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35

那天主動爬到熊海斳床上之後簡直像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陽曜德一邊緊張的觀察門口,一邊飛速處理著堆積如山的工作,深怕熊海斳一回來又壓著他做愛!這樣淫靡的生活似乎不太好,可是偏偏自己又非常享受和熊海斳做愛的感覺……陽曜德甩甩頭,努力忽視後庭的違和感,寄出一封電子郵件後,連忙將電腦關閉。
 
幾乎是螢幕暗下來的瞬間,門開了。熊海斳提著各式各樣的新鮮食材回來,陽曜德慌慌張張的上前幫忙處理,不過熊海斳彷彿透過監視器觀察他的舉動一樣,一開口就說道:「那些工作讓蝦球他們去做,就當幫我訓練新人?」
「呃,那個……我要先告知一下我的客戶。」有種被抓現行犯的心虛感是怎麼回事?陽曜德心中微微牴觸——這樣一來不就又相當於被熊海斳包養了嗎!但心裡又有個聲音不斷的誘惑他:一直和熊海斳玩也沒什麼不好。陽曜德心中天人交戰,熊海斳自然看在眼裡,他揉揉陽曜德的頭髮,問道:「倪浩凡他們診所的網頁可以麻煩你嗎?」
「啊、啊,好!」一聽到是倪浩凡需要幫忙,陽曜德義不容辭的接受了這項委託,熊海斳吻了吻他的唇:「合約過幾天擬好了再拿給你看。」
「嗯。」陽曜德還不太習慣和熊海斳變成工作上的夥伴關係,但這是看中他能力的表現吧?陽曜德有些為自己驕傲。
 
這小馬,果然好騙,看來要給他錢只能靠這種方式了。熊海斳暗自笑了笑,處理完食材後發了訊息給倪浩凡和齊家,接著就脫掉全身的衣服,往庭院走去。
「……!」熊海斳的裸奔開關在那天之後被打開了,一看到他全裸走動,陽曜德下意識的就會緊夾著臀部,因為熊海斳像個磁鐵一般,只要趁自己不注意,他就會貼上來!陽曜德不想去算自己在這短短的幾天內被他偷襲了幾次,穴口也因為這樣的偷襲,一直保持著溼潤柔軟的狀態,更加方便熊海斳侵入!
陽曜德努力甩開一背對熊海斳就會被趁虛而入的羞恥感,神色緊張的盯著熊海斳的去向,發現他只是要去庭院曬太陽……還好還好。陽曜德抹臉,自覺的去廚房替熊海斳做了杯果汁,然後端到庭院去。
 
「你不來嗎?」躺椅上的熊海斳像是懶洋洋的獅子一樣曬著肚皮,看似安全無害,但隨時有襲擊人的能力。
「呃……我、我去拿防晒油。」陽曜德不等熊海斳起身抓他,一溜煙的往屋內跑,熊海斳笑了笑,沒說什麼……反正他有的是手段偷襲他!熊海斳翻了個身,等陽曜德拿著防晒油走過來之後指了指自己的背,陽曜德乖巧的坐在一旁,替他擦防晒油。
 
熊海斳肌理分明的背有如雕像般完美,陽曜德藉著防晒油的潤滑,緩緩拂過每一吋肌肉,他知道這些肌肉運動起來是多麼的有爆發力,只是自己平常見到的都是正面和……陽曜德甩開熊海斳將他插得愛液橫流的煽情畫面,順著背肌,一路來到性感的腰窩和緊實的臀部。陽曜德先前不能理解怎麼會有人對同性有欲望,現在他看著熊海斳完美的身材……他非常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捏熊海斳的屁股,手掌按在腰窩遲疑著,不敢繼續往下;熊海斳看在眼裡,轉頭對陽曜德露出黏膩又曖昧的眼神,陽曜德心中警鈴大作,丟下防晒油就跑!
 
「怎麼了?正面還沒擦呢?」熊海斳故作不知,邪笑著朝陽曜德前進,陽曜德一邊後退,一邊觀察到那雄偉的部位似乎有覺醒的跡象,慌得語無倫次:「你你你……不要過來!」
這種有如連續劇的台詞……熊海斳忍著笑,理所當然的接了下去:「我過來又怎麼了?你叫啊,再叫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這畫風好像不太對?陽曜德無言。他神色緊張的盯著熊海斳的一舉一動,想找條路線逃出去,但是他忘記這個院子裡有個泳池,他這樣後退,已經退到泳池邊上了;熊海斳舔著嘴唇步步逼近,想看陽曜德落水溼身的模樣,刻意不提醒他,等陽曜德發現腳下踩空的瞬間,已經太晚了。
 
「噗通!」他向後仰摔進了泳池內,湛藍的池水一下子就從四面八方淹沒了陽曜德的視野,熊海斳在一旁大笑,但他隨即發現不對:陽曜德怎麼撲騰那麼久還沒站起來?他眉頭一皺,當機立斷的跳進泳池內將陽曜德托出水面,陽曜德死命的抓著他,臉色發白的咳著水,還不斷瑟瑟發抖著。熊海斳沒想到陽曜德竟然不會游泳,自己還和他開這種玩笑!他十分懊惱的說道:「你……怎麼不跟我說?」
「……」陽曜德四肢並用的緊抓著熊海斳,用力的程度甚至讓指甲都泛白了,那種窒息的感覺他不想再來第二次!他無法完整的說出一句話,只是抱著熊海斳發抖,熊海斳心疼的拍著他的背安撫他:「抱歉,沒事了,我會抱著你,沒事了。」
 
陽曜德怕水的程度簡直比貓還誇張,熊海斳好不容易才帶著全身僵硬的他離開泳池,他依舊在發抖;熊海斳很想問他是否有溺水的經驗,但又怕勾起他不好的回憶,想了想,不太肯定的問道:「我帶你去沖熱水?」
「……嗯。」陽曜德總算從喉頭擠出一個音節,熊海斳拿著蓮蓬頭,先讓熱水溫暖陽曜德的身體之後,才帶著他泡進浴缸裡。
 
「抱歉,我不知道你不會游泳。」來夏威夷是否為錯誤的決定?熊海斳在想接下來要帶陽曜德去哪裡玩才能夠讓他盡興,陽曜德讀到他的內疚,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我也沒說過,不怪你。」被水嗆到的聲音有點沙啞,熊海斳煩躁的嘖了聲:「等等我熬薑湯給你喝。」
「大熱天……」看到熊海斳緊皺著的眉頭,陽曜德把剩的幾個字吞了回去,默默的任由熊海斳將他用浴巾包得密不透風,帶到客廳去。
 
水不知道有沒有跑進肺裡呢?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好了。這麼想著,熊海斳就打電話給醫院,陽曜德想阻止他小題大作,無奈熊海斳太高,陽曜德搶不到他的手機,知道再怎麼說自己沒事,熊海斳也不會聽,只好按照他的意思去醫院做了檢查。
 
明明沒事,硬是被留在醫院觀察了一個晚上的陽曜德覺得太麻煩醫護人員,用不喜歡醫院的藉口拉著熊海斳回到小木屋。熊海斳在那之後簡直對他百依百順,他說什麼都答應,陽曜德都懷疑他如果瓊瑤的要求熊海斳去摘星星給他,熊海斳也會毫不遲疑的買飛彈打一顆下來。……這樣不行,會被他寵壞!而且陽曜德看見熊海斳眼底的那抹遺憾,他知道熊海斳非常想將夏威夷的一切分享給自己,無奈自己不會游泳,於是這趟旅程少了一大半樂趣。
 
「熊哥,明天的天氣不錯,你不去衝浪嗎?」兩人膩在小屋好幾天了,這幾天熊海斳老是抱著他移動,讓陽曜德有些難為情。他發現小木屋的不遠處就是公共沙灘,接觸一些人群分散熊海斳的注意力或許會讓他開心點?畢竟熊海斳之前還興致勃勃的說要教他衝浪呢!卻因為自己不會游泳,連帶的熊海斳也玩得不盡興,這樣反而讓陽曜德感到愧疚。
「嗯?」熊海斳挑眉,陽曜德推了推他的肩:「我想看熊哥衝浪的樣子。」
「好。」熊海斳知道陽曜德在顧慮他,不禁寵溺的揉了揉他的頭髮,這小馬總是窩心的替人著想,叫人怎麼能不疼愛呢!
 

 
夏威夷似乎總是晴天,耀眼的陽光灑在神采奕奕的熊海斳臉上,散發出迷人的光彩,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像熊海斳那樣自信的笑呢?陽曜德不自覺的看呆了。
「怎麼了?」熊海斳發現陽曜德動也不動,以為他曬暈了,陽曜德連忙搖頭,笨拙的協助熊海斳支起洋傘和躺椅來掩飾自己的羞赧。
「給。」陽曜德打開野餐籃,拿出自製的三明治,遞給熊海斳。
「好吃。」熊海斳稱讚著這餡料多到要掉出來的三明治,陽曜德不太好意思的抓抓頭,小聲的嘀咕道:「熊哥……熊哥可以教我做菜嗎?」總是讓熊海斳在廚房忙碌,陽曜德覺得不太好意思,他也想讓熊海斳一回到家就有熱騰騰的晚餐可以吃。
「好。」熊海斳心情十分的好,他向沙灘附近的小酒吧點了飲料,不一會兒,一位頭戴花圈的比基尼美女替兩人送飲料過來,陽曜德接過飲料,放在一旁,接著催促熊海斳去衝浪。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那天害陽曜德跌進泳池之後,熊海斳簡直一刻都不離開陽曜德,害他覺得自己耽誤了熊海斳的渡假,非常過意不去,於是一直想辦法讓熊海斳帶他出來走走。
「沒事,都吃了那麼多雞湯了!」陽曜德並不知道熊海斳在雞湯裡放的是壯陽藥材,他像個小孩子似的向熊海斳撒嬌,要求熊海斳衝浪給他看——一直自食其力的他也學會了向人撒嬌的技巧,只能說,感覺還不壞。
「剛吃飽,休息一下。」熊海斳從籃子裡拿出防晒油,邪笑道:「熊哥幫你擦?」
「你……不要亂來喔!」由於熊海斳最近老是壓著陽曜德做愛,導致陽曜德一見到他不懷好意的笑容就如同驚弓之鳥,想逃,卻又明白自己逃不出熊海斳的手掌心,而且被他捉住了會有種……心安?這種矛盾又複雜的心情讓陽曜德感到十分困惑,只能拒絕去想。
「我還沒打算和人分享你性感的模樣……真的想在沙灘做愛的話我們回家再說。」熊海斳低頭在陽曜德耳邊呢喃,陽曜德漲紅了臉,緊張的四處張望,發現大部分的視野都是洋傘,根本看不見底下的人在做什麼,更何況……夏威夷自由奔放的環境對於同性戀十分友善,不像某些比較保守的州會仇視同性間親暱的行為。
「你在看什麼?在找打野砲的地點嗎?」熊海斳咬著陽曜德的耳朵調笑,陽曜德受不了的縮著脖子,惱羞成怒的翻了個身:「你要擦就快點擦啦!」
 
熊海斳力道適中的一邊替陽曜德按摩,一邊擦上防晒油,陽曜德昏昏欲睡,熊海斳愛憐的看著他的睡臉,完全忘記今天自己主要目的是過來衝浪的;陽曜德被這專注的眼神給激醒,發現熊海斳還沒有要下水的意思,一個骨碌爬了起來,推著熊海斳就往海邊去。
「我……去囉?」熊海斳三步一回頭的看著陽曜德,滿臉寫著依依不捨,陽曜德覺得自己好像送小孩第一次上幼稚園的家長一樣,心裡又是擔心,又是希望對方獨立……不對啊自己在想什麼?反而是熊海斳照顧他更多一點才對吧?
「我就在那邊。」陽曜德指著不遠處的洋傘,將衝浪板塞給熊海斳,「熊哥要拍帥一點的照片喔!」
「那還用說!」說到衝浪,這就是熊海斳的強項了,但由於陽曜德不會游泳,導致熊海斳預計教他衝浪的計畫無法實現,於是折衷,他們約了個攝影師,把熊海斳衝浪的英姿給拍攝下來。
 
一進入海域,熊海斳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樣舒適自在,他如魚得水的前進著,找了個合適的浪,踏上衝浪板,在海浪形成的隧道裡面技巧高超的穿梭著,攝影師幾度跟不上熊海斳矯捷的身影,岸上的人們很快的也被熊海斳吸引了目光,甚至還有幾個大胸脯美女貼上熊海斳,向他討教衝浪的技巧。
太陽無論到哪裡都會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這是陽曜德唯一的想法。他十分自卑自己跟不上熊海斳的腳步,只能像這樣遠遠的觀察著他……連站在他身旁的資格都沒有。陽曜德也不懂自己怎麼突然就鬱悶了起來,他默默在位置上留下了紙條,讓熊海斳回來能夠找到他,接著自己一個人前往附近的小酒吧散心。
 
「要喝點什麼?」酒保是個有著健康膚色的年輕人,那燦爛的笑容讓陽曜德想到戴亦祺;陽曜德拿起菜單,心想天氣那麼熱,點個冰茶喝好了,酒保不一會兒就給了他一杯裝飾著檸檬片的紅茶。
……這裡的檸檬紅茶味道好像不太一樣?除了甜味和酸味之外,陽曜德在飲料當中嚐到了些微的苦味,是加入檸檬皮的關係嗎?甜中帶酸,夾雜著一絲苦澀,好像陽曜德現在的心情一樣……戀愛果然會讓人變笨啊!自己怎麼就陷這麼深呢?
 
陽曜德嘆氣,懶洋洋的趴在吧台上看著窗外,沙灘上熙熙攘攘的人們也無法掩蓋熊海斳獨特的魅力——這不,有人在採訪他了嘛!熊海斳像是眾星拱月一樣的站在美女群當中接受訪問……自己到底算什麼呢?
「唉……」陽曜德喝完那杯冰茶之後心情並沒有轉好,他想提早離開,但發現自己的視線開始模糊。他甩了甩頭,怎麼回事?陽曜德很用力的眨了眨眼,視力模糊的症狀並沒有改善,甚至還開始頭暈!一陣恐慌席捲而來:這茶有問題!他不能讓人看出他的異狀——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暈倒,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他盡可能的維持正常的模樣,從錢包裡掏出鈔票放在櫃台上,喘了幾口氣,確定自己能夠站立後,起身,想盡快離開這個酒吧,但他一轉身就撞到人了。
 
「對不……」來人是個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陽曜德以為自己要被打了,閉著眼睛不敢亂動,不過傳入耳中的是令他安心的聲音:「我來了。」
「快、嗝!快走……這酒吧……酒吧有問題。」陽曜德推著熊海斳的胸膛,熊海斳挑眉,瞬間殺氣橫生,酒保被他嚇了一跳,停下手邊的動作,堆起專業的笑容故作鎮定的問道:「請問先生需要些什麼嗎?」
「他剛剛用的杯子,我買了。」熊海斳阻止酒保將杯中剩餘的飲料倒掉,直接將杯子連同檸檬片完整的拿走,並丟了幾張大鈔給酒保,然後背起陽曜德,走向洋傘處。
 
「他需要幫忙嗎?」海灘上的救生員見到步履蹣跚的兩人,上前關切,熊海斳朝他笑了笑:「沒事,他只是喝醉了,我會照顧他。」
「我、我才沒喝醉!嗝!是那杯……那杯茶有問題!」陽曜德頭暈腦脹的十分不舒服,但還是將救生員和熊海斳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大聲的用中文反駁,救生員聽不懂,歪頭看著熊海斳,熊海斳安撫道:「好好好,沒喝醉,是茶有問題。」
「你趕快走……」陽曜德把熊海斳當成坐騎,用腳跟蹭著熊海斳的肚子,希望他走快點,熊海斳無奈的背著陽曜德繼續前進。
 
「寶貝,很難受嗎?」熊海斳擔憂的問道,陽曜德接觸到熟悉的體溫後,提心吊膽的精神終於放鬆下來,整個人昏昏欲睡,他只是用鼻子蹭著熊海斳的後頸:「快回去……我不要、不要待在這裡……」
這種結巴又大舌頭的說話方式真的不是喝醉嗎?熊海斳微微皺眉,拿起手中的杯子聞了聞,無法辨別是什麼飲料,得送到美國的分公司化驗一下,就不知道那藥物揮發的快不快?
 
熊海斳打電話聯絡他在美國的助理後,助理十分迅速的來到沙灘,帶走了那杯飲料;在飲料中下藥的話應該大部分都是使用令人的昏睡藥物?熊海斳不太放心,本來想帶陽曜德去醫院掛急診,但他又嚷嚷著不喜歡去醫院,甚至還有只要去醫院就哭給熊海斳看的架式,熊海斳拿他沒轍,只好先帶他回家再做打算。
「嗯……哼……」隨著熊海斳前進的步伐顛簸,陽曜德開始發出無意義的哼聲,熊海斳發現……有個什麼抵著他的背!身為總是在上面的男人,對這種反應特別敏感,他刻意蹭了陽曜德幾下,想確認陽曜德是不是勃起了,陽曜德因為這樣的摩擦,身體猛地一抖,兩人相貼的部位傳來一陣溼黏感。
「……」這傢伙,居然這樣就射精了嗎?熊海斳都懷疑那飲料被下了春藥,看來回去還得再給陽曜德補補。唉!真是讓人不放心的小傢伙,還是得全程盯著他才不會出意外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