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11


好在,熊海斳比他想像的稍微有紳士風度一點,按門鈴找不到人後也非常乾脆離開了。只是陽曜德不放心,他派出機械蜘蛛監視走廊,發現他在樓下和陳叔聊天!該死!現在他連去中庭散個步都會遇到熊海斳!陽曜德很鬱悶,他覺得他非常的需要斬桃花的道具!
 
詢問貝蒂後,他打電話向店家訂購了一堆仙人掌來斬桃花,也不管什麼風水方位,把整個房間都擺滿仙人掌就對了!陽曜德本來就焦躁的情緒被熊海斳逼得快要變成憂鬱症了,他打開遊戲,想來場對戰發洩一下,然而蝦球不在線上,和陌生人一起玩的感覺好像就是少了點什麼,他又不敢聯繫之前的朋友,就怕一個不小心被熊海斳抓到什麼馬腳。
 
躲過下班的約會邀約沒用,因為有門禁,總是要回來的。熊海斳差不多都是晚上十點會送宵夜過來,到時候還得想辦法!陽曜德雖然感到胃痛,但飯還是要吃。他在員工餐廳關閉之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繞路過去領了一份晚餐,然後就往陳叔的房間奔。
「陳叔,我可以跟你一起吃晚餐嗎?我房間噴了殺蟲劑。」
「怎麼這麼晚才吃?來,這是熊哥今天給我的龍井,喝喝看吧!」
「……謝謝陳叔。」陽曜德食不知味的把晚餐吃完後,偷偷拿出手機查看:熊海斳正拎著宵夜在他的房前徘徊!他非常慶幸自己跑來找陳叔吃飯!陽曜德找藉口在老陳房間逗留了一會兒,確認熊海斳離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記得吃晚餐。」那份宵夜掛在門把上,熊海斳給他留了字條,陽曜德心情很複雜,有種想哭的感覺:為什麼偏偏關心自己的人是他呢?這不知道是陽曜德第幾次後悔來嶄新竊取資料了。他嘆了口氣,拎著宵夜進房間,餵了小P,接著無精打采的躺在床上。
「小P,我該怎麼辦?」熊海斳對他的好他不是沒感覺到,但是他不能回應他這份情感,也不配熊海斳這麼對待他;資料已經傳給海棠了,這讓陽曜德覺得十分的愧疚。小P吃飽之後無聊的繞著魚缸游,好像陽曜德目前的處境一般,只能原地打轉,無法逃離這透明,但確實存在的桎梏。
 
為了不讓自己被愧疚淹沒,陽曜德嚴格執行躲避熊海斳策略:他上班的時間開始不固定,也不在大廳搭乘電梯,而一到了晚餐時間,他就到樓下找陳叔下棋,或是乾脆裝睡。原先用來監視實驗室門口的機械蜘蛛全都被他用來觀察熊海斳的動向,但即便如此,在公司還是會遇到熊海斳——誰叫他辦公室就在樓上而已呢?
 
「小馬,來幫忙。」樓上財務部的人大包小包的搬東西,陽曜德義不容辭的上前幫忙,但看這搬遷的氣勢……陽曜德心中隱隱覺得不妙。
「樓上要裝潢,這個月就委屈大家啦!」熊海斳抱著他的木雕,笑嘻嘻的向業務部的大家打招呼,業務部的人連忙回禮,陽曜德的嘴角抽了抽,看著理所當然坐在自己位置上的熊海斳。
 
「熊、熊哥要喝茶嗎?」陽曜德想找藉口逃開,不過熊海斳笑得讓陽曜德毛骨悚然:「有什麼茶?」
「普洱鐵觀音碧螺春毛尖龍井香片……」陽曜德背書一樣的唸了一串茶葉,熊海斳訝異的挑眉:「我們有這麼多種茶葉?」
「……都沒有。」陽曜德擠出諂媚的笑:「我出去買?」
「不用了。叫阿遠等一下順便帶過來就好。」熊海斳霸佔了陽曜德的位置,研究著他桌上的仙人掌,陽曜德沒地方坐,找了藉口跑到別的地方去。
 
不只陽曜德,辦公室的每個人都可以感覺的出來熊海斳在刻意接近陽曜德,但是他們沒有反對的意思,甚至還有意無意的在幫助熊海斳。
「可可你需要幫忙嗎?」沒有電腦需要維修,於是陽曜德開始跟工讀生搶工作了;事情瑣碎沒關係,只要不要讓他單獨跟熊海斳待在同個空間就好!陽曜德一邊幫忙貼標籤,一邊東張西望的觀察著熊海斳來了沒,可可看不下去,忍不住說道:「馬哥,熊哥人不錯,你們就試試看啊?」
「咳咳咳!」陽曜德聽到這句話簡直要吐血:你先讓他上一次試試看!
 
「我……不是。」陽曜德很虛弱的找了個答案。實際上這個問題比性向複雜更多——他背叛了熊海斳,正準備找機會跑路,完全不想跟他有進一步的交流。
「哦。」可可眨眨眼,手腳俐落地和其他工讀生一起將貼好標籤的產品搬了出去;陽曜德驚覺自己落單,正準備跟上可可的步伐,門就「喀」的一聲關上了。
「……!」這感覺很不妙,非常不妙!陽曜德警戒的看著貨架之間,以防被熊海斳偷襲,但他轉來轉去,都沒發現人影,他鬆了口氣:「只是風啊……」自己嚇自己才是最可怕的。
 
陽曜德拍著胸口,走到門前,輕輕一扭門把,背後突然貼上的溫度連同他察覺門被反鎖的驚訝一起冒了出來:果然是陷阱!他沒有轉頭,自暴自棄的喊出來人的名字:「熊哥……」
「嗯。」熊海斳從背後抱著陽曜德,捏了捏他的腰,不滿的皺眉:「怎麼還這麼瘦?」是不是該把他叫醒吃宵夜了?
「呃……天生的。」陽曜德乾笑。他從這句話敏銳的捕捉到一個訊息:熊海斳喜歡胖一點的人!那掛在門把上的宵夜他不要拿了!
 
倉庫裡沒有其他人,熊海斳親暱的用鼻子蹭著陽曜德的耳朵,聲音低啞的問道:「你屁股被人開過了沒?」
「……」這話題太跳躍,陽曜德完全跟不上,他愣了好幾秒才意會熊海斳的意思,終於尷尬的轉身,想推開熊海斳:「熊、熊哥別跟我開這種玩笑……我不是、不是那個。」
「我知道你不是。」熊海斳低下頭想吻陽曜德,被他躲開,「你看起來不像鴨。」
 
……這人的邏輯怎麼搞的!陽曜德傻眼:「我說我不是同性戀啊!誰跟你說我去賣屁股了!」
「哦。」熊海斳笑了。雖然上一次陽曜德的表現讓熊海斳一度以為他是專門做這行的,但是他緊緻生澀的程度是第一次接受男人,閱人無數的熊海斳非常肯定;難得找到這樣具有天賦的人,熊海斳嚐過一次之後就捨不得放手了。
「沒關係,我不介意。」熊海斳又試圖親吻陽曜德,陽曜德簡直要抓狂了:你不介意但是我很介意啊!
 
「熊、熊哥!」陽曜德再次推開熊海斳湊過來的唇,假裝沒看到熊海斳眼底燃起的慾火,「溫柔鄉有很多……唔!」熊海斳枷鎖般的大手扣住了陽曜德的手腕,他霸道的吻上了陽曜德,不讓他說話;陽曜德背後就是門板,他無路可退,只能被動的接受這狂野的吻。
 
熊海斳接吻的技巧很好,即使陽曜德沒和人親過嘴,也能夠跟上熊海斳帶起的節奏,兩人像是跳國標舞一樣你來我往,陽曜德逃,熊海斳就追,等陽曜德被逼近角落、正要狗急跳牆的時候,熊海斳就會適度的退讓,淺淺的吸吮著陽曜德的唇,彷彿那是什麼好吃的糖果一般。啾啾的水聲讓兩人的吻顯得曖昧,陽曜德沒多久就覺得頭暈目眩,他大力掙扎了下,熊海斳終於放開他,低沉地笑了:「你不要誘惑我。」
 
「誰、誰誘惑你了!」陽曜德暴怒,這傢伙怎麼這麼蠻不講理!陽曜德生氣,卻又不敢用力反抗的模樣像是小貓撓抓似的,撩撥的熊海斳心癢癢——實際上那是陽曜德抵抗的力量太弱,而不是他故意在玩遇拒還迎。在熊海德眼裡,陽曜德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掙扎都削減著他的理智,熊海斳很想直接把陽曜德就地正法,但這次他沒喝醉,對於疼痛的忍耐程度肯定沒上次那麼好。
「你全身上下都在誘惑著我。」熊海斳情色的舔著陽曜德的耳朵,陽曜德受不了的縮著脖子,一邊試圖反抗:「那是你、精蟲衝腦!」陽曜德使盡吃奶的力氣踩了熊海斳一腳,熊海斳配合著鬆開手,笑道:「對呀,好想射進你的屁股裡。」
「……!」這種粗俗的話竟然能夠說得如此容易,陽曜德發覺自己小覷熊海斳厚臉皮的程度了!熊海斳臉上露出的笑容讓陽曜德覺得大事不妙!他轉頭就跑,想尋找另外的出口。
 
背後不急不徐的腳步聲緊跟著他,怎麼甩都甩不掉,陽曜德有種自己是老鼠,而熊海斳是貓的錯覺了。聽說貓抓到獵物之後都會把牠玩弄一番才吃掉,接下來自己的處境……陽曜德不敢去想像,他慌亂的貼著牆走,看到疑似門把的東西就抓,終於,一扇門被他打開了,但是看到陳列的整整齊齊的資料陽曜德就絕望了:資料室要有磁卡才能進出——陽曜德只知道米妮有進來的權限,自己闖進這裡,和死路沒兩樣。
 
「呼、呼、呼……」陽曜德的體力本來就不好,這樣高速奔跑沒多久就讓他覺得很喘,他自暴自棄的找了張沙發坐,對信步進入資料室的熊海斳怒目而視。
「不跑了?」熊海斳笑咪咪的坐在桌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陽曜德。陽曜德撇頭,知道今天自己逃不過了,「我……呼、休息……等下、等下再跑。」
「哦。」這匹小馬還真是可愛!熊海斳安撫似的揉了揉陽曜德的頭,然後走到他面前跪下,陽曜德錯愕的看著熊海斳的動作:拉下他的褲子拉鍊,將嘴湊了上來。
 
「熊哥!」陽曜德終於反應過來熊海斳想幹嘛,他羞得直往後退,無奈沙發太重,陽曜德蹬了幾下還是在原地,熊海斳隔著內褲親吻著陽曜德的小老弟,發出沉悶的親吻聲,陽曜德沒想到熊海斳竟然會做到這一步,他抬起腳想把熊海斳踹開,但又怕傷了他,猶豫不決的結果就是被熊海斳解讀為欲求不滿,「呵,這麼急?熊哥會好好疼你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