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14


 
「小馬,你來啦?」眼前的大胸脯美女穿著暗紅色短版緊身皮衣,雖然領子有絨毛看起來很暖和,但他纖細的腰整個露在外面,陽曜德都替他感到寒冷了。陽曜德仔細看著美女的臉,遲疑了下才回道:「今天是……莉玟?」
「賓果!」莉玟笑得很燦爛,因為很少人能夠正確分辨他們姊妹倆。他端了杯熱咖啡給陽曜德,眼睛滴溜溜的轉了圈:「你今天沒跟熊哥去兜風?」
「啊、嗯。」陽曜德搔搔頭。他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變成熊海斳的情人……呃,應該說炮友比較適合?莉嘉跟莉玟兩姊妹不是更……陽曜德腦中想到一些刺激的畫面,臉上不自覺的紅了起來,莉玟似乎看透他在想什麼,戲謔的笑了。他坐在桌上,欺近陽曜德,用指尖鉤著他的圍巾,以快要吻到他的距離曖昧地說道:「小馬今晚要跟我們一起玩嗎?」
 
「……有客人!」陽曜德尷尬的撇過頭去,轉移話題。咖啡小屋冬天的生意雖然比較不好,但還是有些情侶想不開,在冬天的時候要來海邊吹風,而莉嘉和莉玟也會舉辦派對來吸引客人,像上次的跨年煙火就聚集了不少人士,平常還有重機或超跑車隊的人會過來坐坐。
「歡迎光……熊哥!」莉玟開心的撲了上去,熊海斳抱著他轉了一圈才將衝擊力道減緩下來,「莉玟,你變胖了。」熊海斳捏了捏莉玟的臉頰,莉玟不服氣的回嘴:「哪有!」兩人親暱拌嘴的模樣讓陽曜德下意識的縮在角落,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熊哥要試試新的咖啡豆嗎?有焦糖的香味喔!」莉玟從櫃子裡拿出一包未拆封的咖啡豆,熊海斳搖頭:「我喝一般的黑咖啡就好。阿島他們沒來?」
「他們在問熊哥什麼時候有空?說俱樂部有幾個新成員要介紹給大家。」
「嗯……」熊海斳思考了下,打發莉玟去煮咖啡,接著轉頭看向陽曜德:「你想去俱樂部看看嗎?」
「啊?」陽曜德呆呆的捧著咖啡取暖,熊海斳替他攏了攏圍巾:「超跑俱樂部。」
 
擁有一台跑車是男人的夢想!但陽曜德非常清楚現在不是認識熊海斳朋友的時候——那會讓他越陷越深,無法離開!他斟酌著用詞,擠出笑容說道:「要看跑車看熊哥蒐藏的就好啦!。」
這個馬屁拍得恰到好處,端咖啡過來的莉玟誇張的抖了一下,調侃道:「小馬的嘴真甜!看來我也該練練了。」莉玟說著,拿起一塊方糖塞進嘴裡,陽曜德朝他笑笑,他不在乎別人是怎麼說他的,畢竟之前一直這麼走過來,只要能達到目的就好了。
 
「莉玟,弄點吃的過來吧!」熊海斳再度把莉玟支開,臉上帶笑的看著陽曜德:「你倒清楚我的嗜好?」
「能開金色藍寶堅尼的人絕對不會只有一台跑車。」陽曜德非常肯定的點頭。據他所知,那種型號的金色藍寶堅尼是訂製車款!陽曜德敢用頭打賭那輛車的車牌或是某個地方絕對騷包的寫著熊海斳的名字!照他這種顯擺的氣勢來看,怎麼可能只有一台藍寶堅尼?說不定硬是要法拉利做一台綠色跑車給他呢?
「聰明。」熊海斳讓這幾句看似簡單,實則富有含量的恭維捧得神清氣爽。跑車的價值並不是它的售價,而是能看出它背後代表的意義;從這麼一個小地方就能看出自己喜歡蒐藏跑車,這人還真的是心細成精了呢!他寵膩的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接過莉玟端來的煎蛋捲:「吃完我們就走吧!」
 
……只有一份餐具。陽曜德突然有種非常不好的感覺,接著熊海斳的舉動印證了他的想法:「來,啊。」
「熊、熊哥!我自己來就好……」陽曜德困窘的想自己進食,尤其是他看到隔壁桌的情侶也這麼吃東西的時候。
「呼、呼!」熊海斳朝著蛋捲吹了兩口氣,堅持要餵食:「啊。」
這次的「啊」聲音低了八度,陽曜德也顧不得是不是有人在看,馬上湊上前去一口將蛋捲吃了。
「乖。」熊海斳很滿意的又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陽曜德只覺得整個頭皮發麻,下意識的就想躲莉玟一直飄過來曖昧的笑容。他食不知味的把蛋捲吃完後,非常胃痛的讓熊海斳摟著他的腰,兩人狀似親暱的離開咖啡小屋。
 
熊海斳的家很大,但陽曜德實際去過的空間只有分配給他的睡房、院子和客廳。他非常的守本分,不該去的地方他不會亂闖,天知道熊海斳家會不會像童話故事中的藍鬍子一樣,亂闖房間卻發現裡面都是屍體呢?陽曜德被自己的想像嚇到,不禁抖了抖,熊海斳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他肩上:「怎麼不穿外套?」
 
「咳,想說莉玟那邊很近……」外套上傳來熊海斳的體溫讓他非常地不自在,熊海斳摟著他走到地下室,黑暗的空間讓陽曜德神經緊張,但熊海斳在牆上拍了下,燈依序亮起,一個極其寬敞的停車空間展示在陽曜德面前。
 
法拉利、蓮花、藍寶堅尼、保時捷……整個地下室像是國際車展一樣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跑車,只要數得出來的廠牌這裡幾乎都有,更難能可貴的是竟然還有好幾輛已經停產的經典名車!
「哇……」陽曜德看傻了眼,已經不知道該欽佩熊海斳的財力還是他的蒐藏,他伸手想觸碰那些耀眼奪目的車,又怕自己在上面弄出刮痕,熊海斳見狀,笑了,他握著陽曜德的手,按在一台跑車的引擎蓋上,觸手冰涼的金屬質感讓陽曜德一陣激動,他哆嗦的看著眼前的這台經典跑車,有個想躺在車上滾一圈的衝動,熊海斳非常滿意陽曜德的反應,輕輕的走到後頭,帶著笑意說道:「你挑一輛吧。」
 
這是要送他跑車嗎!雖然很想,但陽曜德不能收。他既驚喜又惋惜的回頭:「那、那怎麼好意思……
熊海斳臉上的笑意未減,他最喜歡陽曜德這副想要又不敢說、一臉委屈的模樣,他寵膩的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不會,你就挑一輛吧。」
「不,我不會開車。」陽曜德內心淌血找了個憋腳的藉口,不會開車這理由可以完美的拒絕,也不會讓送禮的人生氣,他慶幸自己在嶄新的時候沒有透露出他會開車的能力。
 
「不會開車……」熊海斳貼近,陽曜德下意識的往後退,不知不覺,整個人就躺在車子的引擎蓋上。這距離非常不妙啊!「……還是可以挑一輛來玩車震啊?」
他就知道!陽曜德憋紅了臉,試圖在熊海斳的手臂間找到空隙離開,「熊、熊哥別開玩笑了!」他使勁吃奶的力氣想把熊海斳推開,但他的力量實在太弱,對熊海斳來說更像調情的推攘;硬在這邊上他的話,陽曜德應該不會反抗,但熊海斳可以看出陽曜德人雖然和他待在一起了,只是心嘛……他笑著後退,放過陽曜德:「走吧,吃飯。」
「……」陽曜德呆愣愣的看著輕易放過他的熊海斳,沒跟上他的節奏,只是反射性的看了看手錶:「十一點吃午餐會不會太早?」
「煮需要時間啊。」熊海斳給他一個燦爛的微笑。
 
陽曜德乖順的跟著熊海斳回到主屋,愣愣的看著熊海斳進了廚房,接著驚訝的發現:熊海斳竟然燒得一手好菜!而且味道……怎麼那麼像這幾天從「進來坐」買回來的熱炒?陽曜德不願去想這背後的含意。他假裝好奇的問熊海斳:「熊哥你平常會下廚啊?」
「很少。」熊海斳將湯端到桌上,脫掉圍裙,一邊拿了碗筷,遞給陽曜德,「沒人陪我吃我就不煮了。」
救命!這什麼深情款款的眼神!陽曜德低頭避開熊海斳的視線,乾咳了下,顧左右而言他的說道:「熊哥這幾天一直陪我……呃、養傷,沒關係嗎?」熊海斳不明白的看著他,陽曜德像隻猴子般撓腮:「公司那邊不用開會還是……蓋個章什麼的?」
「呵。」熊海斳笑了,這小子就這麼想去工作?他沒有直接正面的回答陽曜德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知道嶄新的員工裡有多少博碩士嗎?」
「啊?」陽曜德呆呆的看著熊海斳:他又不是人事部的,沒事誰會去統計啊!
「一百八十六位。」熊海斳揭曉答案,「所以事情讓他們去做就好了。」
「……」霸氣,身為老闆的霸氣!陽曜德無言的低頭吃飯,兩人之間只有碗筷碰撞的聲音讓他覺得很尷尬,忍不住又找話題:「熊哥,院子裡為什麼沒有游泳池?」他當初一直覺得這棟別墅少了什麼,後來盯著空蕩蕩的院子許久才想到原來是缺了游泳池!
熊海斳聽到這個問題之後一臉奇怪的看著他:「我有一整片沙灘了為什麼還要游泳池?」
我靠!原來這片沙灘是私人的嘛!陽曜德再次對熊海斳的身家感到驚嘆,他為了不讓話題中斷,僵硬的繼續說道:「呃,溫水游泳池……之類的?」
「你想泡溫泉的話那我們晚上過去?」
「……」陽曜德發覺自己實在沒辦法理解熊海斳身為土豪的邏輯,他默默的吃完飯,躲進廚房洗碗,但他不知道他這種主動收拾的舉動看得熊海斳內心一陣溫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