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19


 
「都安靜。」熊海斳這次找來開會的人除了阿遠和威凱之外,明傑和米妮也來了。「阿遠,退讓不是示弱,街頭拼鬥傷不了海棠的根本。」熊海斳露出老謀深算的笑容,轉頭問道:「明傑,有查出海棠是怎麼用TR-816的嗎?」
「大致上和小馬說得差不多,要弄一些『證據』出來不難。」明傑的鏡片反光,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阿遠聽到明傑的回答微微一愣,知道熊海斳有另外的安排,於是壓下憤懣不平的情緒,仔細聽熊海斳的吩咐。
 
「威凱,後天和仇檢配合,在白無垢面前裝孬,套他的話,仇檢可能會查到貨有問題,說詞部份……米妮?」
「人為疏忽記載錯誤,導致進口了超量麻黃素,有金屬反應是包裝盒的關係,看海關要整批退運還是罰鍰,媒體那邊已經聯絡好了。」米妮放下手中的文件,「我會盡力爭取退運,然後放出海棠使用TR-816的消息轉移檢方注意力。」
「明傑,TR-816的證據多久可以做好?」
「弄一隻小鼠的話……五秒吧?藥效吸收很快。」明傑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熊哥要幾隻?」
「……看起來像實驗就好了。」熊海斳抹臉,「你小心不要被老鼠咬到。要確保老鼠抵達海棠之前是活的。」童琳大概沒想到他過於謹慎的個性這次反而會害了他吧?海棠實驗室的位置非常偏遠,強烈依賴著市區運送物資過去,然而嶄新早就掌握了他們運輸的車輛,要偷渡一些不該有的東西進去非常容易。
「抱歉來晚了。」齊家加入會議,剩的討論就是對檢察官的說詞等法庭辯護策略。
 
「阿遠,如果那批貨真的被查出來,警方一定會有大批掃蕩活動,帶著弟兄們先避風頭,我最近要出國簽約,國內先交給你。真的進去的話就多吸收點人,『章老闆』那邊記得送禮過去。」熊海斳拍著阿遠的肩:「不用怕金龍幫消失,熊哥最近打算開新公司。」熊海斳笑得自信,阿遠焦躁的嘖了聲,咬牙承諾:「熊哥放心交給我。」
 
一切安排妥當後,熊海斳跑到辦公室遛達去了。這裡打招呼,那裡喝個茶,沒有人察覺出來嶄新正在進行一場大清掃。
「蝦蝦,好了沒啊?沒電腦我沒辦法工作耶!」貝蒂抱著一堆等待輸入的資料,對於這個新來的工程師很不滿,還是小馬好,做事快多了!
「貝蒂姐,你的電腦跑好慢,我幫你換一台新的吧!」蝦球輕易找了藉口將貝蒂整台電腦搬走,貝蒂沒發現這是對他的調查,只是很開心自己能有一台新電腦使用。
 
熊海斳對抱著主機出來的蝦球使眼色,兩人走到一間堆滿主機的置物間。
「檢查幾台電腦了?」由於上次每台電腦都重灌過,蝦球恢復資料需要一點時間,蝦球看了看名單,把貝蒂的主機貼上標籤後,「五台。不過目前都看不出什麼。要配合阿遠那邊調查的資料交叉比對。」
「嗯……」最近提出辭呈的人也該注意一下,宿舍警衛已經……熊海斳不自覺的露出猙獰的笑容,「辛苦你了。」
「不、不會。」蝦球完全不敢想像那個內鬼被抓出來之後會被怎麼對待!
 

 
醫療班機的時間已經確定,陽曜德閉上眼,啟動資料銷毀程式;等確定手機和電腦都變成一片空白後,他悲傷的看著小P:「對不起,要過一陣子才能回來接你了。」小P像是撒嬌一樣蹭著魚缸邊緣,陽曜德含著眼淚笑了,「謝謝你。」
「學長,吃飯了!」陽曜德深呼吸了幾次,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後,才回應戴亦祺的呼喚。
「來了。」戴亦祺非常擅於照顧人,和他住在一起的這幾天陽曜德有種回到家裡的溫馨感,但他不能因此鬆懈,因為倪浩凡和熊海斳認識,他不確定這個態度輕浮的醫生到底是什麼立場……倪浩凡看戴亦祺的眼神十分不同,陽曜德不曉得戴亦祺到底有沒有發現這點?找個機會警告他一下好了。
 
「蛋包飯!我的最愛!」倪浩凡開心的蹦跳到戴亦祺身邊,還沒擁抱他,就被他一個眼刀殺了回去,倪浩凡看了從樓上下來的陽曜德一眼,癟癟嘴,壓抑自己雀躍的心情,像受到指令的獵犬一般乖乖地坐在座位上等戴亦祺擺餐具。
「謝謝。」陽曜德友善的對戴亦祺笑了笑。這幾天白天時間只有陽曜德待在家裡玩電腦,倪浩凡大概是出門看診,而戴亦祺有兩份工作,白天在飲料店打工,週末則是去酒吧表演,最近好像要辭掉打工,轉為正職的酒保。
 
晚餐在倪浩凡的堅持之下,戴亦祺一定會在家裡用餐,陽曜德知道自己在倪浩凡眼中就是個電燈泡,於是非常安分守己的吃完飯就回到房間,是戴亦祺找他一起玩桌遊他才會出現在客廳。
「學長,好久沒有一起玩桌遊了。」戴亦祺感嘆。
「對呀。」陽曜德笑笑。他和戴亦祺是在桌遊社認識的,自己因為提早畢業的關係,少了很多認識學弟妹的機會,戴亦祺就是他認識為數不多的學弟之一。
「現在沒學校管,應該可以放心的開賭了吧?」戴亦祺聽到這句話笑了,「以前紙條都貼到不夠用呢!」
「哈哈!」陽曜德敏銳的察覺倪浩凡因為無法加入話題,露出不太高興的表情,連忙問道:「醫生,你覺得要賭什麼?」
「嗯……先做記號,後來再決定!」
 
由於陽曜德和戴亦祺有一定的默契,倪浩凡輸得兵敗如山倒,最後一局陽曜德窩裡反,雖然和倪浩凡同隊,但是卻暗中協助戴亦祺,讓他的積分變成第一名。
「啊,好了,你們去決定賭注吧!我先來睡了。」陽曜德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哈欠,抓著肚皮,回到樓上。
 
熊海斳一直沒有過來接他,也沒有和他聯絡,不知道是不是遇到危險?最近沒有幫派火拼的新聞,是真的沒有還是不敢報導?陽曜德發覺自己竟然會擔心熊海斳的安危,連忙甩頭;他拍拍臉,看著行事曆:按照行程,前天熊海斳應該就出國了,為了避免在機場和他遇到,陽曜德刻意將行程往後壓了幾天。
他和黑市商人約好直接在醫院門口面交,而移植團隊會立刻接過心臟,進行手術;只要一進入手術室,那就成功了一半,接下來就是後續照護的問題了。凌晨三點半的班機……陽曜德緊張得睡不著,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心想要用什麼藉口離開倪浩凡家?他會那麼早起嗎?陽曜德再三起身確認護照和簽證,一邊觀察著客廳的動靜:已經熄燈了,倪浩凡和戴亦祺兩人都睡在客廳,所以從大門出去顯然不可行,但廚房有後門……該趁現在嗎?
 
陽曜德放棄睡眠,他靜靜的趴在二樓欄杆觀察著底下的兩人。沉緩的呼吸聲說明著兩人已熟睡,整個屋內安靜得連蚊子的振翅聲都有如雷鳴;赤著腳走路能夠降低音量,不過後門的門軸生鏽,開啟聲音很大,陽曜德沒把握能夠在不被發現的狀況下離開。他想了想,回到房間換了套運動裝束,乾脆大大方方的下樓。就算倪浩凡真的在監視他,他也可以用失眠所以出門運動當作藉口,等倪浩凡發現自己消失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就要離開了,陽曜德站在廚房,猶豫了會兒,還是決定在胡椒罐裡面留下字條:「和醫生交往小心,小P拜託你了。」戴亦祺應該會發現吧?自己能夠做的也不多了,陽曜德嘆氣,小心翼翼的推開後門離去。
倪浩凡的家很大,在市中心還能擁有這麼大的院子……他應該蠻有錢的吧?陽曜德熟練的在不驚動保全的狀況下溜出倪浩凡家,為了避免周圍有金龍幫的人監視,他真的跑了一段路。
「呼、呼、呼……」冬天晚上的空氣很冷,吸到肺裡簡直快把支氣管凍結,陽曜德刻意繞路,跑進公園;公園內林木茂密,在夜色之下像是索命的惡靈一般向路人伸出黑暗的爪子。陽曜德調節著呼吸,克制著自己過快的心跳,總算跑到了約定地點。
 
眼前停著一台老舊的小客車,陽曜德沒有猶豫,開了門就坐上去。
「辛苦了。等一下在B12登機。」開車的人是阿佑——當初在溫柔鄉追殺陽曜德的人。陽曜德喘著氣,露出微笑,點頭示意可以開車了;阿佑發動車輛,往機場奔馳而去。黎明前的天空總是最黑,但只要熬過這段時間,接下來的朝陽就會美得令人目不轉睛;陽曜德捏著手中已經更名為「陽曜德」的護照和移民簽證,衷心期待著太陽升起,驅散這令人感到又黑又冷的絕望。
 
凌晨的機場很安靜,除了一些運作紅眼航班的航空公司之外,沒有什麼地勤人員在服務,陽曜德沒有行李,也不需劃位,於是他直接拿著護照通關。全新的護照,全新的名字,在海關認可下確實將「陽曜德」這個身份安置在自己身上了……能夠擺脫「馬言濤」的一切,讓陽曜德內心有種說不出來的激動。
從航廈到登機門,有著很長一段距離,設計者故意讓遊客必須在免稅商店內穿梭,才有辦法抵達目的地;免稅商店的招牌雖然亮著燈,但店面都用布幕圍著,並沒有營業。可惜啊……不然買個化妝品給媽媽,他應該會很開心吧?
清冷的航廈讓陽曜德的腳步聲顯得格外突出,拖著行李的機師威風凜凜的率領著空姐空少們從陽曜德身邊經過,陽曜德拿出手機猶豫了好一會兒,放棄傳簡訊給戴亦祺的想法:萬一自己出了什麼事,戴亦祺一定會被找上!他不相信倪浩凡會為了戴亦祺而和熊海斳翻臉,所以……學弟,你保重吧!陽曜德嘆氣,將手機拆解後扔進垃圾桶內,接著邁出堅定的步伐,往B12登機門去。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一個熟悉的聲音非常不是時候的出現了,陽曜德抬頭一看,發現竟然是熊海斳!他不是應該在德國待一個禮拜嗎?陽曜德驚覺計畫有變,看來自己已經被發現了!熊海斳的面色不善,又加上陽曜德心虛,雖然他知道可以打哈哈過去,但這樣一來他就無法離開了!他像隻受驚的小鹿一般拔腿就跑,熊海斳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他把風衣丟給隨行的米妮,追著陽曜德而去。
 
兩人之間的距離很快的就被體力的差距給拉近,就快到了、就快到了!陽曜德這麼鼓勵自己,他發揮出驚人的速度,然而他低估了熊海斳的攻擊性——熊海斳居然將一旁提供給遊客打發時間的電玩主機把手扯下來,往陽曜德扔去!
海棠幫的人察覺有異,正要過來幫忙,但此時,陽曜德的後腦被把手擊中,他隨著慣性向前撲;熊海斳按下了消防警鈴,整個航廈內頓時鈴聲大作,而停機坪上的醫療專機也「不小心」被地勤車輛撞上了,無法起飛。
「竟然真的是你……」陽曜德昏迷前只看到熊海斳非常心痛的眼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