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27


「……?」熊海斳雖然覺得奇怪,然而他沒有多問,只是亦步亦趨的跟著陽曜德的腳步上了公車。公車一路從郊區的醫院往市中心前進,好幾次熊海斳都以為該下車了,不過陽曜德只是憂鬱的看著窗外,並沒有要下車的意思。熊海斳隱隱覺得不對,因為他記得這班公車的終點站是個墓園?公車穿越了市中心,來到另一端的郊區,陽曜德終於按了鈴,帶著熊海斳下車。
 
眼前是一片寧靜的區域,是這座城市許多人的長眠之地,熊海斳的心沉了下去,見到陽曜德微笑著和墓園管理人打招呼,更加確定他要見的不是陽蘭本人,而是他的墓碑。他輕輕的嘆了口氣,用心記憶墓碑的位置,下次即使沒有陽曜德,他也能過來替陽蘭掃墓。
「媽,我帶熊哥……我是說,我帶海斳來看你了。」陽曜德雖然笑著,但熊海斳覺得他的表情比哭還難看,那個用漢白玉刻成的墓碑上頭有著精緻的雲紋,一看就知道長眠此地的是位東方人。熊海斳慎重的將花束放在墓碑前,說道:「媽,這麼晚才來打招呼,真是不好意思。」
一陣風吹過,彷彿歡迎他的到來。熊海斳向來不信神,但此刻,他真的認為陽蘭就站在他們前方,微笑著看著兩人。他在心中默禱,發誓這輩子絕對會好好疼愛陽曜德,不讓他吃苦。
 
陽曜德看著熊海斳專注的側臉,這時候才想到熊海斳一直稱呼他母親為「媽」,而不是「阿姨」,他一句「媽」叫得極其自然,彷彿大家早就是一家人一般……這代表熊海斳願意和他一起生活嗎?陽曜德不敢想太多,他怕自己哭出來。他咬著嘴唇,低下頭去,熊海斳見狀,體貼的問道:「需要留空間給你嗎?」陽曜德搖搖頭,「我前幾天才來過。」
陽曜德逞強的模樣看得熊海斳心疼,他猛地抱住了陽曜德,不知道是說給陽蘭聽,還是在對陽曜德做承諾:「我會一直陪著你,不要再露出這種表情了。」
「……」被熊海斳擁抱的瞬間陽曜德嚇了一跳,那低沉的聲音將十分具有份量的承諾刻在陽曜德心底,但是陽曜德還是無法坦然的接受這份情感,兩人的過往就像根刺一般哽在陽曜德的喉頭,讓他十分的難受,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開這個心結。
熊海斳抱著陽曜德許久,直到陽曜德的呼吸逐漸順暢,沒有泫然欲泣的哽咽時他才放手,陽曜德扯了扯嘴角,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抱歉讓你白費心思了。」陽曜德指的是安排手術的事,熊海斳明白,他寵膩的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溫和的笑道:「沒事。」
一句雲淡風輕的「沒事」,將兩人之間的恩怨一筆勾消,陽曜德很想哭,他覺得應該正式的向熊海斳道歉,不過熊海斳牽著他的手往墓園的出口走去,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
 
這次換陽曜德跟著熊海斳走了。兩人搭著公車在市區內繞來繞去,最後終於下車。陽曜德察覺兩人來到水族館……原來市區內有水族館嗎?他愣愣的讓熊海斳牽著他走。透過水體折射的光線在地面上搖曳著,使室內看起來十分的柔和,有如熊海斳無微不至的照顧一般。熊海斳緩步而行,注意力都在陽曜德身上,絲毫不在意一旁展示的生物是魟魚還是豆腐鯊。
 
兩人漫無目的的走著,直到一面玻璃牆擋住他們的去路。那是水族館的附設餐廳,玻璃牆裡頭養了大大小小的水母,像是氣泡一樣的在水中上上下下的漂浮著,陽曜德著迷的看著那略帶螢光,薄紗一般的生物在水裡漂蕩,熊海斳知道自己來對了,他靜靜的陪在陽曜德身旁,看他憂鬱的神情因為這些水母而轉變為放鬆的微笑……家裡也弄一缸水母好了?
 
熊海斳很認真的思考著這個問題,甚至詳細閱讀了水母的介紹;但在此時,他的手機響了,熊海斳皺著眉頭拿起電話,發現是他無法迴避的來電……該死!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陽曜德因為手機鈴聲而回過神來,他看見熊海斳拿著手機皺眉,自覺的迴避開來,熊海斳微微嘆氣,用手勢要陽曜德等他,走到一旁接起電話。
 
「喂?伍德佛萊茲嗎?我是熊海斳,幸會幸會!」熊海斳開朗的應答,絲毫沒有被打擾的不悅,陽曜德百無聊賴的點了一個奶酪吃,看熊海斳比手畫腳的講電話。那散發著光彩的自信就是熊海斳成功的原因之一吧?陽曜德覺得心中微微發熱,他很感激熊海斳這種細緻的溫柔,不過熊海斳很忙碌,並不屬於他獨有……
「抱歉,曜德,今天晚上沒辦法一起吃飯了。」
果然是來找他的,陽曜德給了熊海斳一個理解的微笑。熊海斳煩躁的咂舌,很想把今晚的飯局延後,但事關金龍幫的轉型,他必須前往。
 
陽曜德憔悴的模樣讓熊海斳非常擔憂,他想將陽曜德一併帶去,然而陽曜德似乎為了避嫌,不願參加那個飯局。
「你要好好吃飯,知道嗎?」熊海斳握著陽曜德的肩,認真的吩咐道,陽曜德擠出笑容:「我會去『唐朝荔枝』吃飯,你可以向老闆查勤。」
「嘖!」熊海斳還是不太放心,他盯著陽曜德在「唐朝荔枝」坐下後,再三吩咐「唐朝荔枝」的老闆多注意他的狀況,這才離開。
 
「陽,發生什麼事了?」現在是下午時間,沒什麼客人,老闆穿著圍裙從內場出來,順手倒了杯烏龍茶給陽曜德,陽曜德點頭接過,狀似輕鬆的說道:「沒事,熊剛剛陪我去我媽那邊看看。」
「哦。」老闆自己也倒了杯茶:「話說,你在這兒都住半年了,怎麼一直沒見到令堂?」
陽曜德已經從母喪的悲慟中走出來了,他淡淡的微笑著:「我媽身體不好,來美國沒多久就過世了。」
「噢!我很遺憾!」老闆給了陽曜德一個大大的擁抱,陽曜德友好的拍了拍老闆的背:「我很好。」
「怪不得熊會這麼擔心!」提到熊海斳,就勾起陽曜德的好奇:「金,你是什麼時候跟他認識的啊?」熊海斳不知道住在這裡多久呢?
「唔……他大學的時候吧?」聽到這答案,陽曜德有點詫異,他一直以為熊海斳沒怎麼讀書才會混幫派,沒想到他竟然在美國唸過大學?
 
聽老闆敘述著熊海斳的過往,證實了陽曜德的推測——熊海斳和倪浩凡兩人的確曾經是室友,只不過熊海斳的學校在市區,必須通勤上課,大部分使用房子的人反而是倪浩凡。陽曜德本來還想問熊海斳讀什麼科系,但轉念一想,這很像在刺探他的隱私,於是便把話題轉到社區最近的活動上。兩人閒聊到傍晚,老闆開始忙著招呼客人;陽曜德隨便吃了點東西後踏著輕鬆的步伐前往超市,他買了一些啤酒和下酒菜,打算晚上在家看個紀錄片。
 
自己一個人也不會怎樣!熊海斳不在家……還有小P呢!就算發生什麼緊急狀況,約翰和金也就住在附近而已不是嗎?雖然很不願朝這方面想,但他知道自己只是熊海斳眾多性伴侶之一,熊海斳肯對自己這麼溫柔,讓自己感受到戀愛的甜蜜滋味已經十分的寬宏大量了,自己再死纏爛打的糾纏著他那就太難看了……愛情果然會讓人變笨啊!陽曜德嘲笑著害怕孤單的自己,暗自搖頭。
 
紀錄片的內容是有關小丑魚與海葵的共生關係,陽曜德很喜歡魚,他覺得看魚兒悠遊自得的在水裡游水,心情就會跟著放鬆下來。獨自一個人看片的缺點就是沒有人可以一起分享心情,但酒精發揮效用,讓陽曜德覺得身體暖和了起來,空蕩蕩的屋子看起來不那麼可怕了。
陽曜德打了個飽嗝,將吃剩的下酒菜收拾乾淨後,步履蹣跚的走到小P前面,將鼻子抵在魚缸上,傻笑道:「小P,我也買個海葵給你好不好?」海葵看起來軟軟的,躲在裡面應該蠻舒服的吧?陽曜德完全沒想到鹹水和淡水的問題,對小P自言自語的說著話,並從小P的反應擅自解讀他的意思,最後自己呵呵笑起來:「好啊,我們去睡覺。」
他捧著魚缸,搖搖晃晃往房間走去。「小P晚安!」他在魚缸上親了一下,小P很有默契的隔著魚缸跟他碰了一下後,各自縮進舒適的位置入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