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部落格搬家啦!搬到痞客幫去!
http://lilly7710.pixnet.net/blog
此處不再更新
  • 218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耽美】總裁你別來-33

  陽曜德離家出走的第五天……不對,熊海斳追上來的第一天清早,熊海斳興致非常高昂的牽著陽曜德的手在博物館內到處逛,陽曜德眼角餘光看到有些人對著他們露出厭惡的表情,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但他又不敢甩開熊海斳的手;他深深覺得熊海斳根本只是想在大庭廣眾和他牽手才來博物館,因為熊海斳的目光從來就沒有停留在那些展覽品上過!
 
早上逛了博物館,下午熊海斳拉著他去海灘散步,這路徑……怎麼有些熟悉啊?陽曜德默默讓熊海斳牽著手,知道他還在介意前幾天自己跑出來的這件事,也對他這有些幼稚的舉動感到好笑,他停下腳步,鼓起勇氣開口問道:「熊哥,你要去遊樂園玩嗎?他們有星光票。」
「好。」熊海斳笑得很燦爛,這小馬,總是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兩人就像初戀的小情侶一樣甜蜜的在遊樂園玩耍,陽曜德一直感到很不好意思——想了想,這好像是他和熊海斳第一次約會啊?約會之後要做什麼?做愛?等等不對吧!被熊海斳帶壞了,滿腦子都是這些骯髒的東西……可是情人節本來就有人將巧克力和保險套一起販售啊?不對,熊海斳從來不用套!慢著,怎麼又想到這方面來了?
 
陽曜德分神思考接下來應該要幹嘛的這個問題,熊海斳不太高興的咬了咬他的嘴唇,拉回他的注意力:「你在想什麼?」跟自己出來玩還分心?熊海斳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壓下想把陽曜德就地正法的衝動,陽曜德紅著臉,非常不想但不得不承認自己戀愛經驗太少了,他忍著羞恥問道:「熊哥,約會完之後要幹嘛啊?」
「噗!」這樣天真的問題……熊海斳忍不住笑了出來,陽曜德見狀,哼的一聲甩開熊海斳的手就走,熊海斳連忙追上去道歉,從背後抱著陽曜德哄道:「我們去夏威夷好不好?」
「……」陽曜德沒回答,但也不再往前走,熊海斳知道他答應了,開心的吻了吻他的耳朵:「我們先回飯店做一些情侶才會做的事。」
這暗示,陽曜德聽懂了。他既害羞又開心的跟著熊海斳走,他知道熊海斳對他和別人不一樣,內心有些高興,但又有些害怕;他也不曉得自己在害怕什麼,是因為自己還沒完全對熊海斳敞開心胸的緣故嗎?
 

 
本來陽曜德想用飯店還有兩天住宿時間讓熊海斳延後夏威夷行程,但看來他多慮了:這兩天他完全無法下床!熊海斳彷彿憋了一百年沒做愛那樣,抱著陽曜德在飯店滾了整整兩天的床單,充分利用了剩餘住宿時間。陽曜德縮了縮腫脹的後穴,內壁有種空虛的違和感……不對!熊海斳不在裡面才是正常的!陽曜德筋骨酸痛的癱在床上看熊海斳打電話處理公事,下意識的就想迴避,不過他實在沒有力氣了。
「曜德,等一下跟我去銀行一趟。」熊海斳非常自然且熟練的替陽曜德更衣,陽曜德不明白他要做什麼,只能任由他擺佈。
 
「熊先生您好,請隨我來。」銀行人員領著兩人進了VIP室,看到裡頭奢華的裝潢以及家具,陽曜德微微皺眉:這是要幹嘛?熊海斳從一旁穿著西裝的人員手中接過一份資料,擺在桌上,誠懇的向陽曜德說道:「熊哥沒什麼能給你的,收下吧。」
結果還是把他當成情婦嗎!這份財產移轉清單是怎樣?陽曜德只看一眼就憤怒的把資料丟回桌上:「你把我當成什麼了?要錢我自己可以賺!」
……終於找到問題點了。看來自己在陽曜德心目中的形象就是一個四處包養情婦的黑道大哥嗎?熊海斳頭痛的揉著額角,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想和陽曜德共渡一生的心意——他只有錢和自己的人能夠給他了。他焦躁的開口:「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怕萬一我出了什麼意外你……」熊海斳話說到一半,就被紅了眼眶的陽曜德嚇到,他心疼的緊抱著陽曜德:「沒事沒事,你別哭啊!」
陽曜德情緒糾結的咬著嘴唇,知道自己誤會熊海斳了,可是心裡那頑強的自尊讓他無法接受如此巨額的贈與,他猶豫了一會兒,用自言自語的音量道:「我可以把房租拿回來就好了嗎?不要那些房子車子。」
「……什麼房租?」換熊海斳傻了,陽曜德發現他是真的不知道,而不是故意要看他笑話,有點氣惱的說道:「我每個月都匯款到你的戶頭裡啊!那天路上你不是看著我轉帳嗎?」
「……?」熊海斳依舊一臉茫然,陽曜德想到一個問題:帳戶是倪浩凡給他的:「……還是那些錢被倪浩凡收走了?」
 
「你匯款到哪個戶頭?」熊海斳困擾的抓頭:「我海內外有幾十個戶頭,要查一下。」兩個人面面相覷,一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被倪浩凡捉弄了!銀行人員很快就拿來一台電腦,陽曜德將匯款帳戶告訴熊海斳,熊海斳皺著眉頭思考了好一會兒才想起密碼,點開網路銀行查詢。
「……」一看到熊海斳的帳戶餘額陽曜德就完全明白為什麼他會沒發現有人匯款給他了!每筆交易金額都是好幾個零不談,光是利息就不知道是他繳的房租的幾倍!這個人……完全可以靠銀行利息過活啊!
「十五號這筆嗎?」熊海斳仔細核對了一下,發現每個月十五號都會固定有一筆錢匯入他的戶頭,這是他私人帳戶,不是用來做生意的,不會有這種定期匯款。
「……嗯。」陽曜德感到有點無力,自己這種錙銖必較的個性和熊海斳的海派比起來,簡直可笑!
熊海斳皺著眉頭思考,最後轉頭向一旁銀行人員吩咐了什麼,接著就有戴著金邊眼鏡的會計師過來計算:「熊先生說這些錢當作他跟你借的,如果以複利百分之五百計算,六個月的總金額為……」
陽曜德心中默默吐嘈著幾萬塊美金的房租後來變成幾百萬美金的計算公式,無奈的問道:「熊哥,誰利息收到百分之五百的?」
熊海斳挑眉,露出痞痞的笑容:「我啊!我都這樣借給別人。」
「……高利貸。」想到熊海斳的本職,還真的有這種可能性,陽曜德徹底無語了;他知道無法違拗熊海斳的意思,只能默默交出自己的帳戶,讓會計師辦理轉帳。總算給了陽曜德一筆錢的熊海斳心情很好,帶著他去了機場,兩人直奔夏威夷。
 

 
陽曜德本來以為又是住飯店,但是他發現熊海斳帶他來到有著獨立空間的小木屋,他已經不想問這間到底是不是熊海斳的房子了——外面沙灘都沒人,肯定是私人沙灘!兩人放下行李之後,熊海斳從冰箱拿了飲料給陽曜德:「晚點我教你衝浪!」
這是他第一次帶人來他的小屋渡假,熊海斳有種總算把人拐回家的滿足感,接下來需要的不過是一張紙,一副對戒。「你要吃法式烤雞嗎?我去買材料?」
「好。」其實自己根本怕水!陽曜德不忍破壞熊海斳興致勃勃想要教他衝浪的心意,在熊海斳出門之後陽曜德焦躁的在房子裡走來走去。兩人這樣好像……渡蜜月啊?這個詞彙讓陽曜德嚇了一跳,但是熊海斳先是給了他一大筆錢,接下來又帶他來夏威夷,讓他很難不做這種聯想。
 
陽曜德享受和熊海斳一起旅遊的愉悅,但如果是渡蜜月性質的話……腦中浮現的是他父母房裡那副被打碎的婚紗裱框,以及他父親的怒吼和暴力相向;陽曜德惡寒的抖了抖,拍拍自己的臉,找到一台電腦,開始著手處理被他擱置好幾天的工作。
熊海斳回到家,看見的就是陽曜德神情凝重的看著電腦螢幕的畫面,不禁皺眉:「有什麼事讓蝦球去弄就好了。」這小子真的是工作狂!先是金魚,接下來難道要跟電腦吃醋嗎?
「我再看兩行……我沒存檔啊啊啊啊!」熊海斳強勢的扯掉電線,遮住陽曜德的眼睛,將他帶離電腦前,並塞給他一桶冰淇淋,「先吃,我很快就好。」
「……」遇到不講道理的傢伙真是拿他沒辦法,陽曜德替自己工作進度默哀了一下,很快就被熊海斳在廚房的動靜吸引了注意力。他忍不住走到廚房門口觀察熊海斳的舉動,發現他非常仔細的在用鹽巴幫那隻雞按摩,後來還在上面塗滿了奶油。陽曜德深知那雙手的觸碰是多麼的溫柔,因為和熊海斳做愛完之後他都會這樣幫自己揉腰,那粗糙但舒適的觸感在肌膚上愛撫所引發的顫慄……陽曜德羞恥的發現自己竟然硬了!
 
陽曜德慌慌張張的將手中的冰淇淋塞進冰箱中,熊海斳聽到聲音,回頭一看,卻只見到他匆忙離去的背影:「熱死了,我去洗臉!」
「哦。」熊海斳笑了笑,知道這小子肯定又在偷看他做菜。陽曜德並沒有特別貪吃,但是熊海斳發現他十分迷戀自己做菜的模樣,這不為外人知的小興趣如今被戀人欣賞著,熊海斳心情非常好的哼著歌,將蔬菜塞進雞的內部,外頭也堆滿了蔬菜,並將雞腿以棉線綁好,拿進烤箱烤,接著開始煮湯。
 
陽曜德很快的又回到廚房門口,偷偷觀察著熊海斳料理今天的晚餐。看著熊海斳這麼用心的做菜給他吃,心中說不出的情感滿溢出來,他心臟跳得很快,好不容易消退的欲望再度升騰,陽曜德難堪的扯著褲襠,猶豫著要不要自慰?在廚房門口看著熊海斳的背影自慰?簡直跟變態一樣啊!可是、可是……陽曜德再度探頭觀察熊海斳的舉動,發現他轉身要拿材料,急忙縮回去,熊海斳聽到動靜了,但假裝沒發現,他嘴角帶著笑,一邊熬高湯一邊燜煮洋蔥;陣陣洋蔥香味飄散出來,讓躲在廚房門口的陽曜德一陣激動:他還記得自己要吃洋蔥!
 
食慾,性慾,都是欲望,陽曜德發現自己真的餓了——各種方面。他坐立難安的不曉得要不要撲上去勾引熊海斳?可是他正在忙,自己這樣搗亂很危險吧?然而腫脹的下體讓陽曜德思維一片混亂,他用最後的理智在克制自己不要衝進廚房,卻又一再被熊海斳認真的神情給吸引……他決定去沖個冷水澡。
 
嗯?怎麼沒動靜了?熊海斳把炒好的洋蔥絲丟進湯裡熬煮,決定製造點「小意外」吸引陽曜德的注意力。
「哐噹——」陽曜德剛從浴室出來就聽見廚房傳來巨響!他連忙奔向廚房,還沒開口,就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抱住:「抓到了。」
「……」陽曜德眼角餘光看見一個鍋蓋在地上旋轉,驚覺自己的一舉一動其實都被熊海斳看在眼裡!他羞得想逃,只是掙扎沒兩下,他就感覺到有什麼堅硬的東西抵著他的小腹。
「你要先吃一些『點心』嗎?」熊海斳的聲音低沉且性感,撩撥著陽曜德的心,最後一絲理智被這溫柔的攻勢瓦解,陽曜德好不容易平穩的呼吸再度紊亂,熊海斳咬著他的耳垂笑,欣賞著他急於逃走的害羞模樣。

--

段落長度問題,必須卡在這邊呵呵呵呵呵呵(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