曜德非常猶豫……他想到了陽蘭。雖然沒有交談過,但熊海斳直覺陽蘭應該是個很溫柔的女性,如果他不願接受兩人的關係,那就不要讓陽曜德為難。
「不,我不想隱瞞他。」陽曜德堅定的神情不知為何讓熊海斳心中一抽一抽的疼,等到達墓園時他才發現陽蘭早就過世了,看到陽曜德那努力保持鎮定的神情,讓熊曜德心中揪成一團:這半年陽曜德都是這樣逞強嗎?他忍不住抱著陽曜德,許下承諾;百合花在風中搖曳著,他感覺到陽蘭的善意,也發誓絕對不會再讓陽曜德露出那種讓人心疼的表情。
 
熊海斳知道陽曜德很喜歡魚,於是他帶著他來到水族館;陽曜德放鬆的神情讓熊海斳心中一暖,他腦中構思著要怎麼飼養水母來討好陽曜德,卻被一通刺耳的電話給打斷了。
他好不容易保持專注,和伍德佛萊茲確認阿遠他們接下來的訓練計畫後,便飛也似的回家,因為陽曜德的狀態實在讓他很擔心。雖然有唐朝荔枝餐館的老闆替他盯著,但時間太晚了,餐館肯定關門了,他不放心讓陽曜德一個人待在家裡,他怕他會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舉動。
 
「我回……來了。」熊海斳一回到家,就看見陽曜德抱著魚缸,搖搖晃晃的往臥室走去,完全沒注意到他的存在。夢遊嗎?熊海斳皺眉,快步走向前去,想查看陽曜德是不是服用了什麼藥物。他不敢驚擾陽曜德,怕有什麼後遺症,只好亦步亦趨的跟著他。但即使他緊跟在陽曜德身後,陽曜德還是沒有發現他;陽曜德自顧自的將魚缸放在床邊的櫃子上,還親了一下魚缸:「小P晚安!」
「……」看見陽曜德那麼溫柔的給一條金魚晚安吻,熊海斳心中狠狠震了一下,充斥著無法形容的憤怒:他從來沒有那樣對自己!熊海斳怒氣沖沖的將陽曜德搖醒,陽曜德不滿的瞪著他,熊海斳有點不知所措,因為他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跟陽曜德說什麼,兩人無言的互望著,陽曜德終於皺眉咕噥道:「臭死了……」語畢,倒頭繼續睡。
熊海斳錯愕的看著陽曜德背影,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這是……被討厭了?熊海斳低頭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發覺除了菸味之外還混雜著酒味、飯菜味,甚至是女人的香水味,他摸摸鼻子,乖乖的洗完澡之後才進入臥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