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21


熊海斳和阿遠兩人經過門口保鏢搜身後,換上了提供給訪客的浴衣。空蕩蕩的浴衣頂多能遮蔽身體,起不了什麼保暖作用,兩人在木造走廊上走路的步伐十分的沉重,一言不發的走到龍欽武所待的和室。龍欽武正在泡茶,房間內四個角落都擺了炭火,這才讓室內溫度稍微提高一點。
 
「龍爺。」熊海斳和阿遠朝著龍欽武行叩首大禮,龍欽武端了兩杯茶給他們,一邊問道:「阿海,最近在忙什麼呀?好久沒過來和我喝茶了。」
「幫派裡出了點事。」熊海斳也無意隱瞞,「抓到內鬼。」
「哦?」龍欽武挑眉,「是警方的人?」
「……」熊海斳沉默,讓龍欽武這樣誤會也好,比較好解釋自己為什麼要做出破壞黑白兩道之間平衡的事。
「唉!」龍欽武本來想責怪熊海斳做事欠思慮,把他好幾條鋪好的路都給毀了,還得替他去向其他幫派緩頰……但如果警方真的一邊派臥底,還一邊索賄,那也不能怪熊海斳要把事情鬧那麼大,「那個仇檢察官看來很不好說話,之後你打算怎麼辦?」
「龍爺不用擔心,人,我出。」熊海斳垂著眼瞼,看著沉在杯底的茶渣,而一旁的阿遠知道熊海斳要故意讓警方打擊金龍幫,也只能咬牙忍著。熊海斳既然說要開一間「新公司」,那就一定會把大家重新聚在一起,阿遠這時候除了相信熊海斳之外也別無他法……他實在有個衝動想把那個礙眼的檢察官教訓一頓!
「做事別一次趕盡殺絕,留個轉圜的餘地,將來才不會後悔。」龍欽武嘆氣,用右手摩挲著自己少了一個指節的左手拇指,他知道事情走到這步,要嘛白無垢出事,要嘛金龍幫消失,只是他沒料到熊海斳走了個最吃力不討好的辦法——玉石俱焚。熊海斳聽到這句話心中一懍,反省著剛才自己在醫院的失控,其實他早就知道該怎麼做了,不是嗎?
「謝謝龍爺教誨。」熊海斳朝著龍欽武再度叩首,喝完茶後就以還要處理內鬼的理由先行離開,沒聽到龍欽武恨鐵不成鋼的嘆息。
 
離開龍宅,熊海斳就向阿遠討了陽蘭的病例資料,只看一眼,他馬上理解為什麼陽曜德要堅持飛到美國治療了……這小子肯定在黑市買了心臟吧?所謂的來不及……現在還真的來不及了。陽曜德的手機裡沒有黑市商人的聯絡電話,現在就算要把心臟追回來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追,陽蘭如果不盡快實施心臟移植手術,熊海斳估計他無法撐過今年春天。
他拿起電話,撥給倪浩凡:「喂,你那裡有心臟嗎?」他記得倪浩凡的老師是心臟科的,應該有些管道?
「有呀!」倪浩凡回答的很輕快,但語氣隨即一轉,哀傷的說道:「只是我把我的心給了小玫瑰,不能再給你了。」
「……」熊海斳聽到這種俏皮的回答,額角上的青筋瞬間一跳,差點沒把手機捏碎,他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跟你說真的,不要鬧!你那裡有B型的成人心臟移植名額嗎?」
「我看看……」電話的那頭是倪浩凡喀啦喀啦按鍵盤的聲音,熊海斳躲避阿遠驚訝的目光,只是耐心的等待倪浩凡回覆,過了一會兒,那個活潑的聲音響起:「有病人資料嗎?不一定能配對的上。」
「我等一下傳真給你。」
 
「熊哥!」等熊海斳掛上電話,阿遠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你要放過陽曜德?」阿遠的眼神充滿著不信任,熊海斳頭痛的揉著太陽穴,含糊的回答阿遠的問題:「那好歹是他最後一個願望。」熊海斳知道自己的憐憫心很不是時候的氾濫了,他刻意強調「最後」兩個字的發音,阿遠的疑惑稍減,皺著眉頭問道:「那後來……」
心臟移植不是把新的心臟放進胸腔裡就好,還要有後續的追蹤,阿遠知道熊海斳已經下意識的把陽蘭當成自己的家人照顧,但如果陽曜德「消失」了,那要怎麼和陽蘭說明一切也是個問題……熊海斳看來真的被愛情沖昏頭,才會接下這個麻煩包袱!阿遠暗自嘆息。
 
「回去吧,我累了。」熊海斳閉上眼睛,不願再說話,阿遠雖然心存疑慮,但是看到熊海斳露出少有的疲態也覺得不忍。他送熊海斳回家後,主動聯絡米妮:「需要我幫忙嗎?」
「過來吧。」米妮回答的很簡短,阿遠知道這是必須當面談的意思,因為電話有可能被監聽,他不禁咒罵起那個難纏的檢察官!
 

 
「繼嶄新生技進口超量麻黃素被處以高額罰鍰後,海棠生技也爆發使用禁藥的消息。檢察官接獲密報,指出海棠生技正在進行非法人體實驗,本週三上午檢方率領大批人馬前往海棠生技搜索,在實驗室裡找到一批被注射禁藥的小白鼠;而海棠生技的藥物受試者表示,他們以為接受的是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並不清楚詳細成份。負責偵辦此案的檢察官說明,海棠生技此舉已經涉嫌違反藥事法及醫療法等相關法規,海棠生技執行長童琳則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熊海斳關掉電視,看著再度陷入昏睡的陽曜德,嘆了口氣,抬頭看著倪浩凡:「我欠你太多了。」
「說什麼欠不欠的!」倪浩凡笑得一臉幸福:「我正好要去美國渡蜜月,只是順手幫你開個刀而已。」
結果最後還是得去美國啊……還好那時候他沒有把陽曜德的移民簽證撕毀,不然移民簽證要重辦可比護照麻煩多了!熊海斳走到窗前,很想點菸,但這裡是醫院,是全面禁菸的,他握了握空空如也的手掌,嘆氣。
熊海斳的目光掃視著醫院樓下來來往往的人們,大部分都是心情愉悅的——能夠痊癒,身體健康的離開醫院,那是再好不過的事了。真希望自己也能帶著這種心情離開啊……
一台棗紅色的車正在尋找停車位,熊海斳認得那是阿遠的車,他轉頭對倪浩凡提醒道:「阿遠來了。」
「交給我吧!」倪浩凡笑得燦爛,熊海斳皺眉,沉聲道:「你給我演好一點啊你!」
「放心,我可是拿過『最佳羅密歐』的人呢!要不是家裡反對……噗喔!」接下來的句子被熊海斳一拳搥掉,倪浩凡生氣的哇啦哇啦亂叫,熊海斳用一句話堵住他:「美國見。」
「美、國、見!」倪浩凡氣呼呼地把熊海斳推出病房,接著來到護理站,要了一輛推車和幾瓶藥劑,並且更換了全新的手套以及口罩。
 
接著,他收起笑容,像是送葬隊伍一樣神色凝重的推著推車緩步而行,當他將推車推到病房門口時,阿遠正好出現。
「倪醫生,熊哥呢?」仇檢要求提供嶄新行賄的名單,這牽涉層面太廣,阿遠和威凱不敢擅自決定,於是前來詢問熊海斳的意思——為了避免檢方對他們的電話進行監聽,所以他們最近都是當面吩咐事情。
 
「大概躲在哪裡哭了吧?」倪浩凡的音調透露著事不關己的輕挑,他緩緩打開門,像是劊子手一樣慢慢地走到陽曜德的床邊,臉上似乎還露出見獵心喜的笑容。
倪浩凡就定位後,轉頭對阿遠說道:「醫院還蠻缺『教材』的,可以把他給我嗎?」倪浩凡指著床上昏迷不醒的陽曜德,阿遠微微一愣,想通這之間的含意後不禁覺得毛骨悚然,熊哥也真是……絕!醫院的教材要嘛是大體,要嘛是小白鼠,陽曜德如果變成所謂的教材,那可能活著也和死了沒什麼區別……熊哥到底是怎麼想的?寧願讓陽曜德行屍走肉的活著,也不願見到他死去嗎?
「呃,熊哥說了算。」阿遠不禁替兩人嘆息。如果陽曜德不是臥底,那或許兩人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吧?熊海斳老是替幫裡的每個人著想,扛起一切的麻煩,即使前方道路佈滿荊棘,他還是無所畏懼的向前進,當那披荊斬棘的第一人……他為金龍幫付出太多了,阿遠希望他能夠找到一個真心的伴侶,好好的過一輩子。
 
「嗯。」倪浩凡得到許可之後點點頭,開始混合藥劑。也不知道那些藥劑是什麼成份,幾種透明的藥劑碰在一起後竟然變成混濁的墨綠色,倪浩凡用針筒汲取了混合之後的藥劑,找到陽曜德的血管,將藥劑打了進去。
早年常在街頭械鬥的阿遠不怕見血,但是他對於倪浩凡將陽曜德完全當作一個物品看待的眼神感到恐懼:這人、怎麼可以這麼的沒有人性?就算是仇人,也會對他有憎恨的情感,因為討厭一個人,所以會對他表示厭惡;然而倪浩凡完全沒有這些情緒,他非常理所當然的將陽曜德當作實驗品,彷彿他就只是一杯需要攪拌的溶液一般,和那些實驗器材並沒有什麼不同。
 
那可是人啊!有血有肉有呼吸的人啊!阿遠寧願聽到對方痛苦的哀號,也不想見到這種完全不把人當人看的凌遲。他不忍觀看倪浩凡是怎麼處置陽曜德的,於是悄悄的離開了房間,並且帶上房門。
「呵。」門被關上的瞬間倪浩凡就笑了,他拿起手機,播了一通國際電話:「老師,我後天就會到了,麻煩您先進行前置檢查作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