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23


這手術……陽曜德甩甩頭,不去想那些,打算先把媽媽的身體養好再說!
「媽,你想吃什麼,我去樓下買?」陽蘭總算清醒了,雖然精神不太好,不過已經可以說話了:「小德……辛苦你了。」陽蘭的臉色因為疾病看起來很憔悴,但無法掩蓋他風韻猶存的容貌;陽曜德聽到這句話,瞬間紅了眼眶,搖搖頭:「沒什麼。都是……朋友幫忙。」倪浩凡回國了,熊海斳……除了留下一件風衣和一個便當盒之外,沒見到他本人。
 
沒辦法向熊海斳當面道歉,讓陽曜德胸中有種說不出的失落感,空蕩蕩的,好像心臟被挖掉的是他一般;陽蘭深知自己兒子有心事時就會露出這種表情,他溫柔的握住陽曜德的手:「有機會的話帶媽去見見他們?」
「好。」陽曜德咬著下唇,點頭,到樓下去替陽蘭買餐盒。
醫院一樓大廳有志工,正在推廣器官捐贈,陽曜德見到了,毫不猶豫的上前填寫自己的資料,還詢問了怎麼加入醫院志工等事項。
這樣……應該可以了吧?過去已經隨著母親受損的心臟被取出了,病痛和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留在手術室當中,不會再出現了。陽曜德覺得人生彷彿重新開始一般,他拍拍自己的臉,打起精神,提著餐盒回到病房。
 

 
陽蘭的恢復狀況很緩慢,陽曜德自己心裡其實也有個底,只是他不願往最糟糕的方向想。他故作開朗的向陽蘭述說著他工作上的趣事——大部分都是他胡扯的,根本就沒這回事。又或者說,他腦中所能想起來的,都是他和熊海斳相處的日常,他很努力的想抹去那段記憶,但是擱置在一旁的風衣不斷彰顯著熊海斳的存在。
 
「小德,你朋友叫什麼名字啊?」陽蘭發現陽曜德常常對著那件尺寸過大的風衣發呆,似乎想把它藏起來,卻又因為某種原因繼續擱置,甚至蓋著它睡覺,還下意識的用臉蹭著那件風衣……看來他對那件風衣的主人有著很深的依戀?陽蘭不在乎陽曜德的性向,只要有人可以照顧他這個逞強到令人擔心的兒子就好了。
「欸、欸?」陽曜德回神,看見陽蘭深知一切的笑容,心虛了下,他抓抓頭,「他叫熊海斳,幫我安排來美國的事。然後……」陽曜德的聲音越來越小,不太敢看向陽蘭那和藹的眼神,「我喜歡他。」他不想隱瞞自己的母親,也不想隱瞞自己的感情,反正已經不會再見到熊海斳了,將內心糾結的想法說出來,或許會好過一點?
「哦。」陽蘭愛憐的摸著陽曜德的臉:「那他喜歡你嗎?」
陽曜德沒受到預料之中的責罵,詫異的看著陽蘭,陽蘭給他一個溫暖的微笑,鼓勵他繼續說下去,陽曜德眼眶紅了,他揉揉眼睛,偷偷擦掉即將落下的淚水:「……嗯。」
「那媽媽就放心了。」陽蘭露出欣慰的眼神,讓陽曜德不敢開口說其實他們已經分手了,還是以最糟糕的方式。
 
「請問哪位是陽先生?」一個快遞員來到病房,陽曜德看了看其他病床:都是金髮碧眼的西方人,姓氏發音不會是「陽」,便舉手:「我就是。」
快遞員抱著一個球形魚缸,要他簽收,裡頭裝的是小P!連水草都和他印象中的一樣翠綠,甚至還多長了些出來!陽曜德震驚的看著安然無恙的小P,顫聲問道:「請問這是誰寄的?」
「寄件地址是……」快遞員看著快遞單,唸出地址,陽曜德覺得有點熟悉,從口袋掏出倪浩凡給他的紙條,發現就是那裡!熊海斳在那邊嗎?陽曜德心急的將小P放在陽蘭的病床旁,「媽,我出去一下!」
「好。」陽蘭笑了。
 
陽曜德急匆匆的奔出醫院,攔了輛計程車,拿出紙條,要司機開車載他去那裡,司機頗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先生,這個轉角過去就是了。」
「……啊,謝謝。」陽曜德感激那司機替他指路,連忙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向倪浩凡的房子。
「呼!」跑步起來沒有以前那麼喘了,熊海斳之前強迫他天天運動或許有用吧?陽曜德捏著紙條,既緊張又期待的拿出鑰匙,打開了大門。
「……熊哥?」房屋內的家具都蓋著防塵套,看來沒人使用,不過地面很乾淨,沒有灰塵。
陽曜德小心翼翼的在屋內探索,既想找到熊海斳,又怕突然遇見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他腦袋飛快思索著道歉的語句,但他氣餒的發現屋內所有門窗都是上鎖的,沒有人居住的跡象。他不死心的走到院子去,沒看到車輛,所以……真的沒有人?陽曜德把整間屋子又繞了三次,發現除了他之外,真的沒有任何人。他極度失望,但也只能嘆氣,無精打采的回到醫院。
 
「媽,朋友租給我的那間房子很漂亮,廚房的設備很齊全,你一定會喜歡。」陽曜德擠出笑容,掩飾自己內心的失落,鉅細靡遺向陽蘭解說那房子的格局,陽蘭暗自抓著床單,強忍著來自胸口深處的疼痛,微笑著聽他講述。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陽蘭明白這次的手術不算成功,雖然替他換了心臟,但是他的體能太差了,身體強烈的排斥著陌生的心臟,他正在發燒,呼吸也有點喘,不過他不想讓陽曜德發現。
 
由於單親家庭的關係,陽曜德個性非常的獨立,只是也造就了他遇到困難不肯求救的性格,他總是想辦法獨自解決,不讓人擔心,卻不知他這種隱忍的個性反而讓人更心疼。這次能來到美國動手術,陽蘭不曉得陽曜德吃了多少苦頭,只知道他原本就清瘦的臉龐更加的憔悴了……雖然自己拋下他先行離去非常的殘酷,然而陽蘭不想成為陽曜德的負擔。他的青春年華應該值得更多更美好的事物,不該只有為了醫藥費而打拼。
 
陽蘭看著神采飛揚聊著天的陽曜德,內心感嘆年輕人就該充滿希望不是嗎?還好他有找到一個相愛的人相守,不用像自己一樣背負著沉重的婚姻枷鎖……這就好了、這樣就好了。可惜自己沒辦法見到熊海斳到底長什麼樣、值不值得讓陽曜德託付終生呢?陽蘭勉強和陽曜德又聊了一陣子後,實在撐不住了,他非常想睡覺,也知道他這樣一睡可能就再也醒不來了,他握著陽曜德的手,說道:「小德,哪天帶海斳來給媽看看啊!」
「……好。」陽曜德察覺陽蘭很疲倦,便替他蓋上毯子:「媽你先睡一下,待會兒吃飯我再叫你。」
 
陽曜德看了看手錶,決定先去將房子收拾一下,將來帶著陽蘭住進來的時候才不會手忙腳亂的。他步行至倪浩凡的房子,再度打開大門,裡面依舊沒有人;陽曜德嘆了口氣,搞不懂內心為什麼會期待裡頭有人對他說:「你回來啦!」
他甩甩頭,站在客廳想了想,揭開沙發上的防塵套,然後將每個房間都打開看了一下,最後選定兩間最容易進出的房間作為他和他母親的臥室,並將儲藏室裡的床單拿出來洗,曬在後院,等過幾天乾了就能鋪上去了。
 
陽曜德又看了看手錶,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走回醫院,在附設餐廳買了晚餐,回到病房。
「怎麼了?」一到達病房所在樓層,陽曜德就湧現強烈的不安:護士推著電擊器奔跑!去的方向是……!陽曜德也跟著奔跑,發現陽蘭的病房門口擠了很多護士,陽曜德心頭一緊,想上前查看,但卻被護士推開:「不好意思讓一讓!」
有的護士推著病床,有的持續按壓著急救呼吸器,一群人從裡頭出來。陽曜德本來還希望是別床的病人,然而探頭一看,他絕望的發現病床上那瘦弱的身影就是他媽媽!陽曜德錯愕的追了上去:「我媽怎麼了?」他簡直快要哭出來,他不就離開一會兒嗎?怎麼這麼突然?
「心包膜積水,要緊急開刀。」一位護士向他說明,陽曜德愣在原地,只能無能為力的看著護士將他媽媽又推進手術室。
 
心包膜積水應該不是很嚴重……吧?陽曜德著急的奔向七樓圖書館查詢相關資訊,還有心臟移植後的排斥症狀……但他煩躁的無法讀進網頁上的說明,整顆心都懸在手術室,最後他找了本聖經,隨便翻開一個章節,強迫自己唸出聲音;只是他沒有信教,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替他母親祈福,他邊哭邊唸著聖經上的句子,圖書館員大概也了解是怎麼回事,非常溫柔的過來牽著他的手,領著他禱告。
 
「一切都會沒事的。」圖書館員給了他一個安慰的微笑,陽曜德擦掉眼淚:「謝謝。」他深呼吸了幾次,握著存有圖書館員祝福的聖經,走到手術室外。只是臨時唸聖經看來是沒有用的,過了許久,陽曜德等到的是一臉遺憾的醫生:「……我很抱歉。」
「不,謝謝你。」陽曜德忍著眼淚,明白醫生已經盡力了,是他不夠努力、沒能早點讓母親接受治療,才會讓他的身體狀況那麼糟糕;這一切要怪只能怪自己,沒有早點發現母親身體不舒服,還在最後的時刻跑出去。
「我……可以去看他嗎?」和母親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答應要帶熊海斳讓他認識,現在已經完全沒機會了。
 
「我帶你去。」陽曜德在醫生的帶領之下,顫抖著走入死寂的手術室。他母親的臉看起來依舊那麼慈祥,彷彿只是睡著一般。
陽曜德含著眼淚,轉頭向醫生問道:「請問他的心臟還能使用嗎?」這顆心臟看來和他母親沒有緣份,那就把它捐給更適合的人吧!
「心肌大面積壞死,恐怕不能。」醫生拍了拍陽曜德:「謝謝你這份心意。」
「……嗯。」
葬儀社很快的就前來處理後事,眼淚已經流盡,陽曜德在處理的過程中完全掉不出任何一滴淚,他選定好母親下葬的時間後,傷心的帶著小P離開醫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