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16


陽曜德機械性的將食材處理好,放進冰箱內,然後鬱悶的看著桌上的小P,嘆氣:這幾天身體狀況好一點不是被熊海斳壓著做,不然就是強制帶到健身房運動,只不過自己這瘦弱的小身板連使用跑步機都會扭到腳踝,讓熊海斳不得不貼身的進行一對一教學……接著就滾到床上去了,一直無限循環。
 
雖然有出門運動,但整天和熊海斳黏在一起還是相當於軟禁啊!自己到底多久沒去公司了?這種生活實在太糜爛,他得想辦法離開!陽曜德嘆了口氣,打開窗戶,讓凜冽的寒風吹散屋內舒適的暖氣;不知道要吹多久的冷風才會感冒呢?陽曜德刻意將自己的頭髮打溼,坐在陽台吹風。
 
「哈啾!」如陽曜德所期待的,他發燒了,而且他賭對了:熊海斳是著急的將他帶到倪浩凡家,而不是將倪浩凡找來別墅。
「……」倪浩凡前來開門,臉臭得可以把蒼蠅燻死,他半夜被吵醒的低氣壓讓熊海斳也不好意思催他幫陽曜德看病,只是默默抱著陽曜德跟著他進了屋。
「……學長?」戴亦祺知道倪浩凡有時候會有這種急診病人,但來的竟然是學校建校以來第一個在大三就提早畢業的傳奇人物,讓他有點吃驚。
 
「你認識他?」那個陽光男孩居然認識陽曜德,熊海斳有點訝異。而陽曜德沒料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戴亦祺,也嚇了一跳。要不要和他相認?陽曜德身份證件上的名字一直是「馬言濤」,這個由他討人厭的父親賦予的名字還有點用處,他要過一陣子才會更名;即使戴亦祺叫出他的名字也不會有破綻,因為除了他和他母親之外,沒有人知道「陽曜德」這個名字。學校的資料都由海棠幫打點過了,而戴亦祺是在社團認識的學弟,對自己詳細背景也不清楚……應該沒問題?
 
「亦祺,好久不見。」陽曜德憔悴的打招呼,倪浩凡似乎因為兩人認識,態度稍微好了點;他在問過陽曜德的症狀之後屏退熊海斳和戴亦祺,神色凝重的問道:「你和熊熊是那種關係嗎?」倪浩凡比了個手勢,陽曜德反應遲鈍的想誰是「熊熊」?但看到手勢之後瞬間懂了……熊海斳這麼魁梧的人被稱呼為「熊熊」讓陽曜德很想笑,但是倪浩凡嚴肅的態度讓他不敢笑;他拿捏不準倪浩凡和熊海斳之間的關係,這問題答錯很有可能讓他的身份曝光,他必須謹慎。
 
「呃、嗯。」他含糊的回答,他不知道他是第幾個被熊海斳帶來倪浩凡家的人,回答得很保守,不過倪浩凡這時候焦躁的嘖了聲,皺眉問道:「他沒幫你擦藥?」
「……啊?」頭痛為什麼要擦藥?陽曜德混沌的腦袋無法思考這之間的關聯,倪浩凡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他語重心長的按著陽曜德的肩:「他沒幫你弄出來也要自己弄乾淨,不然很容易感染。」
「……」這醫生怎麼搞的!陽曜德聽懂了,他瞬間漲紅了臉,罵道:「才、才不是那樣!」
倪浩凡聽到陽曜德的反駁,非常不高興的瞇起眼,臉上寫著:你竟然敢質疑我的專業!陽曜德好不容易累積出來的氣勢被倪浩凡這麼一壓,瞬間沒了,他只好自己承認:「我……下午覺得有點悶,就在陽台吹風。」
 
倪浩凡或許理解了什麼,皺著眉帶陽曜德回到客廳。熊海斳和戴亦祺聊得正開心,倪浩凡見狀,本來就不怎麼好的心情瞬間降到谷底,他揮手驅趕著熊海斳:「二樓有空房。」
「嗯?」熊海斳愣了一下,收回自己要拿車鑰匙的手,困惑的看著倪浩凡,但是倪浩凡並不解答他的疑問,只是找出棉被,丟給熊海斳:「快點離開客廳,我要睡覺!」
「哈哈!」戴亦祺連忙出來打圓場:「醫生受傷之後都睡在客廳,熊哥不要介意。」
「沒事。」熊海斳無所謂的用棉被將陽曜德包裹起來,一起扛著上樓:「我和他認識十幾年都這樣說話。今晚打擾了。」
「……你也知道打擾。」倪浩凡一臉不耐煩的將兩人趕上樓。
 

 
隔天一早,陽曜德獨自在房間內醒來,身旁沒有熊海斳那高得嚇人的溫度,讓他很開心。頭雖然還有點暈,但是吃過藥之後症狀已經改善很多;一旁準備了全新的盥洗用具,甚至連小P都放在他的床頭。
真是溫柔啊……陽曜德壓下心中那股悸動,漱洗完畢之後帶著小P下樓,卻只見到戴亦祺在客廳擺餐具。
 
「早。」陽曜德把小P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看著戴亦祺幾近強迫症的將餐具擺得一絲不苟。「醫生呢?」
「他在淋浴。」戴亦祺將折成尖塔狀的紙巾擺上桌子後終於呼出一口氣:「學長吃太陽蛋嗎?」
「啊,麻煩了。」戴亦祺轉身到廚房準備早餐,陽曜德對著空盤子沉思:醫生應該已經看出他並不想一直跟熊海斳黏在一起了,所以才收留他一個晚上,而熊海斳也不像之前那樣在一邊笑著看自己清醒,不知道是不是醫生和他談過?
接下來自己就不會回到這個國家,小P要怎麼帶出去是個問題,托運時間太長的話又怕小P受到驚嚇,還是……陽曜德看著端早餐過來的戴亦祺,下了個痛苦的決定。
 
他故作開朗的向戴亦祺搭話:「學弟,你畢業了沒啊?」
「今年剛畢業。」戴亦祺招呼著淋完浴的倪浩凡一起過來吃早餐,陽曜德知道他們兩人的關係不單純,但到底是不是在交往他也看不出來;陽曜德甩甩頭,「電話號碼有換嗎?改天約出來玩?」他才說完這句話就接到倪浩凡的眼刀,他連忙朝著倪浩凡笑:「醫生也一起啊!」
「好。」倪浩凡瞬間笑得很燦爛,「吃飽記得吃藥。」
 
陽曜德吃完早餐之後就離開倪浩凡家,他心情複雜的回到久違的宿舍,將所有機械蜘蛛召回銷毀,並且把房間內的仙人掌都搬到宿舍頂樓曬太陽。
「小馬,好久不見!你幫明傑進行的細胞再造工程做得怎麼樣了?」
「……啊?」陽曜德錯愕的轉頭,發現是上來澆花的老陳。「咳,馬馬虎虎吧。」什麼細胞再造?他懂的是電腦病毒,不是真的病毒啊!
「加油啊!」老陳拍了拍陽曜德的肩,陽曜德也只能無言的點頭。
 
處理完仙人掌,才剛回到房間,陽曜德就接到戴亦祺的電話:「學長,你的金魚放在客廳忘記帶回去了。」
陽曜德嘆氣,雖然才見面就拜託人家這種事很不應該,但是他已經聯絡上黑市商人了,必須盡快的安排出國事宜,只希望戴亦祺不要洩漏他的行蹤。
「學弟,我最近要出國,你能不能幫我照顧一下?」陽曜德忐忑不安的等著答覆,戴亦祺很爽快的答應:「牠是吃哪種飼料?」
「我下班拿給你……你在工作了嗎?」陽曜德忽然想到戴亦祺的工作時間不一定能配合,不過戴亦祺回答:「今晚不用過去酒吧。我們在哪邊碰面?」
 
陽曜德直接和他約在水族店見面,老闆一見到陽曜德就很熱情:「小馬,又來買飼料啦?」
「沒有,今天帶朋友過來逛逛。」
「我們有新進獅頭金魚,顏色很漂亮哦!」老闆很熱情的推薦金魚,陽曜德委婉的笑了笑:「我們先自己看看。」
「有需要的話我在櫃台這邊。」老闆對陽曜德眨眼,陽曜德對他點頭,然後對著巨型水族箱裡悠遊自得的熱帶魚走神。
 
「學長?」戴亦祺敏銳的觀察到陽曜德有心事,或許跟他的金魚有關?「我不會讓金魚有事的!」
「謝謝。」陽曜德笑得有點憔悴,戴亦祺只是默默陪在他身邊,不敢多問。
倪浩凡常常去幫熊海斳的人診治,因此戴亦祺知道熊海斳是黑幫的人。雖然熊海斳看起來平易近人,但凡事只要和黑幫牽扯上關係就會變得很複雜;陽曜德那天是由熊海斳抱進來的……他們的關係或許已經不是自己可以過問的程度了?戴亦祺很貼心的沒有提到這方面的話題,只是到處逛,然後指著水族箱裡的魚,像個小孩子似的問道:「學長,這是什麼魚啊?」
「血鸚鵡。還蠻好養的。」陽曜德感覺到了戴亦祺的貼心,不禁感激,他和戴亦祺在水族店逛了會兒,替小P買了些飼料和裝飾品後,就各自回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