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24


「陽先生,請節哀。」陽曜德對著葬儀社人員笑了笑,輕輕的將百合放在潔白的墓碑前面。然後在棺木上灑了一抔土,這樣……就算是下葬儀式了吧?以後自己死了,會有人替他送終嗎?肯定不會有。陽曜德悲哀的笑了笑。其他葬儀社人員在陽曜德灑土後,合力將整個棺木掩蓋起來,最後在上頭鋪上預先準備好的草皮。
 
葬儀社人員想說一些安慰陽曜德的話,但見到他哀戚的模樣也不忍多說什麼,最後由帶頭的人遞給陽曜德一張名片:「我們這裡有合作的心理醫生,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直接打給他。」
「謝謝。」陽曜德送走了葬儀社人員,便坐在墓碑前面,用指尖輕輕的描繪著墓碑上的中文字,彷彿那是他母親的臉一般。他任由雨水打溼他的頭髮,愣愣的看著墓碑。他不知道他坐在墓碑前多久,只知道他渾身發冷,雙腳幾乎失去知覺;最後是墓園管理人看不下去,強制叫了計程車,盯著陽曜德進了家門。
 
雖然當初早有移植失敗的心理準備,但那位即使被父親毆打到骨折也沒有哀號過一聲、總是為他擋風遮雨的堅強女性,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走了!陽曜德不敢置信。從小他就是和母親兩人相依為命,不管再艱難的情況都熬過來了,母親這次怎麼拋下他先走了?
後院還曬著兩件床單,被風吹得獵獵作響,突顯出這間房子一個人居住是多麼的空曠。陽曜德默默的將被雨淋溼的床單收了進來,冰冷的溫度說明著沒有人會來溫暖它,陽曜德終於忍不住抱著兩人份的床單乾嚎起來:「小P,我只剩下你了!嗚嗚、嗚嗚……」
陽曜德哭到頭痛,他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在沙發上睡著的,當他再度醒來時,有種衝動想隨著他母親而去;他行屍走肉般的躺在客廳一整天,是小P餓了,不斷的朝著他搖著尾巴才讓他打起精神來:「抱歉,我會振作的。」
 
他熱敷著腫起來的眼睛,先是餵了小P後,替自己買了份披薩。他強迫自己吞下那塊不知道是什麼口味的麵皮,接著查詢他帳戶的餘額——竟然還剩下不少!陽曜德算了算,知道倪浩凡只有和他收手術費用,心臟的名額可能是看在熊海斳的面子上,沒向他收錢吧?陽曜德嘆氣,不知道該怎麼向熊海斳說移植失敗的這件事……畢竟他花了那麼多心思安排一切。
陽曜德嘆了口氣,上網訂了他所知道最名貴的酒,快遞到嶄新生技去。以後每年的這個時候,都這麼做吧!陽曜德關掉電腦,渾渾噩噩的躺在床上,對未來感到一片茫然;他失去了人生中最大的支柱,一時之間讓他覺得天好像塌了,世界也失去了色彩。他每天都以淚洗面,向小P述說著對母親的想念,哭累了睡,睡醒了哭,整天頹廢的躺在床上,動都不肯動,垃圾桶也因此堆了越來越多的外賣空盒。
 
有一天,他夢到他母親,穿著那件剪裁合身的鵝黃色及膝洋裝,牽著他的手,在陽光燦爛的公園當中散步,他已經長得太高了,沒辦法玩溜滑梯,於是陽蘭和他坐在一旁的座椅乘涼。兩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享受著微風吹拂;能夠牽著母親那因為辛勞而長出粗繭的雙手,讓陽曜德感到很心安。陽蘭一如往常的和藹的拍著他的手背,陽曜德有種回到小時候的錯覺;他轉頭看向陽蘭,只見到陽蘭嘴唇開合,說了些什麼,但陽曜德聽不清楚,他還想再問,卻突然在這時候醒來了。
 
是夢啊……看著眼前過於寬敞的雙人床,陽曜德愣了好一會兒才意識過來。他反射性的就去揉疼痛不已的眼睛,一摸,才發現自己滿臉都是淚。他幽幽的嘆氣,看向床邊的小P,問道:「剛才你有看見媽媽嗎?」
小P藏在水草當中,沒有動靜,陽曜德知道牠在睡覺,於是躡手躡腳的下了床,弄了條熱毛巾擦臉。他發現預留給他母親使用的房間門微微開啟,但這幾天陽曜德像是封閉自己內心一樣,將屋裡所有的門窗都關上了,這是……?陽曜德打開電腦,看了日期,發現今天是陽蘭的頭七。肯定是媽媽擔心自己,所以才回來看他吧?陽曜德用毛巾抹臉,下定決心似的將毛巾甩在沙發上,對著空氣說道:「媽,你不要擔心,我會振作的!」
 
隔天,陽曜德花了整天的時間將屋裡屋外全都打掃了遍,陽蘭的房間也換上了新的床單,以免下次他要回來,卻沒有乾淨的床可以睡。為了不要讓自己沉浸在悲傷裡,陽曜德決定開始練習跑步。
「早!你是新搬來的嗎?」鄰居大部分都是和醫院相關的人,有護士,也有醫生,甚至還有醫學院退休教授,也有那所大學其他系所的老師。陽曜德知道他的人生已經重新開始了,絕對不能讓鄰居留有壞印象;他露出他招牌的燦爛笑容:「對啊,我住在那棟房。」陽曜德向鄰居指著倪浩凡的屋子,鄰居點點頭:「哦,那棟啊,好久沒有人居住了。前陣子看到有人出沒,我還以為是小偷哩!」
「之前是誰住在那裡呀?」陽曜德心中燃起一絲希望,希望能得到熊海斳的消息,但鄰居說居住的是兩個男人,聽鄰居的描述,陽曜德知道是倪浩凡和戴亦祺……錯過了啊!不然也該好好向他們兩人好好道謝才是,尤其是戴亦祺幫他照顧那麼久的小P……嘖!小P應該就是他快遞過來的,當初怎麼會認為是熊海斳呢?
陽曜德自嘲的笑了笑,鄰居看出他有心事,便轉移話題道:「這禮拜天教會有復活節活動,你要來玩嗎?」
「好啊!」多和其他人接觸也好,省得自己關在家裡就陷入憂愁的情緒。陽曜德向鄰居問清楚時間和地點後,兩人互相留了聯絡方式,結束晨跑。
 
「小P,我今天認識了新朋友喔!」小P一直都是陽曜德的心靈慰藉,在沒有人可以述說煩惱的時候,小P就是他最好的聽眾。陽曜德晨跑完順道買了一束鮮花,想找個位置放,最後發現落地窗前那看起來十分溫馨的壁爐旁正好適合擺花,於是他拿了鍋子,先讓花莖泡在水裡,打算中午吃飯時再出去買花瓶。壁爐旁有張舒適的單人沙發,還有張小茶几,而一旁則是酒櫃——裡頭放著幾瓶陳年威士忌。倪浩凡看來很喜歡窩在這裡品酒吧?
 
從屋裡的擺設和家具使用情況可以推斷,倪浩凡應該跟他一樣,主要集中使用客廳和其中某個房間,其他多餘的房間就上鎖、家具蓋上防塵套,等待有人使用。一個人住那麼大的屋子也真是孤單呢……陽曜德想著要不要請鄰居過來辦個派對之類的?不過鄰居的個性他還不熟悉,萬一把倪浩凡的屋子弄得亂七八糟,他也不好和向人交待。
 
說到倪浩凡,這次也受到他許多幫助,該買什麼謝禮給他呢?陽曜德想了想,決定訂一些高級食材給他們,反正有戴亦祺在,他們有辦法處理的吧?陽曜德瀏覽著網拍,順便看了論壇中有什麼工作可以接的。他發現有個新手拿他之前寫的飛靶小遊戲正在問問題……這個人是蝦球或熊海斳吧?那個飛靶小遊戲他沒有公開過,只有在嶄新的電腦裡儲存過檔案,但嶄新的電腦資料早就被他清空了,如果那新手真的是他們其中一人的話,那他的技術力絕對不低於自己!該不該和那個人接觸呢?陽曜德決定先觀察那個新手的動向。
 
論壇中討論漏洞的帖子很多,陽曜德打著哈欠翻看著這些輕而易舉就能破解的問題,他不是不會,只是不想幫忙解答——有些涉及政府單位的防火牆,他先前無聊亂逛的時候就發現了,他要改行當白帽駭客也行,只是他實在不想和這麼高層的單位接觸……他還是隨便找個小公司寫寫網頁就算了,省得又被牽扯進非常麻煩的事件中。
新手發出的帖子很快的就沉了下去,陽曜德等了好幾天才看到新手再度發帖,這次是關於勒索病毒的問題……這人一定和嶄新有關!他在釣自己出來。到底要不要回覆他呢?陽曜德猶豫了下,還是給那名新手傳了個訊息:「安。」
新手很快就有了回應:「大大安安。請問你知道要怎麼調整勒索病毒的時間嗎?」
呵,一下子就切入主題啦……陽曜德在電腦前笑了笑,回覆:「你應該不可能不會吧?蝦球。」
「被發現了嗎?」蝦球很快就有了回應,「是你做的吧?海棠生技的事?」
陽曜德不清楚蝦球到底是什麼態度,只是含糊的回道:「所以呢?」
「熊哥要我跟你道謝。」
「……」陽曜德沉默了好一會兒,終於敲下幾個字:「他最近過得好嗎?」
「幫派出了點事,他很忙。」
 
在收拾自己製造出來的爛攤子嗎?陽曜德仰頭,過了好一會兒才平復自己內心的情緒,「對不起……還有,謝謝。」雖然由他人轉達道歉很沒有誠意,但是能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讓陽曜德心中好受很多,他沒等蝦球回覆,就離線了。
呼……經過這些事後,自己還有辦法再駭進別人的電腦當中嗎?陽曜德無法捨棄自己這項專長,因為那是他唯一會做的事,也以此為樂;只是心中已經有了陰影,他覺得他沒有辦法再接任何有關撰寫病毒的工作了。
 
陽曜德看著手邊新買的平板電腦,心想乾脆寫個程式上架算了?只是該寫什麼好呢……陽曜德想這些想得頭暈,決定先休息一陣子,等到母親做七結束之後再說。母親辛苦了一輩子,最後卻沒能享清福就這麼走了,陽曜德能給他的只有一塊純白的墓碑……子欲養而親不待啊!陽曜德嘆氣。
 
蝦球說金龍幫出了些事,於是陽曜德好奇的搜索著嶄新的相關新聞。他驚訝發現嶄新竟然因為賄賂警官而被檢察官搜索!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陽曜德一看新聞日期,剛好是自己準備出國的期間,那時候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聯絡醫院上,怪不得沒發現這件事……所以那幾天熊海斳沒來倪浩凡家接自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不知道自己能幫他什麼?銷毀證據?
 
陽曜德拿起電話,猶豫了會兒,還是不敢打給熊海斳。他搜索著更多新聞,發現不只嶄新,連海棠生技都出了問題!檢察官找到TR-816的實驗體……不可能啊?據陽曜德所知,海棠的人體實驗是在國外的實驗室做的,按照童琳謹慎的個性,他絕對不可能讓國內出現實驗體,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陽曜德想不通。
陽曜德閱覽大量新聞資訊,找到了承辦檢察官的名字,然後花了點時間侵入他的電腦。檢察官電腦裡盡是文謅謅的東西,看得陽曜德眼花撩亂;他花了三天時間分析檢察官的電腦,卻氣餒的發現他找到的只是檢察官用來參考的資料,沒有任何和嶄新有關的檔案……那檢察官該不會都是紙本作業吧?該死!陽曜德巴不得自己能去檢察官辦公室一把火把他的卷宗都燒掉!
 
真的要修改檔案的話,蝦球的能力和他不相上下,或許有他就夠了?陽曜德想幫忙,卻又怕搞砸一切;他最後忍不住上了論壇,找到蝦球使用的新手帳號,丟了個訊息給他:「需要幫忙嗎?」
「沒事。」蝦球只有回這兩個字,口氣非常的像熊海斳,陽曜德內心不知道為什麼痛了一下:熊海斳不需要自己啊……陽曜德說不出心中的失落感到底是因為熊海斳不需要他幫忙,還是因為熊海斳不肯直接和他對話?
 
他蓋著熊海斳留給他的風衣,整個人蜷縮在床上,感受著風衣上殘留的淡淡菸味……自己明明很討厭菸味,但這件風衣不一樣,因為是熊海斳的。厚重的風衣溫暖了陽曜德的身體,讓他想到之前熊海斳都是這麼抱著他入睡;那燙得令人心慌的體溫在冬天的時候讓人覺得舒適,現在雖然已經春天了,但春寒料峭,夜晚還是挺寒冷的。
 
身體憶起熊海斳的溫度,陽曜德的呼吸不自覺的急促了起來,他雖然覺得很羞恥,但還是將手伸進褲襠中,撫慰著他硬起來的小老弟。
「嗯、呼……」陽曜德努力回憶著熊海斳替他手淫的觸覺,學著他的樣子,用整個手掌搓揉著欲望,並將前端分泌出來的液體均勻的塗在會陰,甚至還逐漸往後庭去。
「嗚……」指尖沾取著自身分泌出來的液體,按壓著穴口,久未經人事的穴口被喚醒,開始有意識的吸吮著指尖,渴望被突入。這實在太丟臉了!陽曜德滿腦子都是熊海斳在他身體裡橫衝直撞的畫面,耳邊都是兩人交合時的黏膩聲響,會陰覺得又麻又癢,彷彿熊海斳的囊袋不斷的拍打在上面一般,陽曜德甚至希望熊海斳現在能夠在他身體裡射精,用滾燙的精液填滿他空虛的內心。
 
同時替前面和後面自慰,動作非常的羞恥,但陽曜德欲罷不能,他將雙腿打到最開,還抬高了腰,方便手指能夠撫慰飢渴的後穴。
「哈啊、哈啊……」如果是這個體位,熊海斳會啃咬著他的乳頭,還會蠻橫的奪走他的呼吸;安慰前端的手探進睡衣當中,搓揉著那硬挺起來的乳尖,陽曜德覺得口乾舌燥,巴不得自己有十隻手可以同時刺激身上所有的敏感部位;胸前的紅纓得到安撫了,前端就叫囂著不滿,被手指插入的後穴貪婪的吞吐著,發出嘖嘖的水聲,讓陽曜德更加地渴望得到熱吻。
 
該死……自己為什麼會想著熊海斳自慰!陽曜德咬著嘴唇,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但他不自覺的放入三根手指來滿足飢渴的小穴,內壁越戳越癢,似乎沒被精液灌滿就得不到滿足一般;內褲早已溼得一塌糊塗,耳邊彷彿還聽到熊海斳說著情色的話語,他低沉帶有磁性的嗓音總是讓陽曜德渾身酥麻,陽曜德想像著熊海斳咬著他耳朵呢喃的語調:「言濤……」幻想中的熱氣呼在耳朵旁,陽曜德驚覺他很想聽熊海斳叫他真正的名字——陽曜德。他唸名字最後一個「德」字也會呵氣嗎?光是用想的就……陽曜德一顫,欲望從前端洩了出來。
「呼、呼、呼……」自己到底在幹嘛啊!已經完全是個變態了啊!陽曜德很小心的離開床舖,不讓自己滿手的黏液弄髒了熊海斳的風衣,他自我厭惡的跪在蓮蓬頭下反省了好一會兒,最後拍拍臉,對自己說道:忘了他,然後找個新對象。
 
說得容易,做得難。陽曜德雖然在醫院當志工和教會的復活節活動中認識了不少人,但每個人都僅只於打招呼的程度而已,要進一步交往可沒那麼快。算了!母喪要守孝,先別想那麼多吧!
陽曜德沖完澡,回到臥室,看著那件被他扔在床上的風衣,猶豫了會兒,還是沒辦法下定決心拿去洗,只好先將它掛起來吹風……就希望上面不要沾到自己的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